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事

因为是周日,宁一海关了闹钟,睡到自然醒。

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日期,突然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毕业后的第一个生日。这个念头很快在他脑子里一闪,他的心情没有很大的波动,只是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哎,又老了一岁。”

或许是在电视台工作的原因,宁一海特别喜爱影视节目;周末也总是宅在家看电影,日子过得很平静。

但,这个周末却格外地不同,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他往常的平静。

宁一海收到快递的时候很是惊讶,上面竟然没有寄件人的任何信息。

他好奇地拆开快递,让他感到更加意外的是,精致的包装里放的竟然只有一摞纸。像是一封信,却更像一份手稿,有十多页。最外层是一张白纸,白纸的中间立着几个豆大的字:“你不知道的事”。

宁一海带着疑惑,翻开第一页,“小酒窝,是我!”这句话写在顶头,宁一海立刻知道了寄信的是谁,可他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给他写信。他的好奇心越发被激起,信件徐徐翻开……

01、

我回家了,昨天。是的,之前跟你说还有十天半个月的,可就在你走的第二天我也走了。

这一切是我自己完全没意料到的,一切,包括我的反应。

这一次,你是在我身处考场之际走的,我没能送你。最后一次,我却没有送!自然,最后一件想送的礼物没有送。对于你,我是如何都觉得有缺欠的,完满不了。

你走了,阳台还在,我的眺望依旧。

我仍然一回宿舍就奔向阳台,已经不用数是第几个已经不用看是第几层,只要一秒钟的时间,我就能准确地将目光定在你的窗前。

这一次,我没有看到你的背影。当然,这并不是没有过的情况,你在的时候是少的。只是,这一次,我看到的是两位阿姨--她们在清理你的宿舍。她们扯掉了那块绿布,绿布掉落后我能更清楚地望见你的住处;可是,那却只能徒填哀伤了!望眼欲穿,也只能空空一片!

那一刻,我似乎跟那个房间同体了,一样的空,很空,空的让自己害怕。瞬间感觉我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在不可能再有你的校园里,我想逃离!

可是,我还得考试呀!我的考试,跟你抱怨过的,你知道我有多无奈!一个学期从没接触过的东西要靠几天的时间征服它,还有最后一门,也是最有可能pass不了的科目。室友们都在奋战,我呢,最危险的一个,却看似最无所谓。我不停地告诉自己得先顾眼前的考试,我拿出你留给我的小桌子,开始看书。看到这里,你想象一下当时的情景吧;小酒窝,你相信我看着你的桌子时能用心看书吗?

我拿出最爱的紫色水笔在桌子上写字,然后莫名其妙地笑了。看了许久终于开始把目光转向课本。

小酒窝,你不知道吧,你一定不知道自己的影响力有多强大。前些天我给了你一个公式:超有影响力的小酒窝+混蛋的考试=乱心的生活。我说“超”,其实那程度要怎么来形容是我自己都不知道、也不能完全道出的,那是种只有在特定的时刻才能感知到的强度。那种反应是完全在自己控制之外的,它一来便会把我震个破碎。

刚看了没一会书,就收到你的短息。第一秒、嘴角上扬,第二秒、放下手机,第三秒、目光重新放到书本上,第四秒、脑海里浮现你的模样,第五秒、泪崩。哭,痛哭,哭的精疲力尽。

泪,洒在了你的桌子上,浸湿了书本;桌子上的字洗掉了、书本上的字模糊了,我的心里,却有种东西越来越清晰。

我知道有种东西在我心里滋长,长得异常强大。

那时候的我简直像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儿,差一点放弃考试。我压根就不能出门,何况是去考场。不得已,我还是面对了现实。忘不了那是怎样难熬的一分一秒:一到考场就趴在桌子上,止不住地想到你,想哭。卷子写到一半在草稿纸上写心情,然后早早地交了试卷。

考完试我便走了,只怕再多呆一刻是要疯的。

近三年来、习惯了期待;近一年来、习惯了那个阳台。曾经多少次擦肩而过,而如今,你真得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相识的这个校园了。

