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路上被魔法师老婆婆碰了瓷


1

四月结束后,实实在在的夏天便来了。

如往常一样,在放学后的傍晚,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离家还有数分钟路程,我看到有人倒在电线杆拐角的地方。

起先我以为是从巷子里跑出来的醉汉,待走近了一看,却发现原来是个老婆婆。

说是老婆婆…但似乎是个不太正常的老婆婆。这么闷热的天气,她却穿了一件灰黑色的尖斗篷,看起来就像童话里的魔法师一样。

以我十八年的生活经验来看,绝对不要和这种怪人扯上关系才好。

于是我抬脚就要走,却听那老婆婆“呜呜……”地呻吟起来。

我下意识的看过去,正见老婆婆牢牢的盯着我。

目光对上了……这实在是一件令人太不愉快的事。

我虽然十分不愿意理她,但事到如今也无法再视若无睹了。

我硬着头皮走过去。

“老婆婆,你怎么啦?”

“小伙子…”她神情痛苦的捂着腹部:“肚子…我的肚子…”

“肚子痛吗?”

面对正要扶她起来的我,她无力的摇了摇头:“…肚子好饿。”

边说着边抓住了我的手。

………

我脑海跳出了大写加粗的两个字——“碰瓷”。

我冷汗直流,强颜欢笑的说:“…你想吃点什么?”

“小伙子,不要怕呀,”她贼兮兮的看我一眼,“你只需要带婆婆我,去那边的餐厅里吃点东西就好了。”

我顺着她干巴巴的手指看去,只见“MATAta甜品”几个字在黄昏中闪着耀眼的光芒。





2

我只好带着奇怪的老婆婆去了那家店。

“MATAta”是附近小有名气的甜点屋,平日生意很好,也许是到了傍晚,店里才空闲下来。

这里的服务生也很可爱,统一穿着粉色的制服衫,头发被要求梳成双马尾的样式,以及招牌式的甜美笑容。

在这些服务生中,有一个明显不那么可爱的。

头发短短碎碎,不知从哪儿得到店长的特许,虽然是女生却穿着男生黑色制服的,低头在吧台调咖啡那一位。

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书亚野。

亚野看来现在心情不错,平常见到我只是抬头冷哼一声的她,今天居然破天荒的特意跑过来打了招呼,还非常礼貌的叫了我身边穿着怪异的婆婆一声:“阿婆好。”

但显然这位阿婆还饿着肚子,心情不会太好,所以她愣生生把亚野瞪跑了。

抓住了这个白吃的机会,老婆婆毫不客气的把餐单上的甜品都点了一遍。

半只脚都快进棺材的老人家,为什么还要吃这么多的甜食呢?

我边想着这个问题,边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怪婆婆。

老婆婆将提拉米苏上的最后一颗樱桃叼在嘴里,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她干瘪的嘴唇,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小伙子,真是谢谢你啊…哎哟,现在像你这样有爱心的年轻人,真的不多啦…”

我干干笑了两下,心里却默默在掂量自己的钱包够不够付账,再盘算着亚野会不会大发善心帮忙打个折。

“为了报答你,这个东西就送给你吧。”很爱吃甜食的婆婆一边笑嘻嘻的说着,一边从她黑色的斗篷里掏出一个东西递了过来。

是一款白色的手机。

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这老婆婆不仅是要碰瓷,还要诈骗啊!

“老婆婆,你太客气啦,这点小事不足挂齿!”我将那只手机推了回去:“这个太贵重了,你要收好不要给人偷了哦。”

“小伙子,你就收下吧,这是婆婆的一点心意呀。”

“不用了不用了…”

“你收下吧。”

“真的不用…”

“你拿着!”

怪婆婆突然一声怒吼,把桌子上的瓷杯都震了一震。

我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最终不情不愿的把手机接了过来,看也不敢看就塞到了兜里。

怪婆婆这才欣慰的点头。

“这才对嘛,小伙子,婆婆看你挺有眼缘的,帮你占卜一下咯?”

什么…这位婆婆不仅穿着怪异,连兴趣也这样异于常人么…饶了我吧,我好想回家写作业啊。

“…好意我就心领了。”

“你是不是不相信婆婆?”怪婆婆凑近了一点,神秘兮兮的说:“告诉你,婆婆我啊,可是一名魔法师呢!”

……

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精神科,问问他们医院是不是跑出了人?

我起身准备走,怪婆婆却一把抓住了我。

“哎呀,不要走呀小伙子,婆婆我的占卜可是真的很厉害哟,听一听总是无害的!”

不顾我难看的脸色,她自顾自从斗篷下掏出一个水晶球,凝神低鸣,发出了“噜噜咔咔,嘻嘻呼呼”这之类莫名其妙的声音。

…够了啊,这老婆婆真是惹人烦。

“首先,这个夏天,你不能去游泳馆。”

“噢……为什么啊?”

我尽量平静的反问她,并默默将伸出去的一只脚收了回来,但内心却微微有一点惊讶。

为什么呢?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我正打算周末去游泳馆泡水呢。

所以这老婆婆究竟是在瞎说呢?还是真有那么一点玄乎?

姑且听她说下去吧。

“因为你一旦去游泳馆,就会失去你最爱的女人!”老婆婆说得斩钉截铁。

“…什,什么?!”

