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野藕记97

听阿兰说她把肚皮里的孩子打掉了,新嫂嫂还是表示不舍得,用她的话说:“这是女儿身上掉了一块肉肉”。她对阿兰说:“我要去大队找江组长,这事可不能这样结束。”

大力气说:“你这样去大队一闹,等于告诉全大队社员女儿未婚先孕,你说这样叫女儿以后怎么找对象嫁人呢?”

新嫂嫂说:“江组长他是公社干部,应该有思想觉悟,他生了儿子却不管儿子,还把我的女儿肚皮睡大了,我这一口气怎么咽得下去呢?我要找他算账。”

大力气说:“我的意思是可以找他,但不能到大队部,应该直接找到他的家里,或许我们可以关起门来商量解决这个问题。”

又说:“后天我就要出门摇运输,要去找江组长要么明天就去,不然我没有时间去了。”

新嫂嫂说:“那明天早上就去。”

大气力说:“我晓得江组长上午8点半到大队部,所以我们要赶早到江组长家里,不然他到大队部,我们又不可以到大队部找他,如果与他理论,他叫来基干民兵,那我们就是上门送死。”

新嫂嫂说:“你定好闹钟,早晨5时一定要起床哉,然后我来烧粥,吃一碗粥再去找他,不然不吃粥也没有力气与他理论。”

阿兰听父母亲说要到江天强家去,她并没有反对,只是讷讷地说:“你们去,我不去。”

大力气说:“你认得他家,我和你娘不认得他家啊?”

阿兰说:“他家在向阳布店东面,最东面是邮局。”

大力气说:“这样吧,你一块去,到了那里你指给我们看,让我和你娘再寻上门去。”

阿兰说:“那明天早晨我领路。”

既然是找江组长讨说法,所以吃过晚饭后大力气、新嫂嫂和阿兰一家人坐了下来,大力气就是想摸摸阿兰和江天强交往的情况。

新嫂嫂说:“江天强伤天害理,所以江组长应该感觉理亏,我们不怕他。”

大力气对她说:“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江组长死鱼能说成活鱼,我和你两张嘴巴合起来也说不过他。”

新嫂嫂说:“你别这样说,我们不求他,只要给一个说法,我女儿年纪轻轻,为你儿子大了肚皮,你看怎么办?”

大力气说:“我就是这样想的。现在我想好了,如果他不理睬我们,不给一个让我们满意的说法,我就一头撞死他。”

大力气哈哈笑了,说:“啊,你有本事。”

新嫂嫂也只是口头说说,真的面对江组长,恐怕她连话都不会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阿兰满怀希望跟着副队长回生产队去了。江组长站在那里一直看着阿兰的背影在他的视线里消失。 在回去的路上,副队长问:“...
    蒋坤元阅读 2,722评论 47 154
  • 自然扯到了阿兰。查主任眼睛一扫,没有看见阿兰便问道:“你女儿呢?是不是还没有下班呀?” 大力气没有说话,脸色有些尴...
    蒋坤元阅读 2,002评论 41 104
  • 副队长说:“上午江组长才见过阿兰,怎么下午还要见她呢?” 大队长瞪了他一眼:“你有点拎不清。” 副队长说:“你不说...
    蒋坤元阅读 2,700评论 43 157
  • 在吃晚饭的时候,大力气对阿兰说:“吃好晚饭,你不会出门了吧。” 阿兰听了父亲的话,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她故意说:“吃...
    蒋坤元阅读 2,168评论 37 130
  • 新嫂嫂保证找到女儿阿兰,并且让她报到大队部。大队长说:“那你快点把阿兰找到。” 新嫂嫂找到了阿兰,不容分说拉着她就...
    蒋坤元阅读 2,282评论 48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