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妖气

“江湖有个小浪子,

尝遍天下金波子。

要说这还差啥子,

独缺貌美小娘子~”妖风坐在一家名为味风的酒肆里,一边喝着杯中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说到。

“你这个浪子,大白天就旁若无人出此狂言,真真是江湖败类。”一旁饮酒的豪客听见这厮这般说话,纷纷嗤之以鼻,投去了鄙视的眼神。

“切,我妖风行走江湖,最爱的就是那美酒跟美人,世人皆知,我又何必扭捏作态,难道你们不爱美酒不爱美人?况且,我长得如此俊美,美人焉有不爱我之理啊?”

“就你?俊美?成日只以面具示人,怕是丑陋无比才会连面具都不敢摘吧。”其中一个人不满妖风的自以为是,回怼到。

“你懂什么,我要是摘了这面具,怕是你们都娶不到媳妇喽,这可是为你们着想,毕竟世间能与我媲美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妖风一边说一边拿起酒壶走到了这桌跟他抬杠的人面前,把酒壶往那桌子上一放,一下子,这群人的气势就矮了半截。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想知道吗?不过,知道这个原因的人都被我……”妖风顿了顿,眯着眼做了个格杀勿论的动作,刹时,刚刚还故作镇定的这桌人,立马就跟泄了气般,吓得跑了出去。

“快跑快跑,这妖风我们,我们惹不起,小心,小心小命休矣。”这群人一边跑一边说着,仿佛妖风真在后面追着他们似的。

“切,一群胆小鬼,不过吓唬一番,就没骨气的逃了,果然啊,你们都不配看爷的真容,毕竟貌似潘安那。”妖风说罢又饮了一口酒,从兜里掏出十两银子,掷在桌上。

“小二,结账,他们的账,爷就一块付了,来,不用找零了。”随之妖风拿起酒壶,一边喝一边走出了这酒肆,嘴里还在嘟囔——这酒不错,不错,就是还不够烈啊。

等妖风走出味风半晌,这家店小二才畏畏缩缩的走了出来,腿还止不住的哆嗦,一边走一边朝外张望,生怕妖风折回来,显然被吓得不轻啊。

也怪不得这店小二,妖风这人,真如他名字一般,妖气的很,偏偏武功还了得,因此世间有许多他的传闻,个个都传的很逼真。至于这人从何时冒出来的,竟是无一人可知。

他还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叫——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说实话,这话说的还蛮中肯的,毕竟谁不爱美酒,谁又不爱美人呢?况且江湖里刀光剑影的,哪天可能就做了孤魂野鬼,因此及时行乐,方是人间正道啊,如此说来,这妖风也是一个真真有些性情的人,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好了不知多少倍。

“贼人,拿命来!”妖风正晃晃悠悠的一边喝着酒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却倏地听到了这句话,当下便提起了精神来。

不料,这喊着要杀他的人,他几下就给她制服了。

“我当多厉害的人嘞,哎,怎么这么快就被我拿下了,小娘子,你这身手怕是这辈子都要不了我的命呦。”

妖风说话的同时,还不忘上下打量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还是个女人。他自认虽然洒脱不羁恣意行事,却也真真的没杀过谁,手上一滴血没沾过,也不知这女子寻的是哪门的仇啊,哎~莫非是我不小心欠下的风流债?不对不对,她虽以纱蒙面,可是我诚然对这般泼辣的女子没甚好感,我喜欢的自然得是温婉可人弱似扶柳的,怎么会主动勾搭这样的主,那不是给我自己找罪受嘛,妖风心里正兀自思忖着,忽然间,闻到了若有若无的酒香,他眯了眯眼,发现这味道来自眼前这姑娘的腰间,瞬间妖风就来了精神,暗自感叹——不得了不得了,这丫头竟然有蓝桥风月。

“姑娘这,这腰间,可是,可是蓝桥风月?”语罢妖风不等黎素回答,就从她腰间迫不及待地取了下来,整个心神都跑到这酒上了,这可就给了黎素可乘之机,一个倒勾反手下,黎素的剑霎时就至妖风的颈侧,生死全在黎素的方寸之间。

“你果然像传说般爱酒,不过一壶蓝桥风月,就教你放下防备,哎,你说我手要是这么一抖,你可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呀。”

