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直播例会2017.12.5

从2016年9月20日开始,每周二晚8点,我们会邀请得到用户和员工,来参加我们的周会,一起建设一所终身大学。

本周是第51次周会直播。

获得历次例会的文字纪要,请关注[得到]微信公众号,回复“例会”获得。

方法:请在微信,右上角加号,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得到”,回复“例会”。

[邀请你参加]

本周二的例会主题:在乌镇互联网大会学到了啥;

主讲人:罗胖、脱不花、快刀青衣;

时间:周二晚,8点准时开始;

参会方式:直播时进入这个页面即可观看。

邀你,一起建设一所终身学习大学。

本周预计有两场直播:

周二,得到例会;

周四,《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主理人宁向东老师直播课。

时间都是晚8点开始。

2017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携手新时代,共话新经济”、“高端对话:互联网人才成长规律及流动机制”论坛上,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阐述了他对数字经济以及互联网人才等方面的看法。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直播将在晚8点开始,点击屏幕右上角免费分享直播。

一起建设一所终身学习的大学。

欢迎来到今天得到周会直播。这是第51场周会直播。

今天周会:在乌镇互联网大会学到了啥

时长大概1个小时。

介绍一下这个事情的原委,去年9月开始,我们在得到内开例会,因为公司人太多了,会议室装不下,就用直播技术开例会。

更重要的是,我们三个创始人有一个共识,未来都是大量陌生人相互协作。昨天我遇到海底捞和链家的老板,我说你们公司有什么规定,他说其实只有一条,在内部开会能讲的话,我们内部文件能够发给员工看的话,就一定能够讲给用户听。这就是未来企业的一个基本标准。

既然如此,我们这家公司我们内部发生了什么,我们在想什么,如果我们的用户感兴趣的话,也欢迎旁听围观吐槽。这就是我们这个很奇葩的例会的来源,每周二晚上8点我们都坚持这样的节奏。

今天晚上按照过去例会大体的流程,先是我们公司CEO脱不花给大家讲一讲过去一周的运营情况。

然后请我们管产品和技术的合伙人快刀青衣跟大家讲一讲产品和技术的情况。看看最后剩多少时间,再跟大家啰嗦一段,今天我啰嗦的话题是我刚刚从乌镇回来。

乌镇啊!互联网大会,前两天我们这个朋友圈里谁好像不在乌镇都有点不好意思跟 人打招呼,我也是初来乍到,第一次参加乌镇的大会,我一看行程吓一跳,居然参加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分别是七个人,马化腾、傅盛和我等等。

主办方怎么把我选进去的,我到现在脑子也没有清醒过来,当然我会继续努力,争取明年参加网易丁磊的小饭局,不知道哪一年才能混进去。在那个饭局上,我不能保证我们公司是最大的,但我能保证第一我是吃得最多的,第二,拍合影我的脸是最大的。

最后会跟大家报告一下这次乌镇开会跟同行们的交流,我有一些心得,会跟大家报告。现在就请公司的CEO脱不花跟大家报告运营情况。

脱不花:大家晚上好!刚才我不是播出事故,我就在隔壁办公室跟我们一个法务同学在说一件事,因为今天下午我在一个内部的另外会议上说要求我们的法务同学给我们的内容同事做一次普法。特别是关于版权方面的普法。因为最近我们发现,随着得到的用户越来越多,得到的市场影响力越来越大,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标志,出现了很多新型的盗版。比如说我特别想提醒大家帮助我们处理的一类问题,比如最近我发现盗版的量级提高了,不是规模提高了,是盗版的方式提高了。

比如有人用了全套得到的形象,做得比我们真真的,我们自己的设计师做出来的页面我觉得都不像得到的,有一个真真的,起了一个名叫得到研习社。然后就是收钱拉群,在里面提供盗版内容,很多人包括甚至我们很熟的熟人都以为说这是得到官方的。因为它真真的,太像了。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得到现在没有研习社,不存在这么一个机构。如果你发现在任何朋友圈里面或者你的朋友当中有人发一个叫做得到研习社的东西,还有得到小课、得到分享、得到日课等等,无论它有多真真的,只要他是拉群,以低于得到的价格,当然高于就更不对了,跟得到不一样的价格在试图给你推得到的东西,那么你可以百分之百的判断,这是一个盗版行为。

我们现在对于得到来说,我们也没有去官方拉群,用拉群的方式给你进行微商式的销售,这个没有,所以请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因为第一我相信我们主流的用户都不会愿意使用盗版产品,第二个就是对老师也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伤害,因为虽然我们很自我安慰的说,几个买假LV包的,等他有钱了,一定会买个真的LV包,但是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心理感受仍然是非常非常差的。如果说让盗版继续肆虐下去,其实对我们每一位好老师是特别不公平的一件事情。

