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公关的职场规则

图片发自网络

文/一三啊一三

令令是一名女名关。

一开始,令令对自己的这份工作是很满意的。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但是工作勤勉,礼貌备至,甚至桌子上的文水杯都别人摆放的整齐。总之,是个很难挑出毛病的人。工作环境也不错,办公室的规格绝对是电视剧里白领阶级的标准配置。老板好说话,同事好相处,工作不算轻松但是也可以处理的游刃有余。这对于刚毕业,步入职场的菜鸟来说,也算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

但这样良好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打破了。其实就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

周末,令令约自己的大学舍友菲菲一起出来喝奶茶。

和令令不同,菲菲是个在快速想摆脱职场菜鸟,在工作上崭露头角的人,于是她给给自己买个许多职场新人的“教科书”。什么《你不得不知道的职场规则100条》、《怎么样和你的同事相处》以及《老板的心思不难猜》,并且将这些全部运用到了“实战”中。

“你的同事怎么样,好相处吗?”

“都挺好的,大家都很照顾我,感觉挺不错的。”

听完令令的表述,菲菲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注视令令长达5秒。

令令显然被菲菲夸张的表情弄得一头雾水。

“怎么了?”

接着令令的话音,菲菲一边摇头,一边重重的出了口气。

“我说,你都入职快半年了,怎么还是处在这种职场小白的状态啊,你知道吗,办公室就好比一场宫斗剧,一不留神,你就会死得很惨。”

“不会啊,”,令令依旧不明所以,“你自己想太多了吧。”

“大姐,你长点心吧,尤其像你们这种公关公司,你要留的心眼可多了呢。”

 

令令喝了一口草莓味儿的酸奶,有点心不在焉的感觉。

“你好好想想,你周围的同事,对你和对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你的领导对你和对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说完,菲菲信心满满的喝了一口咖啡,等待着令令的回答,

“不同.......”,令令咬着习惯,陷入了思考,她已经完全尝不到酸奶的味道。

说到不同,令令想起来了。上周末,同组的刘雯拿下了一个项目,不知道是哪个同事建议了一句去酒吧庆祝,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热情响应。令令不好意思拒绝,就跟着去了。其实她真的不太喜欢这种情况,她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呆在家里,哪怕什么都不干。令令本打算坐一会就走的,可事情就是这么不巧。那天晚上大家在玩“无节操大冒险”,游戏的规则很简单,转动桌上的转盘,转盘有两个指针,分别标记输和赢,他们指向的人就是输家和赢家。令令的组长是个长相秀气的小伙,只是令令觉得有点不正经,他总是狠狠提出一些具有揩油性质的惩罚措施,比如输了的人让赢了的人摸胸、打屁股,诸如此类的条件。

几轮下来,已经有不少女同事和男同事被摸胸或者打屁股。组长笑着说,这是在培养一个公关的职业素养。就在令令准备走的时候,转盘再次停了下来,输的指针指着她,赢的指针指着组长。一瞬间。令令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大约是因为自己当时的表情太难看了,让组长有点尴尬,组长半天没有动手,他说:“老是那几样没有意思,算了吧,咱们玩个别的吧。”同事们也没有瞎起哄,很快投入到了新的游戏中,大家玩得很high,令令走的时候都没有人注意。

听完令令的回忆,菲菲像早就猜到一样。

“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

令令摇了摇,等待着菲菲的解释。“你就是书里面典型的职场边缘人,不受同事老板喜欢的透明人!我问你,那个叫刘雯的,是不是也是今年刚毕业?她是不是和同事早就打成了一片?”菲菲咄咄逼人。

看着令令点头,菲菲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我的大小姐,你的工作是公关啊,谁会喜欢你这样文绉绉的公关?你早就受到同事的排挤了。”

“那我该怎么办?”

“听我的,改变!”

和菲菲告别后,令令一直在怀疑自己。那条通向公交站台的天桥比平时更漫长,更乏味。令令仔细的回想着。自己不算长得不丑,也没有漂亮到具有威胁性,应该不会在这方面受到别人的排挤。自己工作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工作勤勤恳恳,没有迟到也没有经常请假,平时待人友善,话不多。如果和别人有分歧,她也是抢先退让,别说分歧了,自己就是在走廊里也会远远的给别人让道的那种一个。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自己都不应该受到排挤啊。

可菲菲的话,一直让令令如鲠在喉。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令令心事重重,做事变得也更加小心翼翼。