“如此看来姑娘这是有备而来啊,你知道我爱酒,你也知道打不过我,便特意寻来这蓝桥风月,好教我分心,啧啧,果然像你这般的泼辣女子,心肠都比寻常女子要歹毒些。”妖风丝毫不畏惧的调侃起黎素,仿佛在他颈侧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根,无关痛痒的稻草。

“呵,我可不屑同那些柔柔弱弱的女子做比较,我一剑在手,快意平生,不知比她们逍遥多少。”

“那我妖某看来得称姑娘一声女侠了,只是你这拳脚功夫,额,不知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真的很是好奇啊~”

一个不留神,妖风嘴里便开始损起眼前的人来,丝毫不因为眼前人是个女子就嘴软。

“你,你莫要气我。”显然,黎素一下就被抓住了痛处,可一想到自己的绝密“武器”,她的眼睛便一下子亮了。

“咳咳,妖侠士,你可知这酒,我是从何而来啊?”

这么一问,妖风一下子就来了兴趣,毕竟这酒一钱难求,他也是多年前有幸一品,才能尝上些许,自此便惦记了许久。

“嘿嘿,这位貌美的姑娘,不知,你这酒,从何而来啊?”一下子妖风的语气便来了个天差地别,恭维的话张口就来。

“呦,现在说我貌美,不说我泼辣了?”

“哪里哪里,女侠英气非凡,自是那寻常女子比不得的,就算我今儿未见你全部容貌,便是看你这眉宇间就知道女侠你容色绝非凡品呢。”

“哎,见你这么夸我,我本是该高兴的,可是,哎,我自幼生得丑陋,旁人见了我都躲得远远的,我这才带着面纱示人,所以,哎,你这貌美一词,我黎素是受不起的。”黎素故意一句三叹息,真真的装出一副丑女的模样,静待着妖风的应答,眼里却是难掩的狡黠,自然,黎素的小心思,在满心满眼只有酒的妖风面前,不曾察觉半分。

啧啧,想不到这姑娘竟这般可怜,看来真应了我说的容色非凡品啊,丑到人人远之,可不是绝品嘛,俗称——丑绝人寰,嗯,还好带着面纱,不然吓着我该怎么办。

“咳咳,黎素姑娘,我妖风岂是肤浅之人呢,外貌嘛,不过皮相而已,无妨,无妨啊。”

“既然妖侠士不介意,那我可就将面纱拿下来了,都说坦诚相待,我们一个戴面纱一个戴面具,着实有些不妥,还很妨碍我们真诚以待不是?”黎素说着就佯装要拿下那面纱。

“哎!别别别,我觉得戴着挺好,可以留些神秘感嘛,哎呀,黎素姑娘,不妨就告诉我你这酒的来处啊,你要是愿意告知,那我呢也不是吝啬之徒,我就教你些防身的功夫,叫你行走江湖用,如何?”妖风听的黎素要摘面纱,顿时吓得不轻,我可不要看你劳什子的样貌啊,我晚上做噩梦被吓死你能负责吗?从此江湖可就少了我这样的高手,那可是何等的损失啊!

“你,不嫌弃我样貌丑陋?”这妖风,真真是油嘴滑舌的很那,心里不知怎么嫌弃我的样貌呢,嘴上倒不说半分,不过,嘿嘿!他不是扬言要爱这世上最美的女子嘛,我倒要看看,如果让他对一个丑女动了心,会是怎样的景象~

“怎会怎会,黎女侠侠肝义胆,我倒是钦佩的很嘞,就是,在下有一事不明啊,不知我是如何招惹了女侠,让女侠特地来寻我的仇啊?”

