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十年爱情买卖》2.20值两百万的终身幸福

220值两百万的终身幸福

上一章小说《十年爱情买卖》2.19如此扯平

徐春红第二天到公司时发现伊科没来,她也不敢打电话问,只是默默把公司的事处理掉。中午刚把徐春强带到林飞那,她的电话就响了,财务室的何大姐把她叫回去,说有开发区里的领导要过来视察。虽然不情愿,也只能匆匆把弟弟拜托给林飞:“不好意思,林飞,我有点急事要赶回公司去,你帮他决定吧。我把钱留在这儿,要是少一点你先帮我垫下,我过两天再给你送来,买好让他自己拿回家就行了。”

“行,你去吧,选好后我打个电话告诉你价格。”林飞爽快地点点头。

“春强,你自己跟林飞商量吧,不懂的听林飞的。买好你自己打车搬回家。”徐春红拿出了一百块钱塞到徐春强手里。

“好,我知道了。”徐春强懂事地点了点头。

徐春红走后,林飞打量了一眼黑黑瘦瘦,却长得挺壮实的徐春强问道:“你想配个什么电脑?主要做什么用?”

“其实我也不懂,我们那村根本没电脑,上学时偷偷和同学去网吧玩过几次。我就是觉得我姐家里那个挺好的,差不多就行了,等开学后我带到学校去用。”徐春强不好意思地用手抓了抓后脑勺,电脑的配置他根本不懂,仅有的几次摸电脑经历也只是跟着同学悄悄跑网吧上过几次网。

“你去哪上学?”林飞随口问了一句。

“长沙。”徐春强迅速报出了地点。

“那有点远的,台式机很重的。”林飞一愣,从锦官城搬个电脑到长沙也太远了。

“没事,我能扛。”徐春强说完还指了指自己手臂上肌肉。

“从这里扛回家,然后再带到学校里。”林飞觉得有点夸张,想想又问了问:“你现在住你姐那里?”

“是啊。”徐春强理所当然点了点头。

“你要不买个笔记本?”林飞试探性开口道。

“那个太贵了,怎么也得上万吧?我姐书房里到是有一台,不过我姐不让我碰,说是那人的。”徐春强想也不想马上摇了摇头。

“你知道你姐那人了?”林飞惊讶得眼珠子瞪出来了。

“知道啊,他昨天还请我妈跟我吃饭了呢。”徐春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自己的姐姐跟了个这么有钱的男人,虽然现在还没离婚,但只要姐姐以后嫁给他就行了,他并不觉得丢脸。

“上千万的家产,买个万把块钱的笔记本给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台式机都要五六千呢,相差几千块钱,对他来说就是一顿饭呢。”话到这一步,林飞便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说什么?那个男人有这么多钱啊?”徐春强愣住了,脑袋飞快算计着千万是一个什么概念。

“估计有吧,开一百多万的车,怎么也应该上千万,你姐那车都要三四十万呢。主要你台式机配回去,一路这么一跌,要是有什么零件松动了或者弄坏了,你自己又不会搞,修起来可就麻烦了,台式机你最好还是去长沙配。我建议还是笔记本好一点,现在一般的笔记本市场上1万的,我可以拿到9000左右,要不你问问你姐?”林飞犹豫了,配个台式机,这里用的弄坏了,大不了自己上门修两趟。可要是扛到长沙坏了,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徐春红的公司从林飞这里拿过几台电脑,有一台因为滥用而导致风扇坏掉换主板。虽然那次徐春红依着单子付了钱,可他有注意到她签字时皱眉的表情透出的不信任,签完字还问了句怎么才刚一年就坏了?

“我……”徐春强愣住了,还在林飞说的上千万中没有反应过来。

“要不问问你姐吧,我去忙一下,电话在这里,你要打自己打,我一会儿过来”其间有人来找他帮忙,林飞朝徐春强丢了句话便跑了。

徐春强打完电话等了好一会儿,见林飞还没有回来,无聊的他四处张望后发现林飞在隔壁店里装机。林飞的边上有个女孩很清亮,吊带背心加超短裙,胸口的春光随着她起伏或低头半隐半现。徐春强不由自主朝前走了过去,林飞见他过来示意边上先坐一下。徐春强便挑了个角落的位置,看上去是在看林飞装机,眼睛的余光却刚好对这个女孩一览无遗。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下两条白皙的大腿踩着高跟鞋来回晃荡着,徐春强突然间觉得身体变得躁热无比,眼前只有那一晃动的一片白。林飞低着头在装机,自然没有发现他的心思。

