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为何不愿归还荆州?

荆州古称“江陵城”,始建于春秋战国,是楚文化的发祥地之一。荆州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在三国时期,因其所处的战略地位,更为显著。

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曾这样描述荆州的战略地位:“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脩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於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不仅刘备如此重视,孙权政权也是如此。刘表新卒,鲁肃即劝告孙权:“夫荆楚与国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

曹操要统一全国,刘备要立足发展,孙权要全据长江,都把荆州作为争霸目标。

曹操本来早想南征荆州,并曾在官渡之战后兴师南下,途中因袁绍二子相争想利用这个机会彻底消灭袁氏势力,才改道北上,继续平定北方。

公元208年农历七月,曹操在远征乌丸、北方基本平定的情况下,率领大军南征刘表。八月,刘表病故。九月,大军进到新野,荆州新主刘琮投降。正是曹操南取荆州,促使孙权、刘备结成联盟,共同抵御曹操。于是爆发了著名的赤壁之战。



赤壁之战后,荆州被刘备、曹操、孙权三家分占,曹操占据荆州北部最大的南阳郡,孙权得到江夏郡和南郡,刘备得到荆州南部四个郡(长沙、零陵、桂阳、武陵)。

《三国志·先主传》裴注引《江表传》云:赤壁战后,“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备别立营于油江口,改名公安。……备以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安民,后从权借荆州数郡”。这就是“刘备借荆州”的来历。

关公守荆州,前后有十年时间。后诸葛亮进川,关羽单独镇守荆州也有5年之久。关羽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守住了荆州,巩固了刘备这个至关重要的根据地,刘备才有可能西取益州、攻占汉中,成为三分天下鼎足而立的一方。

公元219年,关羽北伐中原,水淹七军,威震华夏,作为联盟一方的孙权派吕蒙乘虚偷袭,荆州三郡(南郡、武陵、零陵)失陷,导致荆州三郡失陷。这就是俗语所言“关公大意失荆州”的来历。

孙刘联盟破裂,为三国归晋埋下了不可逆转的伏笔。

借荆州、失荆州也就成了孙刘联盟还是对抗的重要的导火线。


那么,荆州真的是刘备借来的吗?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军阀割据,诸侯林立。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10几年的时间一直在北方平定各方诸侯割据势力。南方的割据势力主要是荆州刘表、东吴孙权、益州刘璋三家。

《三国志刘表传》记载:“刘表字景升,山阳高平人也。少知名,号八俊。”“灵帝崩,代王叡为荆州刺史。是时山东兵起,表亦合兵军襄阳。”从公元189年至病卒,刘表经营荆州长达19年之久。经刘表及众将的励精图治,内安百姓,外息叛乱,至赤壁之战前夕,刘表已拥有“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的强大实力,成为南方最大的割据势力。

刘表经营荆州期间,远交袁绍,近结张绣,内纳刘备,称雄荆江,先杀孙坚,后又常抗曹操。但刘表外宽内忌,猜疑心很重,只愿守土自保,并无四方之志。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曹操官渡之战打败袁绍后,“曹公既破绍,自南击先主。先主遣麋竺、孙乾与刘表相闻,表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阴御之。使拒夏侯惇、于禁等於博望。”(《三国志刘备传》)

没多久,刘表身染重病,要把荆州托付与刘备。《英雄记》曰:表病,上备领荆州刺史。《魏书》曰:表病笃,讬国於备,顾谓曰:“我儿不才,而诸将并零落,我死之后,卿便摄荆州。”备曰:“诸子自贤,君其忧病。”或劝备宜从表言,备曰:“此人待我厚,今从其言,人必以我为薄,所不忍也。”

刘表死后,子刘琮继位,投降曹操。诸葛亮劝刘备劫将琮及荆州吏士径南到江陵,可有荆州。备答曰:“刘荆州临亡讬我以孤遗,背信自济,吾所不为,死何面目以见刘荆州乎!”

