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相濡以沫里蜗行(简书对话体小说)

                        1

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月色如水,天地清凉。

简宁和丈夫宁宇一起散步。

“宁宇,你看,今晚的月色好美!”

“嗯,有多久没一起看这样美的月色了?”

“没多久吧,上周?不是,大上周?”

“这是上弦月,大上周有月亮你也看不到!你这马大哈又犯迷糊了?”

“谁迷糊了谁迷糊了?不带取笑人的!”

“好好好,都是你有理,你没迷糊,月亮迷糊了,出来的时间不对好了吧?”

“哈哈,好好好,月亮不对月亮不对!”

“女人和真理同在,女人永远是对的!”

“说的太对了,给你108个赞!这话是哪个名人说的?”

“嗯,是个有名的人,你听好了哈!”宁宇看到简宁认真看过来,憋住笑,“姓宁名宇!有名字吧。”

“你!又戏弄我!”简宁的拳头追过来。

“哈哈哈……”宁宇笑着躲着,他眼睛的余光看到拐角处走来一个壮汉,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的拉过妻子,将她护在身旁。

“怎么了?”简宁感觉到丈夫的紧张。

“宁宁,你看对面那人,走路踉踉跄跄,好像喝醉了!”宁宇看看四周,很空旷,为了图安静,他和妻子选择一个荒僻的小路散步。

无处躲藏,他带着妻子硬着头皮往前走,和醉汉错身时,他把妻子紧紧护在身旁,尽最大努力拉开与醉汉的距离。

“干么躲着我?肯定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快……快说,干么躲着我?”醉汉拿一把水果刀,在皎洁的月光下闪着白亮的光。

“宁宁快跑,去叫人来。”

“我不,我要跟你在一起……”

“没人躲着你,我们都不认识你怎么会对不起你!“简宁装出悍妇的模样给自己壮胆。

“快走,宁宇,咱一起跑!”简宁声音压得很低。

“别太快了,别惹毛了醉汉……”

终于走出了一段安全距离,醉汉也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秀才遇见兵也比咱们幸运多了,好在没事……”

话音还没落,身后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简宁回头一看,醉汉追上来了:“快跑!宁宇……”

“不要……”简宁尖叫着,“宁宇……”

刀刃划伤了宁宇的胳膊,鲜血淋漓而下。宁宇奋力抓住醉汉持刀那只手,想要夺下刀子;一面喊:“宁宁,别任性,孩子在家哪,快跑啊……”

“救命啊,救命啊,要杀人啦。”简宁尖厉的声音划破夜空。她一面喊着,一面抱住醉汉另一只胳膊。

“找死!”醉汉一甩胳膊,就把简宁甩到地上,一脚踢开。

“别打她,有本事冲我来!”宁宇的心疼得要碎了,他从后面抱住了醉汉。

“有种!”醉汉一面掰宁宇的手,一面转过身来,刀刺过来。宁宇死死抱住醉汉,只要别伤到宁宁就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简宁爬起来,就看到丈夫满身是血,她尖叫着:“别打了!别打了……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她扑过去,想护住丈夫。

刀子刺过来,一刀一刀刺下来。失去理智的醉汉根本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

当人们赶过来时,看到满身是血的宁宇和简宁,因为失血过多,昏死过去。

“宁宇,宁宇……”简宁醒了,她挣扎着想起来,伤口的疼痛让她咬紧牙关。

“宁宁,宁宁,你终于醒了,吓死妈妈了!”简妈妈眼泪掉下来,“你这傻孩子,你咋不知道跑啊,你傻啊……”

“妈妈,我没事,宁宇哪,他在哪里?”

“你心里就装着宁宇,都是他害的,那么个穷小子,整天不知道干活,就知道写写画画,能有什么出息,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了!”妈妈紧紧握住女儿的手,她太害怕了,女儿昏迷的三天三夜,她不敢眨一下眼睛。

“妈妈,宁宇喜欢写作,他会有出息的……”

“姐姐,妈妈说的对,你看哪个男人舍得让自己出大力干粗活,他自己却躲在屋里享福。你看你风吹日晒,出去倒卖玉米,扛包,都累成啥样了。小宁都五岁了,瘦得跟豆芽菜是的,你们娘俩哪享过福……”二妹简雨心直口快,说话像竹筒倒豆子。

“二姐,少说两句,看咱姐伤这么重……”小妹简云拉拉二姐的衣襟不让她说下去。

“就你,跟咱姐似的,心善良得缺心眼了……”

“都是傻姐儿,当初那么多人追你们姐姐,有当警察的,有教书的,有坐办公室的,有家里做生意的……哪个不比那个宁宇强!偏偏你姐就认准了,一条道走到黑,多受多少罪啊!”简妈妈用手背擦擦眼泪,“你去收玉米,人家把砂子搀进去,一袋子都一百三四十斤,你这马大哈,就不知道一袋子最多装一百一二十斤吗?他死哪里去了,不跟你一块?别造那罪了闺女,这苦日子啥时候是头啊!”

“就是,就是,一天到晚写文章写文章,稿费还不够邮票钱……”

“妈,不怪宁宇,怪我自己……”

“二姐,你就别火上浇油了!妈,你看姐姐身体这么虚弱,刚醒,得给喝点粥吧……”简云打开便当盒,盛点小米粥,慢慢吹着,心疼遭罪的姐姐。

“我不想吃,吃不下……”三天的输液,让简宁一点胃口都没有,嘴里泛着苦涩。

“吃不下也得吃,姐夫还等你照顾哪,不吃饭哪有力气好起来!”简云在姐姐耳旁轻声说。

简宁闭闭眼睛,好似攒些力气,慢慢把一碗粥喝下去。

“妈,我都说姐姐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你看一碗粥全喝了,能吃饭肯定没事。你跟二姐回去休息休息,我在这就行!”

