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巷子 ·卷七 | 孤独篇 (8)

字数 6997阅读 50

目 录 ·青春巷子      上 一 章 ·不能自已

文 / 水木刅      故事简介

一直好下去

短暂情感

1.

李想走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提不起精神来。

其实不止是我,连一向醉心于杨琳身上的陆羽都有些意志消沉,韩鑫更是两眼无神,相较起来还是陈然比较淡定,从他脸上丝毫看不到太多的失落,相反还有些兴奋,这一点一度让我特别费解,但后来的不长时间里,接二连三地碰到他和夏雪呆在一起才恍然大悟,这孙子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李想走后,他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勾搭夏雪了。

韩佳倩和蕙子也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蕙子性格内向,还不大会表达情感,韩佳倩就不同了,她不止一次地说李想走了之后她一度失眠,我笑着说我也睡不着,她便往脸上抹着李想送给她的护肤品,然后似笑非笑地对我说道:“嗳,你看我现在像不像李想。”

“不像。”我违心地说道。

“至少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难道你就不激动一下?”韩佳倩话里有话地说道。

“看到你我才激动呢。”我一脸猥琐地看着她五颜六色的头发,她立刻站了起来,啐了一口便不再理我,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勾搭我却不可得。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此刻我心里想的就是这句话,也不知用在谁身上比较合适。

2.

暑假悄无声息地到来,今年我却一点都不兴奋,一切只因为李想,她和夏雪一起去了北京,我爸来电话还特意跟我说起她俩,我故作淡定地问他最近怎么样,装出丝毫对这俩姑娘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态度,我爸最后实在受不了了问道:“难道你就不问问她俩现在在干嘛?”

“这我哪儿知道,当初我要去北京是谁死活拦着不让的?”我没好气地埋怨道。

“你在家好好复习功课,我带她们爬长城去了,记住,抽空把驾照考了。”说完啪的一声电话就挂掉了,搞得我一时半会都没缓过劲来。

当天晚上,李想跟我视频,用的是夏雪的QQ号,其实这还是我给她申请的,连密码我都知道,李想笑着说夏雪的QQ里就我一个人,其实这个我比谁都清楚,因为陈然加过夏雪好几次,后来都被我给删掉了,搞得陈然一度非常郁闷。

“我说,你这样可不对啊,我和夏雪是正常的朋友交流,你干嘛老删我啊?”

“我哪儿能干出这事儿来,要不你跟夏雪说说,让她把密码给改了,以后我就进不去了。”我没好气地回道。

“你说的有道理。”

陈然一脸欣喜地离开,几天后他便垂头丧气地回来找我,我问他密码改了吗,他很纠结地问道:“你说句实话,这个号原来是不是你的?”

“这你都知道,看来你和夏雪关系非同一般。”

“那当然,算你狠,你爱删就删吧,反正条条大路通罗马,找机会我给她申请个小号。”陈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至于吧,陈然不也在里面吗?”我装作一副很平静的样子问道。

“哈哈,被我删了,就刚才删的。”李想搂着夏雪狂笑,夏雪有些不好意思,看得出她有些拘谨。

“夏老师还好吗?”我问道。

“挺好的。”夏雪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下开心了吧?”

“那当然,你这个家伙,平时就会欺负夏雪,好了,我俩要休息了,今天好累的,连续逛了好几天,改天再和你聊。”

“好吧,现在我恨不得能飞过去。”我开玩笑道。

“你想干嘛,坏蛋,你就是过来也只能打地铺。”

“只要能过去睡大街上都行,好了,不聊了,我也要休息了,过两天我就要考驾照了。”我揉了揉脑袋,这俩丫头冲我挥挥手就下线了,灰色的企鹅头像,犹在耳畔的话语,这一切仿佛都在梦中一样。

3.

