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二十三)梦不止

字数 3258阅读 104

大梦过半(二十二)微遗憾

在家里的日子苦闷又漫长。平时在学校,梅凉几乎没有想家的时候。

每天早上很早就要起床,因为老人看不惯睡懒觉的行为,他们睡不着也看不惯人家赖在床上。

可是梅凉很困,晚上睡不着,早上睡不醒。

高中的时候梅凉还要帮着做一些农活,不过比起初中,少很多了。

一次上山收玉米,六七月的大太阳照着。天还没亮就出门,穿着长袖子,因为玉米叶会划手,满身都能留下口子。

从早上五点一直忙活到中午十一点,烈日当头。差点中暑,只觉得晕眩,把奶奶吓了一跳,休息片刻便回家了。

奶奶总说:“狗X的!得富贵病了!你要吃国家粮的嗦!”

奶奶说话都会带“把子”(脏话),没读过书,偏执任性,没家教。小时候,梅凉的梦想就是拥有神奇的针线,把她的嘴巴缝上。

很多时候,梅凉觉得在那种谩骂下成长,还不如死了。从小到大,基本上只有奶奶打过她,家里的竹条多得很,到处都是武器。

老爸没有打过梅凉,因为梅凉去上学的时候,他还睡着,梅凉回家的时候,他已经出去赌了。从小学三年级他出去打工,直到现在,回来过一次,就是把妹妹带回家扔给爷爷奶奶抚养。

所以说,老爸根本没有机会打她。

只有一次,梅凉放学时他居然在家,多半是出去通宵喝酒,回来补眠的。爷爷奶奶不在家,那两天梅凉生病,得自己吃药。“爸爸,我要喝水。”老式的水壶很重,梅凉抱不动。

老爸在躺椅上睡着,很不耐烦地扭动一下身子,他的脸上还盖着热毛巾。

老头子,总有一天要喝死你!

“爸爸,我要喝水。”梅凉再轻声问一句。

“哎呀!烦死了你!吵什么吵!”老爸极为烦躁地站起来,给她倒了开水。

开水很烫,小孩子不识时务,要他给吹凉。像爷爷那样,用两个碗冲一冲冷得快。

所以说,小孩子很讨厌,自作自受。“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扇过来。“滚出去!”

那是记忆里,老爸唯一一次打她。

中考后回来那次,老爸刻意地亲近梅凉:“梅梅,爸爸应该从来没有打过你吧。”

“有的。”然后气氛尴尬,四周沉寂。再没有别的话。

当一个人还不懂得怎么做父亲的时候,便成了父亲,可怜的不是他自己,而是那个小孩子。你若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没有资格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

“梅子悦!”奶奶都是叫她全名。只有家人和班主任建忠哥会叫她全名。

其他人都叫她梅凉,后来建忠哥也跟着“梅凉,梅凉”的叫。

每一次听到“梅子悦”这三个字,都觉得无比痛恨和讽刺。

“狗X的!这个冷菜你不吃谁吃?”刚刚伸出的手被打回来。每次在家吃饭,都会想起这一幕。所以每次放长假回家,梅凉都会瘦。一米六八,九十斤。

那是中考前一学期,梅凉和堂弟一起吃饭。桌上有新鲜菜和剩菜,奶奶要她吃剩下的。因为老爸出去打工,一直没寄什么钱回来,但是堂弟是交了生活费的。

梅凉所有的委屈都迸发,筷子一扔一个人回了学校。

那天中午,刚刚吃了两口白饭。梅凉趴在桌上,使劲地哭,拼命地哭。

有人过来安慰她,他们都以为是梅凉月考没考好,被家人训了。其实梅凉那次考进年级前三名。

很小的时候,奶奶会骂她:“你这么瘦,怎么就不多吃点饭?!别人还以为我虐待你!”

只吃白饭,怎么也不会长胖的。

家里的母鸡每天生一个蛋,奶奶把梅凉叫过来:“梅梅啊。”奶奶很少那么亲切。

她说:“梅梅啊,这鸡蛋奶奶吃,你就不吃了哈!”

梅凉觉得很不容易,奶奶没骂她,于是点点头。

那个时候,不知道,一个鸡蛋代表的是什么。都说隔辈儿亲,爷爷奶奶不都是把鸡蛋给孙子辈吃的么?但在梅凉家是反的。

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老年人有一个通病,就是选择性失忆。他们永远都只记得对你的好,自动忘记对你的坏。你若是现在对他们说:你们以前对我如何如何……他们一定气急败坏,觉得委屈。因为他们脑子里早已经没有了这回事。

“我们梅梅啊,是最争气的了!他们都说进了北枫一中肯定能考上好大学!”

