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舍的梦幻

0.007字数 890阅读 39

      夜,静的寂寥,空气中还掺杂着些许的寒冷。春芽已生长在路上,而此时的我,却仿佛触电般,那种蔓延的麻木感像在呼吸中生长,它一寸寸地吞噬我的身体。痛,由心声。

      也许,人生本该如此,在一场场的误会中散失那份美好的东西,在一次次的内疚中将它悄悄地打上烙印,尘封在心底,并贴上醒目的标签,以便让它深深地扎根在我的意识中,让我领悟到些什么。

      然而, 生活却像一个大阴谋,本以为脱离了那份原本麻木已久的生活,然而却又进入了另一个旋涡。在千百次的呐喊彷徨中,我渐渐的变成了一个麻木不仁的白痴。

      记忆里的那个自己,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质,更是一个善变敏感的懵懂的少女,她整天不知忧愁地穿梭在人海,她每晚坐在庭院内细数天上的繁星,她偶尔奔跑在田园间,欣赏着那些美妙的花朵与蜂蝶,毕竟那里的岁月未给她留下任何难以言说的苦闷。

      多次问自己,难道长大就意味着自己必须肩负起好多担子吗?可是,这样的问语如石沉大海,只看见那串串涟漪,却并未听见任何微弱的回音。日子仍在一天天的上演百,变的生活磨炼着一个不变的我,于是乎,状况百出。或是兴奋到失态,或是悲怆到失礼,都让我郁闷、无奈彷徨。渐渐的,我发现自己竟变得连自己都快不认识了,总是有莫名的担心充斥着我的心头,但每次我都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那是压力,然而,以人为镜我知道了那是一种懦弱。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这句己老掉牙的话,让我不知所措。我在自己的路上行走着奔跑着,但面对别人的言语,无论好坏,都充斥着我的耳膜。我闭上眼睛,本以为可以拼命地忍着痛飞奔过去,但是尝试过才发现,那都是徒劳。于是,我便蜷缩在自己的壳里,以为如此,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但是,现实告诉我,这世界上最避无可避的地方是我们的心。

      曾经有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于是我努力寻觅着那份属于我自己的乐土渐渐地,我似乎明白了,我所需要的是勇气和专注。是那份面对现实不慌张的淡定从容,是那份可以轻松拿起放下的潇洒。曾经,那份梦幻般的生活已被现实慷慨地打上了“曾经”的烙印,那就意味着我没有回头的机会。我只能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割舍那份至真至纯的梦幻,让我轻装上阵,风逝年华,而我,正大步走在路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