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艰难的日子只能我们自己泅渡

在那个月亮星稀的夜晚,像是水龙头打开了闸门一样,瞬间有些什么东西从我生命中悄然流过,又有些什么东西流进我的生命。

  我独自一人,站在生命的边缘呐喊。企盼着过往的人能伸出一把手来搭救我。可无论怎样,无论我声音有多么洪亮,无论我声音有多么悲壮,无论我的声音有多么凄凉。那些匆忙闯入我世界的人,像是没有了眼睛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他们甚至吝啬于给我一个眼神,递给我一个微笑。

    像是自嘲一样,我无望的笑了笑。眼前的世界突然被一片水雾模糊了,眼角不知何时溢出了两行清泪。我尝试将我的嘴角拉起,或者收起我无助的彷徨。可一切的努力在现实面前都是徒劳,现实的这场战役,我被打得体无完肤,伤痕累累,满目痍疮。

    我拼尽全力,抓住了悬崖边的一根稻草。这句话中,进入最后一丝力气,向着平地出发。我狼狈不堪的爬上悬崖。可是此时的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关注我凌乱的发丝,充满泥垢的衣物。身处悬崖,为了活命,我不得不向上爬,一步一步的。手早已没有了知觉,但我知道,不能放弃。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太阳升了几回。我终于看到眼前的一丝光亮。我用尽全力站起身,奋力向光亮那方跑去。夜间照,我终于能触到阳光,我伸手一抓,却将它捏了个粉碎,我猛然醒悟,原来一切不过是海市蜃楼,我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我的身体蜷缩在这片黑暗中的一角,用尽全力使自己感到一丝丝温暖。我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一般,我仿佛看到了冒着香味的烤鸡;看到了烛光中模糊的倒影;看到深浅不一的脚印。我伸出手,想抓住那残留的余温,却是无用功。

  月色逐渐朦胧,天空像是被泼墨了一般,乌黑无际烟云聚拢在空中。顷刻间,下起了密密麻麻的细雨,天空也画上了悲伤的色彩。

  我在无边的黑夜和绵绵的细雨中迷失了自己,找不到归途。我孑然一身走在冷风中,任凭狂暴的风和连绵的雨刺进我的身体。我在无尽的小路中不停歇的走,走着走着,我无力的双脚再也支撑不住我沉重的心灵,我在路旁长椅歇息。

  须臾,我听到在不远处,有人在呼唤着我的字与名,我头痛不已,用尽全身的力气向更远处跑去,想要逃离这个光怪陆离,满目疮痍的世界。但我终究还是要想现实低头,我回到家,将自己紧锁在屋内,将一切虚与委蛇的话语阻断,只为图个心中平静。我早早歇下,在沉重的梦中寻找逃避现实的快感。

  时间是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对于那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我了然于心,然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深陷此局,参不透也走不出。

  我只好在每个寂寥无人,凄神寒骨的夜晚。将结着丑恶的痂的伤口再次撕破,用笨拙的双手剔除腐肉,等待他再次愈合,又再次撕破,直到痛感变得麻木,心灵不再滴血。

  我自我欺骗,自我安慰着,仿佛那伤痛不曾出现在我生命,仿佛那罪恶,不曾在我生命中留下痕迹。知道那时,我才真正明白了,那些艰难的岁月,只能我们自己泅渡。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