黎素听罢,收起了手中的剑,大笑了起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妖侠士莫怪莫怪,我就是找个说辞而已,妖侠士江湖闻名,能教地裂天崩,山川颠倒,传闻那是天下皆知,而我呢就是个无名氏,不这样哪会引起你的注意呢?”黎素说着说着脸颊仿佛带上了红晕般,这摆明了她是特意来找他的嘛,不过细看她的眼睛,那可是半分情意都没有的,真料不到这黎素说奉承话的本事,也是张口就来,两个人奉承来奉承去,竟丝毫不觉违和,场面还挺谐和。

“咳咳,那不过是世人夸大其词,不可信,不可信的,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想不到我妖风在他们眼里如此厉害啊,啧啧,看来我这是威名远扬啊,这黎姑娘为了引起我注意真是下了一番功夫,样貌虽然丑了点,不过嘛,也是颇为用心的,嗯~果然我这倜傥的模样就算戴了面具也丝毫隐藏不了啊。

“有的有的,妖侠士武功天下无双,为人还豪爽大气,嘿嘿,刚刚黎素多有冒犯,您可别跟我一般见识呀,而且,我这酒,可是我亲自酿的哦~怎么样,我有诚意吧?”

“你说什么?这蓝桥风月,是你自己酿的?”

“正是!”

“可据我所知,这蓝桥风月乃是由宋高宗赵构的吴皇后,娘家吴府所酿,这秘方也是概不外传,莫非?”

“是也~吾家正是这吴家后人,这酿酒的方子,也是传承了多年,喏,反正这酒现在你手里,你尝尝,就知道味道如何了。”

黎素说罢,妖风便立刻开了酒壶,小心翼翼的嘬上那么一口,只一口。

“啧,这味道,竟比我多年前喝的还要醇上几分啊,黎姑娘,好手艺,好手艺啊,这酒,不妨就赠予我,可好?”

“嘿嘿,好说,好说,只是嘛,我来寻你,自是有所求的,就是不知你应不应啊?”

“但说无妨但说无妨啊,这么好的酒,让我做啥我都乐意!”

“当真?”

“我既然允了你,那就一定言出必行!”

“嘿嘿,那我的终身大事可就解决啦,你也知道,我素来样丑,没有哪个人敢来娶我,你既然喝了我的酒,那你,以后可就是我的人了,你放心,你娶了我,我一定让你日日都有好酒喝的~”黎素装出一副不得已的模样,语气里还特意多了些娇羞,仿佛真的想嫁给妖风般,眉目间顾盼生姿。

“什,什么?!你让我娶你?!”好呀这死丫头,竟然给我下套!一壶酒竟然就想让我娶她!真真是恶毒,我,我这么英俊的模样,势必要找一个绝色美人儿来才能配得上我,可如今,叫我怎生是好,怎生是好啊,妖风一想到要娶个丑婆娘,又想着刚才的信誓旦旦,心里真是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

“看来,妖侠士很是为难啊,哎,我也知道,以我的容貌,是断然配不上妖侠士你的。”

你知道就好,妖风心里应答到。

“不若这样,你教我武功吧,教我武功就好,那酒,我依旧给你酿,如何?”

“你,你说真的?”妖风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刚刚还在地狱,才一会儿,就来了天堂,便不由得语气激动了起来。

“自然是真的,强扭的瓜不甜,我黎素还是晓得这个道理的。”

“好。一言为定,我教你武功,你给我酿酒,哈哈哈哈,你放心,我一定倾囊相授,倾囊相授啊。”妖风听闻,立马答应下来,生怕这丫头反悔,那他可就要欲哭无泪了~

嘿嘿,小样儿,来日方长,我就不信你这心是石头做的,朝夕相处还不教你手到擒来,黎素打着自己的小九九,面儿上却一丝不苟的对妖风谄笑着,心里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内心戏可谓是很富足啊。

要说这两人,在阿谀奉承上还真是如出一辙,昧着良心说瞎话也是说的賊溜,一个戴面具,一个戴面纱,都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也还挺莫名般配的~

“哎呀,错了错了,你个笨丫头,要是我也像你这般出剑,我早不知被杀了多少回了,剑出鞘,讲究快准狠,才能让敌人措手不及,破不了你的剑法,你再看看你,这一招一式,连个傻子都能知道你下步要怎么走,你这不是等着被别人宰嘛,哎,恨铁不成钢,恨铁不成钢啊!”

“我,我本来就不是来跟你学武功的,你还怪我!你说,你要是娶了我,不就不用每天这么教我了?你累我也累,要不,你把我娶了得了,嗯?”哼,让你嫌弃我,看你这下还敢不敢数落我!