我,怎么有勇气一个人回忆。

你走的前一晚,我们见了面。可是、小酒窝,我说过,对于你,我总不觉得完满。

那晚,我第一次去你们宿舍,走进了我眺望了一年的房间。由于第二天还得考试我待的不久,回宿舍后我就后悔了,我根本没有一丝丝的心情备考,只恼没有再跟你多说些话。

我想过的,在最后的一天,我得去找你,把你不知道的事告诉你。告诉你,从哪天起我开始关注你;告诉你,哪些角落有你留给我的回忆;告诉你,我是怎样一次次地看着你的背影;告诉你,你不知道的、这三年的滴滴点点···

可这一切,都只是想过。

我没有再回到你们宿舍,没有如想象中那样跟你坐在地上喝酒、畅聊。没有告诉你,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人们常说,家是心的栖息地。我想,只有家的安宁才能让我慢慢平静下来,才能把我拯救。所以,我逃向了家。

然后,我终于明白,有些思念是逃不掉的。天涯海角,如影随形。

02、

起初我想,在家或许不会那么惦念你,可以更专心的看书。后来意识到,这一点实在是想错了!

把桌面的天气切换成你在的城市,是打开电脑做的第一件事。

关注天气预报的习惯,完全是因为你才有的。认识你之前几乎不看天气预报,跟你不在一座城市的时候,便开始每天都看。每天关注北京的天气,它下雨的时候,我担心你因为下雨不好出门、怕因为下雨影响你上班;它温度很高的时候,又想,你会不会跟我一样不喜欢夏天呢,会不会由于天热的原因格外的感觉累呢···

你回北京工作了,我回家了。我们一个着北一个着南,离得很远。不过,虽然想念依旧,却不像在学校那般忧伤,或许不触景便不会那么伤情。

能见面的那些时候——其实想想是有很多时候的,你最后那次返校,我每天都有看到你。只要我再胆大一点点,是完全可以找你,完全可以跟你倾倒一切的,但是我没有。小酒窝,你知道的吧,见到小酒窝的陈以沫总是只会傻笑的。所以能见面的那些时候我还是没跟你长聊过,当然,我说的“长”,是长到足以让我讲完这三年来你不知道的点点滴滴。这显然没有。

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当我躺在床上,想着即将过完的大学生活时,我竟然意识到——你成了我大学最主要的记忆。

除了你,我好像记不起很多其他。而你的一切,即使是三年前的,我也依然全部记得。

有人说,刻骨铭心的东西不用特意去记,因为永远不会忘记。而我,却不敢那样想。

我觉得再深刻的东西也难以完好无损地保留在脑海里、心窝里,特别是感觉,它是抽象漂浮的。我们常说的不会忘记,或许说的只是一个大概,记得在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和谁在一起。但时间久了,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还能准确地记得当初的感觉吗,还能清清楚楚地记起曾经每一个砰然心跳的场景吗,我是没自信能的。

而我所相信的、永远坚信的,是文字,文字可以。

记忆,只有用文字来记录、以文字为证才能永远不被忘却。

我感觉我必须把整个的过程向你倾诉,我热烈地回忆起每一份细节,我清清楚楚地记得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时的那份触动,记得第一次看到你的那种激动···

那是三年前的画面,却全部清晰的像今天刚刚发生。我将向你讲述我记着的一切,小酒窝,耐心点看,不要急。我曾耐心地等了你多少次,而你,就这仅有的一次啊。

大一,在一个迎新晚会上,我听到一阵触人心弦的歌声,即刻烙在了心间。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你--后来的小酒窝。

第一次的“遇见”只有声音和你的轮廓,你的模样我看得不清。或许是冥冥中注定,那天和我同去的还有室友,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能再次见着你,以及你一度成为我们宿舍的焦点的缘由。

晚会不久后,我不但再次听到了你的声音,还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你的脸。

起初,是室友看见你出现在我们宿舍楼下,我一回宿舍就被她激动地拉到窗前,她指着你说:“你看,那个就是唱《因为爱情》的男生。”那时候你没在唱歌,我不敢确定是你。而她说那晚她看得很清楚,百分百确定,是你!我相信了,就定在那看着你,你又在为晚会排练。

那次,你唱的是《小酒窝》,虽然曲调不同于先前那首,但你一开唱我便完全确信了,是你!对于我叫你“小酒窝”这件事,我想你一定好奇过吧,这就是原因。因为第一次真正看到你的时候,你正在唱这首歌;而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于是室友们聊起你的时候就称呼小酒窝。

