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党项人】蒙古铁骑的寒颤,和抹不去的记忆


蒙古人充满无法消亡的怒火,而党项人选择冲进怒火中烧,这注定是一个悲壮的时代。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Zz荆棘鸟”

“黑头石城漠水边,赤面父冢百河上,高弥药国在彼方。”据史料,党项人的祖先从高弥药国来,专家猜测,今青海湖边西海郡。

历史有记载最早的党项人,出现在2000多年前的汉朝,是生活在青藏高原的羌人后裔。党项人崇尚白色,信兀术,追求恋爱婚姻自由,他们热衷于一种极端的方式:殉情。当有人以此祭奠爱情,他们并不会感到悲伤,为殉情之人举行火葬,载歌载舞欢庆。党项人率真豪爽,喜欢酒,他们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以酋长为部落首领,形成部落联盟,奉行原始的民主议事制度。他们杀牛羊以祭天,“歃血为盟”,固守承诺。

1、颠沛流离

第一次迁徙:从青海湖边到析支之地

公元4世纪,从大兴安岭迁徙而来的鲜卑人打破了党项人数百年的平静生活。一百年后鲜卑人崛起,建立了东西四千里、南北两千里的吐谷浑王国(今青海湖西岸伏俟城遗址),两个民族不可避免的矛盾冲突迫使早期党项人做出抉择,一部分人留在故土寄人篱下,逐渐与鲜卑人融合,而另一部分人选择远走,在当时势力最强的拓跋部落(拓跋的含义是高地)引领下,党项人来到今青海、甘肃、四川交界的析支之地(古代文献里,黄河上游的河曲一带被叫做析支之地)建设新家园。一个多世纪里,党项人在吐谷浑与吐蕃之间夹缝求生存。

归附大唐

公元618年,大唐帝国建立,而此时在青藏高原上日益强大的吐蕃开始向东发展,党项人在两个强大的民族之间再一次面临抉择。公元626年,唐太宗李世民昭告天下,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李世民提出“夷夏一家”的理念,推行“羁縻策略”,即少数民族可以当都督、刺史,但权限只是本部落。漂泊的草原民族从来没有受到过来自中原的平等对待,纷纷主动归附,党项人也不例外。公元683年,党项首领拓跋赤辞请求归唐,李世民任命拓跋赤辞为都督,并赐皇姓李,析支之地归入大唐版图。

第二次迁徙:从青藏高原到黄土高原

公元663年,吐蕃灭亡了吐谷浑王国,并继续向东、向北发展。党项人不得不再一次远离故土,在大唐的接纳下,来到距离长安城不远的庆州(今甘肃庆阳)。黄土高原是孕育华夏文明的地方,皇帝部落在这片土地壮大,这里更是周王朝和大秦帝国的根基,对于远道而来的党项人而言,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也将为他们孕育灿烂的文明。党项人在这里与中原文明产生碰撞,开放包容的大唐赐予了党项人一个宜牧宜耕的美丽家园。

从羁縻州到节度使

盛极必衰,大唐开始走下坡路,公元881年,黄巢起义的农民军攻陷长安,半年以后,党项首领拓跋思恭为帮大唐夺回长安,在长安城外的东渭桥战争中,拓跋思忠与上千党项人全部战死,直爽的党项人用生命报答了给予他们赖以生存家园的大唐帝国。唐收复长安后,唐僖宗为党项军命名定难军,赐予北疆四州(夏州、银州、宥州、绥州),任命党项首领拓跋思恭为节度使,并给党项贵族赐姓李。至此,党项族由羁縻州转变为拥有一方势力的节度使,从黄土高原向北部蔓延,登上了历史舞台。

2、民族的反抗——地斤泽开出一条血路

匈奴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几十年便消亡了,大夏国都城统万城更名为夏州(今陕北靖边县北),拓跋思恭接手夏州后不到20年,大唐灭亡。公元960年,宋朝建立,北方的另一个民族契丹族建立大辽,党项人又一次遭遇南北威胁的命运,这一次,历史不再眷顾他们。公元981年,党项贵族互相告发,宋太宗将夏州收归朝廷,命党项人移居北宋都城汴梁。党项人似乎将要在经历数次流亡的命运后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此时,党项首领的堂弟李继迁站了出来,他为自己的民族选择了另一条更加艰辛的路,他想要守住祖先的基业。