但是这里有很多情况,首先必须得说,我们整个版权市场、版权的环境比前些年有特别好的提升。只要他敢在大的产品平台上做盗版,百分之百24小时之内一定可以打掉。但是有一些人也不知道他出于怎么想的,这事挺累的,然后就拉个群,维护个群怎样的。其实也挺辛苦的,也挣不了两个钱,以个人的名义去做这些事情,有的可能是不知轻重,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犯法了,有的可能就是脑子不好使,觉得说挣个块八毛的也干。

遇到这种情况的话,请大家替我们提醒一句,盗版是违法行为,不能这么做。如果你身边有人不幸上当了,也请大家去帮助提醒他们,因为这种个人化的行为靠我们法务同学一个一个点对点打假,效率还是没有那么高,也恳请所有用户的帮助。

我们所有的同事如果看到这种情况,也可以及时地去纠正。

首先我必须贩卖一个私货,现在对我来说,每周二晚上的例会直播有双重的价值,一个是在公司,我们要通报一些事情,特别有一些重要的要做比较大规模沟通的事情。利用这个机会来跟大家聊一下。

第二个,直播是提高我家庭地位的重要的一个举措,因为我们家女儿张乐意两岁半了,她已经非常清楚的知道直播这件事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上周我没有来直播这场例会,我女儿在家里每天问我,妈妈你为什么不直播?

偶尔我们家人在家里看其他老师的直播,上周吴军老师一出来,两岁半的女儿就指着吴老师说,妈妈,这是你的好同学吗?她觉得来直播的人都是好学生,都是好同学。所以我自己觉得这是我提高在张乐意同学心目中地位的举措,所以我决定以后认真准备每一场直播。

接下来言归正传,说一说需要通报的工作情况。截止到周日一共有1281万总用户,用户的情况还是在一个稳定增长的过程当中。

当然,最近我们发现新用户的卸载率其实挺高的,也就是说有很多新用户进来之后,根本没有使用产品,看了一圈就卸载了,这一点我们理性分析的话,一方面跟得到的产品性质有关,比如说得到的产品相对来说是对于免费用户没有那么友好,因为每天提供的免费内容非常非常少。

第二个,它也没有太多新闻八卦性的内容,可能也不是特别符合眼下主流的内容消费的这样一些偏好,所以对于很多莫名其妙进来的新用户,大家就觉得说这个产品怎么这么不友好。所以,大家就卸载掉了。

第二个,从我们自身去找原因的话,我觉得有很多问题,我们该做好是没有做好的。第一,得到的整个产品和用户交互是比较冷的,咱们不能用高冷,高冷属于给自己脸上贴金,比较冷。该给用户作反馈互动的地方,大量的细节我们没有做,所以这个是我们要补上的一课,今天下午还跟刀哥议论这个问题。

应该说我们有个好朋友叫白鸦是个非常著名的创业者,因为他平时不是一个那么有文化的人,但是他那句话特别有文化,他说什么叫创业?好的创业公司就是丢盔卸甲一路狂奔。这句话形容得到再好不过了,得到从2016年5月第一个版本上来,真的,刀哥都忙得没有人形了,成为了一个痛风boy。

每一个产品的都需要特别多的新服务,导致我们基本面并没有做到。时至今日已经到了一个要还债的时间,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可能会花比较大的力气来还还债,把对用户的服务,跟用户的交互,对用户的激励反馈这样一些该做的基本面动作,要把它做好。这是我们要补的一课,否则的话,每天进来的新用户又像潮水一样走了。

当然我们最近有另外一个思路,也跟所有的同事们说一声。昨天我在出差路上跟同事讨论这个问题,如果我们毫无感情的新用户,想留住他很难,因为我们本身也没有那么多他们可以消费的内容,我们是不是就要把力气和资源放在服务老用户和服务好因为老用户的推荐而来的这些有感情的新用户身上。

是不是我们就要给大家更多的奖学金、激励,给大家设定更多好玩的动作和活动,让我们这些有感情的真实的真正的用户可以更好地使用我们的产品,而不是试图拉更多的莫名其妙的用户来使用这个产品。所以,这可能也是接下来我们在运营上一个重要的思路改变。