“水晶球上是这样显示的。”她看着我目瞪口呆的表情笑了一下,“小伙子还没有女朋友吧,能不能改变现状就看你的选择啦。”

“……..”

我确实没有女朋友,难道我的外表已经沦落到可以明显的告诉世人这个悲惨的事实了?!

“谁,那个人是谁?”

也许是白天上课上晕了脑子,我竟然想要和怪婆婆确认一下那个名字。

我的确有一个憧憬的女孩。

怪婆婆发出了“嘻嘻嘻”的可怕笑声。

“这个婆婆不知道喔,不过你保管好那只手机,它以后会告诉你的。”

怪婆婆说完这一句,不等我回话,忽然收起了水晶球,站起来蹦蹦跳跳的走了。

在门口的时候她还回头冲我妩媚(…)的笑了一下:“要记住婆婆的话噢!”

……

她那样子跳真的不会闪到老腰吗?





3

那之后我坐在椅子上发楞了一会,怎么想那个老婆婆都很可疑,她真的不是从医院里跑出来的吗?

“林澈——”

正准备走出甜品屋的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亚野正朝我这边小跑过来。

“这就要回去了吗?”亚野微微仰着头问。

“啊,是啊。”

“等我一下,”亚野指了指吧台,“我稍微收拾收拾,和你一路走。”

我点点头。

亚野和我家是邻居,这也是我和她能稳固十多年坚定友谊的原因。

我靠在门边,看她驾轻就熟的把几个玻璃杯放回位置,然后回内间换下了工作服,穿了一套平日的休闲服出来。

亚野长得比一般女生要高一些,又是短发,虽然五官还蛮清秀,但她总是大大咧咧的和我讲话,所以让我很少有把她当作女性的意识。

她今天穿了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上身一件简单的白T,外面套着一件夹克。

嗯,很符合书亚野的风格。

等等…那夹克,那件夹克是…是男款?!

我眼睛一亮,亚野这家伙,居然穿男生的衣服,果然是女大十八变了?终于少女怀春了吗?

而且那夹克我看着很眼熟的样子,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到底是谁的呢?

亚野已经到我面前了,她淡淡说了一句“走吧”,便自顾自出了甜品屋。

我默默与她并肩,不经意的瞟了瞟她净白的侧脸,心里忍不住想,原来亚野真的是长大了啊,也有许多不能和我说的事了。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情莫名有点黯然。

她好像也有心事,一路无言,到家分别时候她突然又叫住我。

“林澈,”亚野突然靠近了一点,怀疑的看着我“话说,你记得我的生日吗?”

“额,这个…不记得。”

其实当然是记得的,10月29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装一下傻。

“你果然是个混蛋啊。”亚野叹气一般说道。

“那你呢?”我反问她,“亚野知道我生日是什么时候吗?”

“不知道!”亚野气呼呼的说。

我却一下子笑起来了:“你撒谎,你百分之百知道的。”

为什么说百分之百?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亚野比我大两岁,所以小时候每次都缠着她这个小姐姐要生日礼物。后来长大了,她也自然而然的养成了这个习惯。

“不知道不知道!”亚野瞪我一眼,“我走了,再见!”

“亚野,记得两个星期后我的礼物啊!”

亚野回过头扔了我一记白眼。





4

第二天课间休息的时候,我掏出昨天怪婆婆硬要塞给我的手机,丢在课桌上愣愣的看。

起先我以为这是诈骗,还想看看那怪婆婆有什么花把式要耍,等了一天那手机却都没响起过。拆开一看,原来还是个新手机。

昨天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这是魅族刚出的一款PRO6,机身轻巧,系统强大。可那怪婆婆当真会这么好心,把一个这么好的手机白白送我?

怎么想都想不通。

况且她那几句玄乎的话总是萦绕在我脑海,什么这个夏天我不能去游泳馆,否则就会失去最爱的女人。

我凭什么不能去游泳馆?难道我会信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婆子?况且我这个人,你偏叫我不要做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去做。

所以我决定了,这个周末必须去游泳馆!

至于什么最爱的女人…

想到这里,我的视线不自觉的在教室内晃来晃去,最终落到了左数第三排的女孩子身上。

女孩有一头乌黑亮丽的直发,肌肤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鼻子小巧而玲珑,眼睛里似乎随时汪着一泓清泉。

她的美,她的温柔与气质,优秀的学业,显赫的家世……从任何一点来看,她都是个完美无缺的女孩。

柳立夏。

我打赌,这名字足以使学校里半数以上的男生心神一荡。

这半数当然也包括我。

自从进入这所学校以来,我就一直憧憬着立夏。

怪婆婆所指的,莫非就是她么?

一定是,不可能有别人了。

立夏似是感受到我的视线一样,原本低头写字的她忽然转过头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随即极其不自然的转开了视线。

之后她竟然站了起来,朝我这边的方向走来。

不…不是吧…

立夏站在了我课桌的左面。

我的心几乎要狂跳出来了!

“林同学,”立夏用她那天籁一般的声音说“班主任让我转告你,放课后到她办公室去一下。”

“……”

“…林同学?”

