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药

前天,大宝做了个小手术,做完手术后就回家休息。今天是第一次换药的日子,一早,我带着大宝来到了医院。

换药的诊室在医院九楼,一楼是急诊科。刚进一楼大门我就看到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面部满是没擦洗干净的已经干了的血迹,右后脑勺包扎了一块纱布外面整个头部罩了一个类似于超市苹果外包装的白色网兜,看到这种情景我心里一惊,拉着大宝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大宝也加快速度跟我并排上了九楼的电梯。

换药室门口已经有好几个人在排队等候了,我和大宝找个位置坐下。大宝由于害怕疼痛开始紧张,我安慰他换药不会比手术痛。这时候从换药室里面传出鬼狐狼嚎的惨叫声,应该是里面一个同龄的孩子换药太疼忍不住在哭叫了。受到这种刺激,门口几个孩子脸上都有变化,估计各自心里已经敲起了重鼓。我和旁边的家长闲聊得知,他们也是和我们同一天做的手术,今天也是第一次换药,由于她家孩子比较小,所以伤口创面可能也相对小些,孩子的疼痛感好像不明显,她家孩子刚才已经换好药了,换药过程中并没有出现刚才那个孩子的哭叫,所以这位妈妈在暗自庆幸,他们坐在这里休息一下就准备回家了。就在我和这位妈妈交流孩子术后在家的护理经验的空当已经有两个孩子换好药出来了,马上就轮到我家大宝换药了。此时,我看到大宝的拳头紧握,表情严肃,额头已经微微冒汗了,我拍拍他的后背,示意他做深呼吸放松身体。他却说还想等到下一个再进去,让别人先去,但是我告诉他就算等到最后一个还是得进去,等待的时间越久就会越煎熬,早点结束可以早点回家休息。大宝长叹一口气在医生叫号后进了换药室。

我在门口等待,过了一会儿也听到了大宝极力压抑呼喊发出的哼哼声。我知道大宝肯定很疼,但是伤口必须要经过清创敷药才能愈合康复。如果可以代替,我宁愿受痛的是自己也不愿意孩子遭罪,可是在每个人的生命成长过程中,总有一些疼痛是避免不了的,只有亲身经历过某些疼痛才会真正地蜕变成长,从而变得更加勇敢坚强。

大宝带着痛苦的表情推门出来了,我赶紧去扶着他。

“妈妈,我好痛。”大宝边说边流下了压抑很久的泪水。

“没事的,痛过这一阵就好了,我们回家吃点药休息。”我安慰他。

“妈妈,这个是不是世界上最痛的痛了?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痛死了。”大宝整个人完全被疼痛的海洋淹没了。

“世界上最痛的莫过于分娩之痛,你这辈子是无缘体会了,不过幸好你可以不用体会,所以啊儿子你这点痛真不算什么的,回家休息两天就好了。”我想到了自己的两次分娩之痛,脊背一阵发凉,那种痛感至今还在我的记忆力挥之不去。

“妈妈,谢谢你生了我和弟弟。”大宝哭着对我说。

“不,是妈妈谢谢你和弟弟来到我的生命中,有了你们,妈妈的人生厚重了很多。现在好些了吗?我们回家休息吧。”“好像好些了,我们回家吧。”

我带着大宝回家了,一路上他还在默默地流泪。孩子,想哭就哭吧,哭累了就回家休息,过两天伤口就会好了。

幸好,有些伤口是可以用药物治愈。有药可换能加快伤口愈合便也是生命的一大幸事。儿子,愿你早日康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