但是我想提醒大家的就是,由于我们现在的产品上已经挤压了太多的需求,我不希望大家两手一插,说这事因为产品不支持,所以我做不到。不对,我认为从每一条音频每一个文案,每一个内容的细节上,我们都可以测试这些动作对用户有用还是没用。我们做了一些服务,或者做了一些调整,用户是不是觉得舒服,是需要的。

如果我们做完这些最小化的测试之后,才去让产品做更大的动作,我觉得这可能是更符合我们目前的,无论是人员配置还是时间上的实际情况的一个需求。

另外一个,说一下每天听本书,上周上了一些比较不错的产品,比如说我们上了一本《李鸿章传》,如果是听书用户的但是错过了这本书,建议大家搜索一下,梁启超写的,非常好。

这本书的原著当然也很值得一读,如果大家有时间的话,真的建议大家读,虽然在那个年代写的书,第一我觉得在阅读上不会困难,因为非常容易读,非常优美的文言。第二,里面有大量的金句。我们的解读,在听本书的听书版本也解读得非常好。第一是听李鸿章完整的人生故事,第二,更重要的是听梁启超写李鸿章,我觉得太棒了。

当然就这本书本身,我们还在迭代当中。那天上线之后我听到了这本书,我觉得很好,因为不容易做,因为这本书很薄,本身这么薄的一本书,而且里面有大量评论性的评价性的语言。怎么用听书的方式转述给今天的用户其实挺难的。

但是我觉得我们的完成度很高,当时只是稍微有点遗憾,因为梁启超的原著里面有大量的金句,我觉得可能是我们在生产上有点墨守常规,常规来说,考虑到听的听觉环境,我们不太会把原文直接念给大家听,因为那样的话可能大家听起来有点困难。

但是这本书是不一样的,那些金句非常有价值,所以我们很快会迭代一些版本,把一些金句和极其优美的片段请我们的声音表演者把它朗诵出来,变成一个更完整的更好体验的版本。

包括止庵老师也来了,在中国的出版界鼎鼎大名,他为大家解读了《雪国》等。这周我们会上线一些很好的听书作品。

比如说黄昱宁老师的《包法利夫人》。

还有吴军的《谷歌方法论》,在上线一周时间就超过三万名用户订阅,而这个数字在第一季时达到三万名花了87天,整整一个季度。

当然这个数字我们自己没什么可骄傲的,一方面用户基数不一样,一方面吴军老师的内容确实是硬通货,非常优秀。另外一个,我们用户的水准也在不断提高当中,所以我觉得跟我们自己的运营上没啥关系。但是今天提到吴军老师的专栏,随之而来几个问题,前两天我们同事很焦虑,说很多人批评我们这个专栏。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为什么?吴军的谷歌方法论这个新的年度专栏和第一季的《硅谷来信》有一些区别,比如说第一季《硅谷来信》没有一个框架,是漫谈式的。第二季是有了一个目标框架,我们今年可能重点要说这么四大类问题,然后如何怎样。

所以就有一些用户留言,或者说给我们用其他方式提意见,就觉得我还是喜欢吴军老师漫谈性的,我不喜欢课表式的,吴军老师的特点就不是课表式的,等等。

说实话,给我们的小主编造成了非常大的心理压力,这一点其他专栏可能也遇到了这些问题。我特别想提醒大家,如果我们的内容同学运营同学在遇到这样一些批评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对待。所以我自己觉得,可能是三步曲,第一步曲叫做认真地聆听,因为有的时候用户提出一个意见,他所表达的未必是他真实的意见。

当一些用户批评今年的课纲或者框架,他说我不想要框架的,本质来讲,他是在批评吴军老师不应该说这个框架内的内容吗?其实不是,我去看了大量的留言,我自己的判断是其实大家没有说出来的那个需求是,希望吴军老师可以谈更多的跟生活、跟审美、跟生活方式有关的内容。

并不是框架内我不想要,而是我想要更多的内里内容,如果我们认真聆听之后,判断出大家的真实需求,就进入了第二步。我们想说这个需求我们可不可以跟老师一起满足大家。

这个问题包括吴军老师,包括我们所有老师都是非常开放的,只要他们的精力时间允许,他们都是非常愿意给大家各种彩蛋、加餐,分享各种实时的精力和体会。所以这部分需求我们是有办法满足的,比如说跟吴军老师约好,比如他每年都听萨尔斯堡音乐节,可能这不在他的范畴里,但是音乐节归来,可不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体验等等,事实上都是能做到的。

这就是我们建设性地去解决或者说满足大家的需求。到这儿是不是结束了?我觉得没结束,我特别想跟内容同事说的就是第三步,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做的事情不见得能够完全地得到所有人的认同和满意。但是你一定要知道,沉默的大多数,也许那些满意的用户并没有发声。