中午休息的时候,令令没有胃口吃饭,她去茶水间接杯水,办公室的Coco姐和娜娜正围着饮水机趁等水开的空隙讨论男人中指和那方面厉害程度的关系,令令站在一旁听了一会,娜娜立马就大惊小怪起来。

“哎呀,这种话题,你这种小姑娘还是不要听了。”说完就戛然而止,接完水走了。

“谁又不是不懂。”令令心想。

办公室的同事,从组长开始就喜欢开一些大尺度的玩笑。

比如,组长,他的最从进办公室就没有闲过。“娜娜啊,昨天晚上的技术怎么样,服气不服气?要不今晚咱们在约一下。”

那个叫娜娜的胖女孩,不紧不慢的往嘴里塞着早餐,“好啊,好啊,约,约!”大家在一旁也开心的起着哄。组长这才开始抖包袱:“说好了,你记好房间号,欢乐斗地主,十区六号房。”这个时候的办公室,完全是一股饭桌上喝着啤酒扯淡的气氛。可每次到令令这里,就戛然而止,没有了下文。

办公室的同事对令令态度不差,可大家就像是说好了一样,无论办公室再怎么开玩笑都会像上次在酒吧一样,巧妙的避开她。组长每次给自己交代任务,都简洁明了,从不拖泥带水,全无半句废话,保持一个上级对下级应有的距离和尊重,从不和自己打打闹闹。单位的其他同事也是,每次开一些桃色玩笑的时候,总是跳过令令。工作上也是如此。上次,有一个十分不错的项目,本来应该是分给令令的,可当天晚上谈业务的时候,Coco姐说,这家老板比较难搞,并且爱趁机占女生的便宜,怕令令没经验吃亏,最后这个项目分给了刘雯。

令令觉得自己非常的被动。

这些令令的心里多了一个疙瘩,她心惊肉跳突然发现问题的所在。

下班后,令令给菲菲打了一个电话。

“我想好了,我听你的,我要改变。”

“这就对了!”菲菲像领导一样鼓励着令令。“你总是给人一种寡淡的样子,怎么可能不被排挤,怎么能做好一个公关呢?”

菲菲的话更加坚定了令令改变的决心,她能想象到,自己在组长和其它同事眼里,寡淡到就像是一张白纸,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跟自己开玩笑为好。

第二天,令令上班说话措辞完全像变了一个人。组长正和Coco姐开着玩笑,令令手里有一份合同需正要交给组长。

“组长,昨天约谁去了,让人家好等啊。”

机会难得,令令见缝插针。

“当然是好我约啊”令令说完顺势把胳膊搭在了组长的肩膀上。

组长和Coco姐显然被令令这一举动吓着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令令准备乘胜追击。

“今晚,组长,还约我,要雨露均沾啊。”

说完令令将文件塞到组长的怀里,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扬长而去。

“你说令令今天怎么了?生病了?”

听到Coco姐这样说,令令的脸刷的就红了,没事,习惯就好。令令安慰自己。

接下来开始,令令开始疯狂的学习一些桃色段子,午休的时候,令令在茶水间跟女同事们讨论起自己有的没的前男友。

“你知道吗,我以前有个男朋友,居然喜欢睡觉的时候穿女人的胸衣。”

“真的假的。”在同事们不可思议的感叹声中,令令仿佛受到鼓舞。

“当然,我给你们讲......”

桃色八卦果然十分有用,女同事们吸引了全在令令身上。令令尽量让自己保持轻松随意,把自己打造出一个情场老手的感觉,谈笑风生间,好让人不得不对她重新认识,以此来重新定义她的气场。这样的桃色八卦令令越来越热衷,以至于有一次,她讲得正兴致勃勃,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组长正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

“总之啊,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一旁的几个男同事尴尬的笑着,女同事笑得更加生猛。令令简直心醉。

不难发现,改变的还有令令的穿衣方式。变化开始一个点,再一点接着一个点慢慢扩散。令令开始穿起超短裙,蹬着高更鞋,化着大浓妆。原先的令令,即使是最热的三伏天,也恨不得把自己裹起来,衣服颜色单调着只有黑白灰,俨然初中政教处老师的装扮。令令打算听菲菲的,让自己的跳跃一点,不要那么中规中矩。就这样,火辣辣的超短裙穿在了令令的身上。她毫不犹豫的换上了它,扭扭捏捏的出门挤公交,一路上像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一样。