见我不回答,立夏微微歪着头,似有疑惑的模样。

“啊…啊!知道了。”我恍然反应过来,忙不迭点头。

她露出了松一口气的表情,朝我浅浅笑了一下。

天…这,这简直是女神的微笑!

“这是你新买的手机吗,”立夏看到了我课桌上唯一摆着的一件东西,“样式挺好看的。”

我艰难的忍住内心想要将手机双手奉上“喜欢你就尽管拿去”的强烈冲动,装出一副自然的样子:“是,是啊。随便买的。”

继而上课的铃声响了,立夏于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朝我随意的示意了一下便转身回了座位。

而我接下来的所有课,都在愣愣看着她的背影傻笑。




5

下午放课后我依约去了教师办公室。

去教师办公室还能有什么事?

在班主任训我训到口干舌燥之时,她终于摆摆手,大发慈悲的放我走了。

我从办公室出来,只见天空日暮西沉,学校里的学生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了。

教师的办公室在顶层,再上去就是天台。

在经过天台的楼梯时,我隐约听见几个女生嘈杂的声音。

本着好奇的心里,我轻手轻脚的爬上了阶梯。

天台上是班上几个平日里不太安分的女生,在她们中间站着的,是我的女神,柳立夏。

虽然隔得远,听不太清,还是大概能知道,她们在争吵。

这是一种单方面的争吵。

“你是不是以为家里有钱就什么都能买?”

“凭什么整天一副看不起别人的样子!”

“不要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到处勾引别人男朋友行不行?”

“学习好顶个屁用...”

……

大概是一些这样的话。

我想起立夏虽然在男生中有很高的人气,但好像因此很受女生排挤,平日也没看到她有玩的要好的闺蜜。

这样的情况,很明显是被人欺负了。

“喂,你们几个,”虽然不乐意管这样的闲适,我还是一脚踢开了天台虚掩着的门,“差不多够了啊。”

“林澈?”为首的那个女生看清是我后,皱着眉头不屑甩我一眼,“怎么,你要替她出这个头?”

“我只是想提醒一下你们,别把事情闹大,老师们马上就下班了,听到你们在这里闹,结果会怎样?”

几个女生听了面面相窥,之后其中一个烦躁的“啧”了一声,转身对立夏威胁了一句“以后给我收敛点”,然后陆陆续续离开了天台。

我挠了挠脑袋,走过去问立夏:“你还好吗?”

她低着头,从我的角度看不出她现在是什么表情。

“我没事,”她这样说着,但声音里明显含有鼻音,“谢谢你了,林同学。”

“小事小事。”我谦虚的说,“今天家里没派人来接你吗?”

不是我夸张,立夏家里是真的很有钱,传闻她家是贵族世袭,所以每天上下课都有专车接送。

我有几次看到过,还是那种电视里才会出现的加长版林肯。

立夏轻轻摇了摇头:“这个星期,司机阿叔请假了…”

“这样啊,那,那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吧?”

立夏抬头看着我,她的眼睛像刚出生的小鹿一般湿润。

“额…我是想,刚才那群女生,会不会还在学校外面,我担心她们再为难你。”

她愣了一下,继而眼中浮现了无限的哀愁。

“所以…那个,所以还是我送你回家吧。”

立夏点了点头。



6

我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我能和女神并肩走在学校里。

我甚至能感觉到几个男生向我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立夏的心情自然不会太好,但是我的心情却非常之好!

“林同学,”走出校门不远,立夏忽然出了声,“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我…我是不是真的…很讨人厌?”立夏咬着嘴唇说。

她还是很在意刚才发生的事情啊。

“怎么会呢,你想多了。”

讨厌你的人虽然有点多,但那是因为喜欢你的人更加多啊!

“可是…可是,为什么…”她说着说着又有点哽咽了。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忙站定在她面前:“你别多想了,这个世界上哪有人会不被别人记恨啊?拿我来说,我也有几个仇家呢,每天上学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套麻袋阴一顿呢!”

“噗,”她破涕为笑,“是真的?”

“真的真的。”

我没有说实话,这三年时间在学校混熟了,还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对着我下麻袋。

“可是,林同学平时看起来,人缘都很好啊…”

立夏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落寞。

“额,那都是假的,他们只是喜欢捉弄我。”我说的非常悲惨,并伴之长叹一口气,“我根本没有什么朋友的。”

立夏很吃惊:“啊…这难道也是真的?”

我愁苦万分的点了点头。

她大吸一口气,踌躇片刻后,她似乎有些跃跃欲试。

“那,我来做林同学的朋友吧。可以吗?”

我内心欣喜若狂,面上一副感激涕零的姿态:“当然,当然了!我好感动啊。”

立夏看起来有一些开心,她的梨涡浅浅,在日暮里温柔得不像话。





7

将立夏安全送回豪宅后,她立在院子门口回身朝我挥手告别的样子还牢牢印在我的脑海。

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真是不可思议啊,明明同班三年,我和立夏都没怎么说过话。

我从衣间拿出怪婆婆的手机把玩。

难道真的是这东西的功劳?

我边走边想,等我注意到路边情况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有“MATAta”的那条街。

亚野今天也在上班吗?

