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蟋蟀 第十四章 日进斗金

心叙杨麟

没过多久,女人回来了,双手拎着大大小小十几个装蟋蟀的陶罐。与此同时,她的肩上斜跨着一个火红色的胸包,显得格外亮眼。

看到女人新买的挎包,王一飞投来了赞许的目光,他正愁着等下用什么装钱呢,毕竟眼下的行情,足够他赚上一大笔钱。

“来来来,不着急,不着急,先看货。”说着,王一飞接过陶罐,一个个的打开盖子后,随手取来了几个竹筒,把里面的蟋蟀倒了出来。

闷在竹筒里的蟋蟀在进入到陶罐的那一刻起,立马清醒了过来。它们拼命地乱窜,拼命地跳——可是,陶罐的内壁很滑,无论蟋蟀们怎么折腾,总是无功而返。不得不说,人类的设计微妙到了极致,无论蟋蟀们从陶罐里的哪个角度起跳,总是会碰壁跌落回去。

这一番折腾,反而更激起了看客们的兴致。见此情景,王一飞大声吆喝着,“瞧瞧,瞧瞧,每一只都全腿全脚,活蹦乱跳。”

“这只多少钱?”人群里有人问道。

“嘿,终于有人问价了,”王一飞心里琢磨着,“要多少合适呢?”突然,他诡秘地一笑,计上心来,大声喊道,“价高者得!”

“2万!”刚才那人指着其中一只陶罐里的蟋蟀,毫不犹豫地出价了。他已经在这蟋蟀市场上转悠了三四天了,一直没什么上眼的货色,今个算是碰着了。

“得了,您还真识货,这可是个好家伙!”王一飞心里一喜,奉承道,“还有没有出价的?有没有?”他半举着刚才那只陶罐,顺着人群晃了一圈。

“我出两万五!”人群里另外一个声音抢先道。

“吆喝,我相中的玩意还没有买不到手的!”刚才那人清了清嗓子,大声喝道,“四万!”

人群里鸦雀无声,仿佛都在等着这场竞价的结果。不得不说,四万的价格已经很高了,放在往年,这种品相大小的蟋蟀恐怕一万块的价格都卖不到。

王一飞心里乐开了花,原本想着,这只蟋蟀顶多也就一万五左右的行家,这一下竟翻了两倍多。他心里美极了,狠狠地夸了自己几句。

“还有没有出价的?还有没有?”王一飞高声问道,“有吗?有吗?没有出价的,这只宝贝就归这位先生了!”王一飞两眼放着精光,顺着人群巡视了一圈。

“成——”王一飞话音未落,人群里突兀地传来一声戏谑的声音。

“你这蟋蟀恐怕还是和上次的一样,中看不中用吧?”

王一飞心里一紧,眼瞅着先前大个儿的买主迈着蛮横的步子推开拥挤的人群走了进来。

“大家不知道吧?”买走大个儿的男人轻蔑的问道,“上次我买了他一只八厘的大个头,一口也不咬,徒有虚表,白瞎了我的三万块钱!”

“嘿,我说这位先生,钱货两清的买卖,认赔认赚,没必要来此砸我场子吧?”王一飞心里发虚,毕竟这番折腾后,搞不好自己到手的买卖打了水漂。

“你能保证这些个玩意都是能斗的主?”

王一飞急了,这么多的好货,眼看着到手的大把钞票,可不能被这家伙搅黄了。

“怎么样?大家看看,谁敢买你的货?”男人挑衅地说道。

“能保证!”王一飞想破了脑袋,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今天的货,大家随便挑,随便选,看上眼的,我王一飞签订协议,不上口,不上斗全额退款!”

声音响亮,足够诚意。刚才叫嚣的买主哑口难辨,只能悻悻地退出了人群。毕竟他也只是图个口快,恶心恶心王一飞,出口恶气罢了。眼前火热的行情趋势也不会因为他的三言两句而有所改变。

王一飞皱着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大声吆喝着。

“大家继续,继续!手快有,手慢无,先到先得,先到先得!再晚了可就赶不上后天的二秋比斗了!”不得不说,王一飞的这句话紧紧地抓住了看客们的心理。此刻,这里聚集了上百个玩家,大都是报了名,准备参赛的。

“成交!”刚才那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花四万买下了,“协议呢?还是签一下比较放心。”男人补充道。

“去,买点纸笔和印泥来。”王一飞吩咐道。

女人匆忙起身,去了旁边的超市。王一飞则继续吆喝着,“您先拿好,这只归您了,等下给您签保证协议。”

与此同时,王一飞继续用赶草挑逗着陶罐里的蟋蟀,以便让看客们看得更加仔细。

“怎么样?还不出手?稳赚不赔的买卖还怕?不上口包退!不上斗包退!”趁着女人买纸笔的间隙,王一飞继续鼓动着。

不一会儿,女人来了,额头上挂着汗珠,一溜小跑。

王一飞接过纸笔,简单地写明了事由,冲着人群念道,“保证协议,今售蟋蟀一只,价款肆万元整!如不上斗,不上口,全额退款!王一飞!”

“您收好!”王一飞在自己的名字落款处按上手印后,把协议递了过去。

男人收好协议后,满意地递过来四沓崭新的百元大钞。

“数数?”

“瞧您说的,不用数了。”说着,王一飞兴奋地把钱递给了旁边的女人。“收好。”

女人慌忙地拉开挎包上的拉链,把钱放了进去,财不外露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这是您的啦,祝您拔得头筹!”王一飞把蟋蟀连同陶罐一起递给了买主。

万事开头难,一石激起千层浪。眼见有人实打实地完成了交易,整个人群顿时喧闹起来。喊价声此起彼伏,买主们争得面红耳刺。

王一飞乐开了花,这下轮到他不着急了。他把蟋蟀一只接一只地举到半空中,一次又一次地反复询价,把每一只蟋蟀的成交价格都推到了极致。

女人接过一沓又一沓的百元大钞,一次又一次地拉开拉链,整个挎包很快变得鼓鼓囊囊,被钞票塞得满满的。她从来没摸过这么多的钱,王一飞也是。一切就像梦一样的发生了,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直到天亮,男人和女人才悻悻然地收手了,蟋蟀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取舍。他们索性把品相好、个头大的蟋蟀...
    心叙杨麟阅读 162评论 2 10
  • 岁岁元宵,今年别景,往年影。烟花璀璨,总忆年来醒。 年年不忘,叹万人言笑。人言笑,奈何安放,我一厢欢笑。
    无言散人阅读 75评论 2 4
  • 市面上有不少关于“高效”的书籍,有些事教你如何管理好时间,有些是教你如何更有效的安排日程。但是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
    中医小郎中阅读 87评论 0 2
  • 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张床,还是那个位置,还是那张面孔,还是每次上学前的那声道别,还是.......还是那一如既往的...
    Yang小羊阅读 21评论 0 0
  • 戈壁残沙遮望眼,不屈红柳欲成林。 燥风何惧根深处,更觅甘泉润挚心。 作者王永豪(新韵)
    王永豪阅读 193评论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