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痣还是蚊子血

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有这么一段话: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无关男女爱情,也不是得到与失去的关系。只是对于某些美好尚存的事物的一些看法。

                                 

                                   

高三那年,为了好好学习不玩手机不上网,就把手机的内存卡给卸了,听不了音乐看不了小说,一个内存卡就堵了当时并不智能的平板机所有的娱乐项目。

后来实在是无聊,各种捣鼓手机上的功能,然后惊喜的发现上面的电台可以听音乐和故事。

在上面发现了很喜欢的节目,和喜欢的声音。

那时候还没有现在的各种电台APP,CV大神之类的。就是每天晚上定时听某档栏目,听那个主播的声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时对那个声音的迷恋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什么“春风十里,都不如你”之类的。

又悄悄的给手机办了流量套餐,就为了刷那个主播的微博,感觉一直没有照片又为这样的声音增添了一丝神秘感。

后来一直听那个节目到毕业,高考完换了智能机没有了自带电台,慢慢的就忘了这个事,关于那个主播的名字也都只记得一个字。


                                   

最近自己在电视台实习,认识了一个曾经在那个电台工作过的主持人,跟她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说到我曾经喜欢的那个节目,问到我喜欢的那个主播的时候她很惊讶的看着我,一脸吃了屎的表情问我怎么会喜欢他。

我已经很久没听过那个声音了,那个声音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我也完全想不起来。只知道记忆中很美好,我曾疯狂的迷恋过。

听到她这么问的时候我也呆了片刻,难道他不值得喜欢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想继续问下去,话题被别人的插入而打断了。回到家一直记得她的那个表情,便想上网搜一搜关于那个主播,结果我还没输完,下面就已经有一堆关于那个主播的消息,他的真人照片之类的。

我顺着搜了搜,大多都是节目的粉丝好奇主播的长相来搜的。在翻了好几页后发现了别人贴的一张证件照,说是那个主播的照片,下面的一大堆评论也说是,有人表示很早就知道了,也有人在不断唏嘘。

“小眼睛莽子”,这是评论里用方言形容主播的一句话。我看着想笑,因为觉得很形象。

在听了别人的描述后又来看这张照片,我并没有太多幻灭的感觉。只是再去听那个声音,发现真的很难有以往的感觉了。

写这个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这些本来可以很美好的东西被我自己的好奇心给毁了。

一张照片并不能把朱砂痣变成蚊子血,因为太过在乎,在事物真相被揭露的时候才会觉得太过惨烈。

突然明白了人们为什么很努力的想要去维持某种表面的平和。

能表面很好,想必也会很好吧。

                                   

我一直很喜欢一本小说,喜欢那个故事里的一个配角,但如果让我来细数他有多好的话我却不是很有底气。

我甚至不敢再重新看一遍那个故事,我觉得我已经很喜欢很喜欢他了,害怕自己再看一遍的时候那种喜欢的感觉会消失。

后来据说这本书还出了续集,这个人物到最后好像还黑化了。

我却再也没有看过,难得有一个人物让自己这么喜欢,我得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他带给我的这种美好。

就像曾经我总是喜欢和闺蜜一起在学校的走廊上看远处的霓虹灯,五光十色的跳跃着构成一幅幅流光溢彩的画卷。但走进一看,也不过是灯与灯的转换罢了。

很多事情都有其美好和丑陋的一面,朱砂痣和蚊子血其实也就只是某一瞬间的转换,我们没有必要太过纠结于事物的本身,美好的事物总是来自你自身的看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