年仅20岁的李继迁说:“虎不可离于山,鱼不可脱与渊”。

李继迁 PK 宋太宗

第一回合:失去家人

公元982年,打着送葬名义的李继迁离开了银州城,逃到地斤泽(距夏州170公里毛乌素沙漠的一片绿洲),反宋自立旗帜,并挂拓跋思恭画像,以此招募散布在附近的游牧部落,史书称:“戎人拜泣,从者日众”。年轻的李继迁羽翼未丰,冒进地偷袭了夏州边上的小城,之后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宋兵在某一天突然从天而降,李继迁亡命而逃,母亲和妻子被俘,一心为夺回祖先基业的李继迁,从此再也未能与母亲和妻子见上一面。

第二回合:青盐之战更胜一筹

李继迁依附大辽,契丹人与党项人促成了一场政治婚姻。宋辽战争给了李继迁十年的喘息时间,宋太宗感受到了威胁,对夏州采取经济制裁。党项人有牛羊、有战马,但都是有限的,他们将取之不尽的青白盐与中原贸易,换取粮食和茶叶。宋太宗禁止与夏州贸易,党项人没有因此倒下,却形成了有组织、有预谋的走私集团。宋太宗大怒,公元993年,宋发布严厉禁令,凡宋粮食出境的,党项青盐入境的,无论数量多少皆斩。边境开始动荡不断,许多边民抱怨无盐可买,反而纷纷投靠了李继迁。青盐大战后,宋太宗下令毁掉夏州城,李继迁的谋士张浦被宋扣押。自此,党项人在黄土地已生活了近一个世纪。

第三回合:恢复五州管辖权

李继迁截了宋朝运往灵州的粮草,宋太宗征调五路大军围剿李继迁,军事天才李继迁将熟悉的黄土地变成游击战战场,党项人来无影去无踪,宋军大败。宋太宗生逢对手,第二年就驾崩了,李继迁与宋真宗讲和,被册封夏州节度使,收回五州管辖权,抗宋15年,党项人终是保住了这份沉甸甸的基业。

向西扩张

政治经济中心西平府

拓跋氏李继迁带领族人赢得了属于党项人的尊严,但是依附在北部大辽与东南部大宋之间,党项人依旧处在夹缝中,如履薄冰。黄河几字型大湾之内土地贫瘠,夏州都城被毁后党项人的五州之地已无险可守,李继迁把眼光放在了西边,贺兰山下,黄河边上的灵州。处于宁夏平原的灵州(今宁夏灵武)土地肥沃,农耕发达,自秦汉以来都是黄河灌区,在唐朝被称为塞上江南,灵州还是中原地区通往河西走廊的交通要道。公元1001年,李继迁又一次截了宋朝运往灵州的粮食,这一次,李继迁不再只是截粮。李继迁包围灵州城,断其粮草,尽管灵州最高长官血书求援,没能等到优柔寡断的宋真宗的救援军,灵州就被攻陷了。

公元1002年,李继迁改灵州为西平府,西平府成为党项的政治经济中心。李继迁继续向西,向南佯攻宋朝,实占河西走廊门户凉州(今甘肃武威),吐蕃在凉州的将领潘罗支诈降,李继迁受重伤,由此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李继迁遗言对儿子李德明称:“我死之后,你一定要归附宋朝,如果宋朝没同意,你要继续请求,宋朝还是没同意,你还要再请求,直到归附为止。”41岁的李继迁带着一个向西的梦想,抱憾离世。这一年,宋辽结束多年战争,签订檀渊之盟。

李德明的韬光养晦

党项人在反抗中杀出一条血路,并节节胜利,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然而,党项人的土地依然狭小,物产单一,党项人依旧很贫穷。李德明继位后,对宋辽称臣,搞经济建设,设边境榷场,积累财富和文化。在唐时期贺兰山下的丝绸重镇怀远镇,李德明派汉人贺承珍仿宋修建新城池兴州(今银川掌政镇),公元1020年,李德明将都城由西平府迁到兴州。据历史学家推测,贺兰山脚下的西夏王陵,也是在这个时期开始修建的。