那时候的我是如何也没想过的,它竟然像影子一样伴随我三年。

噢,岂止三年,也许是一辈子呢。

打听到你们晚会的情况后,我便去当你的第二次观众了。

晚会前,在宿舍的窗边见了你许多次。那时候,除了欢喜见着你是没想过其他感觉的,只是见着就兴奋。不只是我呢,室友要是碰着了你也是会在宿舍聊聊的。你的歌声不止让我一个人印象深刻。只是,谁也没想到我会向你走近。

后来,当她们知道我的所为时,无不惊讶道:“啊?‘小酒窝’?你怎么跟他有联系?你去找他了?哇塞···”

是啊,大一的我们,又有谁想过,“小酒窝”会一直在。

大一,当了你两次观众;在宿舍楼下见过你几次。奇怪的是,在学校的其他角落从来没有遇到过。你在文传系,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一点。童欣然--我大学里的闺蜜,她也是文传的。因为这个,我有了试着能认识你的念头。我找欣然帮我打听,可是、后来很久后我们才知道,那几次得到的信息完全是另一个男生的,因为误会,我偶尔会想起那个名字——陈亦琛。

一开始,我错以为,陈亦琛是你。后来,知道你真实的名字后,我也从没叫过,因为喊那个称呼的人太多。

我希望,只要叫一句“小酒窝”,你就会瞬间知道,是我。

03、

世人笑是偶然,痴人说是情缘。

小酒窝,从开始到后来,从只是欣赏到很喜欢;一直一直,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有什么结果。我知道,不会有。但有一点,我也知道,那就是——我们的相遇是必然的。

如果我们的课没有在那间教室上,又或许是你们老师换了地方;我们就不会有那一次次的擦肩而过,我不会开始不自觉地关注。如果欣然没有拿到两张票,又或许她没找我一起去看那场戏剧;我不会再知道你的信息,更不会知道无形中你已经走进了我的世界。

大二,去上第一堂课的时候就看到了你。我们用同一间教室,时间错开,你们下课我们上课。第一次擦肩而过的时候愣了几秒,但也没有表现的很激动,只是默默地走进了教室。后来每一次的那堂课,我都特意去早些,怕你们下课了就见不到。

慢慢地,不只是你,就连你的一些同学我也记住了模样。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关注你身边的人,下意识的。

后来,每一次,看到他们就会在心中拐好几个弯想到你。那些你不在学校的日子,我每次看到你同学都会一直往他们背后看;还总是很紧张,总是想象你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后来,学校莎士比亚戏剧的时候,我陪欣然一同去看。万万没想到,戏剧演出的中间你的声音突然从后台传出,你又来唱歌了!看到你缓缓地从后台走出,我尖叫了,死命地拍着欣然说:“是小酒窝是小酒窝!”

“海,的思念绵延不绝”的“海”字一落,音乐演奏厅便沸腾了,而那沸腾全是为你!我听到了周围激动地叫喊:“海哥海哥我爱你!”台上只有你一个人唱歌,他们唤的自然是你,可是,海哥?这于我是怎样陌生的名字。我愣了,欣然拍醒我,她提醒我节目单上会有你的名字。我赶紧搜寻节目单,在节目单上我看到了那三个字——宁一海。

哦,原来是宁一海呀···

因为那一个照面,我决定要走向你。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知道我潜藏的生命力有多旺盛。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知道原来我是只一直等待燃烧的火鸟。是你,唤醒了这只火鸟的生命力。然后她开始拼命燃烧,从未停歇、也从没想过是否会把自己燃尽。

一直都在,全身心地燃烧。

这一次,欣然也见到了你,又知道你的名字;很快她就问到了你的号码。

那一刻,那些数字就像是世上最珍贵的宝贝,我用力地盯着它,似乎透过它就能见着你。

激动、紧张、惶恐,拿着手机在宿舍转了无数圈,一遍又一遍浏览写好的短信。终于,在确定没有错别字表达也还清晰后,咬着牙点了发送。

当偶然一次次出现,我开始产生错觉——难道上大学就是为了遇见你。不然怎么一切都像事先写好的剧本上演。

那不是一条告白的短信,字字词词都无关于爱。可是,我的心情紧张得分明像在等待一个关于爱的答复。

发完短信我便立即点了关机。我急切地等待着回应,想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但又紧张得想要逃避。有那么一刻,我甚至希望欣然弄错了号码,希望我发错了人。恐慌战胜了期待,所以我选择了次日再来面对。

