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趣 | 姑娘们心中的白马王子,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96
毛公子的文殊坊
2016.08.25 15:55* 字数 1969

文/毛公子

年年岁岁花相似,花开易见落难寻

张洁曾说,每个女人自出生起,就在等待自己的白马王子,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能。

这个粉色的梦想,在电影《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也曾有过: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那么问题来了——

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  壹  —

既然是白马王子,首先应该是颜值高长得帅的。

而我泱泱华夏,最不缺的就是(长得帅的)人!不信你顺着历史的藤蔓往上捋一捋,数量简直多的吓人。

历史有记载的资深帅哥,排在第1号的,应该就是潘安(仁)公子了。

这是一个帅到不敢轻易出门的男子:

在偌大的洛阳城里闲逛,经常就会被一帮女粉丝堵在路上。

她们撩起衣裙甩掉鞋袜,手拉手一路小跑地围住潘老师,往他的敞篷牛车里扔鲜花和瓜果,并且丝毫不理会周遭已经瘫痪到爆的交通状况。

据说,当时洛阳城的城管执法人员一度表示压力很大,但凡值班的,都会祈祷老天下点雨别让潘老师出门,焦虑感仅次于潘老师的妻子杨氏。

而这个潘公子,虽然长得帅又有才,但据说人品欠妥,喜欢趋炎附势拍的一手好马屁,因此被后世之人鄙视,干脆将他名字里的“仁”去掉,直呼潘安。

简直谜之尴尬。

所以,白马王子只是长得帅(还有才),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人品和个性。


—  贰  —

于是,这里就出现了第2号人物,曹植公子。

作为一个典型的军二代,曹公子家世显赫,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还写的一手好文章。

更重要的是,这个曹公子还是个有理想抱负的封建社会好青年:不喜欢豪宅超跑,不沉迷美食酒色,而是一门心思地想做个文雅有作为的帝王。

但是大家都知道,但凡有名气的文人,一般都是有点小癖好的,这曹公子也不例外——

他喜欢喝酒,并且是那种通宵达旦不醉不归类型的。

要是没有竞争,他的这点癖好其实也不算什么,顶多被狗仔偷拍,隔天登个娱乐头条诸如“曹家世子深夜买醉,一咏三叹嗨翻全场”之类的。

而要命的是,人一旦喝醉,就很容易麻痹大意,忘记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危险。

比如心思单纯的曹公子,就被大哥曹丕利用嗜酒的弱点,几次三番地中了阴招;最后还差点被赶尽杀绝,亲兄弟之间,来了一场七步成诗煮豆燃萁的残忍游戏。

回首想想,真是可惜了曹公子的八斗高才啊。

这个例子也告诉我们,有才有个性却心思单纯的美男子,是很难在社会上混出名堂的,即使后来有像项羽这样的猛士,但最终也是以失败收场。

毕竟,这个世界,最终还是得交由刘邦这样心黑脸皮厚的痞子来接手管理。


—  叁  —

或者有人说,作为白马王子,除了有才,还应该有马(money的马)啊。

恩没错,鲁迅先生就曾说过:一切没有马却还想谈恋爱的白马王子,都TM是耍流氓!

或许他没亲口说过,只是用涓生和子君的爱情故事,给天下的女子提了一个醒。

再扯回来,得说到第3号人物,纳兰容若公子。

纳兰公子可不一般——

老爹纳兰明珠是大清帝国总理,他是妥妥的苗正根红权二代;他自己颜值爆表又文武兼修,22岁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被赐进士;还被康熙大帝提拔为贴身保镖兼第一秘书……

这样星光闪闪的履历背景,简直秒杀百分之九十九的男子。

然而,这位纳兰公子的爱情却也并不顺利:

结发妻子卢氏,在新婚3年后因难产去世;又8年后的同月同日,过度悲伤纳兰公子也因病去世。

可见,在爱情面前,有才华有人品有个性,也有面包与马(money的马)的男子,也并非是真的白马王子。

为什么?

作为白马王子,你总得完成诺言,特别绅士地和你的女神白头偕老吧?!


—  肆  —

这样来看的话,有一个人是铁定合适的了。

下面来说第4号人物,苏轼公子。

苏公子向来是流传在粉丝口中的一个神话:他一表人才,少年时代就有才名,就在大家担心’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时候,他成功地用才华说话,让准备嚼舌头的人噎了个措手不及。

他不但有才有人品有骨气,还特别有胸襟,特别想得开。

被贬到瘴气环绕的岭南,就日啖荔枝三百颗;被贬到荒蛮无人烟的惠州,就高喊海山葱笼气佳哉;被贬到海南(仅次于死刑的贬黜罪),就一边吃着秘制东坡肉,一边砸吧着嘴说海南万里真吾乡。

这样的豁达超然的胸襟和气度,也难怪原配妻子王弗感叹:爱上东坡,就等于爱上一匹野马。

与这样幽默风趣又有人品有才华的男人一起生活,可能是大多数女人的心愿。

但问题是,这匹野马生活的太艰苦了,终其一生都在温饱线上徘徊。无论是王弗、王润之,还是后来的王朝云,都跟着他一起遍尝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辛酸。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苏公子也不算是百分百完美的白马王子。


—  伍  —

那到底怎样的男子,才算是真正的白马王子呢?

正疑惑间,忽见凉风诡异绿叶拍窗,室内灯影摇曳暗光迷离,桌上书页缓缓翻动,似有人助。

不久,风停、书静、灯明,只见书角处夹一纸条。

惊疑之际打开细看,良久,不觉哑言失笑。

只见纸条上写着:

“潘驴邓小闲,才貌时仕金。

厮守但求心无悔,白马相公几世逢?

——清河县 紫石街 武大郎隔壁 茶坊老板王婆


END


著作权归文殊坊所有,转载请联系毛公子授权,违者必究!!

时光匆匆而过,感谢持续关注

毛公子文集--杂文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