从节度使到夏国王

宋辽和解建立檀渊之盟那一年,李德明的儿子李元昊出生。青少年时期的李元昊,长了一副圆圆的面孔,炯炯的目光下,鹰勾鼻子耸起,刚毅中带着几分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态。在宋朝边将中,对李元昊的外貌、器度、见识有种种不同的传说。边帅曹玮驻守陕西沿边,听说李元昊常到沿边榷市行走,几次等候,以期会面,但总不能见到。后来派人暗中偷画了李元昊的图影,曹玮见其状貌不由惊叹:"真英雄也!"并且预见到他后日必为宋朝边患。

公元1028年,李元昊攻陷甘州(今张掖),后奇袭凉州,在李继迁死后20多年党项人终于占领了凉州城,初步统一西北。公元1032年,宋辽几乎同时册封李德明为夏国王。同年,李德明病逝,李元昊继承为夏国王。

3、民族的崛起——大白高国

新生的西夏

个性张扬的元昊与其父亲的低调大相径庭,党项人不仅要学习汉文化,还要保留自己的民族特色,创造自己的民族荣耀。元昊继位后立刻发布秃发令,抛弃丝绸改穿皮毛,戴巨大耳环,并改名兀卒(意为青天子),拓跋氏改姓嵬名。

创造文字

元昊认为党项祖先从青藏高原一路走来所接触的回鹘、吐蕃、契丹等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字,党项人也应该有自己的文字。公元1032年到1036年,元昊的重臣野丽仁荣以汉字为依照创造了6000字之多的西夏文字。现存于俄罗斯东方文献研究所的《番汉合时掌中珠》便是当时西夏文字与汉文字的翻译字典。元昊下令所有公文和文献都要使用西夏文,并设立蕃学院,大量翻译汉文典籍(儒家典籍、兵书等),传播西夏文。由于党项人广泛信奉佛教,因此蕃学院还翻译大量佛经来推广文字。

修建都城兴庆府

史书称,元昊特别欣赏大唐鼎盛时期玄宗建造的唐长安兴庆宫。元昊仿长安、汴梁并融合党项族特色建造兴庆府(今银川),兴庆府西靠贺兰山,东临黄河,南北有72连湖,形似以高台寺为凤头的凤凰,周长18里。据说,元昊还大兴土木,引来黄河水,在兴庆府边上建似江南园林的避暑行宫。

兴修水利

西夏土地贫瘠,除黄河两岸的宁夏平原和河套平原,都是大漠。元昊疏浚和维护前人留下来的灌溉系统,对水利工程进行严格的质量管理。

占领河西

公元1036年,元昊占领瓜州(今甘肃酒泉),取沙州(今甘肃敦煌),后回师占肃州(今酒泉东部),完全控制了河西地区。

李元昊称帝

公元1038年,当一切准备就绪,所有制度均已形成,34岁的嵬名元昊在戒坛寺祭拜天地后称帝,建立西夏,国号大白高国。仿宋制设立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等官僚机构。

三足鼎立

新生的西夏需要宋辽两国的认可,不可避免的战争即将来临,元昊任用宋人张元,用计将宋朝监狱中张元的家人救回西夏,在张元的帮助下,元昊在与宋辽的战争中完成了史无前例的功业。史书记载,在后面的战争中,宋朝先后到达西夏战场的士兵多大五六十万。而在拥有一百多万人口的西夏,元昊拥有三十多万兵力。

围城打援:三江口战役

公元1040年,大批宋军屯军边境,元昊主动进攻,偷袭宋夏边境的金明寨(今陕西安塞南部),后乘胜包围延州(今延安),守将范雍跑到嘉岭山(今延安宝塔山)祈求神灵保佑。史书记载,元昊围延州七日,适逢天降大雪,乃退兵。元昊退兵后埋伏在三江口,宋援军几乎被全部围歼,这就是后世称为围城打援的经典战术。

伏击战:好水川战役

宋与西夏的战争,宋朝派夏竦为主将,副使范仲淹和韩琦各守一面。公元1041年,元昊佯攻范仲淹守卫的延州,主力直指韩琦负责的泾原路。等宋军反应过来,元昊已直扑渭州。韩琦派大将任福抵羊牧隆,包抄西夏主力的后路。当任福被诱兵引入好水川(今宁夏隆德县北部),距离目的地羊牧隆已是一步之遥。此时元昊佯攻韩琦主力,将主力部队调转直扑好水川。