“怎么样,你打过你姐电话了吗?”一个多小时后,林飞终于弄完了,抬起头来问徐春强。

“打过了。”徐春强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木然点点头。

“她不同意?”林飞追问了一句

“同意了。”徐春强还是愣愣的表情,他的思维还停顿在女孩胸前那抹若隐若现的风景,粉红蕾丝下的那团雪白,像两只小白兔一样跳动着。猜测摸上去手感是不是也和兔子一样舒服,在家乡从来没有这样的风景。

“那我陪你去看看?”林飞以为自己解释得不够清楚,指了指正在打包的两个箱子说道:“看到没有,台式机至少两个大箱,主机一个,显示器一个,还有两个小箱是键盘和那些系统软件之类的。”

“林飞哥,我能看看你怎么装电脑吗?”徐春强不想就这么离开,找个借口想再呆一会儿。

“可以啊,你不着急回去?”大条的林飞正忙着装机,根本没有注意到徐春强的心思。

“不急啊,我又没什么事。”

“那行,我还有一台要装,你给我打下手。”林飞自然爽快地答应了。

林飞一边装机一边给徐春强讲解,徐春强耳朵听着,眼睛时不时朝那个衣着风凉的女孩瞄一眼。男生天生对电脑感兴趣,尽管一心两用,徐春强还是听了一些进去。林飞便发现徐春强的悟性不错,当然最主要是叫得动,一叫就应。不禁感叹了句“你和你姐还真不像?”

“哪里不像?”徐春强追问了句。

“感觉吧,具体也说不上来。”林飞不能明着说“你比你姐踏实”,推托了句。

“你是说我姐那个人的事吧?”徐春强敏锐地察觉到了。

“我没这意思,你别乱想。”林飞对徐春红没有偏见,只是对一个女人当二奶的行为,他多多少少总是持着否定意见。

“其实我姐是被逼的,我姐上大学的钱都是她自己打工赚的。我们那里,女儿是嫁出去的,要不是我姐那时用刀拿着逼我妈,我妈根本不让她上高中。我经常听到我妈向我姐要钱。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吗?我上大学要五万赞助费,我姐寄回去后,我妈就坐不住了,怕我姐在外面做那种事,我妈直接就带上我坐火车来了,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其实我妈心里还是疼我姐的,只是他们觉得儿子才是养老的,女儿是嫁出去,始终是别人家的。”徐春强竭力替自己的姐姐辩解着。

“我知道,不是你姐的错。”林飞摇摇头拍拍徐春强的肩膀。他觉得这一切也许是钱的错,这个自己以前最不屑的东西,现在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徐春红为了钱成了别人的二奶;王琳虽然不跟自己提钱的事,但每次打个电话回家,两边的父母都提到让两个人早点结婚。结婚的年纪是到了,可房子在哪里?林飞也隐隐听到张捷和陈墨好像也因为房子的问题而经常发生争执,以前张捷误认为陈墨家里应该很有钱,可实际上,陈墨也就是普通的人家,父亲虽然是大学的教授,可也是两袖清风早退休了。很多东西,归根结底,事情都纠结在一个钱字。

徐春红急匆匆赶回公司没多久,何大姐就跟她说管辖区里的领导要过来看看。“下次这种事情你随便找个人带他们转转不就行了。”徐春红皱眉,公司经常有这个领导,那个领导找上门来。刚开始她都会小心翼翼地应付,时间久了,她对那么些莫名其妙的领导烦了。多人上这里来基本上是上班太空没事情做,跑来要点好处啊,蹭点礼物啊,或者混顿吃喝啦。

“不是的,园区里的领导过来,还特意打了电话过来说要看看,你还是要接待一下的。我们在他们的地盘上,跟他们熟了以后,后面要办什么事也好说,你也用得着这些关系。”何大姐好声好气地提醒。虽然她直接听命的人是伊科,但徐春红是总经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按伊科要求做得非常到位。