我这么思考的时候,却见甜品屋的门已经打开了。

走出来的正是亚野。

…以及她后面,跟着一个我极其熟悉却也极其厌恶的家伙。

鱼泽。就是那种男人觉得厌恶,小女生却会非常喜欢的俊男。说起来,对女孩子而言或许就是男性版的柳立夏,但可别把他和我们女神混为一谈。

若柳立夏是纯金的女神,鱼泽就是镀金的铜像,哪一天剥落了,就只剩绿锈遍布……的那种家伙。

总之,一切都是“虚有其表”。

他是学校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总是对女孩子下手很快,连别人的女朋友也不放过。是个不能省心的垃圾。

亚野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鱼泽一定又用惯用的手段对她了。但是说到底,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有这种资格去插手亚野的的私事吗。

毕竟再好的朋友也有不能触及的一些领域啊。我是明白这一点的。

所以我只是沉默着转头走开了。

亚野笑着和鱼泽讲话的脸还浮现在我眼前。

可恶,和这种垃圾聊天就这么开心吗?明明和我在一起时总是生气,老是不肯给个好脸。

书亚野,真是重色轻友啊……

所以那件夹克也是鱼泽的吗?





8

“林同学,放课后如果有空的话,可以陪我去图书店买点东西吗?”

午休的时候,立夏来到我面前,出乎意料的对我发出了邀请。

她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拯救我吧,大概以为我真的很孤独。或许,也是因为她自身的孤独。

我忙不迭的点头,然后意料之中的听到周围人倒抽冷气的惊叹声。

于是放学后,我就和立夏一起来到了市里的图书店。

立夏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她经常会帮着老师买些教学用具什么的。

今天也是如此。

她很用心的挑选着英语教材习题,我却觉得百无聊赖。

“立夏,我在漫画区逛逛,你等会挑好了来找我?”

立夏了然的点点头。

一出了教材区,我立马感觉自己重新有了活力,呼吸都顺畅许多了。

是嘛,在那种满是教科书的地方,能自由呼吸才怪。

我走到了卖漫画的柜台,随手拿起一本“海贼王”开始翻看。

这才是我应该看的东西。实话说,我觉得,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热血漫画。

噢,鱼泽那样的败类或许是个例外。我认为他一定喜欢看少女漫画,比如天使街,恋爱芭芭啦…之类。

说起来,亚野也喜欢看海贼王呢,小时候她还和我因为争看一本漫画书而大打出手。而且有点丢脸,她小时候个子比较高,力气也比我大,所以我经常输给她。等我长到个子比她高,力气也比她大的时候,我们之间却已经不再打架了。

现在这个时间,亚野难道也和鱼泽在一起吗?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两个人,我心里就耐不住一阵烦躁。

“林澈——”立夏压低了却也很温柔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已经不再叫我林同学了。

我把手里的“海贼王”塞回书架,转身朝她的方向走去。

“买好了?”

“嗯…那个,”她有些为难的看着我,“我好像买太多了…”

我看向她的脚边,那里堆着小山一般的教材和用具。

我顿时从心中发出一声叹息,大小姐果然是大小姐,真是不知民间疾苦啊。

“我帮你把这些搬到外面,然后叫一张车送回去吧?不然单凭咱两的力气,实在太费劲了。”

立夏有点不好意思的答应了。

结果我还是没叫到出租车,因为柳大小姐已经叫来了她家私人豪华的加长林肯。

司机把那些杂物和书都搬进车里后,立夏指着敞开的车门对我说:“进去吧?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

我忙摇头拒绝,要是让这么高档的车子载着女神开到我家前面去,那我的自尊心一定会被打击到爆棚的。

立夏很善解人意的没有勉强我,却笑了笑对我说:“真是不好意思,今天麻烦你了。”

“别这么说,我根本没做什么…”我说的有些心虚,因为自己光顾着看漫画去了,“再说,咱两不是朋友么?”

“嗯!朋友…”她看着我,漂亮的小酒窝又出现了,“不管怎么说,林澈,还是要谢谢你,你真的帮了我很多。”

“你说的这么煞有其事,难道还要报答我不成?”

“唔……”

我只是随口调笑一下,不想立夏居然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明亮的太阳晃的我有些晕眼,我下意识的对她说出了一句我想都不敢想的话。

“立夏,天气这么热,不然你周末跟我一起去游泳馆玩吧?”

立夏呆愣愣的看着我。

我的心跳声渐渐越来越大。

“………嗯。”

立夏低下了头,白嫩的耳朵泛着可爱的红。




9

那之后的整整一个晚上,我都沉浸在无法自拔的喜悦里。

立夏答应和我去游泳馆。

立夏她居然会答应和我去游泳馆?!!

想到她白嫩的皮肤,她穿泳衣从水里浮出的傲人身线……我几乎已经血脉贲张了!

我是不是即将成为学校里第一个亲眼看到女神穿泳衣的人?

这件事如果让那帮小子知道了,指不定得嫉恨我成什么样呢。哈哈哈。

“喂,混蛋林澈!”