我们自己也是一样的,如果我对这个调整是满意的,我愿意去改变我的习惯,这种情况下我就已经改变了,我就已经进入新的学习状态了。但是,少数不满意的用户发生了,一方面要认真对待,另一方面我们要有理性的自我判断,这个改进或者这个改变是不是积极的,是不是有价值的。

无论对于用户来说,还是对于生产者比如说吴军老师这样的优秀作者来说,是不是有价值的?如果是,我们就要坚持改变。任何一次习惯的改变,总会有人批评,总会有人不适应,甚至我们会因此付出代价。没关系,但是我们仍然要坚持做对的事情。

一个做内容的人可能你要有能力,我们人与人之间的界面是相对来说比较缓和的,比如说再难听的话我们也不太会直播说出口。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我们的生活经验,我们的朋友圈里一两千人不得了了,大部分只有几百人,但是如果你做一个内容产品,一旦大家不适应,或者有批评意见,上来就是几百个人批评你。你可以在微博上试一下,如果在微博上有50个人批评你,一半人的精神就崩溃了。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想一想,看看人家明星,那些流量小花,每天那么多人骂他们,他们还坚持得很好。所以不要把精力放在批评上,而是放在内容建设上。

经常我们得到用户的批评或者善意的提醒,为什么得到上线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内容了,一个女老师都没有?后来我想也真是,为什么没有呢?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件事太难了,本身在硬知识生产领域,女性的知识生产者比较少。第二个,这件事真的非常耗心耗力,能坚持的女性生产者就更少了。

但是我必须要说,下周我们得到会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专栏,大家期待已久的北大金融学课就要上线了,这个讲解老师是当下金融学界少壮派中非常重要的一名门名学者,但是又年轻貌美。香帅,在光华管理学院也是评分极高的老师,而且颜值很高,香帅老师也是花了几场时间不断磨合调整,最终端出一盘金融学盛宴。

我自己都非常激动,每一版新版本出来,每一次香帅在刷新,我都觉得很震撼。对于我来说,我是一个金融盲,一开始我觉得他能把金融讲得那么有意思,能听懂,我觉得很厉害了。

但是她不断地迭代,已经迭代到专业的人听完觉得很有启发,业余的人听完觉得完全听懂,而且很有行动力。你听完之后可以去买房、创业等等,所有跟金融有关的杠杆动可以利用起来,我觉得真的是兼顾了学术和实用性的一个专栏,敬请期待。比如会讲金融的世界观、银行是怎么回事,各种金融机构是怎么回事,金融工具市场投资者决策怎么回事,公司怎么回事,监管怎么回事,金融的技术与颠覆怎么回事,各种高大上,大家敬请期待。

12月份得到与滴滴专车有一个合作,因为我们的很多用户很高端,是用滴滴专车的,在专车上是使用产品的,未来一个月整个12月份,你做滴滴专车都可以听书,在你打了车之后,可以感受滴滴。

另外一个是明天起得到大神,将会陆续收到我们的服务同学的一些内购通知,我们接下来有很多新的内购福利会给大家。

这个月8号,我们会进入到一个知识礼物季,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必须收知识。整个知识服务行业从今年开始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所以整个得到罗辑思维年末的主题就叫做黄金时代,8号会上线,会有很多很多专属于得到用户的前所未有的这样一些折扣,礼物和特别体验,恳请大家细心地和耐心地去体验一下,也请大家支持我们的工作。如果大家身边有一些人刚好在为礼物发愁,刚好希望做一些礼物消费,也请大家把得到的知识礼物推荐给他们。

以上就是整个运营的基本情况,接下来请快刀跟大家聊一下产品问题。

快刀青衣:大家好,我是得到负责产品和技术的快刀,本来昨天打算跟大家说一下新版本有什么新功能,但是今天早上苹果爸爸把我们的版本拒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刚才得到用户叫 心平气和,他提出了一个建议【我要常听】,这也是我们内部探讨的问题。得到之前在交互上、产品上,很多东西都是从我们公司内部的很多需求出发,我要出一个什么样的内容,我要出一个什么样的课程,我们来做设计,做代码。所以说一直到现在为止,得到里面所有的产品设计其实和用户本身都比较远。

得到求iOS开发工程师,欢迎大家投递简历,或推荐给身边的朋友,谢谢!

