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下的性侵是否太过残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天生丽质,家境优渥,学习优异,说起话来总是柔声细语。

她本是人人都羡慕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却用一支笔将自己带回到年少时的那场噩梦,并且永远不再醒来。

近日,台湾女作家林奕含上吊自杀的新闻就像是一场风暴,席卷了无数人内心的道德灵魂,吹开了诱奸、性侵背后所展现出的更多可带给我们的思考。

5个月前她刚发表处女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故事中所描述的女孩常年被自己的老师诱奸、性侵甚至性虐待。而这故事里女主角的原型就是林奕含本人。

我也是直到今天才偶然了解到这件事,心里至今不能平复。

如果未曾了解事情的真相,那么在她死前一星期的采访视频中根本看不出任何倪端。

视频中,她多次强调她想叩问文学是否就是一种巧言令色的方式,她认为根本无法从文字中真切的判断一个人。她的多次哽咽与忘词,在我看来都是在浅意地散发出内心痛苦的表现。她多年的心理医生告诉她,她是经历过战乱、集中营、以及核爆的人,因为集中营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而她却不同如此,她认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视频里她说道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伟大,甚至依然觉得自己个废物。她每天都要思考三件事——她要不要吃宵夜,她要不要吃止痛药,她要不要自杀。

“每次精神病发作完,哭泣、呓语、癫痫、咆哮的鬼魂还在家里灰阶斜体地浮游,我会想如果不是我,他是不是能继续他明媚、全勤的人生?”

内心的屈辱与耻辱感让她选择与结婚不到一年的丈夫分居。

最终她在2017年4月27日于家中上吊自杀,了结了这一切。

到此,林奕含的故事是结束了,可是类似这样的故事却每天都在发生。

现在每天打开微博QQ的头条新闻中总会参杂那么几条扎眼的敏感讯息。性侵一直是社会的热点话题,有人会问为何现在诸如此类的事频繁在发生,社会的进步让恶势力也在壮大吗?实则不是,这类事从来没有停止过发生,没有增加,亦没有减少。只是现如今媒体设备通讯日渐完善发达,才把曾经鲜为人知的案件搬上台面曝光于众,造成一种恐惧,然而这般恐惧从始至终都在。

性侵这个避讳的话题到如今也没有演变为多么的泛众,它依然像一个恶魔一样威胁着世界女性,它的存在让人惶恐不安,它的存在带走了大批年轻的生命。

它似那游荡在百花丛中的恶灵,任何一朵娇艳的花都逃不出那黑暗的魔爪。将含苞欲放或是正值怒放的花紧紧捏在手心,蹂躏撕烂,感受残败的花瓣溢出的汁水一点一点浸湿手心,最后连根拔起。

残暴,不带一丝同情。

社会已有太多的受害者,太多的不安者。然而一些无力者最终没能走出阴影而选择通过结束生命来减轻痛苦,而这一方式,却给在生者带来了更大的伤痛。不得不承认这方面女性一直都是受害者,包括像林奕含这样的女性在内,这种无法原谅的丑陋至极的行为都让那些年轻的生命受到了巨大的摧残。

而林奕含尝试用文字写出来,写出了那个心中的痛。这样笔下的性侵我觉得太过残忍了。这样的事以后又会有怎样的发展,是恶化还是节制,我没有结论,社会也没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