“一个园区主任有什么用。”徐春红不以为然地嘀咕了句,所有的手续都差不多办好了,一个小小的园区能做什么。跟在伊科身边受到过不少吹棒,时间久了,徐春红对一些小官小吏有点不屑一顾了。

“有备无患,总是用得着的,他们到了。”何大姐把徐春红推到前面,自己迅速躲回了财务室。

徐春红白了一眼,满脸笑容地迎上去,“田主任是吧,欢迎,欢迎……”带着一群人到工地去转了一圈,又到公司把相同的内容重复了一遍。离开的时候,何大姐拿出了公司里备着的礼品送给每人一份,田主任离开前满口承诺给金成一路开绿灯,有问题一定会帮他们解决。徐春红在心里撇了撇嘴,又浪费了自己半天时间。不过今天一个下午,徐春红的电话不断,那些所谓的园区领导拿了礼物后也没有多留,很识趣地告辞了。

伊科同时经营着他的酒业公司,在公司里也备了不少进口的法国红酒给一些关系户送礼,作为人情往来之用。不过伊科私下里悄悄跟徐春红说过,送礼的那些酒都是法国低端的红酒,她从法国统装进来,在国内罐装后加个标签,再配上一个精美的包装,那就身价翻了好几倍。送出去的酒,徐春红不心疼,她心疼的是那些当官的又浪费了自己半天的时间。

暑假陆续有学生来市场问询电脑,林飞一直忙到市场快关门王琳来找才停下。“我听红红说中午就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好?”王琳一眼就可以确定林飞边上那个黑黑瘦瘦的男生就是徐春红的弟弟,和徐春红一个模子里刻画出来的眼睛,嘴巴。

“他学了一下午的装机呢,他自己的根本还没买呢。”林飞直起了身子伸了伸腰,一个下午都趴在地上不停折装,整个人腰酸背痛。

“王琳姐。”徐春强站起来笑着叫了声姐,王琳的照片徐春红昨天给他看过,他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漂亮的女孩。

“嘿嘿,嘴还挺甜的嘛。”王琳随口开了句玩笑。徐春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他不知道怎么接话。正在这时,徐春红的电话追到林飞的小灵通上。“看,你姐肯定催你了”,林飞看了眼小灵通。一按接听键,徐春红焦急的声音就传出来,“林飞,我弟什么时候回家的?怎么我妈说他现在还没回家?你有看到他上出租车吗?”

“别急,他还在我这儿呢,下午帮我装机装了一下午。”

“奥,我还以为他迷路了,那让他在你那等会儿,我来接他。”徐春红在电话这端松了口气。锦官城城市不小,要是把弟弟弄丢了,那妈妈估计绝对做得出挟死她这种事。

“你姐一会儿来接你,你在这等吧。”林飞挂掉了电话,然后开始收拾店铺,准备关门,结束忙碌的一天。

跟徐春红一起来的还有张捷,“她在路上捡到我的。”对着王琳眼中看向她的疑问,张捷笑着解释了句。尽管她对徐春红始终心存介蒂,不过表面上的亲和,她始终做得很好。

“林飞,谢谢你奥。今天人这么齐,要不一起去吃饭吧?”麻烦了林飞这么久,徐春红觉得不好意思,主动提出请吃饭。

“有饭吃喽。”王琳先开了口,她想把三人团聚的气氛再延续一下。张捷在生气时曾经说过要和徐春红断绝关系,哪怕后来徐春红帮忙介绍了工作,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一直不是很融洽。

走出大门,一群人钻进车子,车里的空调很快把夏天的炎热隔在了外面。听着张捷说还是有车舒服,徐春红不由生出几分优越感,一群人里只有她有方向盘。张捷每天上下班都要挤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刚才自己公交车站停下来带她时,她注意到了身后一大片羡慕的眼神。

“我先回下家,把我妈带上。捷,你要不要叫上陈墨?”车子驶过医院的大门口,徐春红有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双漆黑的眼眸,笔挺的鼻梁上一副黑边的眼镜,严肃的表情很符合医生的职业。

“他今天值班,不用叫他。”提到陈墨,张捷情绪马上低了下去。陈墨什么都好,但是没钱,买不起她想要的房,也买不起她想要的车。

“奥。”徐春红没有再说话,默默把车朝家的方向开去。陈墨自从知道她的事后,就从来没给她好脸色过。至于陈墨说的少跟这种女人搅在一起的话,徐春红不小心也听到过。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那双漆如点墨的眼睛,她怎么也讨厌不起来,甚至还期盼能见到。