得到是有很多的东西,但是很难让用户感觉到这是为我们量身订做的东西,我们接下来会专门成立一个项目组来做探讨和评估,希望得到里的很多功能,让你未来会觉得这是为我量身订做的,我每一次打开都很舒心,都很提高,也是希望提高用户的使用率,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希望用户经常使用,这样的话,才是一个比较良好的产品状态,它并不代表着我的这个安装用户有多少,我更希望看到每天有多少用户能更深入地去使用。这是一块。

另外一块,因为到年底了,我们这边技术团队火力全开,我把每个小组都分成AB版本一起来做开发,开发不同的功能,有时间点。基本就类似于红军和蓝军的军事对抗,大家来赶时间。

一方面是我们有很多的用户层面的坑需要补,另外一方面,也是希望在整个技术团队内部,让技术不仅仅码代码,而是了解项目,了解用户需求和产品体验。

最近我们人员上很告紧,但是我最近有很多很好的简历到我这边面试可能都没有进入,也是因为我觉得越是这个时间,进来的每一个人,必须要是顶梁柱,或者是他能提升整个团队的整体实力。并不能因为你的团队特别缺人,或者特别紧张,就进来一些明显赶不上团队整体水平的人。

另外一块是我们这边技术团队最近两个月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就是在做反复的压力测试。因为大家都知道,9月初那次的压力故障,整个首页是挂了的,所以我们就和阿里云在做全链路测试,我们基本上每天夜里都做压力测试,你的接口能不能支撑五万人到六万人,然后做改造,一个星期之后再来看八万人行不行。我看他们上周最新的结果做到每秒钟10万人的同时购买和点击了,所以对于很多技术团队来说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验,就是故障经验。

当然了,阿里云最初的双十一也是通过一次次做故障、一次次迭代,我觉得是给技术团队一个非常好的提升机会。

最近面试时遇到一个小问题,因为我们这边有很多后端的需要招技术的时候,就面临很多新同学在问,我做的很多东西用户能不能感知到。因为我们这边的后端系统分为给用户层面的很多后端,也有一部分是给我们内部的系统用的,类似于我们运营团队用的很多数据系统,财务人员用的发货,电商系统用的进销存的管理、物流、仓储等系统。

这样的话,很多开发同学一进来就说,我能不能只做面对用户的,我直接能告诉用户我在做什么东西,特别有成就感。而真正面对很多基础型的系统,有些开发同学,特别是比较年轻的开发同学就觉得存在感不强。

用户提问:python!有招吗?

答:招!请发简历到kuaidaoqingyi@luojilab.com。

在我看来,我经常会给他们举行一例子,就是球队。很多时候进球的时候,都是前锋在进球,欢呼也是他们,但是真正要想赢的话,就不能有很多的短板。我是曼联铁粉,阿森纳30多次射门,就是因为门将超常发挥,已经到了神的地步,居然3比1胜了。

如果一个团队想赢,你的每一个位置都不能有短板,因为别人一对比的话,不会对比你的内容产品好不好,他一定会对比你的音频会不会卡顿,你的iOS版本好不好,你的安卓版本好不好,你的某一项功能比别人多50毫秒。很细节东西,需要每一个岗位全力以赴,所以这一块也特别想跟最近我们很多技术团队的很多领导在招人的时候做沟通的,告诉大家每一个岗位都是非常重要的。

在招人的时候,要严把招人的门槛,得到团队是有技术氛围、有追求的团队。技术方面就到这里。

罗振宇:快刀最近被折磨得比较狠,痛风又犯了,脱不花给他起了名字叫痛风男孩,一想缩写不就是TFboy吗。

罗振宇:

最近我从乌镇回来,乌镇最有意思的不是大会上,而是大会下。在走廊里,在宾馆的客厅里,在各种各样的饭馆里,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

这次我是非常密集地参加了各种各样的局,见了很多人。有些东西感受特别零碎,或者是特别专业,我接不跟大家多聊了。比如说我见到了田溯宁先生,跟他一起吃了个午饭,他就跟我整体畅想了一下所谓的5G时代会带来什么样的革命性颠覆。

要知道田溯宁可不是一般人,不仅仅是中国互联网的创始那一代人,而且他是一个很重要的通信专家。他在告诉我,下一代5G不是3G和4G之间仅仅是通信量的区别,而是一个质的区别,他跟我讲了很多,有机会我会在节目里跟大家介绍。

再比如说我跟张泉灵聊了一下,对于女性消费,她有一些极其牛的洞察。我跟爱奇艺的龚宇也交流了。还有湖畔大学的教育长曾鸣先生,聊了一些他对当前商业的洞察。很有意思,比如说现在的比特币已经涨到一万美金了,我问曾教授,还能涨多少,他的回答让我极其震惊,他说大概五年内还有20倍吧。