“你姐俩回去吧,我不放心,家里都有孩子需要照顾,我在这看着吧。”

“妈,你都三天没合眼了!”简雨眼圈红了,“我跟小云都回家休息了一晚,姐姐也醒了,你回家看看爸……”

“那行,我回去看看,你跟小云在这照顾着。宁宁啊,好好养伤,咱好了就回家。”

简宁点点头,硬是把泪水憋了回去:妈妈啊,刀子嘴豆腐心,这么大年纪还让她跟着操心。

“你好好吃饭,伤好了才能去看姐夫,妈妈生气,不让姐夫进来看你!”趁着二姐送妈妈出门的空档,简云悄悄对简宁说。

一周后,身上的小伤口开始结疤,右侧胳膊上臂缝了十六针,腹部伤口很深,好在没伤到内脏,肋骨骨折两根,动一动都钻心地疼。

“小云,送我去看看你姐夫好不好?帮帮姐……”

“不行,妈会吃了我的,快点好起来,自己有本事去!”

“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姐夫出什么意外了,你别瞒我,我要见到他!”

“怎么会,我替你偷偷去看过他,没事的,放心吧,安心养伤。”

“我想你姐夫,想小宁……”

“小宁还不知道你们受伤的事,怕吓着孩子,把她送到姑姑家里了,没事,有人照顾!”

“那你姐夫……”

“行了姐,你别操心那么多了,安心养伤,照顾好自己,才能早日见到他们……”

两周后,简云磨不过简宁,推着姐姐来到姐夫的病房。宁宇全身都裹着纱布,他的伤重得多,他拖住醉汉拖延了时间,为简宁争取了时间自己却伤得不成样子。头上也是纱布,吸着氧气,看到简宁进来,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

“宁宇……”简宁心疼得不能呼吸,简云推她到床前,“宁宇,快点好起来,快点好起来……”

“简云,我要跟你姐夫在一起,我要在这里看着宁宇……”简宁哽咽地其他不出话来。

“姐姐,不是妈妈不让姐夫过来看你,是姐夫伤的太重,怕你担心,才没告诉你。你看,姐夫是清醒的,你回去吧,省的妈妈又生气,心里光想着姐夫,对自己不管不顾……”

“我不走,我要看着宁宇……”简宁和宁宇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姐姐!你呀……”护士在特护病房加了一张床。

                2

因为爱,从来没觉得委屈

三个月后,外伤线都拆掉了,骨折的固定钉子也拆掉了,简宁受伤轻,好的快一些,但是也需要卧床休养。

宁宇受伤要重的多,脾脏破裂,肝脏被刺伤,切去三分之一,命保住了,但是恢复要很长时间,他们花费了接近五十万,能借的都借了,医院再也住不起。

两个人满身的伤背着一身的债务出院回家休养。

“我那儿子作死啊,让你们遭这么大罪,都怪我,我没管好儿子啊。”醉汉的妈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你们都是大善人啊,不忍心送那孽种进监狱,让我怎么感谢你们,你们都是大好人哪……作孽啊,我给你们跪下了……”

“可别!”简宁和宁宇几乎是同时说。

“姨,这不是您的错,千万别跪,折煞我们了。妈,你快扶她起来!”宁宇急得要起身。

“算了,老姊妹,儿大不由娘,我们不怪你。可我这当娘的就是心疼啊,你看看小宁爸爸妈妈都得人伺候,小宁还小,可怎么办啊……老姊妹啊,我多想我躺在那床上,只要孩子们别遭这罪……我一把老骨头了,啥时不就土埋脖?心疼小宁爸小宁妈啊!”

“老姊妹,儿是心头肉,都怪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作孽,作孽啊……这是三万块钱,我把地和房子都卖了,就凑了这么一点,我实在拿不出更多,我对不住你们啊,老姊妹!给孩子买点吃的,我这把老骨头,实在没用啊……”

宁妈妈送老太太出门。

屋内陷入一片沉寂。

"感觉像做梦一般,上一秒还在欢欢喜喜打打闹闹,下一秒就血流成河,如果不是每天疼痛在折磨,真的以为是在看一场戏,还是恐怖片,演完,人散了,我们入戏太深,出不来了……”

“不是我们入戏太深,是生活的极小概率的倒霉事,偏偏让我们碰上了……”

“这苦日子啥时是个头啊……”

“会好起来的,你想想,咱以前日子多难啊,还不是一天一天好过起来!”

“唉,咱俩真是苦水里泡大的,咱俩刚谈恋爱时,所有人都反对我嫁给你这个穷小子。”

“可不咋地,家里地薄,张嘴吃饭的人还多,吃都吃不上,让你跟着我真是委屈你了……”

“委屈啥,不委屈!我就喜欢你这倔劲儿,喜欢的事就坚持到底。家里那么难,穷的吃不上了还在写东西。你打的草稿纸,可以围着咱村绕好几圈哪。”

“刚刚下学那会儿,我写文章着了迷,连稿纸都买不起。没有办法,自己还是想写,于是我就动了歪心思,还当过一次小偷哪……”

“是吗?你得老实交代,偷谁家了?咱村小卖店?还是镇上的书店?”

“那里的店员眼睛贼亮,我哪里敢去偷他们的,不是等着挨揍吗?”