这场战役中,元昊使出了四个杀手锏,几乎是一场注定不会输的战役。杀手锏一是飞鸽传书的通讯手段,通过沟壑之间特有的联系方式,元昊命令十万之众全部扑向好水川。杀手锏二是骑着赫赫有名的河西战马,身穿精良装备冷锻甲的铁鹞子部队,一出场便将任福的队形扑散了。杀手锏三是持有牦牛角制作的神臂弓、冷锻工艺制造铁箭头的强弩弓部队,沈拓的《梦溪笔谈》记载神臂弓射程达到150米,剑雨从高处落下,宋军死伤无数。杀手锏四是一支由衡山党项人组建起来、善于在沟壑间快速反应如履平地的步跋子部队,步跋子从制高点冲下来,宋军再也找不到可以杀出的血路,也等不来救援的军队。

张元在边界寺庙题诗:“夏竦何曾耸,韩琦未足奇,满洲龙虎辇,犹自说兵机。”史书记载,元昊的谋士在立下大功之后并没能得到厚待,最终抑郁而终。

庆历和约:在中原实现合法地位

公元1042年秋,元昊向宋军第三次发起大规模进攻,宋朝派出的九千多部队全军覆没。三次战役失败后,范仲淹主持修建了防御西夏的要塞大顺城(今甘肃庆阳),宋改变策略,采取了范仲淹主张的积极防御措施。常年的战争,宋帝国开始暴发多起农民起义,西夏的民众也怨声载道,公元1043年,元昊派使臣与大宋议和,持续两年谈判达成庆历合约。盟约规定,西夏向宋称臣,宋称西夏君主为国主,但宋帝国默许,元昊可以在西夏国内称帝。大宋以一种模糊的方式承认了西夏国。

大败辽军:迫使辽承认西夏

辽兴宗亲率十万大军征讨西夏,元昊诱敌深入,又恰逢突然刮起的大风吹向辽军,西夏反戈一击大败辽军。至此,辽帝国也不得不承认了西夏。史诗《夏圣根赞歌》称:四方前来朝贺,中土也签订盟约,大地从此花香,麦苗从此青青,战争绝迹,和平降临。东到黄河、西至玉门,北控大漠,方圆数千里的西夏王国从此与宋辽形成三足鼎立。

4、灿烂文明——属于党项人的时代

西夏后宫,被野丽皇后驱逐出家的没藏氏,依然与元昊私下来往,并生有一子。一场改变历史的阴谋就此发生。公元1048年,嵬名元昊废野丽皇后,夺儿子宁令哥之妻为后,没藏氏的哥哥没藏讹庞怂恿宁令哥杀死生父,后以弑君罪名杀之。公元1049年,1岁的没藏氏幼子继位,此后,西夏国的命运由没藏兄妹掌控。一代雄主李元昊,开启了属于党项人的时代,就此完成了历史赋予他的使命。

宫廷大戏:三次外戚专权

西夏女人拥有极大的恋爱和婚姻自由,西夏法律《天盛律令》明确记载,女性可以同其他男子出逃生活,如果一段时间后不再喜欢,可以与另一个两情相悦的人一起逃走,再组建家庭,即使返回原来的家中生活,原夫也不可以阻拦。西夏女人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地位,也在前朝与后宫纷争中再现。

没藏太后拥有的两个情人可以自由频繁出入后宫。公元1056年,没藏太后在与侍卫长情人外出时被另一个管家情人所害。公元1062年,没藏父子密谋篡位,儿媳梁氏向皇帝谅祚告发,15岁的谅祚灭没藏家族,告密者梁氏成为皇后。公元1068年,谅祚薨,梁氏幼子秉常继位,梁氏兄妹专权。梁太后废儒,恢复蕃礼,年幼的皇帝秉常因反对遭囚禁。