这不算介绍大家买比特币,投资有风险,强烈提示。

这只是一个观点,因为曾教授觉得他们在几年前遇见移动互联网是一大轮机会,但是现在看来不是,为什么不是呢?因为如果是一大轮机会的话,一定会出现一大轮新的巨头,但是很可惜,并没有。所以,这就说明产业机会仍然掌握在原来掌控资源的巨头手里,所以移动互联网并不是,所以现在所有的巨头都特别焦虑。因为按照大家正常的时间感,下一轮技术革命分分钟就要爆发,他在未来三年。必然会诞生下一个巨头的机会,到底是啥?所有人到现在都没有看见,所以很着急。所以,马云说那个话,说一天挣个一二十个亿很焦虑,这话你看怎么理解,反正我觉得我要是他,我也很焦虑。

当然了,我们没有做到他那样。好吧!这次给我冲击最大的一次谈话是我跟游戏界的一个大佬,叫应书岭,他是我湖畔大学的同学,我们几次交流。

大家知道游戏界正在兴起一个游戏叫吃鸡,吃鸡游戏最近火得不得了,苹果的排行榜上都是。应书岭说去年我们就已经预见到下一代游戏是吃鸡,包括他在内,包括腾讯都在预言这个产品,组织了上千人在研发。但是万万没有到,11月,小米游戏这支团队被业界普遍认为已经快挂掉了,突然抢先发布了这款游戏,然后一周之内就登上了苹果排行榜第一名。

这是什么概念呢?每天免费涌进来的用户40万。英雄互娱和腾讯还没反应过来,两天后网易发了一款吃鸡游戏,而且一发就是两款,同一类型的游戏。不到一个星期,腾讯就把自己压箱底的吃鸡游戏拿出来了,应书岭就赶紧拿出来发布。所以短短一个月之内,战场一下子风云变色,马上变红,吃鸡游戏同时煽风点火。

应书岭跟我讲,这个太可怕了,可怕在哪?过去我们所遵循的这个行业的所有规律,速度慢恐怕要完蛋了,跟随者、偷袭的人,是游戏这个已经很快的战场上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这就发生在2017年的11月份。

所以应书岭跟我讲了一句金句,他说所有人都在逾越规则,所有人都在离经叛道,当然这个金句还有下半段,就是要知道,我们这一拨人当年也是靠离经叛道,靠逾越规则起来的,但是新的一拨在离我们的经,叛我们的道。

两个老男人在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浑身直抖。脚下全是一片流沙,当然我觉得这个形容词还不是很准确,我们脚下全是烧红的烙铁。你在上面是可以跑的,但是你不能站住,否则就会被烧红,这就是2017年竞争的战场。所以那天给我的刺激还是挺大的。

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供大家参考,第一个问题,不是大家的动作越来越快,你千万别这么误解,是大家破坏规矩的速度和幅度和深度超越你的想象。

还有一款游戏是这样的,这款游戏我就不说人家的名字了(贪玩蓝月),因为现在一个月,它从游戏上线到一个月挣到五千万利润,到预计12月份大概有两个亿的利润,利润,三个月时间。这款游戏几乎签下了国内,包括香港所有包括老去的,包括正当红的所有男星的代言。

你知道它是怎么干的吗?这个事情放到市场上不可能有人信,这个商务谈判足够一年,你把市场上所有男星的条款,签合同再来执行,给你代言,是多大的一笔资本量,而且是多么复杂的商务动作难度。

但是这家游戏公司怎么干的呢?他先生产一个盗版,什么意思呢?同样是这个游戏,同一天偷偷摸摸,可能都不用这家公司,另外注册一个公司,就用这个游戏直接把所有一线男明星的头像先上上去,我先在效果市场上凑,哪个明星今天下载率高,带来的流量大,一旦发现,比如说香港古天乐,今天流量高,第二天就给古天乐经纪人打电话。现在我要请你代言,代言期没有什么一年、五年,没有那么长,就三个月。我不需要你来到现场支持我多少次活动,一切免谈,我就用你一个图片,给200万。如果你愿意为我录一段视频,比如15秒,说我就在玩什么什么,加150万,录两条再加150万。

对于明星来说,又不需要搭录影棚,就在网上扒一张照片。直接把这些男明星用割草的方式全签了。

前一阵子我们在网上还发现了得到的盗版,直接用了我的头像,当时我们觉得这是什么团队,号称是得到APP出品,就是这么一个盗版的。但是我们的人去看,又没有,因为它是一个很大的产品,别的用户给我们截屏来,当时我们还很奇怪,这是什么打法。现在我明白了,就是刚才我说的这个游戏的打法,我先不跟你讲法律、规则、商务,我先用一个盗版团队,把你的头像盗版上,测流量,我知道你对我的用户有效,第二天跟你谈,不谈拉倒,找第二个人。迅速收割一批。