正在床上想入非非的我,被一个凶巴巴的声音打断了思路。

我略微支起身子,看到窗户对面的亚野,正一副“被我逮到了”的得意神情看着我。

忘了说,我和亚野不仅是邻居,还是那种房间可以有窗户相对的邻居。

说起来,以前我和她还经常隔着窗户聊天呢。

不过想想,我们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了。自从进入青春期后,大部分时间,我和她的窗帘都是紧紧拉上的。

“笨蛋林澈,又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吧?笑的跟猪头一样。”

也就是说,我今天忘了拉窗帘,所以刚才在床上自个儿开心得不行的表情,全落在了亚野的眼里。

我当然觉得有些窘迫,于是正色了一下,起身走到窗户边。

“干什么。亚野,你就不能好好讲话?”

亚野嘟了一下嘴,竟表现出少有的女孩子的气息。

“我今天,去市中心买东西了。”

亚野说的吞吞吐吐的。

“噢。去给店里进货吗?”

亚野经常做这种事,我猜是因为这点,店长才准许她穿黑色衬衫的。

“嗯,是…”亚野踌躇了一下,“那个,我经过图书店的时候,看到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啊,你看到我了?怎么不过来打声招呼?”

“你旁边不是有女孩子嘛…”

亚野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别扭。

“噢噢,你是说立夏啊。怎么样,漂亮吧?”

“挺漂亮的…”

亚野对此兴趣缺缺。

“当然了,那可是我们学校校花级别的人物。你第一次见吧?”

“你这不废话嘛,我又不跟你一个学校!”亚野不知为何有点生气,她斜着眼瞟了我一眼,“这么说,你和她是在交往咯?”

“额……”

自然是没有。但是我总不能明说啊,刚刚才炫耀了这么漂亮的人和我在一起,却又承认没有在交往,这不是明摆着要亚野瞧不起我嘛。

“咳咳,这个,亚野呢?不是也有在交往的人吗?”

我决定转移一下话题。

“额,我?我什么?”亚野一副迷茫的模样。

“啧,还装啊,不是和鱼泽在一起了吗。”

亚野的眼睛慢慢睁大了:“什,什么?我和他不是!我那是……”

“是什么?”

我状似无意的问,心里却莫名有些紧张,我不得不承认,我很期待亚野说下去。

但亚野却什么也没说,她整个人泄了气一样。

“算了。林澈你这笨蛋……”

“喂喂,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讲话吗?和鱼泽就能整天开心的笑着,和我却总是‘混蛋‘笨蛋’’之类叫着,非要和我吵架吗?”我对此表示很不满,“亚野,我说,作为多年的老友,我必须得提醒你一下啊,鱼泽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人,他名声太烂了,你自己得多当心啊。”

亚野很怪异的看我一眼:“关你什么事,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她说完这一句,就把窗帘重新拉上了。

什么啊,亚野这家伙,今天还真是莫名其妙,好不容易把窗帘拉开就为了和我吵架吗?

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有点郁闷了。

我烦躁的躺回床上,却被背面的硬物戳的一叫。

转身一看,原来是怪婆婆的那只手机。

我想了一想,掏出原来的手机,把电话卡拔出来,然后塞进新手机里。

爱吃甜食的打扮怪异的老婆婆,她说的话我为什么会信?

后天就是周末啦……




10

周六,市游泳馆面前。

与立夏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离现在还有十多分钟。

绅士当然应该提早去到约会的地点。

我仰头看着面前这棟建筑物,门口设了两个买票的通道,上面则是以蓝色油彩勾勒出的海洋形态。

“这个夏天,你不能去游泳馆。”

“一旦去了,你就会失去最爱的女人。”

什么嘛,那个怪婆婆,说这种话到底有什么依据啊?

老婆婆,虽然不知道你现在在哪个医院待着,但是很想告诉你:我啊,马上就要带着女神一起进游泳馆了!

我这样想着,眼角一抬,却看见那辆张扬的黑色林肯已经停到了街边。

可爱的立夏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今天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清纯极了。

对嘛,这才是一个女孩应该有的样子。

不像亚野,居然会穿男士的夹克。实在太不像话了。

“抱歉呀,林澈,等很久了吗?”

立夏迎着光仰头向我问好。

“不会,我也是刚到而已。”

她左手拎着一个白色的布包,里面放着的大概是泳衣与换洗衣物之类。

立夏今天会穿什么样的泳衣呢?

一想到立夏穿着泳衣展现的柔美曲线,我就感觉自己的脉搏“突突”的猛跳个不停。

不行了啊…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给立夏留下轻浮的印象啊…

“咳咳,立夏,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买票。”

“嗯…麻烦你了,因为我是第一次来外面的游泳馆…”立夏有些为难的说。

我瞬间就理解了,她的意思是平常都只在私人的游泳池游泳,从没有来过这种公用的地方吧。

可恶…我真是心里在流泪了,这便是所谓庶民与贵族的差距吗?





11

“请给我两张学生票!”

卖票的是一个秃顶的大叔,只见他推了推厚厚的眼镜,狐疑的上下打量着我。

“你真的是学生吗?”

“当然啦!”

“不像啊~实际上,已经工作了吧?”大叔意味深长的说着。

什,什么?!这位大叔真的不是眼睛有毛病吗?他那么厚的眼镜是白戴的?虽说今天为了给立夏留个好印象,我稍微装扮了一下自己,但也没有那么成熟吧?

“我说大叔…”

大叔根本不听我的话,直接朝我摊开手:“学生证拿来看看。”

……

那种东西谁会随身带啊!

