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达尼号没有沉

my heart will go on


一直很想再看一遍《泰坦尼克号》,晚饭的时候便央求室友陪我一起,室友勉强同意,因为觉得悲伤,怕费掉太多纸巾,而她也已经好久没有看过了。她说她唯一记得的两个场景就是杰克和露丝在车里啪啪啪,还有他们在水里漂浮的场景。

而我,已经看了好几遍。我不是专门的影评者,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爱看电影的人。甚至后知后觉,又或者会忽略掉好多细节。最初吸引我的是这个故事,让我一遍一遍的观看,可是每一次都是不同心情,每一次都有新的关注点。一点一点,看到了每一个细节所隐含的内容与情感,每一个镜头都不是白白出现的。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处于不同的阶段,所关注的内容自然不同。体会的深度更是各有千秋。

这一次看完泰坦尼克,擦擦鼻涕,已是凌晨一点。没有办法入睡,内心就像船舱,而情感就像涌入的洪水。我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稳稳的握住心的船舵。

记得第一次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是高二。那年是3D版《泰坦尼克号》的首映,为纪念泰坦尼克号沉默一百周年。连学校都有传单发送进来,自然引起不少骚动。看过的没看过的都争着要去看一遍。我向爸爸要了钱,没有告诉他是和当时的男朋友一起去影院。买了好多零食,为的是看电影的气氛。当时哪里是看电影去了,电影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去。

那天天阴阴的,好像要下雨一样,燕子飞的很低,空气却沉闷潮湿。我很享受这样的天气,更急于见到喜欢的男孩,毕竟我们独处的时间少的可怜。拉着他的手走进影院,找到座位坐下来。环顾四周,认识的同学还真不少。我对他说:“喂,据说这部电影很感人,你到时候可别哭啊。”

他笑笑说:“怎么会,我可是男子汉,倒是你,你可别哭,据说是无删减版的,还有露丝的裸体呢!嘿嘿嘿……”

我说:“那好,我们比赛,看谁没有哭。”顺手掐了他的胳膊,“叫你看裸体!”

当看到露丝跟着杰克学吐痰的时候,所有人哈哈大笑,我的心思都在握着的左手上。当露丝全身赤裸的躺在长椅上,我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现在想来,我不该那么做的。露丝的胸脯终究不是看点,而流露在他们眉宇间的是爱,是情,那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可是那时我不懂,只觉得如果杰克没有死,那么他们以后不见得会过的多么幸福,没准还会离婚呢。

船体倾斜,人们一个个的从船尾滑落或者直接坠入大海,所有人屏住呼吸的时候,我却咯咯乐起来,多逗啊,像小鸡仔一样,毫无反抗的能力。坐在我身边的他却默不作声。

答应我,露丝,永不放弃。

有点可笑?或者一些什么东西,让我觉得爱情片的套路不过如此。他却湿了眼睛。或许我太小,我没有真正的经历过生离死别,自然不知道他们的眼睛都会讲话,讲的都是我爱你。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回家。天很暖,马路湿湿的,在路灯底下闪闪发光,我们牵着手。我说送我到门口吧,我怕黑。后来我们有亲吻,但是说了些什么大致记不清了,应该就是不放手这一类的话,但至今我都没有觉得那是不谙世事的两个孩子拌家家酒,或许那一刻我们是爱着的,然而我们依然没有去到想要一起考入的大学,然而他还是坚持了我们的梦想,或者说他自己的梦想,做一名医生。我们后来聊过天,那阵子我的姥爷因为肺癌去世,面对着手机屏幕,我微笑着打出:你一定要做一个好医生,那种不收红包的,有仁心仁术的。我的梦想就寄托在你身上了,加油。

这是我第一次看《泰坦尼克号》,调皮捣蛋的,又或是自以为成熟的。还有我那结局并不圆满的初恋。

第二次看这部电影,是在一个冬日的黄昏。我已经大一,刚和第二个男朋友吵过架,随意翻看些电影收拾一下破碎的心情。我仍然记得我们为了什么吵架。我们是异地恋,虽然城市相隔不算远,但是依然没有办法忍受每天见不到面的思念。而争吵好似理所应当,你为什么没有回我的短信?你去了哪里?你是不是不在乎我了?