你说这个东西我可以告他,他不怕,你告,一个男明星给他导流基本就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就下架了,你证据都找不到,而且你要走法律流程,对不起,猴年马月也判不下来。

其实这个例子在迅速爆发的市场上大家已经看到很多,包括两个游戏之间互相抄袭,你告吧,我如果做成了,赔你就是,而且没准两年后你已经被这种打法打得连律师费都付不出来了,你还告什么。

我不是教大家学坏,而是提醒同事在思考一个问题,大家在看到盗版、非法侵权,所有这些事情,你先把我要打击盗版义愤填膺这个念头放下。我们想一个事情,传统社会保护版权的整套法律过程可能都在被互联网迭代速度冲破,这是我们这代人真的不熟悉的玩法。

游戏可能比较特殊,但是你放心,只要有人玩出来,下面它就会成为标准打法。

当然像我们这样公司,也不敢这么干,但是我们得想想,这种速度感、这种对于规则的破坏,它是我们这一代创业者面对的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这是一个速度。

我再跟大家聊第二个速度,这玩意更可怕。当时听得到冷汗直流,我就问应书岭,我说你怎么判断吃鸡游戏是下一代游戏呢?今年最火的不是王者荣耀吗?他说对啊,道理很简单,原来的PC版游戏大概是5—10分钟,你玩的时候能给你一个高潮,很嗨。

但是到王者荣耀这一代游戏的时候,每到2—3分钟就能让你嗨一下,而吃鸡游戏基本上每分钟甚至每十秒钟就让你嗨一下。我们干游戏的人,我们不是按照游戏市场的品类,策略类游戏、养成类游戏,我们不这么分,我们看这个指标。

哪个游戏通过后台技术的进化,已经做到了用户嗨起来的时间密度越高。它就一定是下一代游戏。

这个你看我不是干游戏的,我不懂这个。但是确实这在提醒我们什么?就是用户的迭代速度超出了做互联网产品的人的预期,这件事情太可怕了。

其实我们来看人这个物种,人这个物种和其他物种之间最大的区别,我们可以称之为叫物种2.0。因为其他的物种在1.0的状态下,它的进化必须是这代人死掉,然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然后靠下一代才能完成一轮演化。但是人不是的,人的演化是直接升级软件,大脑的那个升级速度有天花板吗?可能没有?

所以很多这个时代的文化冲突其实就在这儿,有像有人批评得到用户,你们碎片化学习,怎么怎么着。我们得到的用户是知道的,在得到里面是碎片化学习吗?可能我们拿到的体系性的知识比那些说碎片化学习不好的人更多,得到的用户在知识学习的方法上已经完成了一种迭代,所以这个社会冲突往往是两个物种之间没法对话。

应书岭跟我讲了很多人讲的场景,一个小学生看着电影做着作业聊着聊,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你是作死吗?家长大耳贴子就上去了,你还用心做作业吗?但是他父亲说,我这小孩学霸,没问题的,他就这样接受信息,一边看电影,下载着背景音,一边做作业跟同学们聊天,甚至同时做几门作业。就是这一代孩子。

我们这代人做作业恨不得关门落锁,给我一个安静的环境,我要岁月静好,我要到诗和远方去。我们的带宽很差,现在的小孩同时涌进来的信息是惊人的。想一想我们这代人和上一代人也不一样,当年我发短信的时候,我妈觉得也很神奇,我们接受信息的带宽远远超过上一代人。这种2.0软件的进化正在以什么样的速度奔向什么样的远方,我们不知道。

快刀在做我们的音频产品,我们现在最快是三倍速,正常听人话,一倍速可以了,有人追逐效率,调到1.2。有人调到1.5,比如我现在适应的就是1.5。有人说不过瘾,要2倍速,有人要3倍速,不信你打开3倍速听听,你要能听得清楚,兄弟我佩服。对我来说,3倍速度就噪音,已经分辨不出信息了。

可是你知道吗?我们得到有一个用户,他也做了很火的一个产品,叫百词斩。欧阳丹听其他产品,用的是5倍速,各位你们找到什么APP可以试试看,完全听不清,一片混沌。

但是我自己是知道的,我从1倍速到1.2、1.5倍速度有一个适应期听一天下来基本差不多。但是发生了一个特别可怕的事情,就是退不会去,我适应了1.2倍速度,听不了1倍速,太慢了。我估计很多用户也有这样一个感受,说明什么?说明用户的进化速度和进化的上升空间是我们很难想象的。

