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地球赤子之火种(66)

目录

上一章

66. 分组

“第三行星并不是原始大陆,有过山脉和峡谷,不知道这次新的板块撞击会不会改变它的地形地貌。”卡斯帕对众人说,“现在,斯波克,你和奥莱德值班吧,其他人可以休息一下。过会儿,丁,你和晓秋替换他们。”

王曼农举手,“可不可以让我们和Frank一组?”她跟叶晓秋实在没话可说,在一起就别扭。

“随便你们。”卡斯帕耸耸肩,带头走到自己房间。

奥莱德看着叶晓秋,他也不想和斯波克一组,但是叶晓秋冷笑了一下,也去房间休息了。奥莱德有点怕他,所以只是无奈地耸耸肩。王曼农还想啰嗦,被丁峻拖走了,“你怎么这么多话?”进了房间,丁峻说她,“别跟他们废话!”

“我讨厌那个叶晓秋,他的样子好像总想杀了我。不过他对你还不错。”王曼农一边擦脸一边说,“指令长魅力真大!”

“你再胡说我就揍你了。”丁峻作势要打她,那位轻笑一声躲开。

“我发现你对我越来越暴力了。”王曼农笑完,绷着脸撅了一下嘴,“男人就这样,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我得到什么了?”丁峻故意逗她,“我什么都没得到,除了你这个大麻烦!”他端详她的脸色,“果然以前给你加的训练功课有用,脸色没那么难看。你说说,我得到什么了?”

“你得到我的DNA身份验证牌了,我在你面前没有任何隐私可言,连我基因里双曲螺旋线的曲率都一清二楚了还说什么都没得到,你耍赖啊!”王曼农咯咯笑着说。

“你要说这个,我珍惜着呢,一直贴身放好,绝不敢丢。我怕我死了没人陪。”丁峻伸手抓住她,一把拉进怀里,笑着说。

“死不了,我们两个肯定长命百岁!”王曼农踮着脚尖仰着脸,“Bisous,bisous(亲亲)。”丁峻在她嘴巴上啄了两下,把她放开。那家伙还纠缠不清,“不够,还要!你太敷衍了事了,提出严正警告。”她的眼睛亮亮的带着笑意,嘴巴红通通像一枚樱桃,让人忍不住想品尝,于是丁峻妥协了,俯下了脑袋。

良久,他轻轻把她扯开,“别闹,抓紧时间休息。”幸而头脑里还残存着一点理智,要不然,啊,这世界太美好了。

“我时间一向抓得很紧,”王曼农又扑过来搂着他的腰,用脑门顶着他的下巴,挨挨擦擦,像一只缠着人撒娇的巨型猫咪,嘴里还哼哼唧唧,“指令长……”

真是个没心肝的家伙,丁峻在心里长叹一声,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对他这样一个血气正盛的年轻人来说,这种引诱实在是太致命了,有那么一瞬间,几乎对自己说,死就死吧,先别辜负了眼前这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小姑娘,更何况,还是自己心爱的人!可是经过那么两三秒的冲动后,他还是决定不再理她,于是推开怀里那个纠缠人的家伙,转身躺在床上感受外部传来的震动,默默地在大脑里估算烈度和当量。

王曼农见对方不理自己,也跳上床,挤到一起,打着哈欠含糊不清地说,“指令长,抱一下。”丁峻假装没听见,眼睛一直闭着,想等对方再次主动纠缠或者撒娇甚至发脾气,他对自己说,如果真那样,没办法就只好勉为其难从了你,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可等了半天没有动静,他眯着眼睛一看,得,那位简直具有秒睡的功力,已经鼻息沉沉没有反应了。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出的热气弄得丁峻的脖子直痒痒。真是个傻妞,丁峻轻轻地转过去,把她的脑袋摆正。