和李想视频通话结束后,我竟无来由地意识到S城的贫穷与落后,它是如此灰暗,如同暮年老人一样没有生机,而我却在这里读完了小学、初中,并将耗完整个高中。

S城多年都没什么变化,日复一日的衰落,看着我们一天天成长。

臭水横流的护城河,破烂不堪的篮球场,挂羊头卖狗肉的菜市场,这些承载了过去属于我的诸多快乐时光的地方,我曾在河里扔过炸雷,希望能侥幸炸出条鱼来;炎炎夏日打完球后,和黄俊勾肩搭背着去街边的商店里买廉价的带着桂花味儿的棒冰,一边吃一边看漂亮女人骑自行车,两条腿上下晃动,白花花一片,让人心惊肉跳、眼花缭乱,脆生生的胳膊想咬下一口,窈窕的背影消失在眼里,底下一抹诱人的红色却永久浮在心上。

初三的那个夏天,我和黄俊都疯狂地迷上了骑自行车的漂亮女人,尤其是穿着裙子的,不经意间都能发现新大陆,这一年我俩都发育了,而且不可避免地对腻人的肉体充满了无休止的向往。

李想留给我的相片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这抹红色:海南的椰子被她捧在手上,绚烂的笑容似乎正在化为力量,想要钻破椰子厚厚的外壳;大连港口上她惊讶地看着前方两只“叠罗汉”的海鸥,头发飘起,冰天雪地里她仿佛带着仙气;她的每一张照片都让我爱不释手,不仅仅是因为她白生生的胳臂和明晃晃的高挑身姿,更让我心动的是她多姿多彩的生活,这让我迫切地希望能够尽快逃离S城,像她一样能够去足够广阔的地方恣意忘情,随性而为……

当然,这仅仅是幻想,事实上,一觉醒来,阳光普照大地,一切又回到了现实。

透过窗户,韩佳倩站在楼下晃荡两只胳膊,胸脯随之而动,让我眼睛冒火。

从一放假她就这样,每天都过来找我,然后我们一起去找蕙子,美其名曰补习功课,她俩每次倒是真的会看会儿书,我就在旁边自娱自乐,弹弹吉他、看看小说、听听歌,下午准时去学两小时车,回来后我们就开始在S城的大街小巷里游荡,一如去年。

4.

她们都很期待我能尽快考到驾照,然后开车带她们兜风,为此理论备考期间,她俩轮番对我进行提问,韩佳倩戴副眼镜,白色的衬衫包裹她足够诱人的身体,让我蠢蠢欲动、心不在焉,后来差点没过90,为此她俩笑了我好久。

后来我索性睡在韩佳倩家里,憋哥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彻夜不归,第二天回来便满脸疲惫,眼睛里全是血丝,只是精神依旧很亢奋,看我睡他床上,他有些不高兴地问道:“请问我睡在哪儿?”

我特积极地把凉席铺开,随手扔过去一个枕头,他很无语地躺下来,眼神空洞,似乎在回想什么美好的事情一样,我沉住气等他倾诉,果然他忍不住了坐下来跟我聊天。

“我和大米粥那什么了!”憋哥骄傲的说道,像只打了胜仗的斗鸡一样。

“早看出来了,最近你走路都软绵绵的,一看就是操劳过度,看在韩佳倩的面子上,我得提醒你一下,小心点,别太火急火燎的,小心把粥给煮成饭了。”我善意地说道。

“这我知道,你说——黄俊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哭,现在他还躺在家里,走路都很艰难!”憋哥不怀好意地说道。

“那还是先别告诉他吧,不然他情绪激动又摔坏了怎么办,总不能看着他明年还在床上度过吧,那就太可怜了!”

“对,对,现在他已经到了人生末路了,不能逼他,不然狗急跳墙——不对,人急发疯,我可干不过他。”憋哥自言自语一副很神往的模样,很惹人发笑。

“大米粥白吧?”我看不惯他春风得意的样子,冷不丁地问道。

“你再说一句?”憋哥立刻横眉怒目。

“你看看,急了不是,我是在夸她呢!”

“有你这样夸的吗,你丫就一流氓!”憋哥情绪激动地吼道,突然韩佳倩冒出来了,她踢了憋哥一脚问道:“哥,昨晚你死哪儿去了,又没回来?”

“你哥昨晚在煮粥!”

“你丫闭嘴!”憋哥不给我留一点情面,我朝韩佳倩怒了努嘴,她坏笑着问道:“哥,昨晚你是不是和大米粥那什么了?”

“韩佳倩,你也给我住嘴!”憋哥吼声震天,这屋里就仨人,我俩都闭嘴不言,光看他一人发火。

5.

