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令琪/散文(旧作)/屈原,屈原

文学爱好者    曾令琪

       

        已不记得第一次认识您,是否是在《中国历史》教科书里。不过,每年农历五月初五,总让我思接千载,心游万仞,越过一千二百年的时空,去到您生于斯长于斯、死也不愿离去的三楚故地……

        您曾自豪地宣称自己是高阳氏之苗裔,据说您博闻强记,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外美与内美,您都具备。难怪司马迁说您在内与楚王图议国事,制定号令;在外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甚得楚王信任。我因此也知道了上官大夫靳尚为什么要妒忌您、诬陷您。您太大意了,在暗礁密布的官场上,还是脱不掉您的书生气!

        自从读了太史公的《屈原列传》,我的眼前总浮现出您憔悴的颜色、枯槁的形容。有人说,楚地的灵山秀水养育了您的才华,湖湘的高丘大泽浸润了您的灵魂。固然,向春竞艳的芳草香花给您以高洁,光怪瑰奇的湘灵山鬼给您以灵气,翩飞徐行的玉鸾瑶象给您以超异。这一切,熔铸了您辞赋的瑰丽与奇特。可我知道,您始终时时盼着楚王的特使从郢都赶来。汨罗江水清了又浊,浊了又清,您的心绪也一如江水,潮涨潮落,清浊相继。您带着您那陆离的长剑,独行于旷野。江风吹散了您的长发,却吹不散您对故国永恒绵长的思念。在您孤寂的日子里,汨罗江边那个打鱼的老头儿与您交上了朋友。在那只随波逐流的渔船上,您固执地拒绝了他“随其流而扬其波”的好意,坚持众人皆醉您独醒,以清白之身,以应混浊之世。您仍翘首北望,盼着楚王的特使。

        可是,接二连三传来的并非您所盼望的好消息,而是京城郢都被秦攻破的晴天霹雳!您深深地震惊了:国事竟然如此!您眷恋的故国在风雨中飘摇,您的耳边响起人民被屠杀时的哀号。您真的如庄子所说,“形若槁骸,心若死灰”,您数十年孜孜以求的理想最终轰然破灭。您不愿看到更多的人在秦兵铁蹄下受辱,您更不愿如某些人一样安心事敌。于是,您身背巨石,自沉汨罗江底……

        在七国你征我伐、选贤任能的战国时代,您本可以远走异国,择木而栖;也可留在楚地,独善其身,“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可您不。理想既已破灭,负载这理想的肉身还有何用?还不如让清洌的江水给您以轻轻的抚慰。对此,我的朋友、青年诗人罗汉写道:

        纵身一跳

        溅起千古的论战

        英雄与傻瓜的论点

        被似是而非的论据磨亮

        割断子孙的血缘

        后来大家一起走麦城

        咀嚼愁郁的粽子

        肉长的心始复活

        轰然跳出各色皮囊

        屈原啊,您不知道,江里的游鱼不忍碰您的身体,汨罗江两岸善良的百姓在渔翁带领下曾到处寻您。那只千年神龟最清楚您的心思;是它,背着您逆水而行,历经万苦千辛,回到了您那秭归故里。

        如今,在您的忌日,人们龙舟竞渡,隆重地纪念您;研读您不朽的华章,告慰您的在天之灵!

曾令琪与夫人张炳华


【作家简介】

        曾令琪,大型文学期刊《西南文学》杂志总编,中国辞赋家协会理事(中国赋界送雅号曰“赋骥”),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理事,中外散文诗学会四川分会副主席,四川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人民文学》奖、《中华文学》奖得主,贾平凹先生关门弟子。

        现担任全国100余所大学学生文学社团顾问、多家书院和文化公司文学总监/顾问。有近20个(副)辞赋(楹联),被名山、大寺浇铸铜钟或者刻碑、刻石、刻匾。有作品入选《大学语文》《中国散文大系》《中国散文三百篇》《中国西部散文精选》等20余种选本。有散文作品翻译为英文和德文,发行海外。

        代表作:学术专著《周恩来诗歌赏析》,人物传记《末代状元骆成骧评传》,散文集《热闹的孤独》,长篇小说《大慈无相》(即出)、《天路》(与人合著),主编《读家记忆2017•散文卷》(现代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全国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