“那,哪里还有稿纸让你偷啊,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咱邻村的张大爷啊,他收破烂收了不少本子,没怎么用过,我都去看过好几次了。”

“你可真有才,就你那笨样子,肯定被人抓到了吧?不对,抓到的话,肯定这事我就知道了吧,快说说啥情况?”

“我夜里摸到了张大爷的院子里,张大爷已经睡下了,我小心翼翼的翻检,月色明亮,我能大约看清是本子还是书,但是很乱,要找出有用的本子实在不容易。翻检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本可以用的本子,我高兴坏了,一不小心碰翻了一堆杂物,里面有旧脸盆,那声响在安静的夜里传出多远去,我吓得啊,魂飞魄散……”

“哈哈,你这小贼,一会张大爷就出来捉你了!”

“唉,听见张大爷在屋里喊谁在外面,我吓得大气不敢出,躲在废品堆里。”

“没发现,真的没发现?不可能吧?”

“如果我穿黑褂子肯定就发现不了,偏偏我穿个白褂子……”

“哈哈,我就说嘛,就你那笨样子,怎么会不被捉到?被揍了一顿吧?”

“没有,张大爷发现是我,看到我手里拿的本子就明白了,和我一起翻找,找到一大摞本子给我。”

“多么和谐的画面,失主帮小偷偷本子,也是奇景啊!”

“可不咋地,人家走亲戚串门带礼品,咱家她小姨串门不带礼品也不空手。在印刷厂里只要废弃的不用纸,只要还能写字,她就悄悄收好叠好送到咱家来。”

“简云每次来,自行车后座上那纸捆一大捆,路上有问她的,那么多废纸干啥用?卷烟抽吗?弄得简云都不好意思,能说我给我姐夫送稿纸哪,他写作需要稿纸。每次含糊其辞的混过去,啥也不说,简云没少跟我抱怨。”

“本来正大光明的好事,咋就偷偷摸摸的,不敢说了。还不是怕别人在背地闲言碎语,流言可畏啊!”

“怕啥,喜欢写就写,我就喜欢读你写的文字,坚持写,会有编辑看中你的文字的,咱不是也发表不少的文字了吗?争取写更多,以后咱也出书,当作家。”

“嗯,有一句你是说的真对!咱现在只能当“坐家”,天天坐在家里,等人伺候的坐家!”

“想得美,你能坐?你坐会试试,伤口马上疼得你吸凉气!”

“咱不能就这样等吃等喝吧,还有一堆的债务哪?”

“所以我愁啊,就咱这身子骨,三两年内重活是干不了了,咋办?”

“咱买台电脑吧?我用电脑写作,现在很多稿件要求打印稿,以后可能就要用电子邮箱投稿了,没有电脑是不行的!”

“你疯了吗?这边五十万的债务,你还要再去买电脑!”

“宁宁,你听我说,咱现在没有别的出路,只能靠写作这条路了,一台电脑一万多,咱五十万都背上了,还差这一万多吗?”

“道理是那个道理,可是……”

“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做做网络编辑啥的挣点零花。”

“宁宇,你说是不是场阴谋?我一听你早就计划好了,同意不同意,你都会去买是吧!”

“怎么会,媳妇儿,你当家做主,我都听你的!”

“额,你都计划好了,那就买吧!”

“好的,媳妇儿英明!”

“你呗,那点小阴谋从来就藏不住。你记得不?上次就上次,快到生日那次,有天晚上你翻来覆去睡不着,然后突然坐起来,吓我一跳,以为你梦游哪。结果你跟我说,老婆,有个事我得跟你说,要不然我睡不着。我以为是什么事哪,结果你说,我每天中午去帮人家装货,扛大包,攒了八百块钱,给你买了条项链,想等你生日那天给你的,但是老瞒着你,心里不踏实。”

“我就是不能有一点事瞒着你,也怕你误会,看到你开心,我就开心。"

“开心,特别开心,你总是把最好的给我,哪怕自己受苦受累也情愿。咱俩刚认识那会,一起逛街,我看中一条裙子,三百多块钱,买不起,我又很喜欢,恋恋的看了好多眼,你在一边说,这裙子这不好那不好,不让我买。过了几天,你拿来一条款式差不多的裙子,看我兴高采烈地穿上,却一直没有告诉我,你跟同学借钱,花了一百多买来的,为这你吃了一个月的咸菜。”

“那又有什么,我是男人,吃点苦算什么,让你跟着我吃苦我心里才难过。为了保障我写作时间,你像个男人似的在外面奔波,心疼!”

“没事,看着你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我就开心,你那么疼我,我也该做些什么,我妈一直认为我能嫁得更好,可能生活会富裕些,但是我相信,我世间没有谁比你更疼我。”

“我也知足,这世间没有谁比你更懂我!外面谁不说我不务正业,只有你理解我。一封封退稿信退回来时,总是有你在我身边给我打气。”

“我就喜欢你写的文字,坚持下去,会有编辑喜欢的,也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读者读到你的文字的。”

                      3

东山再起,还可以从负零开始

外面一阵嘈杂,脚步声。

“宁宇,电脑给你送来了,算兄弟我送你的,不要提钱的事,好好写,我就喜欢哥你写的文章。”

“啊?这么快?宁宇,你有事瞒着我吧。”

“别,真没有,前几天程浩来看我,你知道他代销电脑的,我就跟他随口提了一下,想买台电脑写作,他很支持,钱他垫付,等咱有了钱再还他。他怕你生气,不让我买电脑,所以才说送我的……”

“别介,哥,真是送你的,有了电脑,还可以联网,你以后写作等于如虎添翼啊,多写好文章,这万把块钱算什么,不要提了!”

“这……”

“别磨迹了,电脑安装到哪里?”