我事先以为关了手机就可以不去想短信的事,那真是错了。就像后来的很多次,我以为关了机就可以安然入睡,一样,错了。

连梦里我都在等你的回复,在梦里,我似乎已经看到了你回过来的信息。一睁开眼便迅速地抓过手机。

原来不是梦,是真真切切的事。没有意外,我没有发错人。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联系。

很多故事,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我和你也是如此,我无意中把自己定位成只是喜欢听你唱歌的女生,而你,在一开始就只把我看成你那些粉丝中的一员。

这个开始,决定着后来的一切。

我们开始偶尔发发短信,但交集仍然很少,很多事,仍然是我一个人的回忆。

你不知道的事,一直有。

小酒窝,你一定难以想象吧,我考虑过在美容业发展,曾经。我利用课余时间去学美容知识,希望能让自己的皮肤一直好下去,我甚至把解决女生的皮肤问题当做一种使命。那时候我是非常注重护肤的,自然,我的皮肤一直被人羡慕。我学的美容知识以及美容老师告诉我——女孩子,如果熬夜的话用再好的护肤品都是白费,所以我养成了早睡的习惯。

遇见你以后,一些习惯慢慢地被另一些习惯代替。

你的出现,把我的作息全打乱了,而且再也没办法回到当初。

也许不只是作息,是整个的生活。

后来,你说:“你睡得也挺晚嘛!”你不会知道,陈以沫第一次熬夜就是因为你;而我,也不知道,你让我染上了熬夜的毒,从此再也戒不掉。

在你看来,我一定是时常熬夜的。可你哪里想得到,这全都是因为你才养成的习惯。我不知道为什么戒不了这个习惯,或许是因为它与你有关。

凡是与你有关的东西,哪怕是有刺的、有毒的我都总是紧紧拥抱着的,不会放。

看着你亮着的头像,我就想陪你一起亮着;你说要一点多才睡,我就等到一点多再给你发信息;只为了在你睡前跟你道声晚安,想让你在入眠前有我一丁点的记忆。

如果我以为说了晚安后就能关机入睡,那我又错了。道了晚安后我也总是睡不着的,他为什么每天这么晚睡呢?他每天对着电脑坐那么久辐射很大呀!他身体受的了不?他现在睡了吗?他白天有精神么······每天我都要想这样的问题,谁知道到底是两点还是三点才入眠了。

所以,我“被”变成了夜猫。

果然,我的皮肤向我反抗了。一个缓冲都没有,一下子从十一点变成两三点,身体反应很大;而它的反应全都表现在脸上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的脸冒出了史无前例的痘痘。欣然见到我就是一通数落,她劝我回到正常作息时间。可作为闺蜜,她当然了解我,她明白我是不会有所动摇的;陪你一起熬夜的心,很坚定。她只能用哀其不争的眼神告诉我,她很无奈!

后来的很多次,她也一样,想劝我却只能无奈,然后支持我。

当你的第四次观众,是在你们系上一年的毕业晚会上。那一次,我明白了——多见你一次,我就多疯狂几分。

那晚,欣然给了我一张第二排的票;你在台上的时候我能看得清清楚楚,我想好要上台给你送花;可我还在紧张还在犹豫的时候就已经有人上台了。我气愤自己的懦弱!晚会快结束的时候你第二次上台,唱晚会的最后一首歌。可我依然没有勇气上台,晚会结束后你们留在台上合影,我离你只有几步之遥,可还是没有勇气喊你一声。尽管室友在旁一直鼓励催促!

那晚,我是大叫着从演奏厅回到宿舍的,像疯子一样,不顾外界的一切。

后来,我慢慢地意识到,对于你,我向来没有理智,也向来不顾及一切!

