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使人勇敢

伟大


病房里阳光透过窗帘撒了进来,暖暖的环境里竟然感受不到一丝风,完全将窗外的寒冬隔离开来。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连楼道里都没有一点声音,只能听见缓缓的心跳声,一声接着一声,突然这声响加快了,而后变得更加急速了。


阿MIU走在医院的大厅,想着自己的此行,“我一定要有所收获”,心里暗暗的发誓。

一个年纪轻轻就拥有多个博士学位的超级神童,一个拥有傲人身材的职业女性,坚强而执着的眼神和那柔顺飘逸的长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多年来新闻界的摸爬滚打,无论是灾情一线,还是战场的边缘,不管是守口如瓶的政客,还是丧失心智不知所言的人,她都能通过自己的智慧、执着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每一次采访前她都会暗暗的发誓,她坚信这样做会坚定她的信心,会让自己成功,她也习惯了这种方式。

住院处的18楼,病房并不是很多,所以每一间都很大,一般是供那些特需的病人使用的,明星艺人、政府官员、公众人物,很多都在这里住过。

静,甚至静的有些可怕,整个楼层仿佛没有一个人。她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静的环境,内心突然有些说不出的紧张。

她轻声走到02号病房的门前,伸出去要去推门的手突然又撤回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她再次努力伸出自己的右手,吱~,一扇门开了。

一片阳光撒了过来,稍微有些刺眼,整个房间虽然挂着白色的纱帘,但阳光依然是强烈的,整个房间都沐浴在阳光里,一片阳光的海洋里。

很静,静到若不是看见病床上躺着的一个人,她真以为自己在一片空旷的环境中。

她的进入,并没有让那个躺着的人有所变化,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仿佛他陶醉在这片阳光的海洋里,安详的睡去,但他是睁着眼睛的。

咳~,她低咳了一声。但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甚至看也不看她一眼,有点不可思议。

“你好,我叫阿MIU,我是约好来采访你的记者。”她轻声说着,走近了病床。

病床上躺着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普普通通的大众长相,从脸上看有些发福,高高的发际线,小眼睛,圆大的脸,厚嘴唇。

她坐到床边的一把椅子上,打开了录音笔。

“你叫什么?”

“沐山”

“你还好吗?”

“嗯”

“我听说了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我觉得你很伟大,真的,真伟大!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呢?能相信把那天发生的事讲给我吗?”

“伟大?我可不这么看。我也没想什么,当时。”

“怎么会?你见义勇为的时候,一定想过那些曾经的英雄,或者那些教育你帮助他人的人吧?”阿MIU并不死心。

“没有”

“那你想到谁?为什么......”

“没有就是没有!”阿MIU的话被无情的打断了,虽然自己不死心,但心里有种莫名的委屈。

都沉默了一段时间后,这个男人的头动了一下,叹了口气,“我当时想,如果我因此而成了烈士,是不是就更好了?”似乎是很庄重的语气。

阿MIU震惊了,以她的直觉,他说的是真心话。“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呢?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会这么想?”不自觉的好奇,让她竟然忘记了自觉采访的主题,一个人竟然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男人嘴角抽动了一下,笑了,苦笑、冷笑,是无奈,是痛苦,带有颓废的那种表情......


回忆


多少个日日夜夜之前。

沐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平凡的外表,老实巴交的性格,不善言谈与表达,虽然善良、简单,但却不被人们知晓和相信,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女朋友。直到她的出现,吴潇,一个一米八身高的女孩。当沐山被一个脚踩两只船的相亲对象愚弄后,被分手的他伤心至极,就在这个时候,朋友将吴潇介绍给他。对于只对工作能多说几句话的沐山,同行业的吴潇,让他们有了共同的语言,至少不至于冷场。就像歌中唱的那样,“从此为爱受委屈 不能再躲避,于是你成为我生命中最美的记忆,甜蜜的言语,怎么说也说不腻,我整个世界已完全被你占据。”多年单身的木杉就像一团火,燃起爱的热焰,就像影子,想时时刻刻在她的身边。

可现实并没有那么的简单,何况是爱情?从十几岁失去父亲的吴潇,从小练就了坚强而倔强的性格,至少表面是这样。曾经一份刻骨铭心的感情,早就了她不轻易相信人、害怕被伤害、不轻易付出自己的真情,以及她高傲、脆弱的自尊心。阅人无数的吴潇,和简单到如同一杯白开水的沐山,差距是如此的明显。

沐山是个忠诚的人,但忠诚的人需要有个人去领导,他能为这个人去做一切,甚至失去自我、牺牲一切。而现实中大多数女人都希望有个可依靠的男人,即使这个男人有些霸道,但这更显得有男人气概,因此可以说,女人对自己被领导、被保护的看重,远远超过了男人的忠诚,所以也造成了女人常常被伤害的现实,但没有人明白这样的道理,所以“男不坏,女不爱”的风气盛行。芸芸众生中的女性皆是如此,何况吴潇。