“哎嘿,别别别,我们当初说好的,我教你武功,你为我酿酒,这要说话算话嘛,来来来,我再教你一遍,熟能生巧嘛,你学不会那我就慢慢教好了。”

“说白了就是不想娶我,哼。”啦啦啦,算你识相,哼,不然我就赖着你,偏要让你把我这个丑女给娶了,然后再把你抛弃了,哈哈哈,那就好玩了!从此江湖上就会有一个妖风被丑女抛弃的丑闻,那时候你可就颜面无存喽,黎素心里想着到那时妖风的神情,心上不甚爽快,眸色也随之动人了几分。

“黎姑娘,我也就是武功好点,其他可一点长处都没有,我担心啊,你嫁给我,那是要吃苦的。”妖风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加戏,做出一副痛心的表情,言词也分外真切,若不是黎素看惯了他的嘴脸,倒真要被他骗过去喽~

“确实,我同你处了三月有余,我还真没发现你这人有什么长处,你这儿脸蛋,哎,我也没瞧过,估计长得也不咋地。”

“哎哎哎,黎姑娘,你此言可就差矣了啊,我相貌那可是没的说,偷偷告诉你啊,我这一生下来可就是有老天爷任命的,叫——天命风流!不然你说老天给我这么好的容貌干嘛,况且我说第一可没人出来跟我抬杠的。”

“切,还老天任命,亏你想的出来,怕是你自己给你的风流找的借口吧,而且你武功盖世,你说第一就第一喽,谁敢跟你抬杠呀,不要命了?再说了,你若真相貌不凡,你为何还要戴面具?”

“神秘感,妹妹,神秘感很重要啊,若是让别人轻易就能瞧见我的样貌,那我在这江湖岂不是少了层朦胧美~”

“哎,罢了罢了,说不过你了,不同你费口舌,我的酒可要好了,怎样,跟我去瞅瞅啊~”

“得嘞,素丫头。”

“有酒喝的时候就素丫头素丫头的叫我,没酒喝的时候就笨丫头笨丫头的使唤我,还真是见酒眼开。”

“我,我有吗?那你是不喜欢我这么唤你了?”

“不喜欢,不喜欢,特别不喜欢。”黎素一脸傲娇的连声说道。

“那,不妨我就叫你,叫你什么好呢?就唤,唤你小黎儿好了,可好?”

“我的名字这般好听,你这般唤我,那我就勉强同意吧。”黎素撇了撇嘴,面上有些牵强,心里,却有些欢喜,小黎儿,小黎儿,还从没人这样唤我,这称呼从他嘴里喊出来,竟是无比好听。

“对了,小黎儿,你最善酿蓝桥风月,而它呢,有一首诗,是宋朝吴儆写的,你可知道?”

“这个还真不知。”黎素听闻老实的摇了摇头。

“喏,我说予你听啊~

来何迟暮去何忙,不道离人欲断肠。

清节如君谁可继,遗风他日愈难忘。

鲈肥酒熟归时好,水绿山青去兴长。

便恐鵷行须簉羽,蓝桥风月两相忘。”

“蓝桥风月两相忘,为何要相忘,这句不好,着实不好,我不喜欢。”黎素听到最后一句,心里不知为何有些难言的苦涩,仿佛这句话,是对她讲的。

“你急甚,又没人跟你要两相忘,难不成你这心里有小情郎了?怕他跟你?嗯?”

“才不是,总之就是不喜欢。”

“好吧好吧,不喜欢就不喜欢,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这句,蓝桥风月这么好的酒,我时时刻刻惦记着都来不及,哪舍得两相忘是不,我的小黎儿,莫怕莫怕~”

“嗯。”黎素听着妖风这样宽慰自己,没由来的心尖儿一甜,更因着那句我的小黎儿楞生生乐了半天。

两个人就这样,并肩走在落叶铺满的小道上,谁都没有话语,一路只听踩着落叶发出的声响,一步两步,好不静谧,却也滋生了些唯美的意思。

走着走着,调皮的黎素心血来潮,心无旁骛的跟随着妖风的步伐,学着他走起路来,可是嘛,男女有别啊,这黎素哪里跟得上嘛。

“喂,你慢点好不好呀,我都跟不上你了,你看你,非得显摆你的长腿,就不能体谅体谅我啊!”