晚会的不久,你们就放假了,你离校对我的影响之深完全把我自己惊到了。一睁开眼睛就想到你要放假了,然后做什么事都没心思,行尸走肉般游离着。

那是大学里的第一次,心里有空荡荡的的感觉。从你回我第一条短信开始,我便在笔记本上记心情。那天我写的是:“在未来的二十天里不会再有期待,不会再在某个转角偶遇。”

04、

向来缘深,怎不情牵。

小酒窝,我经常想,如果你没有住到我对面、如果我没有在你每次一来学校就能感觉得到,那我对你的喜欢会不会少一点;或者说,我心里的美好会不会减些呢,我想,最起码不会在你走后我连一刻也不能在宿舍呆。

你说大四会搬回校内住,虽然你们宿舍离我们的不近,但怎么也比在校外近,能见到的机会一定更多,所以我很期待你搬回学校住。只是等了好久你才回学校,我的大三过了二十多天你的大四才开幕。

等你,我一直在等你;只要知道总有一天能等到,我就会一直等,不加期限地等。

在联系不到你的日子里,我很想见你。在得知你回校的消息后,我更想见你。只是我没想到会那么快见着你,更没想到、做梦也是没想过的,你竟然住在那里。

你是中午回校的,我打算晚上再找你聊天,却在下午见到你。

下午,我像往常一样,休息过后就去图书馆;可那次却因为忘带图书证止步门前。无奈只能回宿舍,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看到了你。

那个照面,我简直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醒着。别人载着你,你拿着东西,看来你是在搬东西。我即刻追了过去,无奈腿比轮子慢,在上坡的拐角处我跟丢了你。跑过我们宿舍后我停了下来,我睁大眼睛环顾四周,想找到你的身影。

在我感觉一切都是徒劳时,你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准确地看到了你的位置。可是,你怎么不是住以前的宿舍?天哪!你···你的宿舍是我们对面的那一栋。我来不及想更多,立即飞快地跑向自己宿舍,冲向阳台,目测和你的距离。恰巧你站在阳台上,我保证只要我唤你一句你准能清楚地听到。

那一次,你站了很久,我干脆搬了椅子坐在阳台,从白天坐到天黑。

后来,已经记不清,我有多少次像那天一样,一直待在阳台上,眺望着对面的阳台;只为等待那个身影的出现。

再后来,我再也等不到那个身影,我要怎么办。

自从知道了你住到我对面,我就下定决心要在二十岁生日那天去找你。每天我都要把去找你的场景想一遍:“我拿着蛋糕还有那本‘关于你’的笔记本走向你,然后和你一起吃蛋糕,把我的心意告诉你。”那时候,还想着:“在我二十岁生日那天,送你一件珍贵的礼物--我的初吻。”

当然,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的生日恰逢十一长假,妈妈便要我回家。虽然我早已有自己的秘密计划,却不好跟家人解释,只能“从命”。回家的当天晚上我就知道你也回家了,让我备受打击的是你期末才会再回学校!知道这个消息的下一秒我就哭了,小酒窝,你一定不知道你回家的前一晚发生了什么!因为巧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你回家的前一晚,我见到了你。不过,是我一个人的遇见。

和室友一起到校外买东西,在路上见到你。我们从不同的方向走向校门口,距离很远时我就激动地跟室友说看到了你,她很怀疑地问:“这么黑又这么远你确定吗?”而我很肯定地回答:“绝对是!小酒窝,我怎么可能看错。”见着你后我就开始跟在你后面,到校门口的时候你貌似在等taxi。室友让我去叫你,我不敢。我跟她说,如果到对面买好东西回来你还在就去叫你。结果,你已经走了。

更难受的是,这种场景不是第一次出现,你上次回家的前一晚也是如此。

学校的主持人大赛,在综合楼,我路过那的时候你一个人站着。没有一刻的思考,我下意识地走向你。哒、哒、哒···走了几步就走到了你身后,你只要一回头就可以看到那个注视着你背影的女孩。然而,你没有。

小酒窝,后来的很多次,我都那样注视着你,同样地,你没有回头。走近后,我却退宿了,在你还没回头之前我跑了。我跑到洗手间,对着镜子一遍一遍地深呼吸,对镜子里的自己用力微笑。

几分钟后,我再次走向你站的那个地方,可是,我更没机会去同你打招呼了,你在和别人聊天!我不敢走近,却又不舍得离开。所以,那次的结果是——我在你们周围徘徊了无数次后,默默地离开。