我无奈的转身向后看,只见立夏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

“唉,立夏!你有带学生证吗?”

隔的有点远,她似乎听不大清,微微疑惑的望着我。

算了吧……

“行了,大叔,两张普通票!”我几乎是用吼的。

大叔却清了清嗓子:“咳,卖你学生票好了。”

……

这大叔究竟什么毛病?

我惊讶的向他看去,只见他双眼发光的盯着立夏。

……

我抢过他手上的票,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喂,色大叔!那可是我的女神,当心我打爆你的眼镜!

秃顶的大叔神情颤颤的避过脸去了。

我心中于是稍微欣慰了一点。

拿过票正想走,却见眼前经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看起来很帅气又很欠扁的背影,不正是鱼泽吗?

此刻他依旧那副浮夸的行头,身边带了一个娇小可人的女孩子。

娇小可人,自然不是能用来形容亚野的词语。

就是说…鱼泽身边的女孩子,不是亚野。

明明在和亚野交往,却大摇大摆的带其他女生出来玩吗?

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啊。

我走近立夏身边,把票递给她。

“立夏,你拿着这个,先进去。”

“唉?为,为什么?那林澈呢?”

“那个,抱歉啊,我有点事必须处理。总之…你先去里面等我一下吧,可以吗?”

立夏虽然满腹疑惑,还是十分懂事的没有多问,只轻轻点了一下头。




12


“学长好讨厌呀,带人家来这种地方~”

说话的是那个娇小可人的女孩,凭良心说,她的脸长得还不赖,但绝对不是我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可可的身材那么棒,不好好展现一下怎么行?学长我可是等不及要看了啊。”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想必这世上只有同样恶心的鱼泽一个人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不安分的搭在女孩的腰部,手指似乎还不轻不重的按着力度。

啧…鱼泽这家伙,大庭广众之下想做什么啊?

“喂,鱼泽!”

我站到他身后猛然出声,鱼泽吓的立马将手收了回来。

“什,什么啊,原来是林澈啊。”看清来人后,他似乎松了口气,“怎么,你也来游泳馆玩啊。”

“嗯。旁边这位,”我指了指他身边的女孩子,“是你女朋友吗?”

“嗯,对啊,”鱼泽似乎相当自豪,朝我露出了他那虚伪的招牌笑脸,“怎么样,漂亮吧?”

我随便瞟了一眼那女孩,只见她正朝我搔首弄姿,真是有病,难道还希望我夸一夸她吗?

我鄙夷的将眼神收了回来,正视鱼泽:“那亚野呢?不是真心的?”

“啊?亚…亚野?噢,你说的是甜品屋里那一位?”鱼泽十分欠扁的问。

我不自觉的将拳头握紧了。

“亚野啊,唔…”鱼泽若有所思起来,“是个不错的尤物,身材长相都上佳,不过只能玩玩啦。”

鱼泽说完这一句,旁边的女孩立即不依不饶起来:“什么啊,学长还有别的女孩吗?”

“哎呀,我都说了只是玩玩嘛,可可宝贝千万不要生气喔…”

“讨厌讨厌…”

实在看不下去他二人腻歪的场面,我心里像突然着起来一团火,不等我考虑清楚,捏紧的拳头已经朝着鱼泽那张讨厌的脸砸了下去。

鱼泽被力道冲得向后退了几部,她旁边的女孩则是惊呼出声。

“林澈,你干什么?你疯了?!”鱼泽捂着脸,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为什么不珍惜?!既然得到了她,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她?!”

“……”

“你知不知道她这么多年,连恋爱都没有谈过一场!但你竟然玩弄她的感情!”

“我明白了。”鱼泽慢慢放下了捂住脸部的右手,静静看着我,“你这是为书亚野抱不平?”

“林澈,你他妈问问你自己,你凭什么?”

“凭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噢,是吗?朋友?”鱼泽朝我走了过来,冷不丁朝我的左脸就是一拳,“好冠冕堂皇的一个理由!只是朋友而已,就能对别人的事情指手画脚了吗?!”

鱼泽看起来薄弱,力气倒还不算小,这一拳打的我半边脸有一瞬间的麻,我抽身和他扭打到一处,然后摔到了街边的电线杆旁。

刚刚那个女孩子已经大惊失色,带着哭腔喊着:“住手,住手啊,你们别打了……”

“玩谁不好,为什么要碰亚野,她和你们这种人不一样!”

鱼泽脸上带着血青,但仍怪异的冷笑了一下:“因为啊,那种丫头,就只配被本少爷玩玩而已。”

这句话让我整个脑袋一下子轰鸣起来。

愤怒将我的肺都快气炸了,揍人的方法,打架的技巧,这些事我统统都记不起来了,唯有最原始的拎着拳头,一下一下,尽我所能的发泄在那张可恶的脸上。

“鱼泽,你这个王八蛋!!!”

面对我的怒吼与暴行,终于引起了四周路人的注意,路人三两上前将撕扯在一处的我和鱼泽拉开,并牢牢制住我两的身体。

“别打了,在大街上闹什么闹?”

“冷静点!”

“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路人不断张嘴劝慰着,我却什么也听不进去,这些人不知道,他们什么也不知道!亚野,亚野她被这个混蛋……

血从鱼泽的上眼眶流出,他用眯得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斜看着我:“你,林澈,你就有权利指责我了吗?你也够恶心的!”