“就先装在卧室这边吧,过去方便,以后伤好了,再把它挪到书房那边去。”

“好来!这电脑啊,就是全能型,除了办公写作,还能上网、聊天、打游戏、看电视电影全都可以。你俩不能上班,正好可以看看电影啥的解解闷。安装使用都挺方便的,你看,显示器,主机,键盘,加几根连接线就可以了。要是需要上网的话,需要到邮局去申请一个猫,连接上就可以上网了。”

“猫?用猫上网?”简宁好奇地问了一句。

“啊,是啊,用猫上网。”程浩一顿,“嫂子,不是你想的那个猫,是调制解调器。你可真逗,想到哪里去了。”

“额,这新鲜东西可真不少。”

“嫂子,你在派出所上班,就没有用过电脑?”

“见是见过,但是没用过,也没看到他们办公桌蹲一只猫。”

哈哈,一屋子的人都给简宁逗乐了。

“关键坐办公室打电脑当然舒服,哪有出外勤挣钱多,我才不要蹲办公室哪。”

“你嫂子这些年跟着我真是吃苦了,男人的活她哪样没干过,看管仓库,当会计,跟人家下乡收玉米,真是难为她了。”

“厉害,嫂子真是女中豪杰啊。”程浩对着简宁竖起了大指。

“你别看她大大咧咧的,胆大心细。当会计那时侯,有次下了班很晚了,离娘家近,就回娘去了。她包里装了一万多块钱,到院子里,把包往柴草垛中一丢,盖上草,进屋吃饭睡觉去了。第二天,她妈妈才知道,吓了一跳。”

一屋子的人都知道在那个时候——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一万多元是什么概念。简宁也真是个奇女子。

“好了,安装好了,要是这就上网,等下我走邮局那边帮你们喊一下,让他们派人过来给安装。”

“好的,安吧。这电脑怎么用啊?还有怎么打字啊?”

“这个简单,接上电源,在主机和显示器上都有一个开关按扭,摁开就可以了。打字你用拼音输入法就可以,打字方式,有一指禅,有双手分工键盘侠。”

“哈哈,有趣,一指禅就是用一个手指头打字吧,肯定快不哪去。我看那些办公室的小丫头,双手放在键盘上打字挺快的。”

“那你得好练练了,这个双手打字,每根手指都各有分工,各有各的管辖区,摸清了,你才能运用自如,这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与训练。电脑里我给预装了电脑打字练习软件,你可以练练。”

送走了程浩,简宁搁不住手痒,坐在电脑前开始研究,一会就把电脑研究个七七八八,她从来都是个聪明的姑娘,学什么一下就会。她觉得这一生最大的聪明就是嫁给了宁宇。

“就是这个手指分工不是好活儿,两个大拇指放在空格键上,左手四指依次放在“ASDF”键上,右手四指依次放在“JKL;”键上,手指放在本位键上,只出动需要动的那根手指,感觉特别别扭。”

“不好练就慢慢练,万事开头难,人一生下来,除了哭,啥也不会,长大了,还不啥都学会了。”宁宇安慰道,“歇会吧,别累着。”

“不行,我再练练,越是有难度的越有挑战性,我还真就挺喜欢这东西,就这么几个方方的键码,居然能敲出中国那么丰富的汉字,太神奇了!”

宁宇不再管任性的简宁,他在笔记本上写下《爱的谎言》:

“原谅我的谎言与伪装,我愿你的世界永远都是欢声笑语,愿劫难永远让我一个人承受。上帝啊,让那一天那一幕永远不要发生吧……”

不知不觉,他写了六页,完全投入到写作中去了,终于完成时,一抬头才发现已经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投射进来,室内一片静谧。简宁累了,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椅上子趴在床头睡着了。他拉过一件外套来,给简宁盖上。

简宁打个激凌:“你写完了,看你写得那么用心那么认真,我没敢打扰你,坐一边看你写作来着,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我一直没发现,怪我,一写文字就把自己投进去了。”

“没事,你认真写文章时最帅了!”简宁花痴地笑着说,“给我看,写了什么好东西,在那一边写一边又笑又皱眉?”

“这个不给你看,别的都可以!”

“为什么?不给看,我偏要看。”简宁扑上去就抢,其实她没敢真抢,怕碰着宁宇的伤,看宁宇这么坚决也就放弃了。

接下来的时光,他们都交给了电脑,一个练打字,一个写作,简宁的打字速度进步神速,每天一点点进步,让她很有成就感;宁宇写文章也写得越来越多,这场生死劫给他带来更多生命的思考,写的东西越来越有深度。不过他还是习惯写完再交由简宁打出来,他还是不习惯用冰冷的键盘去直接敲出内心流淌的有温度的文字。

有一篇文字,他一直没有交给简宁,他要亲手把这篇文字打出来,那就是《爱的谎言》。

有了电脑有了网络,与外届沟通交流也更直接,可以直接联系编辑,与他们交流稿件的意见,稿子返稿率越来越低,宁宇的文章写得越来越好,样刊与稿费通知单雪片一般飞来,这些稿费,与他们天文数字的债务离得很远,但是他觉得,自己与梦想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简宁像守财奴似的守着这些文字,一遍一遍的看,一边看,有鸡蛋里挑骨头,别说这些意见有时有失偏颇,但是不能否认,却一针见血。

