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转了一个圈4

五、生活就像一杯茶

肖玲坚持要离婚,海岩始终不答应,肖玲心里也在痛苦地犹豫着,虽然面上从没有松口过。她之所以在犹豫,是看着年幼的孩子还不会说话,还没有开口叫爸爸就要与爸爸分离,孩子的人生就要被自己改写,这样做对不对,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割舍得下这份情,她也不知道。

想想在生宝宝之前,车站上迎来送往那份不舍与眷恋,一年四季相思浅眠那份苦痛与甜忆,肖玲一直矛盾着,也一直不愉快地闹着。

海岩知道自己对不起肖玲,结婚时他家经济拮据,肖玲一切从简,她是一心要与海岩同甘共苦的人。海岩禁不住问自己:究竟为什么就负了肖玲呢?想起才刚结婚时与肖玲的刻骨思念,他坚信他们之间是有着爱情的,他在反思,他们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记得那次肖玲去自己工作的城市小聚,他曾牵着她的手逛公园,看到周围一对对情侣浓情蜜意时,他们就会攥紧了手,互相感叹说:“我们什么时候也可长相守呢?像他们一样自由自在地享受工作之余的休闲时光。”那时肖玲眼里有莹光闪现,海岩读出了爱人的忧伤,伤佛那一刻就已变成了别离之时。他立刻拥她入怀,喃喃道:“牛奶和面包总会有的。” 

然后,他们努力不去想短暂的相聚之后还有别离这回事,一整天两人都是在跑,在看,在说,在笑。只记得他们几乎跑遍整个小城,却不曾记住欣赏了哪些美景。尽管只是买了廉价的物品,只是住在几平方的小租房里,他们依然觉得相聚相处很幸福,很甜蜜。  分别时,肖玲坐在即将发车的车窗内,泪眼朦胧,自己站在车窗外,心中不舍。那时曾发誓,一辈子要好好爱她,要全心呵护她,没想到三年不到,竟然……

还记得那个夜晚,强强晚上哭闹,搞得自己睡不好,自己还冲那么点大的儿子发了一通脾气,可玲呢,每天都要经历孩子的折腾,白天还要上班,是我没有站在她的角度上去想,只是听到了她的唠叨,看到了她们婆媳的争吵,感觉那个温柔善良,小鸟依人的玲,变得俗不可耐。假如我当时能站在玲的角度去体验一下就好了,也许就不会有这爱的瑕疵了。

想着、思着,海岩不断地自我剖析。突然,他有了一个决定,他想辞掉自己的工作,到离家近的小城来,陪在玲的身边,好好地经营自己的小家。

肖玲听了海岩的打算,本有些犹豫的心有些松动了,双宿双飞是她每日的梦。慢慢地她也在憧憬自己的未来:夫唱妇随,同进同出,天天能看到他,能像以前小聚时一样,牵手逛逛街,一起购购物,那画面该有多美呀!海岩见肖玲的态度有所缓和,于是下定了决心,春节后毅然辞职,到家乡小城,找了份临时工作。虽然收益不算好,但能常回家看看,他们都挺满意,小日子伴着新希望渐渐有了暖意。

海岩在一家顺发建筑公司做材料员,虽然与自己所学的工商管理相差较远,可海岩勤恳、踏实、谦逊,工作倒也很快适应了。

孩子慢慢长大,海岩每个休息日都陪着强强出去转转。可肖玲还没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她大多时间都是用在学习上,再加上她休班时间常不太规律,所以,一家三口有闲的日子并不多,难得逮着机会,肖玲会乐得跟孩子似的,走在春风里,心里满满的笑。

有一次,他们坐在百花广场的紫藤架下,看着强强在小铜人塑像中间穿来穿去。肖玲说:“等明天咱也要在市里买套房,让孩子到城里来读书,城里的条件要比乡下的好许多,单讲教学设备那就先进多了。”海岩说:“难呢,刘小龙买了一套房,才97个平方,花了15万呢,咱哪有钱?再说,我们离城十里地,进城很方便的,孩子在哪上都一样。”

海岩嘴上这么说,心里已经暗下决心,要努力去挣钱,他其实也想拥有肖玲描绘的未来,只是嘴上不说,自己也确实一穷二白。祖上历代是农民,土地里淘粮,父母尽管勤劳节俭,自己读中专的学费也还是七大姑八大姨一起拼凑的呢。城里买楼房的梦还有些远,而且是遥远。

肖玲呢,听了海岩的话也沉默了,她知道那是一个梦,她们目前工资都是最低的,家中毫无积累。刘小龙那15万,人家老爷子给了十万,自己贷了五万,五年分期。小龙他爸是村大队书记,他们家老早就首富冒尖了。肖玲羡慕是羡慕,可也并不难过,只是心中有个梦想而已,随口说出来似乎有些后悔,她还怕给海岩带来压力。于是偷偷瞅了瞅海岩,正好强强欢快地冲过来,海岩立刻伸开双臂接待儿子。看着大笑的父子俩,肖玲感觉这才是最幸福的,比起先前的两地分居,已经感天谢地了。

快乐的日子总是相似的,不经意间,几年过去了,强强要上一年级了。在肖玲的坚持下,海岩托了熟人转熟人的关系,让孩子在城里的实验小学报了名。入学那一天玲不休班,本来早打算让海岩去送孩子的,可海岩要出差,他现在已不再是材料员,成了项目经理,工作忙起来,肖玲只好请假去送。城里学生多,楼多,班级多,她怕不识字的婆婆找不到孩子的教室。

肖玲也于一年前开始独立坐诊,工作也忙起来,海岩也忙起来,渐渐地,漫漫地,他们的收入多了,相处时间少了,说话交流少了。

肖玲回到家,洗刷,家务,辅导孩子作业,海岩经常出差,有时三天,有时十天,有时月余。有时生活自身的变化不是你能主导的,就像海岩与肖玲,相守相爱的走过几年,似乎生活该开启程式化了。上班,辅导孩子,出差,挣钱,忙碌……一日日,一月月……不经意间凸显出了爱情顽疾一一平淡!