终于,办公室的同事开始注意令令的变化,惊奇的目光不停的轰炸着令令。令令按耐着内心的新鲜兴奋,继续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觉得大家马上就能接纳她了,马上就能和大家打成一片,然后开一些无节操的玩笑。

菲菲也不断给令令加油打气。

“你看,怎么样,效果是不是很明显?保持,千万保持。”

可事情并没有像令令想象的那种发展。组长很认真的找她谈话。

“令令,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心事?你的业绩在不断下滑啊。”

令令嬉皮笑脸,“这不是,好久没和你约过了,人家当然有心事了。”

组长绷着脸,丝毫没有接话的准备。

“孔令令,没什么事就好好工作。走吧。”

令令显然有点不知所措。她从未见过组长生气的样子。

出来的时候,Coco姐贴心的安慰令令。

“没事,他那个人,对事不对人,你别放在心上,好好工作。下午和胡总有个谈判,饭局订好了,他是公司最大的客户,你好好表现。”

令令点点头,可心里一时间没有了主意。借着上厕所,令令决定给菲菲打个电话,让她给自己分析迷局。

“嗨,这是好事啊,这是领导对你严格的表现,说明你这段时间表现不错,想重点提携你。你看,你最近的功课开始收到效果了。”

“是吗,我怎么感觉.......”令令显然底气不足。

“当然,听我的,没错。对了,下午的应酬,你可要好好表现。”

“可是,我听说,下午的客户是公司的老主顾,而且公司的大老板也在,我这样不好吧。”

“想想上次,那个刘雯怎么搞到你搞不定的客户?令令,成败在此一举。”

挂了电话,令令深吸一口气。上次本自己费九牛二虎之力都搞不定的的客户,结果在饭桌上被刘雯的几下搔首弄姿,推杯换盏之间就轻轻松松地搞定了。

这次,令令觉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下午的时候,令令着意给自己补了妆,选了一件夜店风格的紧身衣,该露的地方一处都没有放过。结果到饭店的时候,令令傻眼了。大家都穿着十分正式的正装,连刘雯都化起了淡妆,组长的脸色很不好看。就在大家对令令疑惑不解的时候,大老板和传说中的胡总到了。显然,令令在当中格外的扎眼。虽然老板的脸上依然是春风十里,可他看组长的眼神里充满了责备。

令令决定,剑走偏锋。这个的对公司十分重要的胡总,是个大腹便便已经秃头的中年男子。令令不停的冲着这个中年男子搔首弄姿,时不时拿起酒杯充当交际花的角色,言辞生猛犀利。整个饭桌上,好像就坐着老板,胡总和令令三个人,全然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时不时还走过去,有意无意的和中胡总发生点肢体接触。她蹦跳着,不停的碰杯,加倍把以前漏掉的酒都补回来。结果她比谁都先醉了。

老板的脸色明显已经不怎么好看了。组长不停的给令令使眼色,旁边的Coco姐企图拉住令令。可已经喝醉的令令,浑身都是多余的力气。

“嘿,你瞧,我们组长的脸色怎么变成了猪肝色。哦,是不是我昨天晚上没有约你的缘故?”

令令想不起来自己怎么走出了包厢。胡总已经把她推倒了墙边的角落,手不自觉的放倒自己的腿上,她不自觉的挣扎。

“怎么,你这个女公关别光说不做啊。你这样的女孩,我喜欢。”

令令准备推开那个肥胖的身躯,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冲自己走来,她打算呼救帮忙,那个女的一把拉开了胡总,胡总踉跄了几步,定了定神,一脸惊恐。

“老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本来好好的谈合作,他们怕我不肯,就用了这出美人计。”

令令听到这句话,没反应过来,一记巴掌就狠狠的扇了过来。

“好个小贱人,居然勾引我老公!”

令令跟本听不清那个女人再骂什么,女人一边咒骂,一边冲过来揪自己的头发。迷迷糊糊中有人过来拉架。很快,令令酒醒了一半。最终女人骂骂咧咧拉着胡总走了,大家不欢而散,合作的事情成了泡影。令令看到组长气的通红的脸,还有办公室其他熟悉的脸庞。

“那个,明天不用来公司上班了。”老板走过来,看都没有看令令一眼,连名字都懒得叫,直接对组长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大家随着老板陆陆续续的散了,谁都没有说什么。

Coco姐走过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摇着头走了。令令看着大家离开的背影,脸色挂满了崩溃的泪水。她像个纸人一样,慢慢蹲在地上,两条胳膊交叉紧紧抱住自己,仿佛四周炸开了一条条裂缝,可以看到无底的深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