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会记得

《晚风会记得》

诗/盒子

在原野,一马平川,牧羊人

清点着牲口的数量,背靠夕阳,

面朝远山。晚风跋山涉水,带来

海水的气息,潮湿又逐渐干涩。

她跌进我怀里,打着滚,娇嗔地

解开第三粒扣子,远去。我闻见草香

和帷幕内传来的炊烟,黄昏的星星

接二连三地涌了出来,火车安静地

驶过,车厢的空气变得新鲜而稀薄,

雪白的山体挡住了她的去路,唯有火车

穿过隧道,消失在黑暗中。我同每一个

寻找诗与远方的人拥抱,牛群、羊群

已然归栏,远道而来的、原乡的飞鸟

合群又离队。晚风把人们衣服吹得鼓鼓的,

不是第一次了,凌乱的头发泛着

洗发水的香气,我仍在用力呼吸,

让鼻腔里溢满草香和黄昏的味道。

事实上,天黑了一大半。

事实上,我从未去过草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