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


01,回家

早晨还不到7点,家猫挤过门缝,带着饥饿的讨叫声跑到我耳边乞求着,它用那长长尾巴时而划过脸颊,时而跳跃着踩在我的身上,我是受不住的,一个转身,我将脑袋闷着被窝里,任凭它撒娇。

“起床啦……吃饭啦……”我妈在厨房喊道,声音拉的很长,也很响亮。

“妈!就服您……”我也是大喊的,她不嫌弃儿子丢人,我也不管了。

最终,我还是乖乖地起床,十分不情愿地那种。

初冬的农村,格外的寒冷,再加上我妈怕煤炭的味,家里就唯独火炕舒服了。

我穿好衣服,就去了厨房,那个冬季里永远雾气腾腾的地方,暖和极了,在那里有我家爷爷辈传下来的小方桌,鲜红而且精致,在那上面有我最爱吃的早点。

“头发成鸡窝咧,你又没洗脸刷牙呀?”我妈是笑着说的。

我笑了笑,咬了一口馍,说了句:好吃!

“好吃就赶紧吃!”

02相亲见面

我打小就挺反感相亲这事,或许是骨子里的那股清高的劲,也或许是男孩子那种好面的情绪,还或许是我一直就想得到那种完美爱情,崇尚情缘。反正我千方百计地为自己的单身找着各种合理,而且不失雅致的借口。

所以我单身依旧ing。

单身惯了,自己也就惯了,可我爸妈、亲戚、乡里邻居他们看不惯,他们承载着数不清的人生哲理,数不清的过往经验,数落一番,又鼓励一番,五味杂陈。

今天,我是带着任务去的,为了故作轻松,我在我妈面前笑说那不就跟相亲节目一样,母亲却皱眉叮嘱我一定要当回事,这是你姑姑说的媒……为了不让我妈唠叨,我赶忙说我立马约她。

我们俩相约在县里的公园门口见面,为此,我妈盯着我洗头,刷牙,收拾我自己。我真的不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可我妈就是不信。

记得那天太阳很好,我在去打车的路上看到我刘叔在地里撒粪吼秦腔,我远远地喊:叔,有风就不要唱咧,小心吃嘴里。说完我和我叔就笑了,笑声在田野里荡,久久地。

一路上我一直尽力缓解着自己忐忑焦虑的心情,我见女孩子脸红,像是做了错事那种,而且在我妈面前那种机灵劲就彻底没了,显得很木讷。

果不其然,我的脸还是很不争气的红了。

她叫杨荣,92年姑娘,虽然和照片上的模样有些差别,但论长相,她长的也算可爱,圆脸,长发,高鼻梁。她的眼睛好看,像是树叶片,那弯弯的弧度特自然。今天她穿着一身黑装,黑色羽绒服、黑色牛仔库,黑色马丁靴,看着精神、洒脱。

“你好!我是杨荣”杨荣伸出手来,肤色很白。

“你好!我是秦风”。

握手之后,那种陌生感使得我们立刻陷入沉寂,我怕她打量我,便不自然揩着刘海,偶尔对视到了,就互相一笑,场面有些尴尬。

过了片刻,杨荣突兀地说:“去吃饭吧!”

虽然当时我有些错愕,但我还是本能地说好,因为她完全不是在遵循我的意见!

一路上我们一起走着,脚步像是儿时走操,异常的同步。就因为这事,我们俩开始了第一次的笑,虽然她是捂着嘴笑的,但我偷偷地发现她的嘴角有酒窝,这让想起了一个人。

03各自感情

我们聊了很多,杨荣说她高中没念完,在家待了两月便去了职高,职高也没念完又辗转去了南方厂子,一去就待了8年。

先是会计当了5年,后领班当了2年,还在南方玩了一年。

我问她为啥在南方要玩整整一年,她说她失恋了就顺便玩了一年。

好像她很避讳这事,没等我继续问,她就反问我:你呢?大学谈的分手了?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刚想说话,她又抢了话说:你不会没谈过吧?她是嬉笑着说的。

说完,我们俩相视笑了,这次她没捂嘴,嘴角的酒窝,笑弯的眼睛,特可爱,她让我想了起了她,高中的她,特难忘的她。

我说:高中谈了一个,大学到现在就没再谈。

我的话刚说完,她就笑,笑声很大,我不知是何缘故,脸一下就红了。

杨荣见我局促,连忙说:不好意思。可她这个“思”字还没出口,却又笑了。

我姑姑是否把我的事全部给杨荣说了?这是当时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我本想等她笑完我就责问她,可她真笑完了,我却呆在座位上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杨荣见我不再言语,便以为我生气主动道歉说:对不起啊。顿了几秒她又接着说:那你觉得我咋样啊?她很严肃。

我瞥了她一眼,又怕相互对视,就不假思索地说:还可以。

杨荣却笑着说:我觉得应该还可以。

“什么应该还可以啊?”我问。

“谁知道呢?”

04现实

出了饭馆,我们径直去了公园,那是个所谓谈对象的地方。

我和杨荣除了散步就是只有散步,幸好这公园很大,道也多,够我俩踩一段。

闲聊中我得知,杨荣这次来相亲,是我姑和她妈逼着过来的,她开始抗拒,来了见了我却倒不反感了,我开始还有些窃喜。

我们俩坐在“一览亭”下,我为她擦拭座椅的灰,我问她:你反感相亲吗?

她看了我一眼,又将目光抛向远方,笑说:还可以。

忽而她看向我说:我妈同意咱俩这事,要么咱俩就结了吧?

我惊愕地啊了一声,声音不大。

她说:你看呀,你说还可以,我觉得也可以,要么就凑合过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是笑着说的,话说到最后却落了泪。

我终于明白,这次我妈非得把我叫回来相亲,她妈和我姑……这是一个故事,让人心酸,又觉得无能的故事。

我脑子里乱极了,杨荣又说:走吧。

我闻到了她身上独特的茉莉花味,我的意识里知道她在靠近。我的脸红透了。

突然,我听见了她的笑声。我抬头,她看着我笑。

“你笑什么?”我笑着问.

“还可以啊!”

“什么还可以啊?”

虽然她最后还是去了南方,我倒还是挺怀念这个姑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