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文|小妖


"百合,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婚礼上司仪问文贤时,他是这么回答的。而百合哭得哽咽不堪,断断续续说出: 这是我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台下,包括我很多人都红了眼。

1

说到文贤,一位看起来成熟稳重,却缺乏家庭关爱的孩子。父母长年在国外,他由阿姨,姨丈带大,在他心里寄人篱下的感觉从没有断过。

而百合呢,鹅蛋脸,双眼皮,长发,单亲家庭,小时候除了妈妈,就是邻家大哥哥文贤保护她了。

说到他们,是惊心动魄的,而我又是心生羡慕的。

他们是先斩后奏领的结婚证,打电话报喜时,朋友也替他捏了把冷汗。毕竟自从跟家里告知有对象以来,贤妈妈一直认为是百合带坏了她儿子。所以对她避而不见。

贤妈妈和贤爸爸在文贤小的时候就出国去,直到文贤25岁才回来。所以在文贤的童年里,青年里,少年里陪伴他的除了阿姨,姨丈,最后就是姨丈家对门的百合。

贤爸妈回国的意思其实很明显,就是给文贤娶妻,然后一起出国。当文贤告诉母亲,自己已经有女朋友的时候,母亲是刨根问底的了解了一遍百合,甚至是去问了文贤阿姨附近邻居。了解完就全是接下来的嫌弃,因为没有背景,学历不高,还单亲。

文贤再次拉着百合回去见父母的时候,贤妈妈依旧不正眼瞧她,只顾着说她土气。可当文贤说出百合已经怀孕2个月了,自己只是想给百合和宝宝一个家的时候,母亲终于看了一眼百合,但依旧不说话。

后来还是贤爸爸偷偷出钱给他们首付了一套3室1厅的房子。小俩口就住进去等待小生命的到来。而每次说到办婚礼时候,贤妈妈总是说: 等孩子出生了再说,为此,没少吵架。只是每次文贤气冲冲回家的时候,百合都说:"能跟你和宝宝在一起就很好,婚不婚礼我没关系。"每次这个时候,文贤胸口都闷得苦痛,他在心里骂自己无能。可他也无奈,另一边是父母。

2

就在文贤以为新日子就会这样开始的时候,生活却多了一份变化。

"如果我没有了小孩,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分开了?"百合枕在文贤手臂上淡淡的说,可明显她嘴唇在颤抖。

"要说打掉小孩的话,我不允许。还有就算我们没有这个小孩,我早晚也是娶你的,一定会。"文贤略带悲伤的说着,他把百合往自己身边挪了挪,抱紧她。

百合掉了眼泪,从眼角一直流到文贤的臂膀里,如此温热,却又多了一份哀伤。

冬天的一个傍晚,文贤回家时,他喊了几声百合都没有回响。他到处找,都没有找到,唯独客厅放着一本相册。文贤一页页翻,里面是他和百合从小到大的合照,直至最后一页写着:

文贤,对不起。我自作主张把小孩打掉了,没有因为谁,仅仅是因为我没有坚持的勇气了,我也怕。我怕如果小孩出生了,得不到宠爱,那ta也是可怜的,我不希望ta出生时没有温馨的家。离婚事宜我已经办好,你签字即可。

文贤给百合打电话,提示关机。他奔去百合家,他用备用钥匙开门进去,留下的却仅仅是墙壁和家具,依旧没有百合。那晚他在百合房间呆了一晚,没有睡意,只是半夜进了条信息:贤,是我跟我妈妈决定后的举动。还有,我也是希望你可以出国,我们会再见的。文贤再打过去,依旧又关了机。

第二天他失魂落魄的回了家,告诉妈妈出国吧,贤妈妈问他怎么有此决定,文贤突然觉得一切如此讽刺。可他依旧没有说出口。

两个礼拜后,文贤去了国外。

文贤走的那天,百合其实知道,但她并没有去目送他。她只是用新号码上给发来"谢谢"二字的贤妈妈回复了:不用谢,阿姨。

其实说贤妈妈没有找到百合,肯定是可笑的,是的,很可笑。

百合决定离开之前,贤妈妈确实找了她,也如同电视剧一般的情节,给了她一张卡说:"里面是88万,毕竟你怀的也是我儿子的骨肉,同样作为母亲,我也不忍心让你打掉,但是这笔钱可以让你和小孩过日子。""百合,你肯定也知道,文贤哥哥很早就过世了,我就剩这么一个儿子了,如果他不跟我出国,我跟他爸爸就没有盼望了,希望你能理解这一点,我也希望你能帮我说服小贤和我出去。"

