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春秋001|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一起来,读诗意《春秋》!

孔子曰。不学诗。无以言。世道衰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弑君。子弑父。孔子惧而作春秋。记天子之事。而乱臣贼子惧。约其文辞而指博。以春秋笔法。行微言大义。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罪我者其惟春秋。春秋既成。弟子口受传指。刺讥褒讳。挹损文辞。不可书见。有鲁君子。左氏丘明。惧人人异端。各安其意。终失其真。因孔史记。具论其语。成左氏春秋。论本事而作传。明夫子不空言。余不惑而读孔孟老庄释。为明其义。延读左书。日夜读之。时人腹有诗书。出口而言。栩栩如在眼前。吾亦如飞跃时空。与之隔席对谈。孟子曰。春秋无义战。今不言其争。惟念其华。思之想之。作《诗意春秋》以记之。是为记。


孔子晚年编《春秋》,以春秋笔法,行微言大义,而乱臣贼子惧。但是,因为孔子编的《春秋》文辞简约,很难懂。为便于传授,左丘明对《春秋》进行了解读,从而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的名著《左传》。《左传》叙事严谨,文辞优美,很多篇章是文学和史学名篇。在《左传》中,很多历史人物在阐述道理时,往往引用《诗》中的句子,使整部《左传》文采飞扬、诗意盎然。

《春秋》和《左传》记载的第一个重要事件,叫《郑伯克段于鄢》。

当初,郑国国君郑武公的老婆武姜在生第一个儿子的时候难产,儿子的脚先出来的,武姜就受了惊吓。武姜因此很厌恶这第一个儿子,就给他起名叫姬寤生。接着,武姜又生了一个儿子,叫姬段,并喜欢这个儿子,还想请郑武公立其为太子。后来,郑武公还是让嫡长子姬寤生即位,这就是郑庄公。但是,武姜一直不服气,姬段也是属于私欲滋蔓的主,乃至和武姜一起谋反。最后,郑庄公欲擒故纵,说了一句著名的“多行不义必自毙”,在鄢地打败了姬段,迫使其逃到了共地,同时,置其母武姜于城颖,并且发誓说:“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后来,郑庄公后悔对母亲这样做。当时,有个叫颍考叔的,是颍谷这个地方管理疆界的官吏,听到这件事,就以给郑庄公献贡品的名义,开导开导郑庄公。庄公赐给颍考叔饭吃,但颍考叔在吃饭的时候,把肉羹留着没吃。庄公问他为什么这样,颍考叔回答说:“小人家里还有个老娘,我吃的东西她都尝过,只是从未尝过君主的肉羹,我想带回去给她吃。”庄公说:“你还有个老娘可以孝敬,唉,唯独我没有!”颍考叔说:“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庄公就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还告诉他后悔的心情。颍考叔说:“这好办!只要挖一条地道,挖出了泉水,从地道中相见,谁还说您违背了誓言呢?”庄公依了他的话。后来,庄公走进地道去见武姜,赋诗道:“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武姜走出地道,赋诗道:“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遂为母子如初。

《左传》认为,《春秋》在记载这件事情时,记载成“郑伯克段于鄢”,是有很深的含义的:“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意思就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说他是弟;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不称“庄公”而称“郑伯”,是讥讽庄公对弟弟失教。《春秋》这样记载,基本上把郑庄公的想灭掉姬段的本意写出来了。

《左传》以“君子”的名义对这件事评论说,——《左传》中的“君子曰”相当于《史记》中的“太史公曰”——颍考叔算是位真正的孝子,孝顺自己的母亲,而且还把这种孝心推广到郑伯。《诗》说:“孝子不匮,永锡尔类。”说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吧!

“孝子不匮,永锡尔类”是现存《诗经·大雅·既醉》中的两句。《既醉》全诗八章,每章四句,通篇都是祝福词,描述周代统治者祭祀祖先,祝官代表神尸对主祭者周王传达神灵旨意,表示祝福,祭祀完毕后周王和诸侯尽情宴饮的场景。全诗是:

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

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君子万年,介尔昭明。

昭明有融,高朗令终。令终有俶,公尸嘉告。

其告维何?笾豆静嘉。朋友攸摄,摄以威仪。

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其类维何?室家之壸。君子万年,永锡祚胤。

其胤维何?天被尔禄。君子万年,景命有仆。

其仆维何?釐尔女士。釐尔女士,从以孙子。

“孝子不匮,永锡尔类”是第四章中的两句。“威仪”,指隆重的礼仪。“孔时”,很好。“君子有孝子”中的“有”,通“又”,君子又是孝子。“匮”,亏、竭的意思。“锡”同“赐”。“尔类”,尔辈。这一章的大意是:礼仪隆重又美好,君主是个大孝子。孝子贤孙永相继,您家族永受天赐!

颍考叔是个大孝子,而且还把这种孝心推广到郑庄公,使其及时改正了对其母亲的态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其对弟弟没有尽教诲的责任。

儒家主张孝为先,所谓孝悌乃为人之本。《春秋》把这件事放在其首篇,无疑有着其教化的目的的。而《左传》中记载的这个故事,也产生了“多行不义必自毙”、“其乐融融”两个成语,以及“掘地见母/黄泉相见”的典故。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