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世界改造完毕

(一)

什么时候我也开始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酒桌上虚伪地笑容,像牙膏在末端里硬生生挤出来的一样。

酒还是要喝的,酒后的你是否也会对着镜子突然惊醒。这还是当初那个自己吗?你是否也发现,有时候自己竟然会突然的不认识自己。

扣着喉咙,呕吐过后,洗把脸清醒一下。再试着捋清楚思路,继续做那没有做完的PPT。

(二)

18岁那年,我谈恋爱了。18岁的时候,我一穷二白,只有使不完的劲儿,和对未来无限的希望与憧憬。

那是一个很纯净的年纪,干净的像考试刚刚发下来的试卷,不在乎那上面到底是多么大的难题。那时候的人生规划中,可能也没有难题,也不会想象自己终究有一天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那是一个很利落的年纪,纯粹的只剩下看不完的课外书,和上课时偷偷MP3里的歌曲。她白皙的背颈就是课堂最美的画面,鲜活的日子里,只有笑声。

(三)

或许每个人在“以为的生活”之后,必须要有现实将幻想的泡沫击碎。

毕业后,你觉得是时候去外边闯荡了,为了所谓的理想。为了看了一本泰戈尔就会成为诗人,学了一首《发如雪》就会成为歌手的梦想。

当你踏出这一步的时候,可能你就再也回不去了。

稚嫩的梦会因为维持生计而削弱,那以为能常回家看看的地方,成了回不去的故乡。

城市打磨你身上的棱角,杀掉你身上的锐气。让你变得圆滑,口是心非,也失掉了当初初入城市时信誓旦旦的骨气。

(四)

幻想着衣锦还乡,幻想着荣归故里。

经受着职场的尔虞我诈,你也开始戴上假面。

你以为你可以在这里创造未来,其实只剩下苟延残喘。

也许酒精麻醉了自己的神经,也许,它也让自己开始清醒。

(五)

二十几岁,也许我们不应该失去对知识的渴望,还有梦想的力量。

那些写得一手好字的人从来不是天生的强者,所以你要去学习;那比你更懂艺术的人,也不是三个月造就的啊;想要思维更有逻辑,你就要多看看尼采,康德...

二十几岁,也不应该是像某些职场老人一样圆滑、处处恭维。二十几岁,也要像十八岁的时候一样,一穷二白。然后马不停蹄的用你想要的一切,慢慢填写自己的试卷。

或者应该说,不管什么时候。现实不应该是阻碍你成长的墙,你可以把所有的东西推翻重来。

因为成长,才是你接下来的路,你有的是时间去证明,你是对的。

(六)

是不是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是不是不出错就可以一直很出色?

你总怪现实太残忍,其实是我们太宽容自己罢了。

接受,是一条永远都不会赢的道路。

也许,从来就没有现实这一道墙,是我们自己束缚了自己。在困难勉强选择了妥协,在黑夜里,选择了不敢前行,守着屋里的半根蜡烛。

我想我的血液还有一丝余热,足够让我再次躁动;那苟延残喘的梦想,也能给我从头再来的底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