打开大门,张来娣马上笑着从厨房迎出来。“妈,你好了没,我们走吧。”徐春红站在门口催了句,她不打算进门了。自己在公司跑进跑出一下午又累又饿,身后的几个朋友也是一脸的倦容。

“你这孩子,这么不知道节约,外面吃多贵,妈都快烧好了。”张来娣白了徐春红一眼,示意她进门。

“啊?”徐春红愣在原地,进门也不是,出去不是,张来娣的出牌顺序总在她的预料之外。

“啊什么啊,你们坐一下,我炒两个菜马上就能开饭了。”张来娣说完自顾自进了厨房。

“那要不在家吃?”徐春红不忍驳了自己妈妈的好意。

“好啊,我就喜欢吃家里烧得。”王琳笑着带头进了屋,这是她对林飞经常说的一个善意的谎言。谁也不喜欢在单位工作一天后还要买菜烧饭洗碗,但两个人的收入都不多,自己煮比外面吃要便宜得多了,她想着能省一点是一点。

“红红,你这房子真不错哎。”张捷第一次来,里里外外转了个遍,连洗手间都没放过。

“我去看看菜够不够,春强,你拿点喝的出来。”徐春红跟进屋后才发现,一天时间房子竟然让妈妈打扫得一尘不染,窗明几净,地板干净得几乎都能印出人的影子来。张捷的称赞,她只能尴尬地笑笑,不知道如何接话,找了个借口跑进了厨房。

“妈,你菜够不够啊?这么多人呢?”厨房只有三四个菜放在台板上,徐春红略带担心发问。

“够了,不够可以烧嘛。我炒两个菜,你们先吃。”张来娣的菜在村里烧得不错,小山村有什么红白喜事,她经常被请去掌勺。预备了饭菜原本是打算帮女儿抓伊科的心,现在刚好用来招待女儿的同学。她对于女儿总是疼爱的,只是当所有的财力都只够养儿子时,她毫不犹豫选择儿子。

“他有没有把这套房了过户给你?”饭桌上张捷压低声音悄悄凑过头去。

“没有。”徐春红摇了摇头,她原本的意思是想叫张捷不要再说这话题。不过张捷没听明白她的意思,反而以为她不藏捏,马上恢复了正常嗓音“你叫他过户给你呗,女人有套自己的房子才安心。”

徐春红低头吃饭不愿回答这个问题,房子的事她侧面跟伊科提过,伊科用了句“以后都是她的”挡了过去。伊科说不的事情,她从来没有资格反对。更可笑的是徐春红有次无意中发现房产证上的名字竟然是丁月,也不知道伊科是怎么摆平自己的妻子,丁月自那一次后竟然真的没有再上过门。

“你没跟他提过?”见徐春红不回答,张捷又追问道。

“嗯……没……”徐春红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个笨死了,哪有你这么笨的女人。”张捷的手指戳到了徐春红的脑袋上。

“好了捷,你别说红红了,这么多菜还堵不上你的嘴。”王琳见徐春红明显不愿意说这个话题插进话来。

“我这是为她好,你想想现在房子多贵,我们打一辈子工都可能买不了这么一套房子。她趁现在有机会,当然是要一套啦,阿姨是吧?”张捷不服气,拉着张来娣做同盟。

“这房子很贵啊?”张来娣对于房市还没什么概念,虽然这个房子里很多东西是她这辈子都没见过的,看起来也很漂亮,但她觉得得不实用,面积还没自己家里小楼大。

“那当然啦,这是在锦官城,而且这地段多少好,少说也值200万。”张捷忙不迭解释了句。

“天啊,在两百万?两百万在我们农村得挖多少煤啊?”张来娣被吓得手里的饭碗都掉到了桌上,然后再次端起来扒拉米饭粒的手都变得微微发抖。

“好啦,吃饭吧。我们公司买了地,估计明年就能开盘了,你要不要来买一套?我到时给你个内部价。”徐春红转移了话题。

“光陈墨那点工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买得起。”张捷看了眼徐春红,心里的的不满更上了一层。徐春红皮肤偏黑,长得也不漂亮,唯一看点就是胸大,丢在人群里连个中等都混不上。可她就这么好运气呢,跟了个男人后,开着车,住着漂亮的公寓,刷着近乎没有限额的信用卡,那个男人甚至把公司交给她打理。

