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年轻的漂亮小姐和她的中医诊所【3】

悬疑|年轻的漂亮小姐和她的中医诊所【1】

悬疑|年轻的漂亮小姐和她的中医诊所【2】

07 背叛的下场

在经历了芸芸的欺骗和背叛之后,我不动声色的疏远芸芸,但她仍然还是对着我撒娇,让我送她礼物,给她买这买那,如果不是亲耳听见她说的那一番话,我真的想不到外表单纯的她竟会是如此不堪。

她明明欺骗了我,对我既嫌弃又不屑,可还装作若无其事的问我要礼物。

原来她和那些爱慕虚荣的女生没什么区别,每次看到她那做作的笑容和表情,我心里说不出的愤怒,仇恨的火焰在我心里越烧越旺。

我一直在找机会报仇。我发现芸芸和那个男生喜欢在学校附近的一所烂尾房里偷情,也真是可怜又可悲,那个渣男连开房的钱都不愿出。

我悄悄在学校附近租了一所房子,故意让芸芸看到出租信息,我知道她肯定会去那里,干净的房间和大床,不限时间,20元一次的钟点房。

被肉体和性爱冲昏头脑的年轻人,真是蠢得可怜,我轻易的把他们迷晕后绑在了屋里。

那个男生我以前见过,高大帅气,是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的类型,只是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挑眉毛,真是个讨厌的习惯。

我一直没想好怎么处理他们,但是背叛我的人一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芸芸和那个男生失踪之后,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警察来过几次之后终于找到了我,因为在芸芸的通话记录里有我的手机号码。

给我做笔录的警官姓万,是个很年轻的警察,长相出众,只是清秀的脸却一直皱着眉头,嘴唇颜色有点发紫,我看得出他的气色很不好。

万警官开门见山地问:“你和胡芸芸关系怎么样?”

我淡定地说:“我们是好朋友,她对我很好,我对她也很好。”

万警官继续问:“你的同学和室友都说你平时总独来独往,为什么你会和胡芸芸是好朋友呢?你们的性格完全不一样。”

我装作很难过的样子说:“其实有的时候我也怀疑芸芸是不是真的把我当好朋友,芸芸善良可爱,性格又好,大家都喜欢她,她有很多朋友,她怎么会和我这样的闷生子做朋友呢?可有些事就是这么难以捉摸。”

万警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你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什么时候?”

我说:“就是她失踪前一天,因为马上就要考试了,我忙着复习,就没有像之前那样时时和她黏在一起。而且那天是周末,她一般会和朋友去逛街。”

万警官点了点头:“这是我的名片,要是你想起了什么线索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我笑着说:“好的。万警官,您是什么血型?”

他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礼貌地回答说:“我是B型血。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说:“您知道的,我们学医的对血型总是很敏感,而且我感觉您的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万警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显然我是碰到了他的痛点。

这个世界,有多少双眼睛就有多少个秘密。

我约万警官在学校附近的小餐馆里见面。他的脸色依旧很差,嘴唇呈青紫色。

万警官问:“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我皱了皱眉,说:“没,就是想和您交个朋友。”

万警官愣了愣,显然认为我是在耽误他的时间。

万警官说:“希望你以后有线索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说着起身要离开。

我淡淡地问了一句:“万警官,你的病是遗传的还是后天的?”

万警官呆立良久,才又坐回到座位上,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别忘了我是学医的,我看得出你的病跟着你很久了。”

万警官的脸色变了又变,盯了我半天才缓缓地说:“这件事除了我父母,很少有人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脏病,但我却拼命想当个警察,家里找了关系花了不少钱才终于让我进了警局。”他自嘲的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一口气喝完。

他脸上充满悲伤,“医生说我活不过25岁,可我已经快30岁了。25岁以后的每一天都像是偷来的一样,我真的很喜欢警察这份职业。可是我也越来越感觉到身体的力不从心。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静静地听着。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进行。

万警官话锋一转:“我跟你说这个是希望你能替我保守秘密,这样对大家都好。”他的眼神里刻意流露出了凶狠。

我点了点头说:“我会守住你的秘密,可是你的病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会要了你的命。”

万警官无奈地笑了笑:“过一天算一天吧,反正我已经赚了这么多年了。”

我问:“你怎么不去医院做心脏移植手术呢?”

万警官叹了口气说:“我一直在等待着适合我的器官,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可是愿意做器官捐献又适合我的血型的捐献者很少。家里为了我进警局工作花掉不少钱,现在......”

他的眼神里流露出对生命的渴望,还有对现实的无奈和不满。

我紧紧的盯住他的眼睛,试探着问:“要是我能帮你做这个手术呢?”

