不应有恨,何时长向别时圆。《爷爷的番石榴》

自己写的一篇作文,不喜勿喷。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时常想起那番石榴,又大又圆,种在爷爷家的屋檐下。

是爷爷种的,爷爷总是那么小心的种下,用心的培养,开心的收获果实。

记忆中的番石榴怎么也接不完。


图片发自简书App

爷爷家附近有片田地,用来种西瓜和地瓜,都是土生土长的。每到夏天西瓜成熟时,干瘦的爷爷小心翼翼把西瓜和地瓜装成一大袋,坐大巴给在城市奔波的家人送来。大大的瓜,之所以那么甜是因为把爷爷的心意收下了。

爷爷家总有那么一道风景,开在屋檐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最突出的,还属番石榴,如果说梅花是高洁傲岸的,那么番石榴则是如野草一般永不言败。即使半年不浇水,也不会枯死。那时,我总用长长的杆子去摘许久,怎么也摘不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到成熟了,就有肉质细嫩,清脆香甜的果实可吃了。

这是一种香香的等待,也是一种难忘的回忆。

看果色,拿竹竿,接果实。总是那么让人期待。如果颜色是深绿的,就可以拿起杆子。爷爷敲,我接。掉一个接一个,脸上的笑容总是藏不住自己跑出来和我一同欣赏。

一筐一筐的,洗干净了和爷爷一起挑几个最大最香的先尝,用爷爷那长着茧的双手掰开,白色的果实和籽一丝不挂如同果冻一般精致可口。

在挨家挨户的送,小孩子们也总是在尝到之后喜出望外。

五六月份,在爷爷家的那条巷子里弥漫着番石榴的香味还有那一阵阵清脆的笑声。

如今,爷爷老了。屋檐下,只听见蝉鸣声,而爷爷坐在树边仰望树叶,许久无声。

我想,那一定有一个人代替爷爷摘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