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

预备铃响了,他将书本等一应东西放好,准备上课。忽然,肚子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不好,要内急。

就急忙往厕所里跑。不,是窜。

男女厕所在一块儿,男左,女右,墙上有字。这会儿实在内急得厉害,快要憋不住了!他惯性思维窜进厕所,蹲下就拉。在刚拉完还没拉净肚子里脏污的时候,来人了,女的,女同学,穿红褂子的女同学,也是蹲下就脱裤子,该上课了嘛,大家都急,哪里还想到其它,再说谁也不会想到女厕所里会来个男同学。

他心里一惊,坏了,进女厕所里来了。赶紧站起来就跑,提溜着裤子刚跑出厕所门,又坏了,恁巧,迎头和人撞上了,也是个女的,她也许也是内急,也许也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会从厕所里冲出来一个人,并且一下子将她撞倒。这女生是个严重近视眼,眼镜被撞飞了,眼前一片模糊,她的第一反应第一要务就是爬起来摸眼镜,可是左摸右摸都没有摸到。

这个当儿,他已经跑进了左边的男厕所,这才发现,裤子上湿了一大片。也许是之前,也许是在撞倒女生的时候,不管怎样,裤子是湿了,这个样子还怎么能进教室呢?打电话让人送裤子吧。可是一摸口袋,坏了,这真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手机掉进女厕所里了!而这个时候,女厕所里有女生,去不得。

他那个急。

无助间,忽然想到有个男生曾脸贴在墙角偷看女厕所,他当时挺不屑,想报告给老师,后来因为要急着交作业,忘了。

也幸亏没有报告给老师,要不然早就给封了。他一边心里庆幸着,一边趴在那个墙角,用一只眼,咪着,往那边瞧。那是一道缝隙,很小,很窄,难怪人们没有发现。可那缝也实在太小,太窄了,象一张薄薄的纸片,任他怎样眯缝了左眼,用右眼使劲的看,再眯缝了右眼,用左眼使劲的看,也只是细细的一道线,还是个片面。

这个时候,先进去的女生正蹲在茅坑里大便,白白的屁股直晃人眼,上红下白,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但他对这些不感兴趣,找手机要紧。

那是他私藏的手机,一个很廉价的、只能用作联系的手机,他从来都没有用过,从来都是放在贴身的衣袋里,同学们的手机一个个被老师搜走了,独他的没有,就是因为没有用过。

他有先天性严重的心肌炎。这是个秘密,不能让人知道,要不然学校会开除他,或者将他劝退,哪个学校也不想留个炸弹,况且这个炸弹随时有爆炸的危险。为防万一,母亲这才给他买个手机,但一直都没有用上。他一向都是个三好学生,学习也是名列前矛,小学是,初中是,高中也是,眼看着高三了,到了该冲刺的阶段了,他依然是,也就是说,他不但学习好,也严格遵守学校的各项纪律,歪门邪道与他无关。

可是,今天,例外了,手机丢了,他赖以护身的手机丢了,更为重要的是,一但被人知道那手机是他的(手机上打着他的名字),又是在女生厕所里,他将名誉扫地,在学校里再也抬不起头,做不得人了。

一道缝上面又有个口,大口,象个天窗一样,看样子是新掏的,掏洞的人还没有来得及用上就被他给赶上了。这人真是脑子进水了,一点也不考虑后果。但此刻他又何尝不是呢?人急失智,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找手机要紧。于是,他搬来两块砖,踮起脚尖,把眼睛贴上去,往女厕所里看。恁巧,正看到那个被他撞倒的女生进了厕所,一回头,坏了,一下子和他对上眼了!

“啊!”他吓得惊叫了一声,头顿时涨大了,心里一紧,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被发现了!冷汗刹那间涔涔冒出,接着心猛地一揪,漫山倒海的绞痛骤然袭上心胸,“呼嗵”一声,倒了,随之也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在医院里了。

母亲正趴在床前嘤嘤地哭,看样子哭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见他醒来,一喜,立马嗔道:

“孩子啊,你咋就那么二啊……”

他断片的记忆这才被拉回现实:“妈,我没有,我不是……”他真的没有看女生屁股,他只想着要找到手机。

“妈知道,妈知道,你要说的,妈懂!”

“妈!我真的没有!”

“没有什么呀,那红褂子女生还来过医院了呢!现在学校决定,等你病好了,就开学校大会!”

“?!”

“别那么瞪眼孩子,那是学校的决定,听说,还要请记者来呢。”

“记者?”

“对,多亏了你,要不然,那红褂子女生就要被戳个血窟窿!”顿了一下,母亲接着说:“听你老师讲,那后面的女生要杀红褂子,要不是你看见出声阻止,把后面的女生吓跑,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