刘表对刘备有托孤之望,也是荆州士民以后为何都愿归附刘备的一个重要原因,《三国志刘巴传》云:“曹公征荆州。先主奔江南,荆、楚群士从之如云。”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是刘备得以立足荆州发展的民意基础。

曹操南征荆州,震动最大的不是刘备,而是孙权。因为刘备跟曹操的对战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孙权知道曹操取得荆州后必然要向东吴进攻,派遣鲁肃劝说刘备联吴抗曹,主要是为东吴的安危着想,同时也不甘心曹操取得荆州。因为荆州是东吴的门户,荆州失,则江东门户大开,这是孙权、鲁肃最不愿意看到的。

刘表刚刚病故,鲁肃便立刻上报孙权,请求孙权联刘抗曹。《三国志鲁肃传》云“今表新亡,二子素不辑睦,军中诸将,各有彼此。加刘备天下枭雄,与操有隙,寄寓於表,表恶其能而不能用也。若备与彼协心,上下齐同,则宜抚安,与结盟好;如有离违,宜别图之,以济大事。肃请得奉命吊表二子,并慰劳其军中用事者,及说备使抚表众,同心一意,共治曹操,备必喜而从命。如其克谐,天下可定也。今不速往,恐为操所先。”

由此可见,最早制定孙刘联盟,不是刘备,而是孙权、鲁肃。孙权、鲁肃结好刘备,是想利用刘备在刘表及荆州军民中的声望,共同抗击曹操。由于曹操南征荆州是按照荀彧之言悄悄出兵的,东吴一时未能发觉,鲁肃到了江陵,才知刘琮已经降曹,于是赶到当阳长坂见刘备,劝说刘备放弃到江南投奔苍梧太守吴巨的打算,改去夏口,组成孙刘联盟。

《三国志吴主传》:“刘备欲南济江,肃与相见,因传权旨,为陈成败。”肃曰:“孙讨虏聪明仁惠,敬贤礼士,江表英豪,咸归附之,已据有六郡,兵精粮多,足以立事。今为君计,莫若遣腹心使自结於东,崇连和之好,共济世业,而云欲投吴臣吴巨,臣巨是凡人,偏在远郡,行将为人所并,岂足讬乎?”备大喜,进住鄂县,即遣诸葛亮随肃诣孙权,结同盟誓。(《三国志先主传》)

从曹操南取荆州到鲁肃、诸葛亮相继为孙刘联合抗曹奔走游说,这些都是孙权刻意希望刘备占据荆州成为对抗曹操前哨战的表现。

孙刘结成联盟之后,即爆发了赤壁之战。这一战以曹操的失败而告终,而刘备以因此得到荆州四郡。此四郡来自于刘备自身的战斗所得,与孙权的出借并无关系。《三国志·武帝纪》:“(建安十三年)十二月,(曹)公自江陵征备,至巴丘,……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备遂有荆州、江南诸郡。”《三国志先主传》:“先主表琦为荆州刺史,又南征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皆降。”

包括以《吴书》为本记载的《三国志周瑜传》也只是写:“权拜瑜偏将军,领南郡太守。以下隽、汉昌、刘阳、州陵为奉邑,屯据江陵。刘备以左将军领荆州牧,治公安。”其中并未提到武陵、长沙、桂阳、零陵四郡。由此可见,荆州绝大部分是由刘备自己夺得的。赤壁战后,刘备支持刘琦为荆州牧,刘琦死后,刘备被众将推为荆州牧,他占有这些地方是很顺理成章。《三国志诸葛亮传》也说道:“曹公败於赤壁,引军归邺。先主遂收江南,以亮为军师中郎将,使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调其赋税,以充军实。”


那么后世所谓刘备借的是那一块呢?