她没有怪任何人,她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拿上卡便礼貌地道了别。转身后百合泪如雨下,所有悲痛在这一刻只剩眼泪知道了,她也明白贤妈妈也有难处。

百合也从没有想过,如此电视剧的情节居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她突然哭着哭着就冷笑了下。

或许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3

后来,百合生了一个孩子。她给她取名: 嫒熙。谐音就是: 爱惜,跟着百合姓,全名夏嫒熙。虽然几年来百合并没有后悔生下小嫒,但是随着年纪增长,小嫒经常问妈妈和外婆: 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有爸爸,而我没有。每次小嫒这么问的时候,记忆瞬间苏醒开来。而百合总是告诉她: 你有爸爸啊,爸爸在遥远的国外赚钱呢,不然你看小嫒这么多漂亮衣服怎么来的呀,都是爸爸买的呢。

只是小嫒每次听完都会说: 那爸爸什么时候来看我呢,别的小朋友一直说我没有爸爸。小嫒一次次,一遍遍的这么问......

直到有一次,小嫒手臂带着一块一块淤青回家的时候,她梨花带泪的说着别的小孩说她没有爸爸,所以跟对方打架了。这一切让百合妈妈看了甚是心疼。

半夜趁小嫒睡下后,拉着百合说:" 你要不打听打听他的下落,如果他还没有结婚,你就告诉他,你当时并没有打掉小孩。现在小孩长大了,正找他呢。还有要不,你就答应你们公司小张,他和小嫒玩得也很好。"

百合一边听着,一边看向外面的星空,她想文贤的天空是否同自己的天空一样清澈得看得到星星呢,一闪一闪如同诉说着什么,可百合听不清楚。

"妈妈。我不想小孩变成筹码,她是我的宝贝。"百合咬了咬嘴唇说着。

"可,她早晚要叫爸爸的。"

"妈,你放心吧,我会给她找个爸爸的。"

妈妈回了房间,百合去了小嫒房里,她坐在床边看着小嫒,发现眉眼之间几年来,越发的像极了文贤。她不知道"爸爸在国外赚钱"这个谎还能撑多久。

瞬间,百合觉得自己是否太过自私。如果一直不告诉文贤,女儿就真的会没有爸爸。有时候我们认为时间是一剂解药,但后来发现原来它也可以是毒药。

4

隔天,百合拿出几年前的那部手机,打开。里面有文贤几年前发来的联系方式,她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在用,她便试着拨出去。可拨完的瞬间,她又按掉了,怕听到他声音后,欲罢不能的哭泣。

想着这些她便作罢,换个方法,她用后来新申请的QQ号加了他。即使删掉了号码,可几年来其实已刻在脑海。验证写上:大学同学。她想,这样子的话,他应该会同意吧。

她心惊胆战的加完,松开鼠标。QQ响了,对方很快同意了,也发来疑问询问是哪位大学同学。她心像平静的湖面被扔进大石头,水花四溅。百合怕有破绽,很快打出一句试探的话: 听说你结婚了,我特地来恭喜你。

"哈哈,很谢谢你恭喜我。不过30出头了,总是被传结婚我也不好意思啊。"

百合惊呆了,总是被传结婚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还没有结婚?

就在她猜测之余,文贤又发来咨询是哪个同学。百合怕说多错多,便找了借口下了线,接着一连几个礼拜不敢再上那个QQ。

就在百合再打开的时候,她看到那个熟悉的头像不停跳动,显示几十条未读信息:

"我把你QQ问了别人,怎么没人认得你是哪个大学同学啊,我很好奇。"

"同学你是哪位?"

"你是百合,对吗?"

"回答我,你是百合吗?"

"你真的是百合吧。"

........

百合突然觉得呼吸急促,她闭眼调整自己的呼吸。几年了,她终于又看到文贤打出自己的名字,她突然觉得很感动。几年来,虽说她和妈妈从南方搬到遥远的北方,但她每年过节,都会回高中学校看看,那是文贤跟她表白的地方。

那时候有人追求百合,直接追到班里,文贤听说后马上奔去百合班里对那男生说: 百合不会跟你在一起的,她妈妈在她小时候已经把她许配给我了,说完便拉着她跑出去了。

如今,换成百合带着小嫒跑。

5

当小嫒第一次见到爸爸的时候,她已经6岁。

她每天询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看她的次数越来越多。百合鼓起勇气给他QQ发去一排字: 你有个情人,她想见你,她很想你。

"谁?"