“好好好,我慢点,这样总行了吧小黎儿?”妖风听罢宠溺的放慢了速度,眼里,不自觉的就泄露了些温柔。

“这还差不多~”黎素满心欢喜,笑意在嘴角的涨幅里恣意,也更卖力的跟着妖风的步伐,却不小心踩着了地上的坑。

“哎呦!”随即,黎素就叫了起来,身子眼看要摔下去,可是,有一个高手在身旁,又怎会叫她轻易的与大地相亲相爱呢。

“没想到你还是个迷糊,地上的坑都没看见,多亏了我吧?才把你给扶住了。”说时迟那时快,妖风一听见黎素的喊声,便下意识的接住了她,嘴里却也不忘数落她。

如此,两人就这样毫无预兆的靠在了一起,更贴切的来说,是这黎素倒在了妖风的怀里,嗯,场面一度很安静,两个人就这样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仿佛时空停止了般,待两人都反应过来,倏地都红了脸。

“咳咳,哪有!都怪你好不好,我都跟着你走的,谁知道你偏要往坑里走。”黎素不好意思的离开了妖风的怀抱,嘴里却不让半分。

“好吧好吧,我的锅我的锅。”妖风这次前所未有的没有同黎素斗嘴,只是敷衍的回了句,便保持了安静。

可他的心里,却前所未有的波澜壮阔,嗯,此时的他用波澜壮阔来形容真的很贴切,一点都不夸张,若是仔细听,便会听见他的心跳声,一声声的,清晰而极速,还很有力。

我刚刚,这是怎么了?又不是没抱过其他女子,怎么偏偏抱着她,心就这般狂跳,妖风啊,你要找的可是绝世美女啊,你醒醒,千万醒醒!可是,可是,为何她一离开我的怀抱,我就这么失落呢,我难道是中邪了?

瞧瞧,这就是妖风的心里所想,哎,怕是已经喜欢上黎素却不自知啊。这一切,在旁的黎素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黎素的内心,却也不乏波澜。

“到啦,喏,我把酒埋这儿了,你就负责把它挖出来吧。”

“那小黎儿你呢?”

“我?我坐着旁边看啊~”

“小黎儿,你就真忍心叫我一个人挖呀?”

“那不然嘞?我可是为你酿的酒诶,如今可以喝了难不成还要我在动手给你挖出来喂你喝?”黎素狡黠的目光一闪,嘴里便字字成章,叫人反驳不得。

“小黎儿的嘴越发厉害了,教我都说不过喽。”哎,刚刚还觉得她单纯可爱,明媚动人,这才一会儿就原形毕露了。她哪里可爱了,明明是个扮猫的老虎,果然是我太单纯,才会觉得她可爱,哎!

妖风心里腹诽着,手上已经一丝不苟的开挖了,这爱酒的心啊,果然还是一如既往,而黎素则在一旁晃悠来晃悠去,还时不时的说上两句让妖风卖力挖的话,真真一副看戏的样式。

“哎呀,好啦好啦,自己挖的酒,喝起来也分外入味些不是,来来来,这第一杯酒啊,我给你倒。”回到砚起居的两人,待黎素备好了菜,便一同坐下,吃了起来。

“哎,还真不是我说,你酿的这蓝桥风月,真是我喝过最烈的酒,也是最好喝的酒。”妖风端起酒杯,小酌一口,夸赞之言是脱口而出。

“那是自然,而且,配上我的菜,更是一绝,怎么样,带着我你不亏吧?”

“不亏不亏,这么好的手艺,谁娶了你可是有福气的很呢!”妖风一口酒一口菜的吃着,津津有味,自然这夸人的话也是句句道来。

“那,你娶我不?”也不知为何,黎素这话就这样冒了出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这样问,她只知道,同样的话,却多了些初见时没有的情愫。

“额,那个,倘若,倘若你没人娶,那我就将你娶了,怎么样?好歹也是我妖风带出来的人,最后若是孤独终老那多折我面子不是。”啊呸,我明明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张嘴就变味儿了,妖风心里懊恼不已,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怎么能想娶她呢?!我脑子里竟然有了想娶她的念头,完了完了,我的一世英名啊!

