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深圳梦

我妈经常不无遗憾的说,如果在上世纪80年代末,她能狠狠心,丢下我们兄妹三人,到深圳打工或创业,现在我们家的境况一定会好很多。

对于我妈的话,我基本是相信的。因为她和跟她同一辈的人都说了同一个与历史相符的事实:那时候的深圳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百业待兴,生机蓬勃,到处是挑战和机遇。

据说那时很多工程到处招标,工厂和基建都难招人,只要肯干敢干,就不怕没钱赚。

而像我妈这样的农妇,没甚文化,但胜在勤劳,她觉得自己可以上去租地种菜,因为无论是租地还是菜市场的铺位,租金非常少,“等于白送给你做。”当时一个在深圳宝安开养鸡场的亲戚回来说。

面对这些,我妈当然很心动,当时摆在我们的现实挺惨的:我爸好吃懒做,挣的钱连我们一家五口的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但他的思想又非常古板传统,不准我妈出外面工作。

无奈,我妈只能在家种一亩三分薄田,但我家人多地少,种出来的水稻,交了公粮,所剩的根本填不饱肚子。因此,饿肚子是我们常遇到的事。

记得有次,家里又无米下炊,我妈只得带着我们三个回外婆家蹭饭吃。外婆一边给我们做饭,一边不停抹泪。

面对入不敷出的家,又不时有人从深圳带回一些利好消息,她当然想立刻上去,找活干,在她心里,外面再怎么辛苦,也比在家强,特别是面对我爸这样思想顽固的人。

但我妈出不去,除了我爸不让,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兄妹三人。我们当时分别是8岁,5岁和四岁。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我们到底还没到能照顾好自己的年龄。

我妈有过狠狠心,出去打工的心理,但一想到她不在,我爸可能连饭都做不好给我们吃,脾气又不好,会将对她的怨气出在我们身上,她就寝食难安。

不管怎样,我妈后来都没去成深圳,而同时期出去闯荡的人,不管是种菜、做生意,还是做建筑、工程、进工厂,都混得比我妈要好得多,有的甚至在深圳买了房,再不济,挣钱回家盖栋房子也是有的。

不像我们,直到90年代末,才东拼西凑地盖起一层楼房,更大的问题是,我们读书的钱已经拿不出来,几乎年年拖欠学费。

总之,对于过往,我妈存有诸多遗憾。虽然在我读大学时,我妈终于跟着以前的工友到了深圳打工,但彼时的深圳早发展成全国一线城市,哪还有机会留给像我妈这样的农妇?何况,我妈也老了。

可见,于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来说,时代的机遇,只有紧紧抓住了,才能分得其中一分羹,而一旦错过,就时不再来,机会也不复再有。

当然,在机遇面前,也有很多人抓住了,再加上自身的拼搏,获得成功,也就不足为奇。

朱光潜在《给青年的十二封信》中说到:生命途程上的歧路尽管千差万别,而实际上只有一条路可走,有所取也必有所舍,这是自然的道理。

像我妈这样的人,对生活,对人,总是缺少了一点“狠”,狠不下心,最后,生活对她更“狠”。

当然,我妈很好,很善良,她现在老了,我们只想她安享晚年!

况且,对于我们兄妹来说,更感恩当年我妈的不够“狠心”,让我们并没有过上颠沛流离的童年生活!

所以,有舍必有得,得得失失之间,并没有绝对的标准,就看你如何看待,如何取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