对,平谈,就像一杯茶!刚冲好放在桌子上,香气四溢,浓郁扑鼻;过了几分钟,杯中的水不再晃荡,这时你静下心来,仔细的去品,去尝,香气醇得醉人;再过几分钟你的嗅觉已经适应了这种香味,你的感觉是,这杯茶就是一杯茶,除了有一点香味,它的最大作用就是解渴、补水;时间再长些,香味似乎已经闻不到了,这杯水只是一杯水。

肖玲与海岩就像那杯放了很久的茶。


六、

岁月如风,时间老人永远都在不紧不慢地走着,不管你是幸福还是痛苦,不管你是烦恼还是忙碌。

海岩再次辞了项目经理的工作,开起了自己的小建筑公司,经济越来越好,可生活似乎并不是那么大方,有时,他给了你一些好处,还会拿走一些。

海岩自从开了自己的公司之后,每天很晚才回来,他们夫妻俩白天各忙各的,晚上时间老不在一个频道上,肖玲越来越发现,他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困难,他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可他们说话、亲近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肖玲很想了解海岩的生活,走进他的内心,有一次海岩打电话回来说:“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肖玲等了半天,再也不见他的第二句话,于是追问:“为什么?”

“有人请客。”

“谁呀?”

“好几个人呢。”

这一问一答都没有实质性的交流,肖玲很纳闷,你在外应酬也很正常,能不能把具体情况一次性说清楚呀,作为妻子,我对丈夫有知情权呀,除非你有见不得人的聚会,否则,为什么不能说明白呢?肖玲她比较确信,海岩在外是正常的交往,可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海岩的话这么少,少到公式化,程序化。

晚上,肖玲边看电视边等海岩,她想电话里不说,回来我们可以闲聊吧。

十一点半,海岩一身酒气回来,看见肖玲还在看电视,责怪她怎么还不睡,然后喝水、洗刷、睡觉。肖玲忍不住又问:“今天与谁在一块喝酒了?”

“与田光他们。”

肖玲还是想知道,他们喝的什么名目的酒,吃的什么名目的饭,除了田光,“他们”还包括谁。可是,她已经问不出口了,因为她隐隐感觉到,海岩不会回答这些,不屑于回答这些,甚至反感这些问题。

是的,如果不是主动的闲谈交流,而是询问似的,那就变成了审问,那就变成了不信任,那就变成了琐碎、烦人。

于是,肖玲选择了三缄其口,一夜无话。

过了几天,海岩又打电话说:“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肖玲知道他打电话的风格,问也白问,就“嗯”的一声,然后海岩又说:“你们做点自己吃吧。”

“知道了。”

肖玲内心无比空落,为什么我们之间交流如此困难呢?郁闷的心情持续了几天。

晚上,海岩看出了肖玲的不开心,便问:“你怎么了?”肖玲不作声,她能说什么呢?能说因为你在外吃饭吗?应酬是必要的,必须的,谈生意呀,聚会呀,请客呀等名目众多。能说因为你没说清楚吃饭的具体地点、人员、名目吗?你查岗呢?我有人身自由呀。可夫妻有什么不能说明白的呢?你就把这些当做拉家常一样说清楚,我还要再追问吗?肖玲心想,我要把我心中的想法全说出来,你会不会认为我无聊,无理取闹呢?

看到肖玲不作声,海岩也便不作声,任这样压抑的情绪在心中弥漫、扩散、再消散,直至走远。这样无话的日子,一个加一个,这样无趣的事情,一件加一件,有些事情根本拿不上台面。肖玲一天一天的苦恼着、寂寞着,这一段日子以来,她最大的感悟就是面对面的空虚。

海岩应当算个健谈的人,跟谁都能很快做到谈笑风声,可就是在家里几乎不闲扯,他的每句话都是有用处的,比如:今天我交上电费了;明天买什么菜;周末回趟老家吧。他从不问:玲,今天病人多不多,累不累?你今天买的衣服很好看;我们公司老王怎么怎么……

他们之间交谈的内容除了孩子,就是基本的生计问题,社交琐事。

肖玲又一次感到寂寞,可怕的寂寞。分居时孤独是有相思作调料的,就像药水里加了糖,甜丝丝的,还治病;如今这寂寞是面对面产生的,是心的距离,这就像苦水里加黄莲,让面苦心更苦,苦得打颤。

虽然他们在小城也安了家,梦想一个个的实现,经济条件也一天天变好,但肖玲却感觉到莫名的苦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可能对你一见钟情 Z市炎热,尤其是九月,这温度更是火辣辣的撩人。 肖晴朗背着两大包行李,行军打仗一般前进,他不禁...
    我是去海上捕鱼阅读 3,340评论 4 6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8,553评论 124 224
  • 平静下来,找到自己,才清楚该怎么走下去。
    早安_C小姐阅读 22评论 0 0
  •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陈秋平阅读 21评论 0 0
  •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623035/answer/133112522 ...
    嘉欣的头阅读 402评论 0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