不见又思又念,遇见又傻又蔫。

想到这个我越觉得每次与你的相遇都是注定,那晚,我哭得很伤心。也下定决心,下次遇见一定要让你知道,我在你身边。

下次见面,我一定要跑向你,大声对你说:“小酒窝,是我!”我这样告诉自己。

再次见面,是在新的一年了。

一月九日,是我第一次去找你的日子。

小酒窝,不管你会不会觉得诡异,我敢保证我们之间总有种莫名的感应。

一月六日,我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剪头发,剪成短发。你知道吗,长发一直是我的梦想,高中之前爸爸从不让我留长发。而那天,我竟会突然强烈地想把长发剪掉,没有缘由,就感觉那天与众不同。剪完头发回宿舍就看到了你回学校的信息,真是奇妙。

那些天,是我们考试的日子。而我,成天都在想见你的事。

我总是一出门就会见着你,自然,总是只有我看到你。如果是在你身后见到你,我就会把速度放得很慢,一直跟着你;要是我们相对着走,我总会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赶紧转弯,溜走。所以你还是一直没有见着我。直到你又一次离校的那天。

一月九日,我在回宿舍的路上,看到你。我们从不同的方向走向同一个拐弯处,我像以前一样,一直跟在你身后,注视着你的背影,直到你走进你们那栋楼。回宿舍后,我习惯性地走到阳台看向你们阳台,没看到你;于是我跑到离你们更近的、朋友的宿舍去试试,结果却看到了让我不知所措的一幕:“你提着行李箱,准备回家了”!眼看你就要走了,我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回宿舍向室友求救。你在等人,室友也急了,就大声喊你,你没有反应。

室友要我去送你,我又犹豫,紧张得在宿舍乱跳,直到你走了我才像被电击醒,飞快地往外跑。我下楼的时候离你并不远,可我没有立刻叫你,仍然是跟在你身后,注视着你的背影。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我加快步伐跑向你,拍了你一下;你回过头看着我,我终于说出了那句想了许久许久的话:“小酒窝,是我!”

那一刻,那一个动作,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深深地感觉到我被燃烧尽了,成了一团灰,没有力气再多走一步路。

小酒窝,是我!这一声,像梦一样定在了记忆里。

那是你第一次见我,在我见了你N次之后。

05、

每次都一样,只要知道你一定会来,我就不会给自己的等待加期限;只要坚信你总有一天会出现,我就会开心的等。

小酒窝,你简直是我的快乐源,尽管也是疯狂源。

你还有最后一个学期就毕业了,开学后你迟迟没返校,我知道你根本不会来,除非到毕业晚会,所以我将期待放在了毕业晚会。

平日里,我总感叹时间走得太快。 可是,在等你出现的时光里,我总希望时间溜得快些。

你在五月回到到了学校。这一次,你呆了十七天,我熬夜十七次。

你回校后,我便开始期待你们的毕业晚会。我知道,你一定会有节目,我也知道,那会是我最后一次当你的观众。

晚会那天,你一进场我就看到了穿一身白西装的你。我拿着特意准备的单反想跟你拍照,可是又不敢叫你。欣然急了,把你请来和我合影。有几个朋友看到我们合影,她们说见到这一幕很开心,仿佛有某种力量在感染感动着她们。

合影的我们都很拘谨,我尤其明显,只会傻笑。后来,我选了一张洗出来给你。你知道选那张的原因吗?

因为,照片上的我们表情神似。

毕业晚会之前,准备了一件纪念品送你。原本想约你见面,单独送,可那段时间你忙得很,就在你们晚会那天带去了。没想到的是,你走红地毯的时候一路收礼物。你一定看到了,当天没人比你收的礼物多。那是我意料之外的,我不喜欢那种感觉,跟别人的礼物混在一起,我又成了只是许多中的一个!