“现在你还有一点女生该有的样子吗,随意收留陌生人留宿,我不在家会出事儿的知道吗?”

憋哥痛心疾首的样子让人感动,他的话似有所指,我顿时觉得自己卑鄙,我住在这儿其实就是为了韩佳倩,我俩像有了默契一样,隔三差五总要相互索取,有时兴致来了一晚好几次,每次欲望来临总是不管不顾,什么都抛到脑后,完事后心里则凌乱空虚,像犯了罪一样,我俩再三保证下次不能这样了,感觉在说给鬼听,谎话说多了连自己都不信了,只不过似乎不这样不足以代表我俩的诚意和信心。

“梁衡是陌生人吗,哥,你是不是没睡醒糊涂了?”

“我清醒着呢,梁衡什么人我很清楚,你俩再这样下去没好!”憋哥预言家一样给我们下了判决。

“我乐意,我的事儿不要你管,你还是去煮你的大米粥吧,悠着点,别煮干了成了米饭!”韩佳倩气的拉着我往外冲,刚开门就遇到蕙子,蕙子看韩佳倩面容不善,小声问道:“佳倩,你怎么了,是不是梁衡欺负你了?”

“我哪敢欺负她,是憋哥给气的。”蕙子听我解释后仿佛松了口气,立刻紧紧抱着韩佳倩,憋哥冲出来直接把门给锁上了,我有些气不过,到小商店里重新买了把锁,然后在韩佳倩和蕙子诧异的目光中把门从外面又锁了一次。

我们仨在外面闲逛了一天,中午她俩一人拿着一支雪糕看我练车,吃的津津有味,尤其是看我侧方位停车一下子就完美入界,她俩都拍起了小手掌,旁边一哥们儿羡慕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哥们儿,你是怎么停进去的,难道你就不看后视镜的吗?”

“这个需要天赋,有些人怎么看后视镜都没用,有些人闭上眼都能溜进去。”

“你的有些人是单指我吗?”他神情极为失落,场内他已经考了三次了,教练都对他彻底绝望,随他自生自灭,爱干嘛干嘛去。

6.

我没有搭理他,搭着韩佳倩和蕙子的肩膀一路招摇过市,在碰碰凉边上的小商店里,一气吃了三只雪糕才意犹未尽地对她俩说道:“刚才练车时,你俩吃雪糕也不让我一下,蕙子别笑,不是,你俩到底听没听我说话?”

“你怎么了?”蕙子疑惑地问道。

“别问他,他真混蛋,刚才竟没请咱俩吃!”韩佳倩装出生气的样子,突然她不再看我,有某种预感一样转过身去,原来是陆羽,他立刻装作不认识我们一样,装模作样地看着远方,我觉得特有意思。

韩佳倩拉着蕙子,脸上带着笑容跟在我身后,我伸出友善的双手看着陆羽,他却视而不见,我只好开口说道:“你好,陆羽同学,好久不见,很是想念。”

“对不起,你们可能认错人了。”

“梁衡,你认错人了,这不是陆羽那王八蛋,我们还是走吧!”韩佳倩绝对是故意的,蕙子在一边偷偷地笑。

“这位同学,不要动不动就出口伤人!”

“你是谁,我说我同学关你半毛钱关系?”

“就是素不相识之人也不能随意骂人,这样不好!”陆羽一直在忍耐,他想省下三杯饮料钱。

“好不好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陆羽这个混蛋就喜欢找骂,一天不骂他就浑身不舒服!”韩佳倩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你胡扯,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仍在坚持,装的太辛苦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招呼她俩坐下,我拍着陆羽的肩膀轻声说道:“刚才我看到杨琳跟陈然一起出去了。”

“不可能,你丫别老吓我,我可不吃这一套。”陆羽立刻开始反击,韩佳倩佩服地看了我一眼,我故意说道:“你谁阿,杨琳和你有半毛钱关系,蕙子,佳倩,你俩不知道,杨琳那妞儿可喜欢陈然了,都爱的死去活来的。”

“梁衡,你闭嘴,你给我记住了,我不想再听到谁跟我说我跟杨琳没有关系这样的屁话,我发誓,谁说这个,我跟谁势不两立,还有,别提陈然,早晚我要和他决斗!”

