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爱情】哭泣的指头(1)

关注一航文学与艺术每一天都与众不同


哭泣的指头


作者:潢洋

第一章

      我是一个手指头,是拇指,众手指弟兄们的大哥。以前我是没有灵性的,但自从我的主人上小学时用一支刻有“女娲石”商标的钢笔给我画上眼耳口鼻等漂亮五官,从此我就有了灵性。与主人心性相通,我能看、能闻、能听。

      我的主人东方玉树是沿海城市一家工厂的小职员,大概是祖坟冒了青烟得上司提拔任工程部主管一职。这个工作譬喻到社会层面,颇有点像国家的公安机关或消防机构,因为每天的生产问题像一桩桩无头冤案,等待他们去刑侦、去处理,忙的时候更像是消防员四处救火。

      我是他勤劳双手的一部分,我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他握过农具、挥打牛鞭、握笔写字、捏筷子吃饭,甚至包含他一些无聊的做作,如:在他的吉他琴弦上跳舞、帮他着子下棋、书写大字以及画着令他陶醉的山水画。我做着每一件该做的事,但是,从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来看,我开始鄙视我的主人,怨恨我的主人。作为对主人的报复,我想将这段时间发生的故事大白于天下。

      东方玉树所在的工厂前几天有一款新产品投产,负责设计开发的工程师是他属下职员,因对工作不尽职,使该产品的塑胶零件报废了几万件!老板高先生大怒之下立即将这名不尽职的工程师辞退。接下来的跟进工作由部门主管东方玉树进行协调安排。东方先生无奈中将工作重心转移在该产品上,我的灾难就这样开始了。


        那是一个周末,轮东方玉树值班。上午十一点整,当我正在办公室执行他的大脑指令敲击电脑键盘正high的时候,他接了一个电话。

      “喂!东方官人!”电话那头是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孩子声音。

      “喂!什么事?翠娟。”。心知这个女人找他总没好事,东方玉树皱了皱眉,应声问。

    “我QA部检验员抽货检查,发现这款货夹的拉力达不到20磅!”翠娟说。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今天早上不是好好的吗?”东方玉树不可思议的问。

      “小女子才疏学浅,也不清楚咩!”翠娟说完,咯咯直笑。

    “在哪里?我来现场看看。”他问。

      “检验台,老地方,不见不散!”

      东方玉树挂了电话,提着游标卡尺行色匆匆的往QA检验台走去。


      翠娟是QA部领班,正在哪里等着他。两人简单交流几句,翠娟就将几个不良品递给了东方玉树。他拿着不良品皱着双眉仔细的研究查看,看了一阵后又用游标卡尺测量零件的数据,测完后摇了摇头。思考片刻后细致得怕每一个细节出半点差错似的开始拆装零件,装完后示意身旁的翠娟对这几个“不良品”再测试。翠娟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东方玉树的手上。只见他拿着零件放入夹具,接着压平零件,启动开关,气缸缓慢的伸了过来,“咔嚓”一声零件应声装配到位。接着又放零件,又启动开关,同样的操作步骤一连演示了十遍,边演示边告诉女孩操作要领。

      科学家论证过:一个好习惯的养成要坚持二十一次以上。他在工厂、社会及家庭对人言传身教时都会遵循这个原则。就在东方玉树教女孩子第十一遍的时候,我受伤得面目全非!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悲情的灰色!

      我扶着五金零件,东方玉树转头看着女孩子不厌其烦的说教。女孩子听得耳朵起老茧,嘟嘟嚷嚷说:“切!比唐三藏还啰嗦!”东方玉树凶神恶煞瞪了她一眼,吓得小女孩赶紧闭嘴不出声。

      将产品五金零件的几个小锯齿同我的嘴唇部位亲密接触,铁氟龙的气息沁人心脾!负距离接触触发了我的第八灵感,一首小诗立即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缘分,使我们相遇,缠缠绵绵在人海。

拥抱,让我们亲密无间,天崩地裂也不愿不分开!

你,深入我的灵魂,令我血脉偾张,难以抗拒你的诱惑,

我,无力抵挡,又醉心于,你来势汹汹的气息!