每一次约会,沐山都会提前去等她,甚至第一次单独竟然等了五个小时;吴潇和她的同事需要星巴克的小票报销,沐山就到处去找,星巴克店里捡客人不要的小票,甚至去星巴克扔垃圾的地方去翻,就这样凑齐了所需的数额;虽然自己的工资不多,甚至比吴潇还少,但木杉几乎从没让吴潇花过什么钱,几乎所有的钱都是他来出,吃饭、看电影、买衣服、买化妆品、送礼物、旅游,不到两年的时间,木杉在吴潇身上花了六七万元,这对月薪只有3000多的沐山来说,只能自己省吃俭用,甚至舍不得为自己买一瓶矿泉水,即使这样也花光了几乎所有的积蓄。

沐山希望通过这些,来证明他的真心实意、全心全意,希望吴潇能明白,自己对她的爱有多深,但换来的却是被忽视。吴潇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可以和同事朋友出去,但却拒绝了沐山的约会邀请;春节前,吴潇不小心把同事聚会和与沐山的约会约在了同一天,而吴潇却去了同事的聚会,让已经在等她的沐山回家了;吴潇经常不能及时回复沐山的微信,甚至有时电话也不接,而选择直接挂掉;两个人已经交往了快两年的时间了,但他们的关系还应吴潇的要求,一直保密着,除了吴潇自己和两个介绍人,再没有多一个人知道了,她的理由是怕有些传来传去的传出不好的闲话;沐山有些疑问在问吴潇的时候,得到的回答从来都是“你不懂”,这也是造成沐山不安的主要来源。所有的种种这些让沐山有太沉重的不安,尤其对于一个曾被人欺骗、伤害的老实男人来说,而这种不安却被吴潇看做令人厌烦的玻璃心。交往,就该是两个人的心灵互动,两个人可以保存自己的秘密,但其他事要分享,这次才能让对方去了解你、了解你的内心,否则只能是让人在围墙之外独自猜测。

结果是可以预见,2016年的9月29日,两个人刚刚从日本旅游回来一周,无意中沐山让同事知道了他和吴潇的关系,他怕吴潇没有防备被他人问到,因为上次让别人知道了后,她有说过她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让人问及恋爱关系时她很气愤,所以就第一时间通知了她,没想到坦白这件事更让吴潇气愤,没过几天吴潇就提出分手了,理由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不管沐山如何的解释,不管沐山如何请求原谅,甚至为她哭,依然无法能有一点的挽回。吴潇很绝情,亦或者对沐山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只不过这种将就的感情一直将就着,傻傻的沐山只是有不安,因为自己深深的陷入了爱里,而且没有给自己留退路,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结果是突然的,是意外的,沐山真的无法接受,为什么自己真心真意,为什么自己付出那么多,为什么从始至终吴潇就没有像自己在乎她一样在乎自己。只能说吴潇根本不爱他,根本不喜欢他,要不然在沐山提出要准备结婚的计划时候,吴潇说这给了她太大的压力。

沐山受到的打击和伤害真的很大,大到难以想象,就像在沙漠中快渴死的人,看到远处有水源,当他用尽自己所有力气走到跟前,却发现是海市蜃楼。被分手的原因也许有很多,也许他太老实、太木讷,也许他不懂吃喝玩乐,也许他不够坏,还有就是玻璃心。

但令人更意外的是,四五个月后,他们竟然复合了。他们之间仅两个月没有联系,包括情人节、春节,3月8日这天,沐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不管时间飞逝,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丽的人,三八节快乐”。而吴潇马上回复了一个可爱的表情,代表谢谢。就这样,两个人慢慢每天都有联系,直到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两个人一起应邀吃了个饭。饭后朋友又邀请两个人一起去唱歌,还喝了旧。凌晨两点,沐山送吴潇回了家,在她进家门的那一刻,沐山对无吴潇说:“以前,一切都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我。”吴潇不置可否,只是让他早点回家。就这样两个人一直用微信联系,终于有一天,吴潇需要买衣服,两个人终于相约一起去买,就这样复合了。

几个月后,又是十一的七天长假,两个人再次踏上了东京旅游的路程。由于吴潇换了工作,工作压力比较大也很忙,虽然沐山每天依旧给着吴潇各种问候,但吴潇已做不到每条信息都回复,有时一天之中都没有一个字的回复,更别说见面了。沐山有些担心,担心是不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让她不高兴了。但沐山的询问、关心,换来的只是吴潇的生气与烦躁。

几周之后,12月4日的晚上八点,吴潇发来微信,“我们还是做朋友吧,我感觉太累了,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和精力,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我们性格好像也有些不同,我们不合适,我不想耽误你。”沐山极力的道歉和挽留,但都被拒绝了。