因为王曼农的睡姿极具侵略性,丁峻只好侧着身面朝对方,整个身子都挂在床沿上,他把她轻轻往里面推推,过了一会儿,两只臭爪子又捞了过来,搭在他的身上,真是好气又好笑。过了一会儿,那个古灵精怪的小脑袋又靠了过来,这回抵住他的胸口,感受到了他的心跳,不动了。

小睡片刻,丁峻发现自己除了脑子变得清晰之外,身体根本没什么休息过的效果,特别是胳膊,都被那货给压麻了。他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抽出来,挪了挪地方。那家伙的脸红扑扑的,真像苹果一样,他忍不住凑过去,轻轻在对方的面颊上亲了一下。王曼农嘴里发出咕哝声,翻了个身,继续沉睡。丁峻没有叫醒她,起身拉开门出去了。

叶晓秋已经坐在位置上看仪器,震动仍在继续,数据显示,他们正在穿过一个峡谷,Moby-Dick企图带着他们到更开阔的水域去,那样能远离一些火山口。丁峻看得出来,每次他和叶晓秋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对方都想跟他聊点什么。其实丁峻并不反感和他聊聊,如果能让他高兴的话。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行星已经有转速了。”叶晓秋看到丁峻走过来,指着屏幕上的数据说。丁峻确认了一下,“现在的自转角速度是每小时3度,地球是15度。但是,行星的小时可能要过后重新计算,现在只能按地球时间算。”

“大家都有自己的标准,不是吗?”叶晓秋突然又笑了一下。其实他笑的时候也很好看,带点赧然,很纯真的样子,“你的妈妈有没有再婚?”他突然问。

“没有!这都怪我,我比较淘气。但是她一直都有男朋友。”丁峻索性实话实说。

“我母亲说她因为我才没有再婚,牺牲良多。”叶晓秋扶了一下眼镜,“你为此内疚过吗?”

“小的时候没有,”丁峻仔细想了想,“可能我天性就是比较淘的吧。我听人说,继父一般都和女儿关系会融洽些,而继母容易对儿子好一点,大概同性相斥。后来出去读书,才意识到,自己有点问题。”

“这说明你的母亲没有把她的焦虑投射在你身上,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大学老师,先是老师,后来因为需要照顾我,换了行政工作。”丁峻也想问问对方,但是忍了。

“我母亲在知名企业,一直做到高管。在外面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在家里也延续了这种风格。可是不管她再严厉,我一直都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焦虑。她最怕的就是被人看不起,事实上除了她自己,没人看不起我们。她总是说做人要自立自强,可是又愿意把她的人生捆绑在我身上。她说把我养大成人就算完成任务,可是我出门买一双自己喜欢的颜色的鞋她都要强迫我退掉,因为太难看……”叶晓秋说到这里的时候,王曼农也悄悄地溜出来,她坐到丁峻旁边,靠着他,安静地听。

叶晓秋也看见她了,“你有没有带女朋友回过家?”他问。

丁峻摇摇头。王曼农悄悄伸手掐他,意思是,当我面才这么回答吧,我才不在乎呢。丁峻拉住她的手掌,食指在她手心里慢慢地挠。

“我其实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后来她离开我的时候我还做了很傻的事情。”叶晓秋指了指自己的手腕,上面有或深或浅的伤痕,“那时候我很恨她,她把光明带走了,把我一人留在黑暗里。所以我恨女性,她们背信弃义又纠缠不休。”

丁峻和王曼农都没有说话。丁峻对叶晓秋有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感觉,他感受到叶晓秋对他的无敌意甚至好意,但同时也防着他会突然发狂伤害自己的同伴。而王曼农这个家伙其实是没有同理心的,如果是别人,她一定会跳起来反驳几句,但是她一直很害怕叶晓秋,所以选择了沉默。

叶晓秋也不再说话,他转头看了王曼农一眼。果然比较才有幸福,丁峻拉着王曼农的手,很骄傲地想,但是,我的女孩,她专门从光明的地方跑回黑暗,只是为了救我。

(待续)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