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父亲的散文诗-节日快乐

明天我要去 邻居家再借点钱

孩子哭了一整天哪 闹着要吃饼干

蓝色的涤卡上衣 痛往心里钻

蹲在池塘边上 给了自己两拳

这是我父亲 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青春 留下来的散文诗

几十年后 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 老得像一个影子

那上面的故事 就是一辈子

                                  ---许飞《父亲写的散文诗》

开阔,舒缓,浩荡,流动着无尽的伤感,那是我的家乡,华北平原,久违的北方。

他在北方那片黄土地上身体力行的告诉我,努力是人生的及格线。

父亲爱喝酒,我知道他一个人喝很孤独,所以总是假装自己能喝点,小时候夏天的夜晚,累了一天的他光着膀子,喝冰啤酒,吃皮蛋,这是他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了,我撒着娇说,给我喝一口,父亲宠溺的笑着道,我闺女随我,海量。

小时候我总怕父亲喝醉,话多且絮叨,后来才懂父亲的含蓄包裹着复杂的情感,每一句絮叨,都包含着父亲寄予的期望,深沉而厚重,像他喝的二锅头,绵长而浓厚。

父亲爱抽烟,我每次看到吸烟危害健康的书和新闻时,总不厌其烦的劝他少抽点,然后想到各种病症,内心恐惧到和他争吵,长大后才明白,那是大人们,也是他解压的唯一方式。

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用公用电话打着长途电话,一句一句地劝父亲少喝点酒,少抽点烟,他听了烦,就挂了电话,那一刻我是恼怒而心酸的,我希望他健健康康的,能陪伴我到很久很久,我想一直依赖他,一直在就好。

因为父亲是世界上最无畏的骑士,无畏的撕开黑夜,走在光明之前,守护着我们。

父亲是奶奶的小儿子,爱笑爱闹,像个大孩子,我倒是不像他,他胆子大,爱表达,跟谁都有的聊。幸好,我遗传了他的幽默感。

他总说,我是他的小棉袄,对我说一堆心事,最后总爱加一句,别告诉你妈。父亲需要的不是有一个人听他过去的故事,而是有个人能懂他此刻的心情,我沉默就好,然后陪他喝两杯。

去年中秋节,我回去看他,花白的头发,笑着跟我说,现在小区的孩子都喊他爷爷了,我听了心里一片苍凉,父亲老了,而他最终也开始接受自己老了。以前他还总把头发染成黑色,喜欢找我弟扳手腕,他唯一值得夸耀的就是年轻时的饭量和力气了。

忽然有一天我明白张楚歌里唱的:父亲坐在台阶上已经苍老,已不是对手。

渐渐理解他曾经的挣扎和妥协,他开始选择不呐喊,考虑回老家,回爷爷奶奶曾住过的村庄,种菜,养鸡,有肉吃,有酒喝。倦鸟归巢,或者像小虾一样终日在清澈的溪水中游来游去,无意识的咀嚼生活赋予的闲适和甜美,这就是父亲向往的满足。

等到父亲回老家的那一天,我会跟父亲说,我很好,你可以放心的老去了,放心的过你和母亲想过的晚年生活,其他的女儿替你扛着。

我抬起头,透过树叶看到月亮,心里想的是儿时父亲教我的那首古诗: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少年也已苍茫,冷眼盈眶,听您倾诉,余生的漫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