“你不不认识我们吗,瞎激动什么?”韩佳倩一脸坏笑道,陆羽顿觉尴尬,韩佳倩拉着蕙子自来熟地跑到吧台点了三杯冷饮,指了指陆羽又一脸淡定地坐下来,蕙子压制不住的快乐,她稳住心神后才慢悠悠地说道:“梁衡,刚刚我俩给你点了杯可乐!”

“别替我省钱,去,给我换杯贵的!”蕙子乖巧地点了点头,跑出去找刚才那服务员,陆羽情不自禁地赞叹道:“梁衡,蕙子对你可真好!”

“别这样说,韩佳倩都不好意思了。”听我这样说,韩佳倩也不在意,脸上笑呵呵的,有话没话地找陆羽聊天,陆羽说每天这时候他都在这儿等杨琳,喝杯饮料凉快一下就去复习功课,我问他住哪儿,他的脸上立刻洋溢着极为满足的笑容,我心里觉得不妙,看这孙子猥琐的笑容,不会和杨琳发展到那一步了吧?

7.

蕙子跟着服务员一起过来,她挨着我坐下,一脸同情地望着陆羽,陆羽奇怪地问道:“蕙子,你没事儿吧,怎么那样看着我?”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好像也没沾灰,他正想发问,端着托盘的姑娘开口说道:“一共28块钱!”

“蕙子,刚才你是不是点的最贵的?”我故意装作很不满地口气,她很配合地点了点头。

“真有钱,有钱就是任性。”陆羽再一次感叹。

“我身上没钱,不是你付的吗?”陆羽一听就急了,急忙解释,就差开溜了,那姑娘脸上立刻带出鄙视的目光,陆羽脾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气急败坏地大声说道:“你看着我干嘛,他点的,你找他要去!”

“陆羽我真的看错你了,我是你女朋友,你连一杯饮料都舍不得请吗?”韩佳倩气愤地说道,陆羽顿时就愣住了,他看了看韩佳倩又看了看那服务员,终于他忍着痛掏出皱巴巴的钱结账。

“两块钱不用找了。”我大度地说道,陆羽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他只是盯着韩佳倩,半晌没说出话来,韩佳倩背对着他,他觉得无奈,只好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成我女朋友了?”

“你太让我失望了,咱俩好上了你都不记得,从现在起我不再是你的女友了。”韩佳倩喝着饮料,透心凉,脸上却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我第一次发现她还有这本事儿。

“梁衡,你那杯钱得还我,蕙子的我就不要了!”他向我们展现他很有分寸的大度。

“行,我还你,真是的,不就一杯饮料吗,陆羽,我算看透你了!”我让蕙子掏钱,她不好意思地说道:“梁衡,我今儿来的匆忙,忘带了!”我看向韩佳倩,她站起来露出白生生的细长腿,陆羽陡然间觉得心跳加速了很多。

“今天我穿着裙子出来的,蕙子知道,我和我哥吵架了,陆羽,要不你检查一下?”韩佳倩一脸坏笑道。

“还是算了吧,人太多,我也不敢上手。”陆羽咽了咽口水,韩佳倩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孙子眼睛一直盯着韩佳倩的大腿,连蕙子都觉得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8.

“好,我来,真是的!”我起身把兜儿都翻了出来,一分钱都没有,我很尴尬地看着陆羽,他崩溃地吼道:“梁衡,你丫故意的吧?!”

“今天出来匆忙,真没带钱!”

“你骗鬼去吧,刚才我还看到你在外面吃雪糕,现在就没钱了,鬼才信!”他气的鼻子都要冒烟了。

“为了表明诚意,明天我请,这样总行了吧?”我这样说,陆羽神情稍微好了点,我继续调侃他道,“其实,即使你不付钱,我也会让杨琳付的,你信不信?”

“我信,你别废话了,懒得理你。”说着他看了看手表,崭新的链子灼人眼目。

杨琳终于来了,陆羽至少收起目光,刚才他一直盯着韩佳倩的裙子,像火烧屁股一样坐立不安。

“蕙子,韩佳倩,看看陆羽的手表,金光闪闪,快晃瞎我的眼了。”

“梁衡,不要嘲笑人家,我觉得挺好的。”蕙子老实说道。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杨琳坐下来问道。

“我们都在夸赞陆羽的手表呢,金光闪闪,一定特值钱吧?!”