“你这篇《宽恕》的结尾我那时就觉得不该这样写,咱们可以选择原谅那个恶魔,但是法律是铁面无私的。我们不忍心他去坐牢,不忍心他的老母亲无人照料,但是他的行为太恶劣,法院工作的朋友告诉我,已经以危害社会公共罪,提起了公诉,严重危害他人,致人重伤的,至少要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你看编辑给改的结尾:我们选择了宽恕,不是原谅罪恶,而是不想恶魔的身影再在我们心中纠结,太痛……你原来写的是,为了他的老母亲,为了他的悔恨,我们选择了原谅,心中留一面宽恕的镜子,映照自己,也映照世人。不是傻到放过那个罪犯,而是宽恕之心给我们不得不原谅的理由。前后两个结尾,前者更简洁,也更合乎我们的心态。文字推敲的功夫,真是学无止境啊。宁宇,我突然想做一个编辑,这是一件多么骄傲的事。”

宁宇看着简宁:“想要做,那么去试试吧,你很有天分的。”

                      4

  成全,才是宠溺的最高境界

简宁一直很热爱文学,喜欢文字的指引,每每读到自己心仪的文字,常常欣喜若狂,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看好她和书呆子的爱情,她依然义无反顾的选择宁宇,原因就在这里。

梦想一旦启程,九死不悔。简宁开始留意相关文字编辑方面的招聘信息。

“宁宇,你看,网站因为发展需要,现招聘网络兼职编辑,每月三百块钱,视文章的点击量有浮动奖金。薪资不高,要求也不高,只要您热爱文学,认真负责就可以,热烈欢迎文学爱好者加入!”

“很辛苦的,如果投稿量大的话,你需要优中选优,或许你挑老半天都挑不出一篇好稿子来,力气全白费了。如果投稿少的话,那就更难办了,自己去写,这报酬太低!”

“不管了,我先接了试试。”她用qq联系上了网站负责人,要来管理账号。

“天哪,这也叫诗歌?以为一句一行就是诗吗?选一天也没发现一首满意的诗来!”简宁很是沮丧。

“你也不要要求太高,这个网站只是一个普通小网站,所接收的投稿只是文字爱好者,未必有太高水平。你看我写了都有几年了,但是,有时候也有表达不到位,作为编辑就是发现有潜力的作者,尽可能的为他们创设能够进一步发展的平台。”

“也是哈,要是投过来的作品都能上得台面,天上掉馅饼岂不是砸到一片作家?嗯,有道理,放低要求,瘸子里面选将军。”

“哈哈,这比喻粗俗有真理,孺子可教,一点就透!”

“那是,你这坐家还是我养起来的呢?不仅坐家,还是作家了。”

“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所以你看,你是很有发现潜力的,是不是发现了老公这个潜力股?”

“那是!”简宁继续奋斗在网站编辑的道路上。不久,网站因为资金匮乏,停止运营了,工资自然没有到手,但是却攒积了一点经验。

“宁宇,我都三十多岁了,我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出去闯闯,这辈子就没机会出去看看了。我是不是太能折腾了?”

“嗯,不是一般的能折腾。这些年光工作就换了七八个,收玉米,会计,仓库管理员,协警,文员……不折腾咱这家撑不下去啊,我心里一直愧疚。现在好了,咱这几年,日子慢慢好起来,账也还完了,小宁上学了,你也该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了!”

“真的吗?你真的支持我?”

“支持,就是舍不得你出去吃苦,这些年也够你辛苦的了。”

“没事,我不出去折腾折腾我这辈子不甘心的,家里就全靠你了!”

不久,简宁应聘了一家商报,作见习记者兼编辑,离家两百公里。虽然简宁的学历无法跟那群新毕业的大学生们比,但是文字工作与宁宇的耳濡目染之下,做起来还是比较顺手的.晚间,是简宁与家人相聚的美好时光,通过QQ视频.

"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妈妈出来工作的,不是上周末刚回家的吗,这就又想了?"

“嗯嗯,你还没走,我就开始想你了,老爸做菜不如你做的好吃,还有,他老窝在书房里.没人陪我玩."

“爸爸在做他喜欢的事业,他工作的时候不要去打扰他。“

”我知道,就是想跟你说说,好了,不说了,我要去写作业了,你跟老爸聊吧。“

”这孩子!宁宇,我心里感觉对不住孩子,她还小时,因为咱俩忙,没时间照顾她,后来,受伤又有一年都是在乡下奶奶家,回来上学才两年,我又出来工作,照顾不上。“

”没事,你又不是不回来,小孩子贫嘴别放心上。今天工作开心吗?“

”不开心,商报做的大多都是企业宣传什么的,热点新闻只要与关系企业沾点边,全都不准报道,一点意思都没有,跟我想象的差距太大了。“

”不开心就回来了吧,老公养你!“

”不要!刚飞出鸟笼子,你就要捉我回去,我才不干!“

”好好,随你,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我等你。“

”好,知道了,累了,想休息了,晚安,老公!”简宁突然想哭,匆匆收了线。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多么精炼的概括。

不久她跳槽到一家报社的文艺副刊,终于做了自己喜欢的工作,简宁很开心!每天从邮箱中翻检出各样风格的文字,从里面掘宝挖宝,是她最开心的事。

再后来,她跳槽去了一家文学类杂志社,杂志的定位与发展方向都是她想要的,她想,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了。

“想你了,想家了,老公!”

“想就回来吧。”

“好多工作,走不开啊,作者把他们精心打造的作品投过来,我们得认真负责。要是他们知道编辑连看都不看,他们该有多伤心。”

“舍不得你累!宁宁,别太辛苦了……”

“知道啦,知道你是疼我,你也要多注意休息。”

“嗯,在外面不容易,照顾好自己,我不是要拖你后腿,只要你开心,我都支持你!”