08 博弈

人生就是一场博弈,我之所以能赢,不是因为我运气好,而是因为我了解人性。

万警官看到我禁锢的芸芸和那个男生的时候,瞬间反剪住我的手,将我按倒在地。

当冰凉的手铐铐住了我的双手时,我毫不意外,这也在我意料之中。

我对他说:“万警官,你以什么罪逮捕我?绑架还是非法拘禁?关我几个月还是几年?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可你不一样,你的病随时会要了你的命。你面前的这个男生和你一样是B型血,而且十分健康。他强壮的心脏就是你活下去的希望。当然你也可以逮捕我,放了他们。你们之间注定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我感觉到那双强有力的手缓缓的软了下去,他最终还是得向命运妥协。在面对生与死的抉择时,人性都是自私的,他颤抖着手给我打开了手铐。

我给了他一张清单,他给我准备好了我所需要的一些设备和用品。

我把出租屋仔细地消了毒,激动而兴奋的准备开始神圣的换心手术。

芸芸带着求饶的眼神望着我,而那个男生眼中依旧流露着不屑。我走过去的时候,他甚至挑衅地挑了挑眉毛。

我扯掉他嘴巴上的胶布,他恶狠狠的冲我吼道:“你这个恶心的拉拉,变态。”

我淡定的用满是乙醚的毛巾捂住了他的鼻子,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我才不会生一个死人的气。

我把手术刀交给万警官,耸耸肩说:“我会救人,但是不会杀人。你只要把刀插进这里就可以了。”我指了指男生脖子上的动脉。

万警官没有犹豫,把刀狠狠地插了进去。血像喷泉一样,喷出了好远,我和他的衣服上都沾满了血。我喜欢他爽快的性子。

万警官把手术刀还给我,然后躺在了手术台上,疲惫地说:“开始吧。”

看来他已经非常信任我了,既然他愿意把生命交给我,我自然不会让他失望。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手术,虽然在解剖室里的尸体标本上做过很多次了,可拿活人做实验还是第一次,因此不免有些紧张。

可当我颤抖着用手术刀划破他的皮肤,露出了鲜红的内脏和一根根肋骨时,我兴奋得忘记了紧张,手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稳。

芸芸眼睁睁地看着我做完了手术,她的嘴巴被胶布封得死死的,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

恐惧让她青筋暴露,一双眼睛睁得老大,不住的涌出泪水,眼神里全是求饶和可怜。

她的头发不知是被被汗水还是泪水打湿,耷拉在脸上,失去了往日的可爱和美丽。

我愤怒了,她不应该这样卑微,更不应该这样恐惧我。不再单纯可爱的芸芸已经不能让我心动了。此刻,她仅仅是欺骗过我的女人。

看着那个男生敞开着的胸腔,我丝毫不会介意再多做一场手术。

09  继续等待

人总是要学会耐得住寂寞。

闲暇之余,我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芸芸。

我把她禁锢在我的地下室里,为她准备了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房间。她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每一次遇到B型血的人,我都会从他们的身体里取走一个器官,移植到芸芸的身体里。

我把王大娘孙女的那颗肾移植到芸芸的身上之后,她的身体里已经没有属于她自己的内脏了。她现在是我最完美的作品,也是我创造的又一个特别的新生命。

那天中午,我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时候,“砰”地一声,门被人撞开,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冲进了我的诊所。

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人指着我喊道:“不许动。”

我听话地坐在那里,微笑地看着他们,几个警察在这有限的空间里搜查着。

我看到了站在那个队长身边的王大娘,此时的她神情冷漠,眼神凌厉,又变成了那个不怒自威的居委会主任。

王大娘说:“警察同志,我亲眼看到于警官走进来。我一直等到晚上也没见于警官出来。”

哦,原米安萍姓于,我以为她姓安呢。

再刻意的低调也会有引起别人注意的那一天,我一直只选择那些穷凶极恶的人下手,毕竟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坏人的失踪而兴师动众。

但是王大娘的孙女是个例外,这个处在叛逆期的孩子还有一个惦记她的奶奶。王大娘报了警,我无疑成了最有嫌疑的人。他们派了一个警察到我这里做卧底,就是安萍。

我用迷药迷晕了安萍之后,套出了安萍的身份。我当然不会直接问她,因为对于受过特训的人,这些是没用的。

我的办法很简单,我只是把警校历年来的考题选了几道来问她。她居然都答对了,看得出她的成绩一定很不错。

一阵搜查过后,警察们一无所获。王大娘的脸上挂不住了,直向警察们赔不是,说可能是自己看花眼了。

队长模样的警察换了一种口吻对我说:“陈医生,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希望你能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我微笑着说:“叫我陈夏就行,我不算什么医生。”我知道几个小时以后我又会回到这里继续守着我的小诊所,在这里等待着猎物上钩,在这里和命运博弈。

临走时,我笑着送了王大娘一盆玫瑰花。她讪讪的接过,她一定不知道,花盆的土壤里还有她孙女身体的一部分。

在不经意间,那个队长冲着我挑了挑眉毛。

是的,他姓万。没人知道在安萍到我诊所之前他曾经给我发过一条短信,也没人知道,他的胸膛里此刻正跳动着一颗原本不属于他自己的心脏。

当一个人经过器官移植的手术之后,身体上会存留着器官捐献者生前的一些习惯。有人欣喜,认为这是生命的奇迹,我却莫名地感到恐惧,这充满了轮回的味道。

齐帆齐写作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