“捷,你别不知足了。陈墨是我们中学历最高,工作也是最好的,白衣天使呢。”徐春红自然不明白张捷最深底的心思。

“白衣天使有什么用,一个月也就七八千块钱,都不够买一平方。如果我是你啊,老早房子要到手了,房子,车子都有了,多好。”张捷抬眼望了望,舒适大气的真皮沙发,奢华透着王室风范的水晶灯,光洁照人的大理石地面,一应俱全的名牌电器。手里有房,出入有车,这才是张捷想要的生活。

“你啊,就掉你的钱眼里吧。”徐春红拿出手指戳了戳张捷的脑袋。虽然她知道她自己没资格这么说张捷,但是每次张捷说陈墨没用时,她总是忍不住抱不平。

“我说得哪点不对,我是把你当自己人才提醒你。爱情是有保鲜期的,女人的青春是很短的,这个世界靠什么都不如有钱在自己的账户上安全。谈钱是很俗气,可没钱就是可悲了……”张捷一点也不介意徐春红这么说自己,开始她的长篇爱情建立在面包之上的大论。

徐春红略略皱眉嗯嗯啊啊勉强应两句,王琳干脆当没听到,把注意力放到菜上,徐春红妈妈的菜烧得没有饭店好看,味道却很不错,咸淡适中,鲜辣爽口。

“林飞哥,我明天还到你那去学行吗?”想起那道若隐若现的风景,徐春强放下饭碗硬插进话来才阻断了张捷的喋喋不休。

“只要你姐同意,我这没问题啊。”林飞很爽快地应了。

“姐?”徐春强把目光转向徐春红问询。

“你想去你就去吧,不过你自己坐公交来回。”徐春红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谢谢老姐。”徐春强开心地放下饭碗后起身跑进书房玩电脑去了。

“林飞,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徐春红不放心追问了一句。

“不会啊,我有个免费的帮手呢。”林飞咽下一大口菜摆了摆手。徐春强的心思,林飞和徐春红自然都没有发觉。

饭后张来娣去厨房洗碗,林飞去书房和徐春强一起弄电脑,三个女孩在的客厅里叽叽喳喳聊了好一会儿才散去。临走前,张来娣拿了点带来的湖南特产叫他们带走,王琳和张捷也没有推辞,还叫着张来娣的菜烧得好吃,下次还要来吃。

“红红,把这个药喝了。”睡觉前,张来娣推开房门,端了碗药进去,朝徐春红开口。

“妈,什么药啊?我又没病。”徐春红闻着股中药味没有伸手接。

“降暑的,喝吧。”张来娣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表情。

“不喝行不行?这么难喝。”徐春红棒起碗喝了口,中药苦涩得难以下咽。

“听话,都喝了,当年你妈就是喝这个才生的你弟……”张来娣话到一半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漏了嘴。

“妈……你……我不喝。”徐春红生气地把碗放到了床头柜上。

“妈这是为你好,你现在跟着他,给他生个儿子。有了儿子,他还不得马上娶你。再说了,传宗接代嘛,总得有个儿子。”张来娣在徐春红的床边坐下来苦口婆心地劝着。两百万一套的房子,这个价码在张来娣心里够买女儿一辈子的幸福了。更何况她觉得女儿真嫁给一个这么有钱的男人,那怎么会不幸福呢。

“妈,你是不是为了生春强,所以把我那个妹妹送给别人了?”徐春红从小就听村里人说,她还有一个妹妹,生下来就给了人贩子。从小到大,父母眼里都只有徐春强一个人,无念经是吃的还是穿的,什么好东西,都是给儿子的。

“你别听人胡说,你妹那是有病,我们看不起啊,给户好人家,至少有钱给她看病。刚送人那几年,我天天都梦见我刚生下她的样子,要是养得起,我还不自己养。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妈再偏心,向着你弟弟,妈也是疼你的。”张来娣说着说着还流下了眼泪,徐春红默默端过碗,把药喝掉了。

e7�{�$�

小说《十年爱情买卖》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