"她6岁了,你的女儿,她叫夏嫒熙。"

第一次,百合终于给他留了城市名和电话号码。两天后文贤告诉她,他父母亲也跟着来了。

他们约在酒店的一个包厢里。文贤到的时候,百合正抱着小嫒逗她,她抬头看到进门的这个男人,比几年前多了几分帅气和成熟,她朝他微笑了一下。

便让妈妈先带小嫒出去转转。她起身帮贤妈妈和贤爸爸拉了椅子,请二老坐下说话。唯独文贤的眼神随着小嫒出门去了又回来。

"是不是很像你。" 百合深呼吸了一下对文贤说道。

"阿姨,对不起,我实在不忍心小嫒每天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看她,所以才麻烦文贤回来看她一下就好。" 百合怕贤妈妈以为自己要以小孩当筹码再一次绑住她儿子,便自己先开了口。

"真的像我们家文贤呢。"贤爸爸开了口。四人相对面坐着,仅此几句。

"妈妈,小嫒真的饿了,可以吃饭了吗。" 小嫒跑进来撒娇。

贤爸爸突然起身,走到小嫒旁边:" 小嫒,我是爷爷,他是你爸爸。"

当听到爸爸二字的时候,小嫒却退缩了,她躲开文贤伸来牵她的手。

文贤再伸手,她还是躲。就这样,大家仅此坐着一起吃着晚餐。百合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一家人一起吃饭是这样的奇妙,这就是"家庭聚会"吧。她不后悔重新联系他,至少让小孩见到了爸爸。

百合的遗憾又少了一分。

6

饭毕,大家都说出去走走,便给百合和文贤单独相处的机会。

"你...你这几年过得还好吗。"文贤先开了口。

"你看我不像生过孩子吧,如同少女般,过得不错。"百合怕躲不过他的眼神,便没有看他。

"我这次会回来的久一点。"

这是两人几年后再一次独自相处时,唯独说的几句话。

后来文贤留了个新的国内电话给她,说如果小孩想他了就打。

可百合也没有打过,倒是文贤三天两头打来,只是每次小嫒都没有喊过他爸爸,而文贤更多是从百合那里慢慢了解了女儿这几年的情况。

后来他们又如同以往一样开始见面。只是目的都变成了为女儿买衣服,买鞋子,买玩具。

"百合,你现在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 路过一家珠宝店的时候,文贤突然拉住百合。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此次我也只是为了让女儿见你一次,仅此而已。"百合并没有想过要重新开始。

文贤突然拉起百合跑了起来。跑到百合开口说喘不过气的时候,他才松手。

"还记得当时我跟你表白后也是拉着你跑吗。"文贤抓起百合的手放在胸前。

百合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眼泪开始不争气。

文贤说有东西给她看,让她一起回他住的那里,百合不说话的跟在后面。进门后,百合有点不自在的站在门口,文贤从行李箱拿出当年百合留给他的相册。

百合用手触摸着封面,感觉如同几年前一样新。她突然蹲下,哭得泣不成声。文贤也蹲下,抱着她,百合这一次没有躲了,她就这么趴着哭湿了他肩膀。

文贤用手抬起百合的脸,一边给她擦去眼泪,一边说着对不起。百合只是使劲的笑着摇头。文贤看着她,低头吻了她,百合先是吓到后退了一下,文贤却用力抱住她,又吻了一下。就像生怕她再去离去。

百合睁大眼睛看着他,她不知道文贤现在这样吻着自己是什么意思。他真的可以娶自己吗?

"你真的要再娶我一次吗?"百合推开他,疑惑的问。

"嗯,这次,你带着女儿嫁给我。"

"你爸妈同意?"

"这个我这次下来已经和他们谈清楚了,你看看这次他们不也下来看孙女了?"

"那...小嫒,这次真的有爸爸了。" 百合开心的笑了。

文贤把百合紧紧抱在怀里,他亲吻她额头,亲吻她鼻子,直到她的脖子,最后一直吻着她的唇。

7

曾经太年轻,他错过了她,也错过了女儿的6年。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给女儿和百合一个真正的家。

他捧着花出现在百合家门口跟百合求婚的场景,还有百合牵着女儿让她喊爸爸的场景,他特地请了摄影师记录这些美好,这是一生的礼物。

人的一生很奇妙,有的可以奇妙到难忘。

"爸爸。夏嫒熙也是有爸爸的人了。" 伴着小嫒的回声,大家都喜极而泣。

爱情就是如此吧,我们不求下辈子。

而这辈子曾经和你在一起那么多年,却也只想这辈子的后半生再跟你在一起更多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