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越大,负担越大(2)

“小珍,快来,快赶不上汽车了”,领先我14.134米的付雪,头部向左扭曲108.26度,侧身44度,以每秒3.15个字的速度,向我开口。 

我慢吞吞的小跑着,即使这样,还是耗费了我大量的精力。 

付雪跺了下脚,白色的鞋带猛地震了上去,在最高处又被拉了回来。 

她跑过来,拉住我的手,向前跑了两步。 

“哎”她重重的叹了口气,站住了身子,伸手拿走了我背在背上的书包,跨在了她的胸前。 

虽然只是拿走了一根稻草,我的脚步也轻盈了一些。 

5分钟后,我看到了最后一班车留下的,几乎看不到颜色的尾气。 

“哎呀,又没赶上,我打电话给我爸,让他来接我们”,付雪伸手去掏电话。 

“喂,老爸,我们没有赶上汽车,快来接我们吧,什么,好吧”,付雪垂下左手。 

“我爸要巡逻,我们只能打车了”。 

我是都无所谓的,只是这淅淅沥沥的雨,点点敲在地上,却总也成不了一只曲调。 

偏远的小镇,想打一辆饭点的车,总是有些困难。 

还好现在发达的网络已经可以用手机做成任何想做的事情。 

付雪拿出手机,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车。 

然后挽住我的手,我知道她在给我取暖,因为我的手总是冷冰冰的。 

不过5分钟,一辆黑灰色的朗逸停在马路的侧面。 

车床缓缓下降了一个缝隙,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是你们叫的车吧,快上来,不要被雨淋了”。 

付雪从背后拿起书包,挡在我的头上,催促着我往车上走。 

我没有动。 

付雪跑了两步又折到我面前,还没等我说话,那车玻璃又降下来些,声音更加急促和低沉,“快点”。 

付雪回身瞪了一眼,又来拉我的手。 

罢了,只能把时间再提前一些了。 

不算宽敞的车厢,里面的烟味还没有消散。 

黑色的墨镜挡住了司机大半的脸。 

“先到七里街,然后去四季花园”,在我面前,付雪总是抢着说话。

不过这次,省的不只是我的事。

雨不算大,车辆缓缓的开着。

付雪悄悄的对我说,“一看就是新手,下雨天就不敢开快”。

我点下头,心里盘算的却是完全不相关的事。

“七里街刚才出了起车祸,现在堵得厉害,我们绕一下十里堡,我算你们一半车钱”,那个低沉的声音,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

下雨又堵车,真是不顺利的时机,付雪突然“哇”了一声,“那是我爸的车,师傅快摇下玻璃,让我打个招呼”。

“真是不巧,这车的后面玻璃坏了”。

付雪伸直的腰杆一下弯了下去,从牙缝里滋出几个字“真是太背了”。

是吧,总有人的运气会不好,任何计划好的事情都有可能碰到意外。

车速突然快了,人渐渐少了,路渐渐窄了。

付雪靠着窗,鼻里的呼吸把窗上的花,吹起又吹散。

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司机打开了门,甩下了一句“轮胎报警了”后,让门说出了它会说的唯一的话,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尘封多年的朱雨辰终于火了。 俗话说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但朱雨辰的妈让他活的还不如一根草。 我要这妈有何用。 此话...
    楼上的姨阅读 247评论 0 0
  • 提到高阶组件,不由得想起了函数式编程的高阶函数,高阶函数就是指:接受函数作为输入,或者输出一个函数。例如map,s...
    Dabao123阅读 1,374评论 0 1
  • 简记。 早起想吃个早饭,昨天晚上还兴致勃勃地制定减脂餐,邀大姐共食。本来打算去超市买食材,结果发现朋友圈一条消息,...
    JuneP阅读 57评论 0 0
  • 文/千千情 原来是万年单身狗的小B最近脱单了,这着实吓了周围朋友一跳。平时看起来不谙世事的她竟然在不吭不响中陷入爱...
    千千情阅读 565评论 1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