战场上的女王

西夏人口稀少,兵源不足,因此也使用女兵,称麻魁。公元1081年,宋神宗发动35万军队、20万劳工向西夏进攻,宋军直逼西夏都城。此时的梁太后因囚禁皇帝备受质疑,处在内忧外患之中。权力至上的女王梁太后成为第一麻魁,亲赴战场作战。公元1082年,宋军在延州附近构筑坚固要塞永乐城(银州、宥州、夏州交界),梁太后利用永乐城无水源的缺陷,找准机会进攻,宋军苦守20天后城破,自元昊死后与大宋在军事上的较量,西夏依然大获全胜,大宋从王安石变法中获得的几乎全部财富消失殆尽。宋神宗在三年后告别人世,宋朝从此再也无力对西夏发动全面战争。

梁太后在压力下不得不让秉常复位,将侄女嫁与秉常,成为皇后。三年后,秉常抑郁而终,皇后之子乾顺继位,西夏的命运又一次落在了女人手里。小梁太后专权,并且成为了又一个战场上的女王。小梁太后统治的13年期间,对宋朝发动数十次战争。然而,她的独断专权也惹怒了辽国,辽国的使臣在贡献的酒中下了毒,像男人一样的女王,终于香消玉损。

以儒治国:汉文化的熏陶

中国新的历史格局呈现,宋室南迁,辽朝灭亡,金国崛起。公元1139年,西夏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李仁孝继位,仁孝的母亲是汉人,父亲乾顺在位期间曾大力推行汉文化,李仁孝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儒家文化追随者。公元1144年,仁孝在整个西夏推广儒家文化,建立从小学到太学的完整教育体系。公元1146年,仁孝下诏封孔子为文宣帝,西夏绝无仅有,开创了尊孔为帝的先河(唐帝国开元年间给孔子加爵封为文宣王)。仁孝期间编纂的西夏法典《天盛改旧定新律令》受唐律和宋刑的影响,忠孝的严苛程度甚至超过唐宋。公元1147年,当科举制度在中国盛行500多年后,仁孝开始在西夏推行科举制度。

而事实上,党项人自迁入中原大地,见识到大唐帝国的繁荣昌盛,长安城便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追随汉文化的脚步便不曾停止。从元昊到仁孝,立国一个世纪,党项人实现了从游牧文化走向农耕文化的转变。西夏统治的河西走廊,党项人、汉人、回鹘人、吐蕃人等多民族共同生活,仁孝执政的54年,有儒学大师斡道冲辅佐,共同缔造了文化盛事。立国150年,西夏已然形成一个具有民族特性,儒家文化深厚,多民族文化融合发展的中兴盛世。

考古证实,宋朝钱币在西夏盛行,西夏中后期和宋朝经济基本一体化。鎏金铜牛、犁耕图、踏碓图、妇女酿酒图、锻铁图等历史文物,是党项人崇尚儒家并发展农业文明的证据。北宋庆历时期毕升发明了活字印刷,弃用的木活字印刷,被西夏人得以成功使用,现存西夏文佛经《吉祥遍至口和本续》是世界上最早的木活字印本。西夏文佛经《维摩诘所说经》重现了泥活字印刷术的技艺。西夏文书法、西夏瓷器、西夏文泥版画、西夏文铜象棋无一不展现出那些熠熠光辉的岁月。

从原始兀术到佛教

在忽必烈、八思巴之前,西夏早已封设帝师。党项人从信奉兀术的游牧民族一路走来,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文明,并逐渐接纳佛教的洗礼,直至把佛教纳入政治管理和文化发展当中,成为帝王与全民信仰佛教的佛国。西夏还有一位女王,她没能权倾朝野,却成为人民的精神领袖。公元1167年,西夏进入鼎盛时期,仁孝皇帝在位的第29个年头,历史记载西夏的最后一位太后罗皇后入主后宫。罗皇后通晓汉文化,对仁孝时期汉文化的融入有不小贡献。同时,罗皇后还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她刊印发放大量佛经,组织翻译经书,50多年的时间组织翻译了西夏文的全部《大藏经》,共计820部,3579卷。

据史书记载,西夏历史上先后六次向宋帝国求取经书,宗教交流是宋夏两国之间的重要外交手段。在国家图书馆珍藏的近百部西夏文佛教文献中,有一副精美的版画《议经图》,据专家考证,它不仅再现了梁皇后与秉常皇帝视察经书翻译的场面,而且展示了佛教领袖在西夏独一无二的尊崇地位。时至今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内,依然耸立着许多佛塔,今银川承天寺是没藏太后所筑,张掖大佛寺为小梁太后所修。甘肃安西榆林窟至今保留众多的西夏佛窟,西夏时期还遗留下了迄今为止最早的唐卡。

