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会让一个人更勇敢

每个人都经历过挑战,面对挑战的时候,有人选择勇往直前,有人选择退缩,有人不知所措,选择任凭时间流逝。

作为一位生涯咨询师,我深深地知道,一个人是会从挑战中成长的,因为那种挑战的感觉,就是自己触碰到的边界。当一个人可以很好地处理挑战,他个人的边界就拓展了。

这几天,我在大理上课,玛丽莲的《教练式培训师》课程。来之前,很多人好奇:你不是讲了很多课了,为什么还要学培训师培训?你不是更倾向于个体咨询,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钱去学习与你个人风格不一致的培训师?我也不知道,只是冥冥中感觉到,我需要成长。

成长就是以挑战的面目出现的

第一天课程的时候,需要练习不同的语音语调,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在与同伴练习之后。我收到的反馈是,仅仅用了2-3种语音语调,这与老师要求的5种以上相去甚远。同伴们告诉我,这或许与个人性格相关,我的娓娓道来可能就是与自己风格相关。我还被告知,需要突破自己,努力掌握更多的语音语调。

然后,我看到了班上各种夸张的“表演”——人们在用丰富的语气表达着自己的情绪。我开始了纠结:一方面,我认为,我应该有丰富的表达,应该突破自己,应该不仅仅只是娓娓道来,应该掌握各种语音语调;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不想改变,我不是要做自己吗?我需要有自己的风格,不一定每件事都模仿别人,我的娓娓道来也很受欢迎,这似乎也是不错的风格,为什么要改变呢?

我的纠结就像是一个站在边界上的人,准备迈出舒适区,却在抬起脚的时候对外界充满了恐惧。回头望望自己的领地,既舒适,又让人心有不甘。是该前进呢,还是要退回去。在那一刻,我体验到了深深的恐惧。

第二天一大早,我站在酒店的花园里,面对着一个花坛,眼睛注视着面前花丛中的大榕树,深深地呼吸。忽然,我听到了内心有一个小孩的声音:不,我不要!我不要改变!坐在地上,一边喊,一边哭。身子向后撤,手臂似乎被人抓住,就这样拉扯着。小孩的那种委屈和无助,让我一下就泪流满面。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自己身体里有一个小孩的声音

于是,我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大儿子新元。前段时间,我的太太和我商量,帮新元报名一个少儿模特活动,包括一次训练和一次比赛。我觉得,可以让孩子去玩一玩,丰富不同的体验,是件好事,征得儿子同意,就报名了。

在训练的时候,我也去了,我有一个想法没告诉太太:我要去看看孩子是否适应,如果不适应,我会帮助他。但是,儿子的表现让我特别开心,因为他表现得很好。看到他帅帅的模样,走来走去,我脸上堆满了笑容。我想,这孩子比他老爹出息。

比赛那天,我没有去,因为有工作,也因为我很放心了。谁知,太太回来后,告诉我,儿子在准备上台前的那一刻,哇哇大哭,说自己害怕。不管怎么劝,都不会再上去了。无奈,回来了。

听到太太讲,我很纠结:一方面,我想儿子能有突破,另一方面,我又觉得不要让他那么有压力。脑子里就有两种声音,一个是:男孩子就应该勇敢一点!如果不突破,就不会有一个良好的性格,不要任凭孩子成为一个懦弱的人。另一个声音:他就是害怕嘛,不要逼他,万一有了心理阴影怎么办?你要爱孩子,就要允许他的任何样子。

我忽然发现,这样的纠结,和我面对挑战时内在小孩对话中的纠结完全一样。我怎么对我自己,我也怎么对自己的孩子。我对于突破、挑战和改变的深深的恐惧,也一样发生在孩子身上。我自己纠结,我对孩子也纠结。

我该怎么做

我在课堂上连续提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一个人如何突破自己的个性特点,掌握更多的语音语调?一个是:当一个人内在小孩委屈而无助地拒绝改变的时候,我该怎么做?

玛丽莲老师的回答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模式和习惯,一旦你决定要改变,就会用不同的方式去创建,就会看到自己的愿景,就会变得容易。

这个回答很棒!但我回到自己的境况里,依然恐惧。

上课的有一段时间,我在神游,我在搜索着自己生命中那个能带给我更多启发的光辉的时刻。忽然,有一个画面就出现了。

小时候,我有一个邻居,一位中学老师,比我父亲大,我叫他杜伯伯。印象中,他就是满头银发,脸上总是慈爱的笑容,一直笑呵呵的。他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到他家里玩。每次他都会和我聊天、下棋、讲故事,还会借给我各种书看。

有一次,他借给我好几本杂志(《儿童文学》或者是《少年文艺》)。他说,这几本书里连载了一个有趣的小说,他专门等连载完了,一起给我,让我可以一气读完。小说的名字我现在都记得,叫《小巷奇人》。因为有趣,我很快就读完了,只花了两三天的功夫,我那时还是小学生。

我永远记得我还书时的情景。杜伯伯家里是一个小院,那天下午他就坐在小院里看报纸。阳光从天井上射下来,打在门框上,照在杜伯伯慈爱的脸庞上。看到我去还书,杜伯伯邀请我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把书放在一边,顺手拿起一张报纸,卷起一个话筒的样子,递到我的面前,“昂昂,我来采访你一下,读完这本书,你有什么想法呢?”

我一下就紧张了,仿佛真的被记者采访了。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总结,还有自己的想法?我感受到心跳加速,感受到身体发紧。这时候,我再看看杜伯伯,脸上依然满面笑容,呵呵地笑着,眼神充满了温暖和慈爱的鼓励,他像是知道我的心思,告诉我,“昂昂,试试看。没关系,随便说,说你自己的想法就好。比如,你觉得小说里的***是不是一个奇人呢?”

哇!在他的鼓励和启发下,我终于慢慢讲出来了自己的感受。

那一天,那个画面,那个小院,那束阳光,那慈爱的面庞,那个稚嫩的孩子,都收藏在我的记忆里,一直都在。

于是,我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作为父亲,不用那么纠结,只需要抱抱孩子,给他更多的包容就好了。可以告诉他,“孩子,我爱你,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会接纳你。你可以只管去尝试,哪怕总是犯错,哪怕十分笨拙,哪怕最后的结果是失败。爸爸爱你,我会张开怀抱等着你。”我想,我的包容,会让我的孩子更勇敢。

于是,我也想到了自己,我知道该对自己内在的小孩说什么了:没关系,走出去吧,我们要的不是改变,而是成长,恐惧也好,担心也罢,用心体验就好了。你可以有更丰富的语音语调,也可以保持你自己;你可以有不同的风格,也可以保持你自己;你可以显得卓越不群,让别人喜欢你、羡慕你,也可以保持你自己;你可以很成功,也可以一直失败,我爱你,一直都爱你。如果你走遍千山万水,满身疮痍,我在这里等你;如果功成名就,一身荣耀,我也在这里等你。我爱你,我会张开怀抱等你。

这一刻,我不再恐惧了。

当我流着泪对自己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不再恐惧了。

那天下午,那一幕场景永远保留在我的记忆里。那个小院,那束阳光,那慈爱的面庞,那个稚嫩的孩子。

我想,包容,会让一个人更勇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