而更让我意外的是,晚会结束后,他们都说你的搭档就是你女朋友。我当然想过向你求实,可是,既然我并没想过自己这份感情要有什么结果,那她是或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所以,我选择了忽视。

小酒窝,我当了你五次观众。而且我也只能当你的观众了。

你不在学校的日子,我每次去看晚会都只是为了回忆,回忆舞台上你的点滴。每一次,我都是很不够合格的观众;无论舞台上的人在表演什么,我总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忽而哭忽而笑。

哭哭笑笑,全是因为想到你···

最后那一次,你是第一个上台唱歌的,还没开唱你就哭了,我也哭瘫了。哭,大哭,把欣然吓得不知所措。哭到精疲力尽后我就瘫在了椅子上。

我很想走到你跟前擦干你的眼泪,可是,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更何况走近你的勇气。

哭停之后,欣然说陪我去找你,跟你说说话。如往常一样,我看到你就一直注视着你的背影,一分钟、又一分钟···不知过了多少个一分钟后,欣然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声地喊了你一声。接着我也只是傻笑,没跟你说几句话,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只是沉默地并排站着。直到晚会结束你才又上台,而我,仍然将目光锁在你身上,拍下你的一举一动。

如果一个陌生人那晚看到我,一定会以为我是毕业生。因为我的哭我的疯都像极了那个毕业季里的毕业生。

晚会后,我去喝酒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喝酒,也不清楚自己的心情,我只想把自己灌醉,然后睡去。

每一次完全出乎自己意料的瞬间泪崩,都会让我意识到自己心里的那颗种子越长越大、力量越来越强。

每一次,因为和你离别而有的反应都会让自己着实地惊讶,会把自己震得破碎。

你走的那天,又是意外地被我碰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每次都不能提前确定走的时间,你似乎没有告别的习惯。你要走的消息我是不知道的,也不知道会那么快,所以洗好的合影照还没来得及给你。

那天早上,我跟平时的起床时间一样,却迟迟不想去图书馆,一直在宿舍磨蹭。就在我走到阳台的时候你也在阳台,你在跟楼下喊你的人说话,而那个人拿了行李。我想应该是你室友有东西忘拿了吧,哪料到几秒后就发生了让我慌乱的事——你也拎了行李箱。

你要走了,我又一次目送。

我拿了照片跑下楼。同样地,我只是一直跟在你身后,目送你的背影,直到你往taxi里放行李的时候我才跑到你身边。你知道的,我傻了,把相片给你后扯了几句废话就转身了。

转身的一瞬间我就哭了,本来想再跑回去给你一个拥抱,可是怕自己会受不了。那时候我是没有力气再做什么的,只能痛哭一场。

后来我知道,我们都想给彼此一个拥抱,却只给了一个微笑。

如今,我再想给你拥抱已是不可能了;我只能给你这封信,这份回忆。希望从此以后,一切都不再只是我一个人的记忆。

然后,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会偶尔想起——你遇见过那个女孩,她叫陈以沫。

宁一海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了多久,他只知道,那一刻他的脑海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个叫陈以沫的女孩。他开始回忆起:那个说喜欢听他唱歌的女生,那个总会跟他道晚安的女生,那个喊了他一声就迅速跑开的女生,那个拘谨的跟他合影的女生,那个自己总熬夜却时常叮嘱他不要熬夜的女生,那个每次他离校她都会在最后一刻出现的女生······

透过那一言一词,他感觉到真诚,感觉到那份热烈的感情。百感千绪一时涌上他的心头,他感觉自己要做点什么。

他拿过手机的瞬间,手机刚好进来信息。“小酒窝,生日快乐哦!无论在哪里,都要永远快乐!”

宁一海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这女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3 纸短情长 走进学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真的有种回到当年的感觉… “大爷,我可以进去吗…我找郑老师!我是她以前...
    小心你会来吗阅读 132评论 0 1
  • 文/少年林默 01 手机上收到杰哥的微信。 “林默,我要结婚了,新娘朋友都不在这边,你愿意当伴娘么?” 手机滑落到...
    尤林默阅读 533评论 21 18
  • 喜欢“相遇”这个词,默默地念叨,心底宛如开出一朵莲花,慰人寂寥。相遇,分千千万万种,是在山花烂漫时偶然邂逅,你不知...
    何潇湘阅读 408评论 8 4
  • 深夜,整理工作材料,听歌,写作,感觉很酷。欢迎大家关注我,一起寻找唯美心跳。
    steve_jay阅读 105评论 0 0
  • 在猫叔那知道的长投,加入了14天理财训练营,本着好奇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学习了理财就是理生活,学习了记账,懂得了理...
    bb208650b927阅读 96评论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