走向没落

一个王朝达到顶峰,不可避免地要走下坡路,这几乎成了历史的不变法则。

尚武精神消退

宋帝国为防止西夏南下,曾修筑了军事要塞西安州古城(今宁夏海原县),宋夏交战时,守城官员任得敬献城投降。十年后,任得敬将女儿进献西夏皇帝,在仁孝继位的前一年被册封为皇后,仁孝继位后,任得敬通过平定叛乱及镇压农民起义取得了皇帝的信任,并拉拢朝中权贵仁孝的叔父察哥,在女儿被封为皇后21年后,任得敬得以升任国相。任得敬等来的时机终于成熟,他要求在西夏境内成立楚国,领土几乎是西夏国土的一半,与仁孝分国而治。仁孝为解除危机,表面上让金朝册封,精心策划下,党项贵族仁友诛杀了任得敬兄弟,仁友获封越王。仁孝改年后为乾佑,至此开始削弱武将权利,将以文治国推向极致。

贵族奢靡成风

在西夏与北宋、辽,或与南宋、金的三足鼎立制衡中,获得了和平和稳定,官僚逐渐腐朽,贵族阶层奢靡享乐,公元1162年,仁孝皇帝颁发禁奢令。这一年,正好是未来统一蒙古,驰骋亚欧大陆的战争之神成吉思汗铁木真出生的日子,历史的安排,真是恰如其分。

农民流离失所

西夏土地多,人口少,为鼓励开垦荒地,《天盛律令》规定,开垦一亩到一顷荒地,三年内不用上交租税,三年后如果这些土地能够产粮,一亩地仅仅缴纳三升杂谷的税。然而,到西夏中后期,统治阶级为推行佛教,寺院土地税减半。连年征战使西夏青状男丁锐减,农民缺乏劳动力,为了生存,不得不将土地卖给寺院,再租回土地耕种。寺院大发横财,两年就能回本,底层农民却越来越穷。西夏法律允许借高利贷,贫穷的农民普遍向寺院借高利贷,越借越穷,生存无望。现今历史遗留文献中,存有不少当时农民的土地买卖和高利贷文书。

皇权频繁更迭

仁孝去世后,长子纯佑继位。越王纯友的儿子李安全想承袭越王爵位,遭到拒绝并被降为郡王。公元1195年,纯佑皇帝统治西夏的第11年,蒙古铁蹄第一次踏入西夏,抢夺财物,西夏成为蒙古的练兵场。李安全利用农家猪长出两个头的灵异事件进行占卜,占卜结果称西夏将出现两个帝王,并通过联手罗太后,在公元1206年发动宫廷政变,篡位成功。在《华严经》里,有很多类似女转男身的传说,这些传说曾经为武则天登基为帝营造舆论,罗太后曾重新刻印《华严经》等经书。我们已经无法知晓,这个至高无上的女人,曾经深陷哪种的无奈,还是心中一直,都深藏着帝王之梦。这一年,铁木真统一蒙古,被尊称成吉思汗。

外交政策失误

内有皇位不正统性质疑,朝臣们不愿意出力,外有蒙古压迫,外邦金朝的不支持,李安全处在水深火热中,不仅无法施展抱负,性格越发偏激。蒙古铁骑在李安全篡位后第二年,又一次踏入西夏,包围了都城兴庆府,安全向金国求援,据史书记载,金朝对此事回应:“敌人相攻,我国之福”。李安全向成吉思汗献女求和,制定附蒙攻金的策略。后李安全被废,但金夏近80年的和平已被打破,战争一触即发。金夏十年战争,精锐皆尽,两国俱蔽。蒙古成功挑拨离间,坐收渔翁之利。