我不断的挣扎束缚着我的那些手脚,朝他怒吼:“你什么意思?!”

“呵,我什么意思。”鱼泽慢慢直立起了身子,朝我投来嘲笑与不屑的眼神,“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种恶心的家伙,一边像狗一样追求学校里的漂亮女孩,一边要在这里充当什么护花使者吗?”

“……”

“林澈,世界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想两全其美,你做梦!你才是最虚伪差劲的人!”

“…….不,不是…我是…爱着她…”

“她,哪一个她?想必你自己都分不清楚吧?”鱼泽鄙夷的笑着,“爱,一边说着爱,一边却把亚野默默爱慕多年的心情置之不顾的你…才是彻头彻尾的垃圾!”

亚野…亚野多年爱慕的心情…爱慕…

我愣在了原地,停止了一切挣扎。

“哈哈,林澈,你这副表情可真好笑!真是太好笑了!你难道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书亚野

她一直都很喜欢你吗?”

亚野…亚野她…喜欢我…

这件事,我不知道….

不。

我是真的不知道吗?

还是…

“书亚野和你,两个人都是最恶心的,”鱼泽咬牙切齿的说,“你根本不知道,书亚野和你是一类人,一边虚情假意的假装和我恋爱,一边在内心深处渴求着你…真是恶心透了!”

“而你,你现在却在这里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哈哈哈,林澈,你真是太可悲了!就是因为你的缘故,我才要玩弄亚野,我还要让全部人都知道。那个女人,是我鱼泽玩剩的!”

我的头脑变得一片空白,内心有什么渐渐崩溃了。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挣开了束缚,疯了一样朝鱼泽奔过去,我已经什么都想不到了。

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13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记不清了。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我七岁的时候,家旁边搬来一户新邻居。

温柔美丽的夫人,带着她年幼的女儿,来家里拜访。

小女孩梳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眼睛大大的,看起来一点也不怕生。

妈妈让我叫她姐姐,我不愿开口,小女孩就撅着鼻子狠狠瞪我。

于是我带着哭腔叫了第一声“姐姐”….

还有那年,她凶巴巴的冲我吼:“我说,你能不能别再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我了!”

“谁,谁跟着你了…”十三岁的我结结巴巴的说。

“你!总之,我已经是高中生了,可不愿意让别人嘲笑我有一个黏人的初中弟弟。”

“但我不是你弟弟啊……”

十五岁,“林澈,你以后想做什么?”

“开飞机。”当时我正在打电动游戏,内容就是炮轰飞机,所以随口回答来着。

她甩我一个白眼:“我啊,希望以后能开一家甜品店,每天都沉浸在奶油的香气里。”

“没出息…”

“说的你好像很有出息一样,那你以后不要抢我蛋糕吃!还有,游戏借我打啦…”

十七岁,夜晚,我喝的烂醉如泥的躺在她家门前,鬼叫着要她开门,把她家人吓了一跳。

“笨蛋林澈,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她又生气了…

“亚,亚野啊,嗝——”我醉的话都说不清了,然后迷迷糊糊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了过去,“亚野啊,生日快乐!今年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件,这件夹克啦,你就凑合凑合吧…这可是我前天新买的咧…”

….

是啊…

亚野身上那件夹克,不是别人的,不是混蛋鱼泽的,原来是我的啊…

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就忘记了呢?

难道是心里故意要去忘记的吗。

我不愿意承认的事,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事…

是的,我一直…一直,都喜欢着亚野啊。

无论是生气时的亚野,笑着的亚野,还是伪装坚强的亚野…我都,非常的喜欢。

我也隐约能够明白,她对我的感情…

然而我还是避开了她,只一个劲的想着别的女孩。

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亚野对我来说,绝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性。

她对我而言,是长姐,是知己,是兄弟…是参与我童年,以及青春的那个人。

这么多年,她教会我了我什么是温柔,成长,与付出,她对我而言,就是“林澈的全部”。

因为书亚野,是我除了父母之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所以,我害怕说出“喜欢”这个词,若是我向她倾诉我的感情,说不定会遭到拒绝,那么我将“失去我的全部”……若是她答应了我的爱意,但万一我和她无法从朋友顺利转换成恋人,那么我失去的也不仅仅是一份恋情,而是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存在。

所以我恐惧,我胆怯,我变得不敢去面对这一切,只好整日给自己冠上一个“挚友”的牌子,理所当然的和亚野相处。然后再用其它女孩,来遮掩内心对亚野的渴求。

鱼泽其实说的没有错,我的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垃圾。

林澈,不仅是一个恶心的垃圾,而且是一个懦弱的胆小鬼。



14


“林澈?”

“林澈——”

“林澈!你再不醒来,我就走了哦。”

什么啊,这个凶巴巴的声音是…?

我艰难的睁开眼睛,在适应刺眼的光线后,终于看清了声音的主人。

亚野一脸担忧的神情,眼角还有点红红的,睫毛扑闪扑闪跟个小动物似的。

什么嘛…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亚野长得这么可爱啊?

