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迟来的少女时代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每个女孩都希望有个少女时代。


                                        一

YY是我的闺蜜。

认识YY那年是在我们高二分班的时候,我们被分到同一个班。YY的成绩很好,话不多,是老师眼中乖巧斯文的女学生。

注意到YY的时候她正和我们班一个男生常常走在一起。我坐最后一排,我的成绩不死不活,课间常常趴在桌上,就看到YY那双印着大写的勾的正红色板鞋在我眼前晃,那个男生经常跑去问她问题,和她一起写作业。

男生是我们班的风云人物,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在认真写作业的时候显得特别好看,浑身上下散发着张扬的气息。课堂上能听到他搞笑的提问,课后能看到他在球场上大汗淋漓,据说当时我们班百分之九十九的女性生物喜欢那个男生,另外还有我们教学楼下的那只母猫。

YY喜欢小动物,心软,看到校园里的流浪猫会去喂食。男生常常跟着YY一起,不过男生只负责调戏它。

蠢猫也是天真,对一个爱调戏它的男人爱得深沉。男生吹长一声口哨,叫它“蛋挞蛋挞”,它便从不知东南西北的草丛中蹿出来,热情地围着他们转。

蠢猫有个如此“好吃”的名字,也是因为YY喜食蛋挞。不大的抽屉里,除了整整齐齐码着的书,并常常出现各种口味的蛋挞,奶香味溢满半个教室。

我和YY熟识却是在他们分开之后了。女人的友情是最容易在互相倾诉中升温的。我和YY就这样翘了好多自习,在露天的走廊上、在铺满星光的操场、在去小卖部的路上,消化掉了那个男生的故事。

少年的心性并不坚定,更何况面对一个泼辣独立、敢爱敢恨的女生。一段三个人的关系中,谁也说不清谁是闯入的第三者。

温柔坚定的YY和自由如风的女生,犹如东方的明珠与西方的琉璃,一个温润一个耀眼。

少女时期的我们善良而怯懦,温柔敦厚的YY不是没有去捍卫,而是在男生僵持不下的选择中决绝退让了出来。

许是我们都希望少年爱恋美玉无暇。待它真的出现了瑕疵,便不要也罢。

YY在经历了和那个男生决裂之后精疲力尽,成绩飞流直下。可是YY似乎长大了,不再傻乎乎地腼腆地向人笑了,却也更敏感了。

远山眉淡淡地,凝上了一层薄雾。

清冷倒是更清冷,寡言是真的寡言了。


                                        二

转眼间我们离开了青葱岁月,一起上了同城的大学。我们的聚会从“说好的一个月一次”到“一个学期难得见一次”。

听说YY一改高中后期的清冷孤僻,参加了很多社团;听说YY被同部门的经济系的长得很帅的学长追;听说YY在通识课上被人追问电话号码……

这么多朵桃花当中,总有一朵会发生点故事。

YY的同部门学长大YY一届,会照顾人,羽毛球打得很棒,会在部门聚会上帮YY挡酒,会在活动现场帮YY拿衣服,关键是这样长得帅的学长同时有很多女生觊觎。

YY表示不止一次接过明恋学长的学姐的“示威”电话:“如果你不喜欢他的话,麻烦你离他远一点。”

YY向我大吐苦水。

这么优质的男生要赶紧抓住啊!我一颗少女心小鹿乱撞。

YY不说话。

那你喜欢他吗?

YY抬起亮亮的眼睛,小鹿般的眼睛忽闪忽闪,不知道!

后来YY渐渐和学长疏远,很少从YY口中听到学长的消息。

按捺不住一颗八卦的心,我打趣她,学长怎么样了呀?就算你不喜欢他,好歹介绍给我呀!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YY坦言放不下高中时期的那个男生,没办法接受其他人。

“我是不是会孤独终老?”

我知道她不会孤独终老。可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结束孤独。

可能对YY来说,即使那个男生伤害了她,在她的青春印记里,那个男生也是独特的存在。

毕竟当初留下的每一颗眼泪都是真的。

大学时期的YY还是喜欢吃蛋挞,各种口味循环吃了一遍又一遍。

可是过去了好几年,何况是一段单向输出多于输入的感情,怎么也该放下了。我不愿YY错过优质的学长,我想帮YY找回她的少女时代。通过社交网络我找到了学长的账号,发了一封长长的信件给他。

许是时过境迁,许是物是人非。

学长回我,“对不起,我不认识她。”

这一刻我义愤填膺,无比坚定YY没有跟他在一起是正确的。

许久之后,当我们无意中再聊起学长,YY说在校外医院碰到他陪女朋友看病,看到YY买的药,小声说,“你还是那么容易生病啊!”

