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芙蓉如面柳如眉(58)

文/李小胖的妈妈

上一章

下一章

然而刚才的笑声,宋谨烽猛地抬起头,却发现对面赫然站着十指相扣,甚是亲密的霍安泽和蒋眉二人!

此时此刻,蒋眉的内心仿若一千匹草泥马跑过,她真心不是想来看宋谨烽笑话的,昨天第三者大闹婚礼之后,孟东华立时采取措施疏散了宾客。

她跟霍先生本意是想回家的,可许是孟氏近期扭亏为盈,孟东华身体好转,或者到底还是财大气粗,非要给他们统一安排酒店吃饭,吃完饭又整什么抽奖环节,让他们竟然收获意外之喜——法国七日游,一来机会难得,二来盛情难却,三嘛,阿眉分析拿人手短,收了封口费,自己必然是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到处宣扬孟家大小姐婚礼被人闹场的事情了,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思来又想去,他们这才决定带着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心理坦然收下这份大礼。

这不,今早跟两边家长打了招呼就屁颠屁颠的乐呵着奔机场来了,哪知道这么凑巧的好死不死就又碰到宋谨烽出糗进行时呢!

阿眉轻轻的拉了拉霍安泽的手,示意他收敛些,毕竟在她看来,宋谨烽已经成了过去的陌生人,而且瞧着眼下的光景,他显然是已经罪有应得,他们何必再落井下石?

霍安泽倒也不是又意跟他过不去,不过是想起什么都不如自己的他偏偏在自己尚未出现的曾经,就早一步有幸认识并成为阿眉的初恋,羡慕嫉妒地抓耳挠腮不知道如何是好,恨不得打他几拳以泄心中愤恨。

说到底,不过是嫉妒心作祟罢了。霍安泽握了握阿眉在自己手心的手,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温热,转而想到自己拥有的是她的现在和未来,于是不免泄了火气,甚至发自肺腑的感激宋谨烽当初的不娶之恩,才让他现今得以牵着阿眉的手,最终抱得美人归,有幸和她一起走过今后的无数个春夏秋冬。于是不再言语绕过宋谨烽就准备离去。

宋谨烽却是被他的幸福刺激了双眼,以至于以为他在恶意炫耀,顾不得是在公众场合以及自己所剩无几的形象,化身“咆哮帝”一般开口叫嚷:“霍安泽,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比我出身好了一点,我是眉眉的初恋,我们有无数美好的青春回忆,在她的心里,永远都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话音未落满意的看到霍安泽闻言后带有怒意的回头,甚至作势上前想要动手,宋谨烽不禁连续后退几步,不过好在阿眉及时拉住了他,宋谨烽瞬间心中燃起一丝希望,甚至异想天开或许阿眉还是爱着自己的,然而现实还是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大巴掌,只听阿眉开口对说:

“宋谨烽,若是我对过去尚有一丝怀念,也在昨日被你自己破坏的一干二净,你的所作所为简直是一再刷新了我对道德下限的认知,曾经的交往只会令我后悔,为自己当初的识人不清!”

说完,便要转身离去,想到宋谨烽刚刚的称呼,又再次补充道:“不久前,我已经和安泽领证了,所以烦请你以后称我一声霍太太,另外虽然我们不日即将举行婚礼,但烦请你,即使有时间,也不要来参加了。”

一番话下来,只听得宋谨烽心如刀割,曾几何时,他们也曾牵手、拥抱,看学校的校庆表演,绕假山小湖,他也幻想着两人毕业就结婚,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羡煞旁人的裸婚,一起为未来而拼搏奋斗!

是什么时候改变了初衷呢?

看着霍安泽与阿眉远去的身影,宋谨烽的眼前渐渐模糊,或许,是进了孟氏,见别人西装革履,而自己只有从地摊淘来的杂牌衣服;或许,是同事们周末聚会,而他因为掏不起均摊的会费不得不假装工作很忙;又或许是看别的女生喷着迪奥香水背着小香包,怕自己终究给不起阿眉奢侈的享受而被抛弃……

总之,在孟怡主动靠过来的那一刻,他想到了隐瞒阿眉,想到了假结婚,想到了唾手可得的权势和金钱,唯独,他背叛了感情,忘记了初衷,没想要推开。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宋谨烽抱着钱,晕倒在了机场,是好心人把他送到了医院,并用他的电话通知了宋大娘等人。

等宋大娘一众赶到医院,差点讹人不成医闹医院后,宋谨烽胃溃疡诊断结果出来了,好心人叹着“晦气”,离开医院,而宋谨烽躺在病床之时,他的两个哥哥还在争抢着要平分他手里的钱。

所谓可悲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外乎如此。

话说,霍安泽跟阿眉登机之后,阿眉随口说了声:“霍安泽,帮我要杯椰奶。”

然后,便自顾自地看起了杂志,虽然她的私人订制已经渐入佳境,两个助手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况且她只去一周,确定了店里没有什么急活的客人,但她还是一有时间就开始研究时尚走向,以便确保满足多重年龄层对于定制服装的材质、风格、细节设计等的专业要求。

不过等了半晌,她都口干了,也不见霍先生递过来,扭过头去,却见霍先生正喝着可乐,拿着椰奶盯着她。

阿眉不明所以,伸手欲夺,小短手自然比不过长臂猿,霍安泽只稍稍移了下位置,阿眉就只能望洋生叹了。

见小媳妇不明就里,霍先生不得不语重心长地说:“霍太太,我们结婚已经有阵子了,是不是在称呼上,可以稍微亲近地变通一下?”

说完,还意有所指地用眼神扫了扫斜对面的一对学生情侣,阿眉下意识的看过去,两分钟后,忍不住抖了抖鸡皮疙瘩,回过了头,不在要求椰奶,径自地继续看起了杂志。

霍安泽继续当观众,只听那男生说:“老婆,你来喝一口我的可乐。”

女生回:“老公,你来尝一下人家的奶……讨厌啦……人家说的是杯子里的牛奶……”

霍安泽面无表情的扭过头,镇定自若地对阿眉说:“我也不是要求你那样,刚刚机场里,你明明还叫我安泽的,这么快就又连名带姓了。”

说完,还是把椰奶递了过去,阿眉见他喝了口可乐,才接过椰奶,慢条斯理地开口说:“霍先生,可乐喝多了,是会杀精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