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声大咖张英席点燃《声入人心2》,用“沉淀”的心绽放首席光芒

锋芒智库丨木木

音乐盛宴中的神仙打架,歌剧和音乐剧之间的巅峰对决,是8月2日晚《声入人心2》第三期播出后给观众留下的深刻印象。

“二重唱”竞演环节的拉开,以及六组参演嘉宾在表演结束后便会面临着同时成为首席或者同时沦为替补的规则设定,使得每一位参演嘉宾都绷紧了神经。五组嘉宾表演过后,首席席位便已经坐满,最后一组登场表演的张英席与赵越还未上台便已经面临着极大的压力。

是最终能够逆风翻盘,还是与首席之位擦肩而过,紧张的气氛将在场嘉宾和所有观众的心紧紧揪起。而后让所有观众惊叹的是,张英席和赵越组成的二重唱组合凭借着零失误的极佳现场表演,获得“请教”首席的资格。

如果说本期节目中的“二重唱”环节是带给观众高山流水般的音乐享受,那么将要在下一期展开的张英席与刘岩之间的二轮对决,更将是一场歌剧演员与音乐剧演员之间的强强争斗。

从被称为第二个多明戈、中国High C三杰、中国十大男高音之一,到在今年夏天成为追“声”女孩眼中的第36位“梅溪湖男孩”。从活跃在多个国家文艺晚会,到尝试参演不同综艺节目,张英席在追求声乐的道路上尝试改变,并勇往无前。

“让大家看到歌剧演员能唱更多的东西”,是张英席参加《声入人心2》的初心,也是他作为歌剧演员的执着。

用执拗搭建坦途

一路顺遂,仿佛成为了大众给张英席贴上的鲜明标签。

15岁开始接受正规美声唱法训练,高考考入中国音乐学院;22岁在第四届世界华人声乐大赛上一举夺得金奖,成为中国音乐学院的免试研究生;23岁受邀参加多明戈国际声乐比赛,之后跟随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戈大师继续深造,在华盛顿歌剧院出演多部世界经典歌剧;27岁学成回国,开始在国内歌剧行业深耕并名声大噪。

在每一个时间节点,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在每一个分叉路口,都选择了通向成功的方向,“幸运”也一度成为了诸多旁观张英席人生轨道的人心中所想。

但对于张英席这个他人眼中的“幸运儿”而言,看似运气加持、一路坦途的背后,却是数不尽的心酸和数度彷徨。“不了解的人看着我的履历以为我很顺利,但其实我经历了很多波折,中间我也曾经很多次想过放弃”。

年少时期因为对音乐的浓厚兴趣,促使张英席开始考虑走上音乐道路,之后在北京与专业老师的交流,则是助推他最终选择踏入声乐学习的关键。

但声乐学习,却如同登山,享受沿途风景的同时,也需要不断挑战越来越陡峭的道路和面对登顶过程中的寒冷。“当时进了中国音乐学院以后一直都没有办法解决高音的问题,所以在大三的时候我曾经想过将来不干这行了。我觉得唱歌实在太难了,因为声乐这个道路是一个入行门槛不高,但是想唱出结果却非常难的行业”。

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的期间,张英席也曾面临着众多学习声乐的学生所面临的相同困境:对自己的高要求下,能力缺位不断使之陷入无尽的无力感。

但是张英席的执拗和坚韧,却在逼着他走出困境。

大学期间参加比赛获得的众多奖项,和来自于老师的鼓励,成为点燃张英席灰暗世界的火花,也成为了最终激励他能够走向国际的重要因素。

多明戈声乐比赛成为张英席学习声乐道路的重要转折,他在比赛中成功凭借实力引起多明戈大师的注意,成为其唯一的中国弟子。“他看到我的演唱觉得我还是挺不错的,他觉得我应该继续学习就给了我奖学金让我到他身边去学”。

张英席与多明戈

但是异国他乡中,语言不通带来的学习受阻、交友困难再次让张英席陷入了极度的彷徨,“那个时候经历了大概多半年的时间,我有点想打退堂鼓了,真的是太难了”,但最终他没有输给自己,在国内师友的支持中,在忍受寂寞中咬牙坚持解决了语言问题,完成了国外的学习,也为后续演唱多种语种的歌剧奠定了坚实基础。

在学习声乐道路中形成的勇于尝试和不服输的心态,也成为了张英席最终说服自己,突破年龄上的心理障碍,选择以普通嘉宾的身份参加《声入人心2》的推动力。

“因为《声入人心2》都是现场演唱,所以对演员的体力的要求更高,电视节目的录制周期长,有时候晚上录到十二点半才轮到你唱都很有可能,所以它需要演员更高的耐力和体力”,在融入大批年轻嘉宾的同时,节目中高强度的演唱和多种形式的环节考核也在为他设置着不同的挑战。

但是,对于张英席而言,从最初学习声乐,到在歌剧表演道路中一往无前,成为行业的标杆和中流砥柱,坚持着对于美声表演和歌剧表演的“初心”是支持他前行的动力,而《声入人心2》的参演,无疑更是一种对“初心”的回归和对自己的突破。