所以得到这个产品,我跟我们的所有产品做内容的同事,必须提醒你们一句,我们的起家心法到现在也没有变,就是以更高的效率,以更便宜的价格,让用户得到更多更好的知识。这一点不会变。

但是我们的时间感和速度感是不是在演化,跟着我们的用户在演化,这是我们必须今天追问自己的问题。

原来有一个互联网教育产品,大家应该知道,慕课,就是把老师在大学讲堂上原声的讲课录下来,上线。我们知道那个产品不堪一击,速度感到太差,老师40分钟其实没讲什么东西,得到就是反复品控制,信息越来越高,几乎没有一句废话交代。这是我们珍惜用户时间的心法。

我不是说我们马上就要提高信息密度,我只是说这是一个我在这次去乌镇前没有想象过的也没有意识到的一个竞争变量。

上周马想的运营团队做了一个很好的东西,课程表,把得到一周上线内容提前给大家,让大家有确定性,有更浓缩的视角知道下周得到会上什么样的内容。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跟住我们用户时间感的一个很好的方法,这些方法你都别逼着刀哥马上出产品,先用运营的方式跑起来,可能非常有效。

总而言之,创业就是这样,不要以为我们发一个宏愿,我们做正确的事,我们揪住的方向不能偏,就是对的,这个时代没有给我们喘息之机。连马化腾都在天天玩吃鸡,腾讯的老大会通过总办会的方式全部拉进去,盯住一线产品,接入竞争。

应书岭告诉我说,网易的两款产品,据他对游戏业的了解,它的速度、体量、迭代的速度感,他判断一定是丁磊本人挂帅,盯着游戏团队。而且你知道,他们的游戏团队多少人吗?几千人做一个游戏,一定是老大挂帅才有可能有这样迭代的速度。

所以,商业竞争现在是在白热化,说到底不是你比你竞争对手要跑得快,说到底是我们的速度要赶得上我们用户进化的速度。

本来这一段我想整理整理也放在我今年的跨年演讲内容上,我本来今天晚上舍不得说的,脱不花说什么舍不得说,看你直播的了不起两万多人,跨年演讲是面对几百万人说的,你提前剧透一下有什么了不起。

反正我觉得我们的时间感和速度感也在迭代,不要有什么东西还憋着宝,一个月以后跨年演讲见,不行,有感受一定要跟同事、跟用户讲。时间真的是等不起,所以,我那天在乌镇听到应书岭跟我讲完之后,我也在反省,我说我脑子里还有很多计划,有的排在明年3月,有的排在明年5月。现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强盗的时代,今天想到应该今天晚上就干,明天就上线,等什么明年3月。

好吧,这就是我这次在乌镇开会回来的感受。好了,这个月对我来说非常折磨,自己的日常工作,公司的迭代,产品的升级,不断地跟老师要聊天,每天早上还有60秒,每天还有10分钟的罗辑思维节目,而且我还要写跨年演讲的稿件,所有后面的千军万马都在等我跨年的演讲稿。好,我要滚回去干活了。今天的例会就到此结束,下周见,谢谢!

[直播预告]后天,周四晚8点,订阅专栏《宁向东的清华管理学课》主理人,宁向东老师直播。稍后在得到App首页预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埋点是做什么的 2.如何进行埋点 3.埋点方案的设计 近期常被问到这个问题,我担心我的答案会将一些天真烂漫的孩...
    lxg阅读 1,166评论 0 1
  • 妈妈为什么树叶在晚上更加绿呢?那些灯飞起来了,他们有自己的很多很多影子呢,你看影子舞 这是一艘火箭船,是直直飞上天...
    jrsjrb阅读 29评论 0 0
  • 170609 晚睡晚起的感觉是白天无限的疲乏。心里有太多想做的事而不能聚焦,也很疲乏。 下午想到前一日吃了饼干产生...
    XxXxXxN阅读 13评论 0 0
  • 前几天是大学的毕业典礼,意味着真正的离开了大学,踏入下一段旅程。自己的母亲也怪激动的,也许我们的顺利毕业就是给父母...
    阿猫读书阅读 109评论 0 1
  • 2017年12月27日 【一个目标】每月收入稳定增加2万元 为目标做的事情: 财富源自于慷慨大度的心态,我愿意分享...
    郭愛咪Love阅读 2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