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雨临,风遇琦行

无尽的海浪翻涌而来,无边的涛声从悠远的清澈到耳畔的振聋发聩,漫无边际的黑暗不知从何处而来又暗地里肆意生长,那个人的哭喊声凛冽而又绝望的回荡,可始终看不清那个少年的背影,只有无数白色的大鸟从远方闪回,却又不可避免的被海浪吞没。

墨雨琦又一次从梦境里醒来,无端的审视着黑暗的世界,那声响仍旧在耳畔缱倦。

这已经是台风“玫瑰”过境之后第十七个夜晚,从台风临近的那个夜晚开始她便陷入了这场魔症一样的梦境,无数次的闪回,无数次的凝望那深邃悠远的海岸,熟悉的哭喊声,震耳欲聋的海浪与涛声已经成为她每夜必须面对的熟客。

一声轻叹,披衣起身凝望窗外的风景。枯黄的灯光孤独的耸立在街道上,高空的残月映照一方晴朗的夜空,微风悄无声息的吹开她的长发,扑面而来的是微咸的大海的氤氲之气。

就那样无端失神的伫立、凝望,目光遥望远方某个幽暗的角落,手不自觉的推开纱窗。她驯养的那只小白狗忽然跳上窗外,低怂着头上的双耳同样凝望远方。

万籁俱寂,风也渐渐远去,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干涸的苦涩味道,小白狗低声的呜咽了一声,蓦然间打破了平静,它的嘴里不知何时衔着一叶西府海棠。

“小琦?嗯,西府海棠?怎么会有西府海棠。”墨雨琦看着那只小白狗嘴里的树叶,随手拾起接着月色端详,忽然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悲城时某个人曾经送过一枚树叶,却不知后来埋没在那本书里。

她看着那枚树叶出神,而小琦歪着头打量着它的傻主人,看着借着夜色远遁而去的小白鸟,伸着白色的爪子关上纱窗,在心底里感叹着养只两脚兽可真难,然后迈着小步子从桌子继续跳下来回来它温暖的小窝里。

渭河之地曰西府,绝地海棠生,痴人常自喻,借此表衷情。她回想着曾在时光之城里看的那本书,在那本书里的某个故事里林子瑜的诉言,那是谢妮霓一直收录某个虚无缥缈的人的行迹,名为《鱼殇之檄》。

往事一幕幕闪回,荡漾在这静寂的夜色里,她想起那个红衣少年,那段青葱岁月,那一年斗酒纵马烽火桃花的江湖胜景。

七月风荷、楚音汉律、猗兰社、归雁轩。那些人,那些场景一幕幕的在脑海里来来回回,可再也不愿回想那些光芒万丈的肆意青春的时刻,亦不愿承认那段过往稚嫩的行迹与痴狂。

林烬风戯,倾向天涯,你该知道,你要知道,你本来就知道世人都说活佛仓央嘉措风流浪荡,可是他想要的和我有什么两样呢!首先想起的便是林枫的痴狂,在那个夜晚,徐蓝蓝借着众人的戏谑与酒后真言来质问林枫,那一方酒桌,每个人都在询问自己心中亦或者众人皆知的不解谜题。

可是林枫除了痴狂,便是肆意的说出更大的谜题,谁又能解,谁又会解。他不过是少年,向往那程澈与林浮生的故事,而那也是墨雨琦的不断灌输与痴人愿景。

可墨雨琦不一样,关于林枫的痴狂,关于林枫所独特的迷之特质皆是她驯养出来的,她将世间所有的美好都一一与他道来,将这个少年驯养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人,将其培养成七月风荷此后的标榜,也将世间最美好的遗憾与痴妄都留给这个少年。

她知道关于林枫的一切无人懂得欣赏,可是也深知他痴妄的爱绝世无双,可是却只能装聋作盲,她知道都不过是青春的荒唐,随着年岁的增长都会各自借着余生淡忘。

此后几日台风消散,墨雨琦已经不再陷入那场轮回陆离的梦境,而她也在着手《市政府第四季度财政预算告市民白皮书》的最后统筹、编撰工作,每个季度的财政白皮书是她工作最为忙碌的时刻,忙完之后也能清闲个数天,也能够有时间与精力与打理自己侍弄的电台节目。

九月转眼便要成为过往,墨雨琦长舒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之后将大功告成的白皮书发送给上级,起身站在玻璃幕墙便看着远方的大海,看着辽阔的海天之间白色的大鸟腾跃纷飞。

忽然间电话铃声响起,办公室众人的目光顿时望向作为源头的墨雨琦,众人低下头小声的笑起来,墨雨琦也笑了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把来电铃声换成了《哆啦A梦》,那熟悉的音乐在耳畔想起,那青葱的少年时光也同样能够在耳畔回荡,却始终回不去。

“喂,林枫,怎么啦?”墨雨琦漫不经心的看着街道上的树影,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察觉身边的世界是如此的不真实,仿佛是某个人所精心营造的一场迷局,而她只是一个孤独的中立游客。