“梅梅啊,奶奶养你这么大不容易啊,以后你可别忘了奶奶啊。”

“我最喜欢我们家梅梅了。”

这样的态度转变,是从初中班主任一次家访过后。

要说恩师,余老师肯定算。她对爷爷奶奶说:梅凉考北枫一中是很有希望的,饮食要多照顾。梅凉初三下学期体重增加不少,晚上回来还有宵夜吃。

以前下午放学,回来没饭吃,经常是剩饭。爷爷那时也不在家,只有奶奶。她总是摇着蒲叶扇走来走去,跟其他老太婆唠嗑,说说别人家的八卦。梅凉说:“奶奶,我下午回来时间紧,晚上上晚自习,您能不能给我热热饭。”奶奶不理睬。后来梅凉气急了,说要买饭盒在学校蒸饭吃。奶奶如临大敌,因为她是极好面子的,生怕被人说闲话。

“你在学校蒸饭吃,人家会怎么说我?!”

梅凉家离学校很近,是走读生,一般只有住校的才会在食堂蒸饭。

于是第二天下午回来竟然有蛋炒饭。第三天也有。

第四天,回复到以前的状态,冷锅冷灶。

梅凉气愤到极点,自己买了个小饭盒,下午再也没有回来吃饭。

很小很小的时候,梅凉最钦佩的是爸爸。

因为他很高,很帅,还会打拳。那时候词汇量不多,不知道去怎么形容对爸爸的崇拜。

便在墙上写“我的爸爸很大。”“很大”是一个小小孩能想到的最伟大的形容词了。

后来那句话的下面又写了句新的:“你为什么这样?”你为什么要打你的妻子呢?

生母和后母,他都打过。他说他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很痛苦。

尼玛被你打的人才痛苦。

这种偏执和冲动是遗传的,梅凉不懂事的时候也是如此,简直不可理喻。

高中时,长大了些,能够比较冷静地审视过去的自己,想起来都后怕。如果我不读书,便会成为奶奶和父亲那样的人。他们习惯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对待家人都是很情绪化的。

高兴时你就是他最爱的人,不高兴的时候,你就是发泄工具。梅凉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尽管曾经自己也是那样的人。最恐怖的是自己的疯狂连自己都不能察觉。梅凉知道自己也是有疯狂因子的。所以她很感谢自己的初中班主任。

她对梅凉说女子应当自强,若你不能改变,就逃离吧。

如果今生没有碰到这么一个恩师,梅凉应该早就被自己折磨死了。一个人长大是很痛苦的。不断碰壁之后,你发现自己已经是一个人。为了避免这样的疯狂因子一直延续,梅凉觉得到自己这里就可以了。如果梅凉有了孩子,要么会非常溺爱他,要么就恨他。溺爱是因为自己不曾得到爱,恨是因为他会夺走丈夫对自己的爱。就算是自己的子女,也是受不了的。梅凉自私、贪婪。她只是想有人真正的爱自己。

梅凉爱上了一句话。

My last salutations are to them who knew me

imperfect and loved me .

我最后的祝福是要给那些人,他们知道我不完美,但是依然爱我。

如果你不能给一个小孩子幸福,就不要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受苦,他会变得跟你一样没心没肺。这个临时假期快点结束吧,不然还不如掉进裂缝里。

直升机终于能进入汶川映秀镇,雾很大,一片狼藉。之前人们的希望所剩无几,等待着大家的,会不会只是一个偌大的坟冢?还好,情况比想象中好。

但是北川、青川等地损失惨重,有的是整个学校师生全部遇难。父母在废墟里刨自己孩子的尸体,尽管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显示。那个区的一代年轻人,就这么陨落了。

电视里每天都在重复那首诗:《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

白话的诗句在全黑的屏幕上闪烁。不带修饰的朗诵让人痛彻心扉。

“孩子快

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太黑了

妈妈怕你碰了头

……

妈妈你别哭

泪光照亮不了我们的路

让我们自己慢慢地走

妈妈

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

记住我们的约定来生一起走”

梅凉记得,那首诗的背景音乐是I

Miss You.

那几天,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是压抑.

老人们也不八卦了,总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被埋了。爷爷看得通透,他说:该死的是怎么也跑不脱的。他还是喝喝他的小酒.

奶奶还是把他从家里拖了出去,一分钟也不多呆。

晚上,空气湿热,蚊子咆哮。梅凉和爷爷奶奶都睡在院子里。爷爷奶奶睡的床板,梅凉睡的摇篮。那摇篮本来是爷爷用来装小兔子的,还没来得及用。可是乡村的蚊子不是一般的恐怖,梅凉满身都被咬起了包。

这里一片竹林,蚊子更是厉害。睡不着觉是很痛苦的事,比死都难受。不顾奶奶的咆哮,梅凉翻身爬起来就往屋里走。这老房子摇摇晃晃,肯定是不避震,但比被蚊子咬死好。后半夜回到房间,总算睡着了,期间余震两次,梅凉竟然没有听到。梅凉神经衰弱,一点儿声响都会被吵醒的。

还好,明天就可以回学校了。

结果第二天风尘仆仆赶去学校,根本没什么人。先去的人也在收拾包裹,说假期延长,等候通知。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十四)是唯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