      正当我呼吸着五金零件的铁氟龙气息、醉心于自己优美小诗的那一瞬间,一股突来之力(不知是东方玉树,还是小女孩,或者是翠娟按压了夹具的开关,又或者是大自然一股莫名其妙的气流,至今我都没找到凶手),气缸带着夹具上模飞快的撞击我,将我的面部紧紧压在五金零件上,零件的锯齿丝毫不顾及刚才的温存,狠狠刺穿我的面皮,又毫不留情的撕裂整个面皮。

        十指连心,东方玉树“啊”的叫了一声。夹具随即被松开,我的大半个面皮生生被五金零件的锯齿撕扯了下来,皮层下的鲜血从每一个细小血管内涌了出来,一片血肉模糊!只剩下一只眼、一只耳及半边鼻子。我悲痛至极!流淌在我脸上的是血亦是泪,血肉模糊伴着我的伤心欲绝!


      东方玉树看了看受伤的我,皱眉痛悔了几秒钟。立即用右手紧捏着受伤的左手腕,查看伤情及活动每一处指关节,确定未伤及指骨后,他舒展双眉捏着手腕往办公室跑,身后的翠娟也跟着他跑,血,滴答滴答的流在车间及办公室的地板上!

      翠娟在办公室一阵翻箱倒柜,找出一些药品及酒精之类的东西开始给他包扎伤口。

      “痛不痛?”翠娟打开双氧水瓶子,将双氧水倒在东方玉树受伤的手指上,柔声问。

    “不痛!反而有种快感。”东方玉树咬了咬嘴唇回答。

      “你骗人!”翠娟嘟着小嘴娇嗔说,手中的棉签却有意用力压了一下他的手指受伤处。东方玉树疼得“啊”的叫了一声:“我哪有啊?你轻点行不?”

      “你不是说不痛吗?”翠娟低声说,边说边打开一瓶云南白药,将粉末倒在他的手指伤处。

      “……”他不说话。

      “真想不到,你也算坚强的!”翠娟用棉签在他手指的药粉上捣弄,血慢慢的止住了。

      “这点皮肉小伤。我想哭能哭得出来吗?”东方玉树说。

      “那么惨痛!那么血淋淋的伤口!我看着都怕了!”翠娟拿着剪刀,剪纱布及胶带开始包扎他的伤口。

    “你少煽情了,心疼我的话,唱一支歌给我听!”

    翠娟低着头绑胶布,“嗯嗯啊啊”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歌。


那一年

小桥流水似画帘

你吹着轻佻的口哨

莽撞进入我的心间

无情的双手

将我推下悬崖

又多情的将我拉出深渊


那一年

梅舞长空花红艳

我正在细数

今年的梅花开了几朵

你娇羞的离去

留下翩若惊鸿的背影

飘飘衣袂却带走了我的灵魂


那一年

你追着我入花丛

捧着鲜花站在我的面前

想要送给我

并要许下连理同枝的誓言

我悄然隐身转入花间

你遍寻不见

此生绝恋

七世孽缘

…….

      翠娟为我包扎伤口的那一刻,我无意中打量了她一下,觉得她美极了!漆黑明亮的双眸象夜空中明亮的星星,闪烁不定,顾盼间又饱含幽怨哀愁;一头乌黑秀发如瀑布一般垂在肩头后背,几缕青丝从白玉般的双耳划过灿若春桃的粉面,滑落游弋在青葱一般的指尖;樱桃小口娇弱无力却又吐气如兰;歌声优美动听!恰如那丽日和风中隔叶呼唤同伴的黄鹂鸟清脆鸣叫!

      东方玉树的思绪随着歌声在九霄云外浮想,迷离的眼中仿佛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子,如玉面观音一般正用兰花手指轻拈柳枝,将瓶中的圣水洒向人间!但是,这个女子却不是眼前对我关怀备至的翠娟姑娘。

      若在平时,我肯定醉心于听这个娇艳欲滴女子歌声,但此时此刻,我该关心的是接下来东方先生会怎样来处理发生在他身上的这道伤口。我已经面目全非,云南白药的粉末是止住了往外流的鲜血,但这个只是临时的止血方案。他应该立即带我去医院做清创手术,消毒后重新包扎伤口,并且还要打一种预防破伤风的针剂。可是,该死的东方玉树没按规则去打这张牌,而是采用了一种非常规的手段。于是,我开始痛恨他,觉得他对我有失公允!我是他命令的执行者,对的、错的都无条件去执行,而我伤痛欲绝的时候他却只是简单处理一下我的伤情,然后不闻不问。我的眼泪已忍不住流了出来,我在哭泣!

【未完待续】


若希望投稿将您的作品分享给更多的人 或加入诗歌交流群与各位作者进行创作互动交流请私信我们


关注一航文学与艺术 期待与你相见

本文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周日 |【玄幻】哭泣的指头(1)

文章 |潢洋

图片 | 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编辑 | 意融

书友们如果喜欢这篇文章,别忘记了点赞转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