沐山彻底失望了,自己这些年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甚至金钱,他痛苦、他愤恨、他无奈,如果不合适也该在刚认识的时候提出的,都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会不合适?沐山真的想不通,是因为吴潇的工资是自己的4倍?是这一个多月的问候和对感情的担心让吴潇厌烦了?还是她有了新的选择?沐山的心彻底碎了,心也一直在滴血。他把这些疑问和内心的话一股脑的发给了吴潇,随后又在自己的朋友圈写道“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再也不相信真心能换真情了,绝不相信!绝不!绝不!”晚上的时候,沐山发现自己已不是吴潇的微信好友了,只好发短信询问,而得到的答复只是“我做了我该做的事,不该做的,我也没做”。挽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道歉和解释此时此刻更像是火上浇油,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此时此刻彻底完结。没有任何希望了。

反思,还是反思,自己哪儿不好了?为什么自己的感情从来没成功过?不成熟吧?主要是接触异性太少了,感情的经验太少了,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自己的心态也太急了。沐山哭了,为什么想和吴潇好好的在一起,但现在却是这种结果。


颓废


就这样,几个月来沐山一直昏昏沉沉的,自己一个人反而更容易想起幸福和悲伤的过去,他只能找自己的好友大震。

大震,大家都管他叫“震爷”,中等身材,典型的北京爷们,心直口快,圆圆的脑袋,五官粗大,加上圆圆的躯干,给人的整体的感觉就是圆圆的。震爷的行事作风就如同梁山好汉,只不过有个李逵的脑子,也是个情商低的人,甚至更低,也是个单身大龄青年。

沐山和大震是在之前的一家公司的同事,两个人都是善良而简单的人,都是个对爱情一无所知的大龄青年,都是对工作专业而执着的人,所以两个人有更多的共同语言,自然而然的成了朋友。两个人时常一起吃吃喝喝,一起谈论工作和人情世故,无所不谈。

这一天,俩个人刚刚吃完饭,一同在路边走着,“你要不好意思要,我去帮你要回来,几个金项链好歹也三四万块呢!”震爷不平的说。

“算了吧,谁让当时我是自愿的呢!要是真要去,还让人觉得我小气,已经这样了,就别再留个更坏的印象了。”

“靠,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做项链买卖的,分手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也应该还给你,不会靠这方法挣钱呢吧?”

“你别瞎说,我相信吴潇不是这样的人,东西是我自愿给的,她不还就不还吧,也许还能留个念想,不知什么时候她要是能想起我呢!”

“你丫别做梦了,她那么绝情,能想起才怪呢!说不定刚和你分手了,马上又和谁在一起了。那个叫马涛的,不是总跟她那腻味吗?”

“嗯,也许吧。他们有更多共同的语言,都爱美食,也都养猫。如果她真的能幸福、快乐也好,只要那个人能对她真心的好。”

“唉!”震爷叹道:“以后你得注意了,别这么一下子投入那么多,只要人家不吐口,你也别这么花!”

“知道了!”沐山有点不耐烦了,“我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快步就向前走。

震爷还想说些什么,但沐山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叹了口气,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朋友,依稀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沐山的痴情和现在的伤悲、颓废,仿佛是自己曾经的经历,想着想着,突然想起心中一个叫吴小蓉的女孩,心里顿时一紧。他赶紧转过身,挺起胸抬起头,一副高傲、满不在乎的样子,可内心却想着吴小蓉的圣洁美丽......,内心一阵酸痛,不知不觉想起上学的那个时代。


危机


阳光非常非常的好,在这不冷不热的日子里,总是让人感到舒服和满足,但也许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吧。

国际小学的老师们在公园里带着小朋友们散步,有个年轻的老师走在队伍的前面,她叫秦子惠,刚刚留学归国的大学生,二十出头的岁数,却很难让人相信她通晓好几国语言。她爸爸是做生意的,她本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过日子,也可以凭证甜美的外表走明星道路,但她却毅然要凭借自己的努力挣工资,就这样起早贪黑的做起来国际小学的老师。

汉斯和玛丽是班里的一对搭档,或者说是对头,也或者算是朋友吧,反正他们总是热闹的中心,总有比常人更多的新奇思想和胆略。虽然年纪不大,本应该抱着娃娃的年纪,他们却热爱玩网络游戏,他们最钟爱的就是《魔兽世界》,尤其玛丽还是个女孩子。两个人常做的游戏就是扮演《魔兽世界》里的角色,经常是两个人念念有词摆出奇怪的姿势,汉斯像个战士,而玛丽像个女巫。

这一天学校组织大家到市里的公园游玩,在老师们的带领下,学生们来到了公园。游玩总是快乐的,何况在一个从没到过的公园。到处都是新鲜的,鲜花映着阳光,美好而又温馨。而汉斯和玛丽却并不满足,探险未知的世界,才够刺激。穿过矮树丛,翻过小山,甚至钻过了公园的围墙,街面上的行人和车辆并不多,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如此的新鲜。

“我觉得那像鹰角兽。”玛丽说道。

“那也没有我们部落的蝙蝠帅气!”汉斯争辩道。

“看!”玛丽指着远处走来的一个人,“他呆头呆脑的,一看就很懦弱,真像个亡灵,哈!”

秦子惠忽然发现学生里突然安静了很多,是少了,对,两个淘气鬼不见了!这可不得了,他们去哪里了?人群里没有,能去哪儿呢?秦子惠焦急的寻找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