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第一节)

        阿亩坐在店里一声不吭,左手按在右手手背上来回的搓着,额,一层泥呢,她犹豫着是不是立刻起身去给女儿煮饭,母女俩已经吃了几天的快餐了。7岁的女儿坐在摇椅上玩手机游戏,阿亩几次想阻止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想着西红柿汤和炒豆角可能更容易做,阿亩仿佛用了一点力气才站起来,走到厨房里,慢慢的洗了手,又淘了米,把饭煮上了。回到前面的店里,阿亩拿了几块钱,叮嘱女儿看店,然后走了出去。买了两个西红柿,买了一把豆角,菜摊的老板一边把菜递给阿亩,一边殷勤的探询到:“现在店里生意应该不错吧”“还好吧。”阿亩模糊的笑着,一边接过菜说了谢谢,“一年多少钱房租啊?”菜摊老板看阿亩走出去了几步,似乎怕阿亩听不清,声音又高了几度,“没多少,差不多两万块。”阿亩压低了声音没有回头。

        还隔店里一二十米远,就看到有人等在店门口了,走近了原来是附近街上的一个40多岁的女性客人。打了招呼,客人尾随着进了店里,说是要给她孙子买衣服,挑了十多分钟以后,选了一件枇杷色的短袖衬衣,一条7分牛仔裤,算起来138元,她坚持只付110元,阿亩说最低120元,再少就亏本了,客人坚持把150元递给阿亩,让阿亩找回40元,阿亩没有接,客人说,你不卖我就去别的地方买了,阿亩没有做声,阿亩的女儿紧走几步到收银台,站在阿亩旁边,定定的望着那个客人,客人说那好吧,我补你4块钱,随即掏出4张1元的钱塞到阿亩的手里。阿亩把钱放下,跟她说实在卖不了,这个衣服质量好,进价……阿亩还没说完,客人一把抓过钱,扭头就冲走了。看得出来,客人带了怒气。阿亩把手搭在女儿的肩膀上说:“喵喵,你帮妈妈看店,妈妈去给你做饭。”喵喵欢快的答应了。

阿亩把西红柿汤端出来的时候,喵喵已经把客人选的衣服挂回原位了,阿亩端上豆角的时候,喵喵已经把桌子收拾好,明显还擦了一遍,阿亩把饭端上来,女儿扭了扭头,伸了伸脖子,“妈妈,我今天要吃两碗,因为有我最喜欢的西红柿汤。”阿亩终于露出一天之中难得的笑脸。在疼了一个星期之后,昨天阿亩拔了两颗牙齿,打了三针麻药,虽然经历过两次生孩子剖腹产,但是明显这次拔牙给阿亩带来的刺激也并不小。一次拔了两颗牙,那个并不算高大的牙医手里拿着一把钳子,钳子夹住牙齿,他暗暗一用劲,就好像要把阿亩整个人都提起来了。牙齿的问题也在提醒阿亩自己的年纪,提醒着阿亩自己就是家中的支柱,老公常年在外打工,自己身体病疼也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今天一天都是奄奄的。阿亩收拾完厨房,在店里坐下来了,拿起手机看看微信,显示几个同学群和宝妈群有一些新消息,老公的微信头像还是静静的置顶在那里,阿亩又痴痴的呆坐了好一会儿,晚上8点40多了,估计是没什么客人了,阿亩拉了一把椅子过来,撩起裙子,站到椅子上面,把店面的卷闸门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