“梁衡,半个月没见,你还这么油腔滑调,蕙子,以后少跟他来往,韩佳倩,你也离他远点,这人太坏了,谁跟他混在一起都得受伤!”

“这真是肺腑之言,还是杨琳懂我,半个月没看到他我觉得心理都轻松许多,刚一看到他我就出了30块!”陆羽闷闷不乐地说道。

“杨琳同学,你是什么时候受的伤,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坏笑道。

“滚!”

“听说,陆羽住你家去了,你俩学习怎样了?”韩佳倩偷偷笑了一下,蕙子抿着嘴,她快控制不住了。

“梁衡,你闭嘴!”陆羽紧张地看了一眼杨琳,杨琳倒是很淡定,她笑了一下说道:“看到没,梁衡这人永远都不讨人喜欢,嘴太坏!”

“梁衡不是这样的,他开玩笑呢!”蕙子开始替我伸冤,韩佳倩一把搂住她,不知跟她说了什么,杨琳只好改口说我好,蕙子这才高兴起来,我觉得好笑但又笑不出来,这是她第一次人前维护我。

“好了,杨琳,别夸我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儿,老这样说多不好,你看陆羽脸都青了,你们好好学习吧,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找我,大家一起探讨切磋,共同进步!”我们一起离开,外面的阳光肆虐眼睛都睁不开,杨琳拉住蕙子调侃道:“看到了吧,蕙子,我刚才说的没错,梁衡嘴太坏,你听听他说的,要不是同学两年,我早就——”

“你早就要干嘛?”

“算了,你该滚滚哪儿去,陆羽我们走吧,不跟学习好的人在一起,压力太大!”

“哦,对了,等我考完驾照,开车带你们兜风去,我们一起去河里洗澡!”杨琳就差捂住耳朵了,我们仨看着她俩远去,快乐的时光只能维持一瞬间,而这些事后想起来就变成了美好。

“我们去哪儿?”韩佳倩问道。

“回你家,看你哥疯了没?”然而,等我们赶到时,大门紧闭,上面又加了一把崭新的锁,韩佳倩一时竟愣住了,她压根儿就想不到她哥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怎么办?”

“去我家吧,我妈做饭还可以!”

“那多不好意思!”韩佳倩还从来没去过我家,她只不过在去年夜里站在我家楼下哭过一次。

“走吧,反正咱仨都没钱,总得要吃饭不是?”

“改天吧,我今天住蕙子家,明天我去找我哥,问他要钥匙!”

“梁衡,你回去吧,我跟佳倩回去了。”说着她往我裤兜里放了一个东西,然后拉着韩佳倩就跑开了,我拿出来看了一下,一个叠成心形的一百块钱,刚才蕙子不是说没钱了吗,这丫头什么时候也学会撒谎了,刚才她连韩佳倩都瞒着,可见她是多么不好意思,她是担心我没钱吃饭吗?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着蕙子,她单纯可爱的心思让我感动,忽然我觉得愧疚,我和韩佳倩之间说不出道不明的关系,让我无法认真去思考我们之间的事情,我总觉得时间还很长,未来还很遥远,殊不知高考一结束我们就天各一方。

蕙子去了四川,韩佳倩去了南京,李想去了武汉,只有夏雪去了北京,我俩在陌生之地却不经常见面,这些都是我未曾想到的,单纯透明的心思只有短暂的一年半载,过了这个时候,这些都不再属于你,仿佛高考这页纸一旦翻过去我们就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了,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成长,而这些现在我还不懂,只是模模糊糊稍微有点感觉。

我在家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吃完饭,我才对我说有两封信放在她的卧室,我心里一动,肯定是李想和夏雪的,我立刻冲进她屋里,信封未拆,日期是三天前,旁边一把剪刀,这让我心惊胆战,我妈这是犹豫了多久才忍住没有拆开,我为自己及时回家而庆幸,但又觉得无限伤感。

一直到明年,我应该都不会看到李想,这种感觉特别奇怪,非常想念却无从去想,未来有那么多未知的东西,而我们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小心应付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