妖风这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听得黎素回了个好,便眼瞧着黎素放下了碗筷,回了房间。

末了,这桌上只剩妖风一人,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已经冷了的菜,望着黎素坐过的位子,兀自思量。心思不自觉就飘远了。

他看到了黎素初见时的模样,一袭白衣,面带薄纱,跟现在无异,只是眸子,却似有不同。那时她的眼里,清澈而纯白,干净的一尘不染,仿佛凡尘俗物都入不了她的眼。只是现在,再看她的眸子,温柔似水,秋波缓缓,想着想着就教妖风入了迷,更教妖风想不到,总是把丑字挂嘴边的这个女人,光是看眼睛,就觉得不可方物,哪里丑了?妖风自嘲一笑,不由得就又多喝了几杯,酒气上头,往桌上一躺,便入了梦乡。

这时,久未睡的黎素,踱门而出,面上是藏不透的心事。她想不到,起初只是想戏弄妖风,教他江湖远名,恣意妄为,什么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他以为他是谁?教的天下最好的都得是他的?黎素愤愤不平,打定了主意要教妖风马失前蹄,可是,她却未料想到这一戏弄搭上了她自己,弄丢了自己的心,可他的心……

可能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吧,黎素自嘲的摇了摇头,暗自苦笑,瞧了眼睡着的妖风,驻足在他面前,久久未曾挪步,待快到天亮时,却似下定了决心,转身离去,不留一言。

此后,妖风又多了个传言——有个叫黎素的女子,偷走了样妖风的东西后,就消失无踪了,妖风那是遍寻不得,因此这妖风发誓一定要找到这贼婆娘。

这个中缘由,很多人都不明觉厉,这会是怎样的一个高手,竟然能从妖风那里偷走东西去,真真叫人汗颜。而听到这传闻的黎素,显然一愣,这丫的,老娘走的时候,连酿的酒都没拿,何曾偷过他东西了,真是让人生气!不行,我倒要去质问他,我到底拿他什么了!毁我名声,可是要下地狱的!

黎素这样想着,理直气壮的要去寻那妖风,可是,她自己明白,这只是想为见他找个理由而已,两年了,两年,她不曾将他忘记,或许,他们,缘分未定也未可知。

只是这回,黎素,弃了遮面的薄纱,所透出来的,是个清尘脱俗的样貌,全然没有当初说的丑陋不堪,人人远之,想来这黎素为了戏弄妖风是花了大功夫啊,不惜把自己这么好的面貌说成丑陋,只是结果嘛~

这天,黎素故意打扮一番,然后在妖风常去的味风酒肆等他,她还特意挑了个正对门的客桌,背着大门而坐,除此之外,黎素还带了自己酿的一壶酒——蓝桥风月。

这不,妖风一踏进门,便瞧见了这个身影。

“黎素!好啊你,两年了,你终于肯现身了?”妖风见着这背影,当下断定这个人是黎素,便气急败坏的冲上去朝她说道。

可谁知,待他走到黎素的面前,瞧着这脱尘的样子,一下子就没有了气焰,眼里满满都是失落。

“不好意思,是妖风唐突了姑娘,还请见谅。”

“你在找黎素?”

“正是,方才见背影,以为是她回来了,不曾想,却是认错了人……”

“可是巧了,我也叫黎素,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位呢?”

“姑娘说笑了,我口中的黎素,是断然不会有你这般绝色的容貌的,她啊,说自己丑陋无比,为了不让别人瞧见她的模样,因此还日日以纱蒙面呢。”

“哦?那妖侠士是觉得我的容貌已经是超凡脱俗美貌无比了?”

“以姑娘芳容,着实是也。”妖风正经的回答着黎素的问题,丝毫没有初见黎素时的风流模样,想来初见时妖风便对黎素存了不一样的心思了吧。

“我听闻江湖对妖侠士有些传闻,说你要喝这天下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现下,我自带了美酒,还有你承认的美人,不知你可愿赏脸与我共饮一杯,更不知你可愿与我琴瑟和鸣呢?”

“姑娘莫要取笑在下,实不相瞒,若是早先遇见姑娘,我可能求之不得,但是,我现在心里,已经有人了……”

“莫非,是那另一个黎素?”黎素听闻,心里不由得一动,似有什么要跳出来般,喜悦非常,差点就要露了馅儿。

“姑娘可真聪慧,正是!”

