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的酸楚

三十岁是人生的岔口,经历太多的现实,那年少时的飒爽英气早已不知被人情世故打磨的还剩几许。

三十而立,孔子的自述,但现在以成为焦虑、恐慌的标签,金钱、地位充斥着三十岁的我们。

三十而立似乎已经转变为一种来自外部的无形压力,在这种压力下,我们焦躁不安、忧心忡忡,必定,三十岁是一个别样酸楚的时段。

现实的寒风刮在脸上,却戳到了我们的心间,痛苦让我们变得暴躁,无形之中伤人伤己。

但转换角度,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臣服于世俗的标准,站在山顶山始终是凄冷的,山脚之下才是温暖的避风居所。

人生漫漫,阶段的起伏谁能知晓?

谁能想到30岁的马云还得背着麻袋去卖塑料花,那时谁让他的翻译社亏本呢?至于转向互联网那又是后话了,即使是创业老板的马云,那时还是入不敷出,员工的工资都成了问题。

格力的掌门董小姐现在是风声水起,万人羡慕。但回到三十几岁的她,要面对丈夫早逝的无奈,其中的痛楚又是何种滋味。

我也渐渐的步入这个恐慌年龄,我也憧憬功成名就的那种快感,但大众的标准似乎只会让我为物所累,必定我的生命有限,我想我自己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我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放弃那些虚幻浮华的,做自己的主人,三十而立,是要建立坚定的自我,而非臣服于外界的标准。

最近有机缘听了郁可唯《三十而慄》,蛮有共鸣,很鲜活的描绘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生图景,至少让我深深有感,悲怆的曲调,戳心的歌词,有兴趣的朋有可以听听。《三十而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