5、惨烈而倔强的嘶吼——时代终结

蒙古的铁蹄

后期的西夏人生活在蒙古人的阴影下,人力、财物被大肆掠夺,苦不堪言,那些落后时期被欺凌的日子似乎又要降临到党项人身上。他们再也不愿意丢弃,祖先们创造的这个辉煌的时代,和刻骨铭心的骄傲,他们只有一个选择,顽强地抵抗。公元1207年,蒙古对西夏发动第一次全面战争,攻击了北方军事重镇斡罗孩城(斡罗孩意为长城中的通道,专家推测今新忽热古城)。斡罗孩城成为蒙古与西夏此后二十多年战争的焦点。

公元1217年,成吉思汗在西征前向西夏征兵遭拒绝,西夏贵族阿沙敢不讽刺成吉思汗,称没有能力就不要称汗。西夏转而与金朝联合,由此激怒了蒙古人,拉下了背信弃义的仇恨。十年后,成吉思汗西征13年归来,带着复仇之师,攻击了西夏西北重镇黑水城。

党项人的嘶吼

硝烟弥漫的1226年,蒙古人的铁蹄踏入河西走廊,再也没能停下征服的脚步。从沙州到肃州、甘州、凉州、灵州直至中兴府,无论是守城将士还是西夏百姓,几乎全部坚守阵地,共同赴死。蒙古人在欧亚大陆上所向披靡,面对如此无畏的灵魂,大概也曾经深深地颤抖过吧。河西的城池注定了被屠城的命运,党项人用鲜血守卫了一个民族的荣耀和尊严。

西夏灭亡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在征服西夏途中离世,遗言:“我死后,你们不要为我举哀发丧,好叫敌人不知我已死去,当他们从城里出来时,将他们全部消灭掉”。蒙古人充满无法消亡的怒火,而党项人选择冲进怒火中烧,这注定是一个悲壮的时代。公元1227年6月,中兴府地震,都城陷落,西夏最后一个皇帝李睍被杀,西夏灭亡。

西夏王陵虽是仿宋朝而建,却保留了很多民族特色。面朝黄河,背靠贺兰山,这就与宋朝相反。献殿和灵台也并没有像中原王陵那样分布在陵园的子午线上,而是偏向西北,许是要把主位让位于神明所居,又或许初建时立足未稳的党项人,还不敢僭越帝王级别的待遇。西夏建国在位有十位皇帝,历经190年,历史遗留下来的,却只剩下整个完全被盗的王陵。根据史学家研究推测,蒙古人在当时并没有条件将王陵毁得如此彻底,考古发掘也没有证据证明蒙古人毁坏了西夏王陵。但西夏灭亡之后,元代为宋、辽、金都编修了史书,却唯独不给西夏修史。蒙古人即使不能毁坏整个王陵,但在仇恨的深深笼罩中,他们很有可能就是最大的破坏者。

历朝历代,统治者都不允许随意盗掘前朝的帝王陵,但是在数百年时间里,西夏王朝一直遭受歧视,不被正统王朝认可,王陵的地位也因此一落千丈,没有受到统治者有意识的保护。王陵成了化外之地,数百年来的盗墓贼可以随意光顾。而明代曾在贺兰山下建有三关口、赤木口、平羌堡、宋城堡四个军事要塞,数量可观的大军曾在贺兰山下驻足数十上百年,但已无从考证他们是否摧毁了西夏王陵。

6、后记

据历史记载,蒙古人屠城的过程中,在肃州,与昔里钤部有亲戚关系的106户人家保留了下来。在甘州,因成吉思汗大将察罕的劝说,民众幸免难。当李睍请求投降,要求1个月时间来准备的时候,正值成吉思汗辞世,西夏一部分皇族很可能趁机逃离。史学家推测,他们辗转反侧,最后回到了祖先迁徙过来的地方——青藏高原,他们是今天生活在四川甘孜一带的木雅人。

贺兰山多山洪、地震频发,而历经千年的陵墓却没有被侵蚀,建设者的智慧承载着西夏人渴望被历史铭记的梦想。据史学家推测,李安全登基后,罗太后被放逐到黑水城,生命的最后日子,她与平生所热爱的经书一起,尘封在偏远的黑水城,直到八百年后,俄国人科兹洛夫打开了这扇门,将这些文物搬到俄罗斯东方文献研究所,一个消失的古国浮出水面,终于震惊了世界。党项人没有消失,蒙古人刻意也抹不去那样顽强的人格,那个谜一样的王国,那些飞扬跋扈的岁月。历史没有忘记他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