“谢谢老公,那我继续加班了,回头有空再聊。”

几天后,简宁妈妈打电话来:“宁宁,回来吧,一个女孩子老飘在外面,很辛苦的!”

又一日,“宁宁,回来吧,妈想你了……”

“宁宁,回来吧……妈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

直到有一天,宁宇拨进电话来,说:“简宁,回家吧……”

简宁心里咯噔一下,宁宇从来不强求她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5

我们,在一起

简宁风尘仆仆回到家中。

“宁宁你别急,咱妈,咱妈……查出肺癌晚期……”

简宁感觉头晕目眩,那一刻,她突然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

推开了一直陪她长大的小院门,一切风景还是那么熟悉,仓房,柴垛,觅食的鸡鸭……

“妈……我回来了!”看到母亲瘦得脱形的样子,泪水禁不住在眼眶里打转,愣是没让掉下来,想到两个月前母亲还算硬朗的样子,一切来得太突然。

“回来就好,你这妮子,就爱折腾,你说你一个人满世界的跑,把爷俩丢在家里,你心里踏实?不想他们啊?一家人,在一起,彼此都有个照应,多好啊……”

“不走了,以后都不走了,再也不折腾了,妈,你看你在家咋也把自己折腾瘦了的?”

“惦记你啊,你这野丫头……从小就不安生!”

“我知道,我不走了,在家陪你,你好好吃饭,快快胖起来。”

“好好,医生说我肺不好,老咳嗽,一咳就不想吃饭。”

“那怎么行,生病更得好好吃饭,吃得下饭才有力气,病自然就好了。”

“好,只要你回来了,什么都好。”

简宁在家陪了妈妈十天,每天熬中药,炖鸡汤,做妈妈爱吃的可口的,气色居然好起来,饭也吃得多起来了,看来好心情才是良药。

姐妹几个轮流照顾妈妈,简宁回到家中,突然觉得家特别温馨,哪里也不如家好。一家人相亲相爱,再难也会走过来。

“前街的大刘,还记得不?”

“记得啊,怎么了?”

“他又娶了个小媳妇。”

“啊?不会吧……他原来媳妇去世了?”

“没有。”

“那他怎么又娶媳妇?”

“他一个人挣钱养家,晚上回来还得照顾媳妇,实在太累了。他娶这个小媳妇时就讲好,不领证,不要孩子,一起照他妻子。”

“小媳妇能答应?!这可真是傻子碰上傻子,这才是真感情啊。他媳妇在他儿子一岁时就突然瘫痪了成为了植物人,孩子都五六岁了,连他丈母娘家都劝他放弃了,每天高额的医药费,他为了挣钱,辞掉了公职,作出的牺牲够大的了。这个小媳妇这么苛刻的要求都答应,可见小媳妇对他是真感情,他对他媳妇也是真感情,这一对傻子,只是苦了自己。宁宇,这大约就是人们所期待的真爱吧。”

”世间真爱,在一起,才是最后的真义。无论在别人看来多么傻,多么不平等,所要的不过只是一点最低的要求,那就是在一起。“

”我觉得我又相信真爱了。“

”难道老公让你觉得你不曾拥有真爱吗?“

”相濡以沫,不离不弃,我们一直都拥有啊。“

宁宇从抽屉拿出一本书,递给简宁。

“《爱的谎言》?你什么时候出的这本书?怎么从来没有提过,这就行了啊,翅膀硬了,不用找我把关了啊。”简宁翻开第一页,“献给你,我最亲爱的妻子。我愿为这世界圆一个美丽的谎言,让伤痛化作一场梦,永远不要再来。”

“我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了,从那个醉汉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想,不要分开,不要分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那么坚决的要走出去,我理解一个人被梦想折磨的感觉,所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谢谢老公,你的纵容,终是让我磕磕绊绊里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简宁紧紧握住宁宇的手,相视而笑,心有灵犀,“在一起。”

“咱省厅的月刊发来邀请函。”

“行啊,宁宇,说明咱有名气了啊,月刊编辑部主任,有工资有保障,工作之余还能进行自己的创作,挺好的,去吧,到那里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不去,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不如咱这一片黑土地肥沃,都不如这一片土地来得亲切。你看那座青山,记录着我们青春的记忆,也记录着我们生活的甘苦。我们最难的时候,连件你喜欢的衣服都要借钱买起,可是你依然对我不离不弃。记得有次去你们家,我连像样的礼品都买不起,在宿舍里团团转,总不能买点礼品的钱也要去借吧,在屋里左右为难。这个时候你来了,手里水果罐头肉鱼都买好了。我就想,自己真没用。坐车去你家的路上,我一转头看到山坡上迎春花开了,明艳的黄,它点燃了我心中的希望,春天又来了,万物复苏,很快又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一年又开始新的轮回。我就对司机说……”

“你就对司机说,师傅停下车好吗?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答应,最后你说,我愿出一个人的车费,你就当有人要上车,停一下,就五分钟,我马上回来。那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可是,看到你焦急的模样,我知道,肯定是做一件你认为很重要的事情。”

“是的,很重要很重要,我采回一大捧迎春花,把它交到你手里,整个春天都在你怀里绽放了,我说,简宁,我没有钱买贵重的礼物,可是我还是想把最美的春天送给最爱的你。”

“那一刻,我真的好感动好感动,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要载到你手心里了,再也逃不出你的魔掌了,穷也好富也好,此生跟定你了。你按照承诺,要付车费给司机,司机师傅却说啥也不要,只要了一枝迎春花,要送给自己的妻子,我把怀里的花,一枝一枝分给了全车的人,那一路,感觉整个春天都被我们搬到车上了……”