这下,黎素拿在手里的杯子,就因着这句话而应声而碎,哎,可怜了这酒杯,生的好模样,却早早的没了尸骨。

“姑娘你……”

“无妨,只是,从你嘴里听来,那女子样貌丑陋,不知?”

“咳,不是有句话说嘛,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可能,是她替我酿酒时的模样,是她为我做饭时的认真,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仿佛都入了心,哪怕她生的再丑,我也再无法忘怀……”

“我先前还听闻,这黎素姑娘偷了你样东西,不知,这东西是?”黎素强忍住内心的悸动,又继续问道。

“呵,哪有什么东西,不过,我的一颗心罢了,那夜她一句话不留就走了,也是那夜,我才知晓,我对她的心思,只是我遍寻她不得,到如今都不知她身在何处,那时我才知我对她竟知之甚少……”

妖风还想说什么,却不经意的,闻到了他熟悉的味道——蓝桥风月。眼尖的他一下就发现了这酒的踪影。

“姑娘,你,这可是你的酒?”

“对啊,蓝桥风月,怎么,想喝吗?”黎素听到自己想听的话,便也不再掩藏,实话实说了起来。

“这是姑娘酿的?”

“是也~”语罢,黎素的眼眸里狡黠非常,嘴角也扬了起来。

“怎么可能,这蓝桥风月的秘方只有黎素”不等妖风自己话说完,便仿佛想到了什么般,就那样直直的盯着黎素瞧,然后,伸出手附上了黎素的面容,只露出双眼睛。

这时的妖风才恍然大悟——这双眼睛,同他认识的黎素不无二般,这眸色,这神情,不是他认识的黎素还能是谁!

“你,你个臭丫头!你竟然蒙我!”

“你,你说什么?你叫我什么?”黎素知晓妖风已经认出了自己,便傲娇的扬起了头,居高在上的回问到。

“小黎儿……”

“嗯~乖~”

“你真是小骗子,骗得我这般苦,还哄我说了那么多真心话。”

“好吧,于你来讲,我好像确实像个小骗子,不过你那些话不说予我听,你还想说给谁听那?嗯?”

“我哪敢那,当年一声不吭的就丢下我走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又不辞而别……”

“噗,你这么怕我走?”

“嗯,我妖风,阅人无数,闯荡江湖多年,经历的事也数不胜数,可,唯有你,每每想起,最难平。 ”

“真想不到,你说起情话来,这么动听,偏生的我还很喜欢~”

“那,你可不许再走了,我日日说给你听,可好?”

“这是极好的,情话嘛,谁不爱听~你说,你这么爱酒,不知,若是我能用这悠悠岁月,给你酿一壶酒,可否让你百岁无忧呢?”

“若是这岁月里有你,那我,自当——喜乐无忧。”

“哎嘿,不对啊,你现已瞧到了我的面容,可你的样貌我还未曾瞧过,我怎么就这么答应你了!”

“这个容易嘛,小黎儿想看,我现在就能给你瞧,只不过嘛,在小黎儿这般绝姿的面容前,我的样貌就有些不堪入目了。”

“这么说来你很丑喽?”

“嗯,丑。”

“哈哈哈哈,你一向都夸自己的容貌天下无双,现在在我面前说自己容貌不堪入目,哎,那可怎么办,那你可配不上我呀。”

“我也觉得,我这容貌是配不上小黎儿了,怎么办,小黎儿?”

“这还不简单,回炉重造呗,这辈子啊我就先找个如意郎君嫁了,你呢,就下辈子”黎素还想继续说下去,可妖风按捺不住了,倏地就抱住了黎素,顺势摘下了戴了许久的面具。

“这辈子,你可是非我莫属了,下辈子,也得是我,刚刚我说我容貌丑陋,只是谦虚而已,你还当真了,看好喽,爷的样貌,是不是很完美~”

“是,我家的妖风,最好看,最完美~”黎素很配合的回应着妖风,心里,却也忍不住吐槽——你个傻子,你的样貌,你喝醉的那晚我就瞧见喽~

“小黎儿,你要记住,这一生,我只宠你一人。”

“那我,这一生,只给你一人酿酒。”

“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