《江表传》曰:“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备别立营於油江口,改名为公安。刘表吏士见从北军,多叛来投备。备以瑜所给地少,不足以安民,后复从权借荆州数郡。”由此推断,刘备借的可能只是南郡一个郡而已,而且南郡之中的南岸地是“给”刘备的,而非“借”。

《三国志鲁肃传》写到:“后备诣京见权,求都督荆州,惟肃劝权借之,共拒曹公”。《汉晋春秋》肃曰:“将军虽神武命世,然曹公威力实重,初临荆州,恩信未洽,宜以借备,使抚安之。多操之敌,而自为树党,计之上也。”权即从之。

这里虽未指名荆州的那一块,但是既然是孙权方刚刚得到的城池,应该是南郡无疑。现在很多人以为刘备借荆州是借荆州的一整块,其实是一种错误的理解,刘备借的只是半个南郡。且这个“借”的全过程的史料记载几乎都是来自《吴书》。借的目的也只是借刘备之力抵抗曹操而已。

《三国志先主传》记载:建安二十年,即公元215年,孙权以先主已得益州,使使报欲得荆州。先主言:“须得凉州,当以荆州相与。”凉州在哪里?在今甘肃一带,即中国的大西北了,当时称为“西凉”。刘备为何讲“得凉州,给荆州”,很可能是对孙权欲得整个荆州的不满。果不其然,“权忿之,乃遣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阳。”(《三国志先主传》)

单刀赴会的情节就出在此时,《三国志鲁肃传》:肃住益阳,与羽相拒。肃邀羽相见,各驻兵马百步上,但请将军单刀俱会。肃因责数羽曰:“国家区区本以土地借卿家者,卿家军败远来,无以为资故也。今已得益州,既无奉还之意,但求三郡,又不从命。”语未究竟,坐有一人曰:“夫土地者,惟德所在耳,何常之有!”肃厉声呵之,辞色甚切。羽操刀起谓曰:“此自国家事,是人何知!”目使之去。

有人讲单刀赴会的情节说成是鲁肃单身赴会,是同《吴书》所载的相混同了,时间是错开的,此赴会非彼赴会。《吴书》:肃欲与羽会语,诸将疑恐有变,议不可往。肃曰:“今日之事,宜相开譬。刘备负国,是非未决,羽亦何敢重欲干命!”乃趋就羽。

但是由于恰巧“是岁,曹公定汉中,张鲁遁走巴西。先主闻之,与权连和,分荆州、江夏、长沙、桂阳东属,南郡、零陵、武陵西属,引军还江州。”(《三国志先主传》),《三国志吴主传》也记载:“未战,会曹公入汉中,备惧失益州,使使求和。权令诸葛瑾报,更寻盟好,遂分荆州长沙、江夏、桂阳以东属权,南郡、零陵、武陵以西属备。备归,而曹公已还。”

所以,孙刘重结盟好,达成约定。刘备以长沙、桂阳二郡抵换了南郡一郡。借荆州之说由此完结。至于后来孙权背盟偷袭关羽,完全是背信弃义的小人行为,跟“索要荆州”毫无关联了。

借荆州只是借的荆州的一小块,而非整个荆州。且最初只是一种政治联姻,是把刘备作为利用的工具,与南郡一起成为孙权政治联姻工具的还有孙权的妹妹。《三国志先主传》:“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权稍畏之,进妹固好。先主至京见权,绸缪恩纪。”但是这种政治联姻也被孙权破坏。汉晋春秋云:“先主入益州,吴遣迎孙夫人。夫人欲将太子归吴,诸葛亮使赵云勒兵断江留太子,乃得止。”

“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之说,其实只是后人引发的联想而已。自刘备将:长沙、江夏、桂阳三郡给了孙权,彼此已无亏欠。而且自此之后包括《吕蒙传》、《陆逊传》中再无向关羽或他人提及归还荆州一词了。

如果孙权不是贪念太重,吕蒙不是贪求战绩,如果东吴还重视同盟关系,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孙权吕蒙是做不出背信弃义的小人行为的,然而可惜的是东吴还是趁机偷袭了荆州,致使孙刘联盟破裂,即使后期诸葛亮修复也只是有名无实。有句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借荆州还荆州只是为背信弃义小人行为开脱的借口而已。无论关羽如何防备,只要孙刘同盟关系还在,只要孙吴贼心不死,荆州早晚还是要失去的。这是与小人相处早晚要被其所害的经验之谈。

关公文化彭允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