“终于醒了…”亚野长呼出一口气,但很快又恢复了平常带点凶狠的模样,“林澈!你真的是笨蛋吗?为什要和别人打架啊?而且居然打到自己昏过去了,你还真是丢脸啊…”

看着亚野喋喋不休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很想笑,可刚一提起嘴角就牵扯到了伤口,于是我痛的呲牙咧嘴的对她说:“亚野,你为什么老是要穿我的夹克啊?”

亚野愣了一下,然后嘟了一下嘴:“什么啊,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啊…”

“抱歉啊…”

“不管,这个已经送给我了,你可不能再要回去。林澈实在是太小气了,这么多年了,送过我最贵的东西,不就是这件夹克吗!其它的都是那些甲虫,网球,之类丢人现眼的东西。”

亚野用双手牢牢护住衣服,一副“绝不会给你”的表情。

我刚想说些什么,却听见手机铃声响了,我翻了一下衣服,从兜里把手机找出来,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女神”二字。

糟了…

我怀着十分愧疚的心情接了电话。

“喂,立夏啊…”

“林澈?”从听筒里传来依旧甜美的声音,“你醒了啊,已经没事了吗?”

想必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吧…我硬着头皮说:“嗯,没事了。立夏你现在在哪里啊?”

“不用担心,我已经回家了。”

“是吗…真是对不起啊,我太差劲了,把你一个人仍在那里…”

“没事啦,不用在意,”仿佛隔着电话都能看到她轻轻摇头的表情,“下次有机会的话,再一起出来玩吧?”

“啊?..当然了!”

“也要记得带上亚野小姐一起喔。”

我彻底愣住了,立夏是怎么知道的呢?

“林澈,”电话那头的立夏仿佛深深吸了一口气,“要加油喔。”

说完这一句,她直接就把电话挂掉了。弄得我完全不明所以。

立夏…要让我对什么事情加油啊?

挂完电话后,我一转头,就看见旁边的亚野一副震惊得不得了的表情。

她直接上前将我拿着的手机抢了过去,拿在怀里看了好一会,然后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神情。

“这个,这款手机,你为什么会有啊?你是自己买的吗?”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情绪这么激动,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额,不是,说起来,你还记得前几天和我一起去店里吃甜品的那个老婆婆吗?”

亚野歪头想了一下,然后迷惘的点点头。

“那可真是个奇怪的老婆婆啊。这手机就是她送给我的。”

亚野长大了嘴,简直连舌头都要掉出来了。

她站起来在病房里捶胸顿足:“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怪不得不见了,原来是被阿婆拿走了!阿婆这个坏家伙!”

这一次轮到我疑惑了:“阿婆…亚野你…你是说那个怪婆婆吗?你难道认识她?”

“认识啊,”亚野无辜的眨着眼睛,“那是我乡下的阿婆,前段时间来市里看病,所以就在家里住了几天。”

我简直目瞪口呆了。

记起那天带着怪婆婆进了甜品屋,亚野还破天荒的跑过来叫了一声“阿婆好”,我以为她是对客人礼貌,所以没有太过在意,原来怪婆婆真的是亚野的婆婆啊!

什么魔法师,占卜,失去最爱的女人,这些事情想想还是觉得好笑得很,况且重点是,我还差点全信了。

不过这事说来也有点玄乎,至少游泳馆这件事,真的被那老婆婆说中了。我禁不住猜想,如果今天,我真的和立夏进了游泳馆,那会发生什么事?

生活永远不会给你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亚野,怪婆婆现在,还住在你家吗?”

“不,昨天她突然说病看好了,一定要回乡下去。”亚野回答。

…真是可疑的怪婆婆啊.,是怕我去找她,所以提前逃之夭夭了吗?

“可恶的阿婆,坏家伙,”亚野仍在那里低声抱怨,“居然把我准备送你的生日礼物偷偷提前给你了,还不告诉我,害我伤心了很久!”

“噢?”我饶有兴味的看着她,“这么说,这手机原本就是要给我的吗?”

“是啊,我可不像某个人,生日礼物总是送些小气吧啦的东西。”

亚野说着斜瞟了我一眼,并且带着很明显的不满情绪。

“好啦…今年一定会用心准备的!”

“哼…”

“我说,亚野,”

“什么啦…”

“我非常的,”

“???”

“喜欢亚野。”

“……”

“那么,余生还请你多指教。”

“……嗯。”






后记:

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MATAt甜品屋内,在吧台调咖啡的是穿着黑色衬衫的少女,以及吧台旁边一脸郁闷看着她的少年。

“那个,亚野,”

“嗯?”

“亚野为什么要和鱼泽那种烂人交往啊?”

“所以说…到底是谁告诉你我和鱼泽有交往过啊!?”

“咦…?没,没有吗?”

“没有啦没有,呼……我啊,可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只喜欢澈一个人了!怎么可能和别人交往嘛…”

“那亚野为什么在他面前笑得那么开心啊?”

“噢~澈你,原来是在吃醋啊?”

“不是…”

“啧啧,真是不坦率呢。那是因为鱼泽告诉我,他是你的同班同学啊。话说,他可是告诉我了很多你在学校里的窘事呢!什么在体育馆偷看女生换衣服之类的,澈,真是坏兴趣啊……”

“…………”

“唉?澈,你去哪啊?”

“有点事…我决定去找某个人谈谈人生。”

“?”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