“我今天下午D2606动车,晚上九点之后到,接下来几天有空没。”手机里传来林枫的低语,墨雨琦回过神来却不明所以林枫为什么会猝不及防的再度归来。

“嗯,有时间呀,你和欧阳霜颜一起来的吗?”墨雨琦笑了笑,可是电话里的氛围忽然有些压抑起来。

“没有,我一个人,来看看你和小琦。”林枫声音渐渐低沉,有些有气无力的说着,说话声渐渐变小。

“好啦,好啦,我现在是在办公室,晚点有空再说啦。”墨雨琦打着哈哈,缓解了林枫的尴尬,挂掉电话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关掉了电脑,向领导请示后便打卡下班,开始了一个季度的长假。

久违的阳光撒落在这座海边的城市,墨雨琦从市政府大楼走出来,站在太阳下呼吸着新鲜空气,顿时感觉焕然新生一般。

回到家里,小琦默默的趴在太阳照到的地板上摇尾巴,见墨雨琦开门进来只是回头望了望,又低下头去趴着摇尾巴。

“小琦,小琦,我们出去玩吧。”墨雨琦走过来轻轻的踩着它的尾巴,小琦无可奈何的抬头看着它养的两脚兽踩着它的尾巴,眼中流露着满满的生无可恋继续直挺挺的装死躺尸。

两脚兽可真难伺候,恶趣味还真多。小琦不由得感慨,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两脚兽才会长大,什么时候也能像它一样安静的在温暖的阳光下快乐的摇尾巴。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大概是此时此刻的温暖静谧,墨雨琦躺在沙发上刷着微博,手里还不忘从桌子上拿个苹果,安静的享受着美好的生活。

扫了一眼好友圈,转向同城溜达,一幕幕的不是啰嗦感叹生活,便是发着美食以及爱恨得失的,忽然间看到了一条很有深意的微博,不是指控与倾诉,却又在字里行间透露着愤愤不平。

祝你做个幸福的新郎,余生悲欢各自痛尝。墨雨琦点开这个人的资料,将她所有的微博都粗略的查看,忽然间发现了很久远的一条里有林枫的评论,还异常的暖昧与温存。

记忆忽然汹涌而来,看着这个人所发的微博,与自己在荔枝里所代人陈述的某个故事不谋而合,那个少年的希冀又一幕幕闪烁于脑海。

念辞姑娘?墨雨琦发了个私信过去,有点迟疑与好奇,可是心底里已是有七分笃定了这个人的身份。

嗯,是我,雨琦姐,林枫要来见我了,他终于肯来见我了,可是我该怎么办才好呢。那个念辞发来的消息让墨雨琦有些意外和惊讶,不知道为什么屏幕那端的人会变得局促不安与不知所措,可是她所知道的故事也许只是沧海一粟,那些久远而黯淡的过往与林枫的浪子行迹终究不为墨雨琦所知。

从星城到海城,从欧阳霜颜如胶似漆到闭口不谈,从林枫对念辞的苦苦寻觅与祈恕到念辞的惊慌失措。关于林枫这个出走浪迹的不愿长大的少年,这个自己曾经驯养的少年,如此自己还是负有不可置否的责任,也许是自己将他当成了那个固执的孩子。

阳光熹微,海风缱绻,整个城市被太阳迎面照耀,海岸线上行行次第的椰子树,沙滩上的游客,堆城堡的孩子,游走在沙滩与海洋边际追逐浪花的少年,在多少人的眼里都当作是岁月静好与现世安稳呢。

————上半阙暂终。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不过是简单而又美好的字眼,可你想要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究竟是得偿所愿还是痛不欲生,亦或是某个人拿梦醒许你九天翱翔,你遗忘了谁,又被谁忘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窗外已是灯火阑珊,寒星三两,落在远处。 张嘉佳说:“天一冷,就想等一场雪。很小的雪,可以落下彩虹;很大的雪,可以掩...
    我看到自己都上火阅读 1,390评论 4 59
  • 秋意浓, 人未央! 拾一片落叶写满心中的故事 ,让心底美好的愿望随岁月而丰盈 ,不染纤尘。携一份问候...
    拂晓亮剑阅读 1,907评论 21 115
  • 独坐时光一隅,一茶一书,一个发呆的下午。 回望前尘,一路上竟迷茫一片,放眼望,红尘纵横阡陌上,景致如烟如雾,秋风过...
    是静好呀阅读 743评论 1 46
  • 在清浅的时光里 拾一片花瓣 拂出黑夜的暗尘 携一缕清风 轻抚迷离的想念 在细碎的光影里 将所有的心事搁浅 我们之间...
    紫莺开心乐园阅读 705评论 3 51
  • 你坐在人间谈笑我是一只窝在你怀里打盹的猫暖黄色的灯光撒在你身上喧嚣与吵闹自觉退场你慢慢诉说着过去的时光放学后的故事...
    尔思_阅读 94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