首席不是王者,替补同样能够绽放

“长相能打、唱功俱佳”是观众对《声入人心》中嘉宾的评价,在第一季节目之后,《声入人心2》更是在嘉宾构成方面进行了升级。

《声入人心2》在嘉宾的年龄跨度、院校选择、嘉宾职业方面更突出层次感和多元性。从尚在校园的“18岁组”,到常年深耕歌剧和音乐剧领域的“前辈组”,再到来自国际顶尖院校的“海归组”,不同类型嘉宾的身影都可以在节目中找到,让节目的组成元素更为饱满。

作为“前辈组”成员之一的张英席在《声入人心2》中无疑成为了众多年轻嘉宾亲切的“张老师”,而节目中聚集的众多新鲜血液对于已经有着丰富阅历的张英席来说同样十分重要,在用自己的经验影响节目中的年轻嘉宾的同时,也在通过他们感染自己。

“我进了这个组后大家都是同行,他们在演出经验上很年轻但是他们有很多我值得学习的东西。他们的青春朝气,对于舞台的向往,包括他们对音乐的激情都是我要去学习的”。

节目中的新老血液融合,东西方不同学院派别之间观念的碰撞,在张英席的眼中,这无疑也在释放新的信号,“学习西方音乐知识,再回国创作”,成为他心中对于年轻一代学习声乐的学生的希冀。“中国的声乐演员正在经历一个特别好的方向性的质变,将来会出现一代一代优秀的音乐人”。

两季《声入人心》在汇聚众多优秀嘉宾的同时,也在将歌剧、音乐剧行业中的从业者的真实生态进行揭露。

“贴钱表演音乐剧”成为第一季节目中郑云龙和阿云嘎等专业音乐剧演员曾给观众留下的印象,音乐剧演员的“寒冬”也一度在节目外引起探讨。本季节目中满分毕业博士袁广泉吐露自己回国两年求职失败的故事,将大众的目光转而吸引到海归音乐人才群体中。

音乐剧和歌剧演员群体中存在的求职和发展困境同样引起张英席的惋惜和感慨,“中国现在的音乐岗位很受限,确实是供大于求的环境。所以一批又一批出去学习的学子们不光是在音乐修养和音乐认知方面,也要真正能提高演唱能力,理论和实践两条腿走路”。

在张英席看来,歌剧和音乐剧的从业者在研习专业知识,保持高专业素养的同时,更需要在专业能力方面时刻准备着。

他认为《声入人心2》中的首席和替补席位变动便在给参加节目的嘉宾,也在给从事歌剧行业的演员带去思考。在歌剧演员中,首席往往处于台面之上,表现通常在意料之中,而替补却常常能够迸发出意外的光芒。“角色不分大小、准备过程也不分首席和替补,应该时刻让自己紧绷着这个弦,只要有机会冲到台上就能绽放”。

声乐表演者眼中的“精酿”

从2009年回国在中国音乐学院任教,到之后在国内先后主演《再别康桥》《江姐》《咏别》《赵氏孤儿》《木兰诗篇》等多部原创歌剧,张英席在十年间见证了中国原创歌剧的一步步发展。

歌剧《木兰诗篇》

“中国的歌剧发展在国家大剧院的带领下可以说有了一个长足的变化,虽然中国歌剧人才的储备量和剧目优秀的程度可能还没有达到大家所期待的高度,但是我觉得错总比不错强。你一年做出100部总比一年做出10部将来产生优秀剧目的机会要大”。

在试错中成长,是张英席对于中国原创歌剧在十年间潜移默化改变的看法,同时这也让张英席看到了歌剧市场具备的极大潜力。在他心中,拥有极强现场性,靠唱功回归人类发声本真的歌剧艺术,永远有着极强的生命力。

这种情况下,《声入人心2》在依靠更加精致华丽和专业的舞台,为歌剧以及音乐剧,多种形式的美声表演提供着更多焕新和想象的可能。

《声入人心》成为了推动声乐行业发展和改变的火把,由此也成为了张英席得以展现更多中国原创歌剧魅力的重要舞台。“希望能够带领观众循序渐进地喜欢歌剧,从一些特别优秀、经典的、好听的带有重复性旋律的作品开始,到后面会多唱一些中国原创的作品,我觉得这个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声入人心》第一季节目播出后,节目凭借对于声乐行业的垂直聚焦,在高雅的艺术形态和普通大众中架起了桥梁,推动歌剧和音乐剧在受众群体中得到祛魅。2018年节目播出后引起观看音乐剧热潮,同时中央音乐学院、上海戏剧学院、上海音乐学院等高校音乐剧专业报考人数的上升都在显示出《声入人心》在圈层渗透方面发挥的作用。

“《声入人心》系列是一股综艺中的清流,是陈酿的酒,值得回味”,张英席在谈到节目给他留下的感受时说到。“节目请的是最好的音乐制作人,他们给你做音乐的烘托,给你选歌和讲解,这些对歌手来说是最幸福的事情”。

结语

对于音乐的精耕细作,对于声乐行业的真实呈现,让《声入人心2》能够在稳中求变的期间找到声乐演唱综艺节目具有的更多可能性。在更为垂直的内容之下,也能够触达更多的受众群体,为更多热爱音乐的人提供舞台和窗口。

“能够让大家在开怀一笑的同时留下些东西,能够让声乐演员在经历过这个旅程后留下美好的回忆”,是张英席对于节目的评价,也是他对于自己心声的表达。

让观众能够从节目中感受到歌剧和音乐剧行业从业者的匠心,能够感受到声乐表演的魅力,《声入人心2》仍然在路上,张英席这位歌剧行业的耕耘者的表演也将继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