窝在被窝里认真看了这部电影,眼泪不听话的流下。没有办法也没有人和我比赛不要哭。拿起手机发短信给男友:刚刚我自己看了泰坦尼克号,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如果我们也在那条船上,我也一定会奋不顾身的跳下来陪着你,我绝不会自己离开。

露丝,听着,我抓紧你了,就不会放手。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再一次被放手,我连挽留的力气都没有。没人牵手,便自己坦坦荡荡的走下去。我想,或许我这辈子都遇不到露丝和杰克那样的爱情吧,那样真挚,浓烈的情感。我不再考虑门当户对,不再考虑他们的以后,我只想着那一时刻,他们的爱超越了一切,那样干净透明,于汪洋大海间开出了一朵朵白莲。

never let go

后来的一个假期,和朋友通过手机聊天,她说中央六又播出《泰坦尼克号》了,不过已经演了一半了。我一时兴起,搬起电脑把这部电影下载下来,一个人从头看了一遍。睁着红肿的眼睛把最喜欢的场景截下来。

小姐,我们要登录你的名字。

露丝·道森

以你之姓,冠以我名。这是我唯一证明你存在的证据。这是你生命在我生活里的延续。我心依旧属于你。

上帝擦去他们所有的眼泪,死亡不再有,也不再有悲伤和生离死别,不再有痛苦,因往事已矣。

在灾难的面前,人们无法自救,只能仰仗神灵的佑护,那仿佛是他们唯一的依靠。抱着孩子的母亲哭着说:别怕,一会儿就好。信仰是想起来就微笑的东西,信仰支配人的行为,带给人力量。我们淡薄的于世界上生存,精神支柱莫不可少,必要的时候,给心灵以慰藉,痛苦就不会那样强烈,悲伤就不会挥之不去了吧。

好像没有人听我们拉琴。在晚宴的时候他们也不听。好吧,Wedding Dance!

乐队所有人都停留下来,于慌忙乱窜,你争我抢的人群中淡然的拉起提琴,这种面对死亡的态度是音乐的力量,是他们对生命和音乐的热爱,是他们弥足珍贵的精神。

wedding dance

而这一次,我又看了泰坦尼克,在安静又温柔的夜。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在脑子里过电影,只是很想冲出去拥抱留在身边的人。当看过了安然相拥睡在水流之上的老夫妇,和听着妈妈讲的故事安然入睡的孩子。还有举枪自尽的船员,以及唯一回来的那艘救生艇上绝不放弃一个幸存者的船员,他吩咐道:轻点摇橹,不要打到他们(那些冻死在大西洋的骸骨)看到转身回到房间,在水流冲破窗子的一刹那紧紧抓住船舵的船长,和调好时钟最后的时间的铁达尼号设计者。那些骗着孩子与母亲上船,自己会在下一艘船上与他们共达目的地的父亲们,原来,说谎的不只杰克一个人。于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便是情。

love story

不经死之惧,焉知生之欢。

前不久我的好朋友发消息给我,说他没有办法走出那一段感情。回忆是伤人的利剑,过程都变得痛苦,不那么完美。或许不会再用力去爱了。其实不然,这世上的千万事便在人活着的时候存在,在人死去的时候沉默。所以,只要没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切都来得及,来得及追回,来得及放弃,也来得及释然。爱与被爱能够被知晓,只要你肯大声说。而死亡,把一切提高,让爱得以延续和永生,却只能在梦中相见,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甚而模糊的脸庞,心心念念,平平淡淡,再没什么能够激起那片静谧的湖泊,如此了却一生。

那么,生离便不再那么悲哀,或许只要知道你好,那么我便可以很好。这一切都自有意义,当看到露丝那张双腿分开骑在马背上的照片时,赢的船票到相识相知相爱便是最完美的事。

所以,泰坦尼克号的确是一艘不会沉没的船啊。而你的爱情呢?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