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深圳-岳阳)

我的手机剩余百分之十八的电,但是我一点都不担心,关闭无用的APP,关闭数据网络,脱掉单鞋,靠着靠枕,准备在启程的途中好好享受并记录下来。

三个小时前,我做好了下班的准备,怀着兴奋,按时打卡下班,不做无谓的加班,也能够让自己腾出时间去赶地铁。

收拾好的行囊被自己拿下一半,觉得负担的,觉得可有可无的都被我拿出了提包,就连昨夜决定好要穿的衣服都被我换了,轻装上阵,真是不到最后一刻,所以得东西都有改变的可能。

踩着伤我但却钟爱的粉色高跟鞋,踏踏地走去乘搭9号线。在地铁站安检后,娴熟地打开微信乘车码,走上并不拥挤的地铁,开始了旅程。

8点,9号线快要转11号线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遗漏了身份证,大包小包翻了翻,有带,不过这都是习惯了,我总是会在半路时感觉遗漏了什么,幸而都并没有什么影响出行的东西。

11号线上,拥挤但不至于肩并肩,我很自觉地单手扶着铁杆,给旁边的短暂同行者腾出可以安全站稳的地方。很多个站,上来下去,有一些人试图用整个身体靠上整条铁杆以至于站稳并给自己腾出双手玩手机,我当然并不会让他们得逞,这是不道德的,我从一而终的手,会让那些人尴尬起身。

11号线到飞机场,该班次却是终点站了,把所有乘客请出地铁乖乖等候下一班。

很乖,我不慌不忙地跟着人群,没有经验地慢慢移动,最后在等下班次时排到了队伍的末端。等明确了方向和位置后,发现我所站的地方是“女士优先车厢”,搞笑的是,我前方所排的人儿,除首位女士皆是男士。

拍了个照,发个朋友圈表达一番,仅有一人看懂!

拥挤着上了第二辆11号线,很好玩,我是最后一个挤上车的人,幸好我面前的人是个中年妇女,给了我一些舒适感,在车门即将关闭之际,我低头看了看我左手边的裙摆,唯恐夹入门缝。

时间还是很充裕的,地铁的速度也很快,九点半下了地铁。微信滴滴了车,导航去堂姐的老公家的姐姐家,地点太过笼统,我拨去了那姐姐的电话,首次“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接触,我很是紧张,礼貌是肯定的,半分钟即问好地点。

滴滴师傅也很好,很巧是湖南人,为了缓解警惕的神经,我故意提一些无趣的问题,让司机师傅发挥了一路的“演讲”技能。

拐进了小区,修路的小巷,我不由地夸赞着司机的车技。目的地到了,正好就停在那姐姐的店门口。

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第一次见只知道关系但未见谋面的远门无血亲的“亲戚”,我在门口查了查地址和门店名称,便鼓起勇气大胆地进去问了声姐夫好,男士很尴尬,在我自报家门后,更尴尬了,我不知如何是好,在店里站着,后面在门外站着。

姐夫给了我一把凳子,我择好一处安身地,就低头玩起手机并跟自己姐姐表达那很强烈的尴尬感。

那姐姐来了,很热情地问了我一声,“是不是妹妹”,嗯,就是,没认错。

第一感觉,这姐姐很好,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

姐姐给我递草莓口味的酸奶,正好。寒暄几句,她忙去了,我自己追《复联》,但却比开始自在了很多。

我的剧快看完了,姐姐姐夫们也准备妥当。各种提神水,各样口味的零食,那姐姐开心得像个孩子,为回家搬的一车子东西塞得满当当的。

车是红色的,姐姐的衣服和包是红色的,姐夫的鞋是红色的。这个家庭,红得热情,开心得让人也被感染开心。

姐姐关好店的最后一层门,贴上了黑笔大字写的“有事,回家三天”,烧烤小推车的大叔念了字,附上一路顺风,挪位让我们便启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 上一章 1 突然想爱你(本故事纯属虚构) 明阳回到闹市区,以顾客身份入西门町自家的烘焙门店晃了一圈。拜凌...
    晓熹盼兮阅读 284评论 8 5
  • 【发音】1、英语家园| 美音-音标学习(Phonetics: The Sound of American Engl...
    惊天时阅读 381评论 0 1
  • 现在贷款买车不是什么新鲜事,花明天的钱来享受,也是如今消费的潮流,贷款买车划算吗?贷款买车额猫腻又有哪些呢? 贷款...
    Talk车君阅读 251评论 0 1
  • 今天下午出门取快递,走在街上,树上隐隐约约的有了雾凇,终于有了冬天的气息,看到街上形形色色的路人和调皮的儿童...
    心有一片云阅读 208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