“你从来都是一个善良识大体的姑娘,跟着我受委屈了。你怀着小宁的时候,咱家穷的好几个月吃不上肉。”

“我是不是天生就是吃货啊,有一天就特别特别想吃肉,忍了好多次,最终还是告诉了你。你就让我在家没事去捡小石头,捡好多好多小石头,到了周末,你背着装满小石头的书包,然后领着我去山上。我们从小就在山下长大的,对山里太熟悉了,你让我坐在石头上等着,自己背着书包,去追小鸟。边追边用石头磕,居然打回来四五只小鸟来。那顿肉吃的太香了,简直是无上的美味,之后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香喷喷的肉了。”

“也许是因为日子太贫苦,也许是我们相爱,所以所有一切回忆都特别美好。那么苦的日子我们都熬过来了,我们现在的生活还需要月刊那点工资来改善吗?”

简宁摇摇头。

“我去做编辑,中国业界可能会多一个好编辑,只要肯努力,很多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称职的甚至优秀的编辑,但是好作家,却不是人人可以做的。我觉得去做一个作家更重要,成了编辑的人可以有很多;成为宁宇的,却只有我一个。”

简宁接过邀请函,把它丢进了废纸篓。

这片黑土地真的给了他太多写作灵感,约稿信从四面八方的杂志社飞来,接着出版了两部书集。

从楼下信箱,宁宇拿回一摞信件来,进屋放下挎包就开始翻捡,翻出一封邀请函看到“诚邀加盟“四个字,拆都没拆,就丢进了废纸篓。

端着菜走出厨房的宁宇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很好奇,放下菜,过去捡起来。

”呀!“简宁惊叫一声。

“怎么了,简宁?”坐在沙发上的宁宇抬头关切地看着她。

“老公,老公,你看看,你看看,你丢掉了什么?年薪十万啊!《艺坛》可是全国知名文学刊物,他们开拓新的市场,办一份原创期刊,邀请你加盟,做原创版主编。这么好的工作薪酬,你却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哟,我的老婆啥时变成小财迷了,当年可是视金钱如粪土啊,怎么年薪十万砸中你脑袋了吗?看你两眼放光啊。“

”那可是十万年薪啊,你不考虑下,真的不慎重考虑一下?“

”你是要一个优秀的编辑老公还是优秀的作家老公?“

”作家!“

”这就对了,达成一致意见,让它去该去的地方。“宁宇一个漂亮的投掷,邀请函重又飞回到废纸篓中。

”唉,我的十万块啊,心疼啊……“简宁故作懊悔万分之状,一面低着头捶胸,一面在沙发上笑作一团。

“我看是小宁读高中住校就是个错误,让你在家闲心作乱,有必要给你制造个小小宁和你作伴。”

“别,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你决定,不去就不去,我再也不敢了。”

他们只是玩笑,并没有想过真的再来一个二宝,可是一年之后,二宝小小,却与他们意外结缘。

                      6

      修行,道阻且长

二宝小小的到来,给这个家,增添了新的活力,并不像他们当初想象的那么麻烦那么累。简宁也不再出去工作,在家专心带小小。小小就是他们家的开心果。

小宁的成长,在他们心里是亏欠的,所以他们把更多的爱给了小小,更多的陪伴给了小小。小宁转眼成为大姑娘,读了大学,放假归来,一家人其乐融融。

有一天,小宁说:“爸爸,现在好多文学爱好者,他们很想写,心里也有很话想要表达出来,但是却不知如何去写。你为什么不办个写作训练班呢?给那些迷茫的人指引一下前进的方向。”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我做编辑的时候,就发现好多作者其实写作的东西很有意义,但是却不懂得布局谋篇,修饰语言,导致写作失败。你可以考虑一下开个写作训练班。”

“这个事情,我早就考虑过。有读者来信请教写作方面的困惑,也有中小学老师给我建议,让我开个写作训练班,让更多文学爱好者走进文学的殿堂。”

“那就开呗,这叫顺应时代潮流。老爸,我支持你!”

“开吧,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也许你的指导,从此改变他们的人生也有可能。最低最低的目的,让那些受写作困扰的孩子们,以最快捷的时间掌握写作技巧,提高他们的写作水平。”

“对啊,对啊。老爸,记不记得,我升初二那年语文考八十五分的事。我一直以为,写作文就是胡编胡写,哪有真事,小学时,按照假大空的思路写下去,次次能拿高分。到了初中,我慢慢就掉队了。在初一结束的那个假期,是您的每天两小时的写作指导,引导我走上正途,让我真真切切懂得,生活才是写作的源泉,捕捉生活中的真善美,表现人间生活百态,老爸,我能顺利考上大学,真得感谢那年暑假您的指导。”

“开吧,我们支持你,你看小小乐得,手舞足蹈,是不是替爸爸开心啊。”

“好,既然是好事情,那么就去试试。”

接下来就是去找合适的房子然后跑手续。

“本来以为有个地方授课就可以了,重要的是找个交通方便,又安静,又宽敞明亮的地方,解决掉这个大事,事情就成功了大半了,谁知道光跑个手续三天还没跑完。”简宁抱怨道。

“那可不?工商局,物价局,教体局……跑得我头大,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好在知道跑哪些部门了。”