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YY的眼睛泛起了湿意,她大踏步地往前走,终究是不敢回头。

或许本会是一对良人,只不过不是相遇在正确的时间。

如果时光的水流得快一点,旧痛早点结痂,远山眉尘封了旧事并牵过你递过来的手,会不会让你感到——

其实我在舍不得你。

这一刻我似乎不那么恨学长了。


                                         三

我和YY都毕业了。

在最容易恋爱的大学时代,YY的情史还是一片空白。

YY去了另一个城市工作,我们见面的机会愈发少了。

敏锐如我,还是从YY的朋友圈中看出了端倪。

YY是个“社交冷淡者”,八百年不见她有一条动态。可是最近她开始晒美食,晒生活,最重要的是,晒自拍!终于我找到了症结:她告诉我,她恋爱了。

我知道YY走出来了,“多年不参加高中同学会”的病好了。

我迫不及待想看男朋友的照片。潮范,没有学长帅。

可YY觉得他最帅!

加班的时候有人接,逛街的时候有人陪,“一不小心”见了家长。YY嘴馋想吃粽子了,本地人男朋友想了想,说我知道这个城市里哪里有最正宗的粽子。

男朋友带着YY来到了老城区,城区小巷多,男朋友熟门熟路。

YY想,这么难找,一定是流传多年的手艺了!

你常来?

是啊,我经常来的。男朋友牵着YY拐进了一家院子里。

YY懵,不对啊,没门面没招牌,连个摊位也没有,倒像是闯进了人家家里。

男朋友露出八颗牙齿,憨憨地笑,嘿嘿嘿,这是我奶家!

这不是明摆着被人卖了吗!YY哭笑不得。

男朋友急急解释了,我奶包的粽子真的是最好吃的粽子了!

粽叶的清香在鼻尖萦绕,香甜的糯米顺着YY的食道一路向下,到达温暖的胃里。

YY想,胃果然最贴心。只有胃舒服了,才是爱情吧。不然《这个杀手不太冷里》为什么Mathlida对Leon说,“我爱上你了,以前我总是胃疼,现在再也不痛了”了呢。

自从男朋友的奶奶知道了YY喜欢吃粽子,就时不时托男朋友带给她。

YY好久不吃蛋挞了。

YY现在总是笑意盈盈,像个小少女,甜甜的笑意早在远山眉上就已延展开来,像幅水墨画,印染到了心里。

我好高兴,YY终于找到一个人,会在她的社交相册里塞进很多美食的照片,会在游乐场里为她找旋转木马,会提着一个沾满玫瑰花瓣的蛋糕为她庆祝生日,会为她二十四小时开着手机,会陪她跨过山涉过水一起去找旅行的意义。

好的爱情会让一个人活得圆润活得少女,就像包裹在一朵棉花糖里,不管你跌向哪个方向都是跌进一片柔软。

YY在本该充满粉色气球的少女时代里变得小心而敏感,过早学会了体察与退后,妥帖地成全了所有人,唯独忘了她自己。

我想告诉她也想告诉每个认真努力过活的女孩,不管你是否正值青葱岁月,还是步入了平淡流年,抑或是垂垂老去,都会有一个属于你的少女时代,可能它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祝福YY。

祝福所有缺失了少女时代的女孩,会有一个迟来的少女时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你没灵感时,好好睡一觉。晚安。
    朝夕chaos阅读 39评论 0 0
  • 2017.4.12 宝贝们,晚上好! 今晚聊下冲厕所的事!这事可能对你们男生来说根本不屑吧,根本就不是事!为什么今...
    来自过去的信阅读 40评论 0 0
  • 倾曦十四年,世芳公主殇,享年十九,殇时未满二十。其唯一爱人阑琏诺,后失踪。葬日,举国哀恸。 ——《琅陵史》...
    髻涟_菱觞阅读 4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