所有手续跑下来,一个暑假也过去了。

趁着开学初,宁宇写作训练班正式开班,每周两课时,一次两小时。收费一小时一百元,低于本地学生辅导费的标准,毕竟他们不是为了赢利而来。

开班第一天,因为前三天,为试听课,完全免费.吸引了大量的人来,连教室外都站满了听课的人。

”这是个人人喜欢天下掉馅饼的社会,人人喜欢喝免费的粥,真舍得花钱来听课学习的人,并不多。你看,前三天,和今天人数比起来,少了三分之一。“

”或许我的课他们并不喜欢吧,感觉学不到东西,随他们来去自由吧。“

”不可能不喜欢的,你没看到他们认真做笔记的样子,那叫一个认真,惟恐漏掉了一丁点知识点。“

”或许他们真的很穷,不够生活呢,别去计较了,我们本身也不是为钱而来,又何必介意人去人来哪?“

还有五十六个人,去掉租房子买桌椅空调等各种费用,第一个月入不敷出。

第二个月就会好起来吧。

没想到,第二个月比第一个月更离谱,投诉电话跟恶鬼附身似的,接二连三地打进来。

”我们送孩子来是学习写作技巧的,不是来听你讲国学的,国学对提高成绩有什么用?我们可是交钱来的,如果成绩提不上去,我们会要求退费的。“

宁宇有时为拓宽学生的写作思路,拓展一点国学知识,刚讲完,电话就跟来了。

”你是名作家,又不差那点钱,何必跟我们争碗里这点粥?你收费那么低,还让不让我们生存下去?”不用解释,社会辅导机构,认为抢了他们的饭碗,电话追来兴师问罪。

“也是醉了,怎么什么奇葩电话都有啊。”两个人笑笑也就不了了之。

更奇葩的事还在后面。

“喂您好我是教体局的,请问您是宁宇先生吗?“

”是!”

“听说您办写作训练指导班,是接受了一些中小学教师的建议?”

”是有些老师建议过这事。“

”都有哪些老师建议的啊?“

”这个我可真记不好了,因为全国各地的好多老师都有建议过。“

”那咱们本地的都有谁啊?“

“这个我倒记得,二中李老师,一实小的陈老师,实验中学的袁老师。你们调查这个做什么?”

”是这样的,有家长投诉,说有些老师和您的写作辅导班合作,给您介绍学生,从中牟取利益……“

宁宇心里咯噔一下:坏了,给那些热心的老师惹麻烦了,后面的话,他一句也听不进去了。

他脑子里嗡嗡地,一片空白。

之后的配合调查,提供学生名单,让宁宇不胜其烦。恰恰巧,真有一个学生,是在宁宇说的那几个老师班上的。落实学生时,学生一脸的茫然:”我们老师没有推荐过宁老师的辅导班啊,我是慕名而来,喜欢宁老师的文章才参加他的学习班的。“

至此,乌龙事件可以告一段落了,宁宇焦头烂额:“本身办写作训练班先在本地开展,也是对本地文学爱好者的回馈,现在自己的写作时间没法保证,还惹来一堆的麻烦,更可恨的是伤害了无辜的朋友,简宁,你说咱这是图啥?”

简宁心疼宁宇,替他抱屈,替他鸣不平,但却也无可奈何:”宁宇,既然不开心,就把辅导班关了吧。怪我,不该窜掇你这事的,我们的想法不成熟。“

”不是我们的想法不成熟,是这社会的规则我们没读懂,我们以善良之心去做事,别人未必以善良之心理解我们……“

”我们就像两个才走出象牙塔的小白,刚刚露出头角,就被社会规则撞得头破血流。“

既然决定解散,后续工作变得简单起来。上完第二个月的最后一课,宁宇说:”感谢你们对我的信任,让我们有机会相聚在这里。这两个月八堂课,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学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今天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大家,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堂课……“

”为什么啊?老师,我们喜欢你的课……“

”我知道,肯定那些调查的人伤害了您,我们找他去,让他给您道歉……“被调查的那个学生义愤填膺。

”不用了,老师这点委屈还能受,关键是自己的写作时间无法保障,要怪就怪老师自私吧,老师得为更多的读者负责,拿出更多作品,不辜负了他们对老师的喜欢。在这最后一堂课上,你们也让老师看到了你们的纯真善良,这才是写作最重要的出发点。最后,送同学们一句话:”文字世界里有大乾坤,如果热爱,就不要轻易放下手中的笔,它可能改写你的命运!“

桌椅捐给了山区小学,退掉房子,宁宇终于一身的轻松。

”简宁,我发现我所擅长的散文,雕琢的都是温室的花朵,太过理想化完美化,无法完整表达社会中人性的复杂。我想写小说……“

”想写就去写吧,这也是对自我挑战的突破!“

宁宇在笔记本上写下题目:“作家写作训练班夭折记。”

他还是习惯在把文字写在纸上再打出来,他觉得踏实,有些东西,刻在骨子里很难改变。

他知道,他愿意一直修行在路上,不管有多漫长多艰难,简宁会一直陪着他……

扫描上方二维码参加简书对话创作大赛,赢取万元稿酬!

活动链接:http://www.jianshu.com/p/d7df1688827b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图文 似水若烟 没有四季之分,只有火辣辣的风情。蓝天,沙滩,碧波,椰林,就是我对海南全部的印象。生于沿海,对海并没...
    似水若烟阅读 130评论 6 6
  • 唯旅途与古丽让我宁静。 我已毕业。如今我仍未完全接受这个事实,六年古丽时光,就像烙印,融于骨血挥之不去。毕业这...
    肥一样的羊阅读 32评论 0 0
  • 前段时间Google新机pixel系列二代发布,新安卓系统和拍照的惊艳表现想必给不少小伙伴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对于...
    每日爆科技阅读 644评论 0 0
  • 题目描述 Description 现代数学的著名证明之一是Georg Cantor证明了有理数是可枚举的。他是用下...
    star_night阅读 15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