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前方》(第2-3集)

第二集

  1.康启越家夜 内 秋

人物:康启越尚福全

尚福全:我的职务问题,还请替我在景书记面前多美言,争取能在这次解决了。我考虑了好几天了,我在县里也没有什么其他门路和关系,也只能是靠您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请帮我这个忙。

  康启越(慢慢悠悠):咱俩在一个槽子里刨食那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吗?哪怕有一点希望,我也得给你想办法,谁让咱俩是老搭档呢。

  ◇尚福全眼巴巴地盯着他看。

康启越:这样吧,你先别着急,我这边尽量给你争取,景书记那边我再沟通一下,毕竟,这事还得拿到常委会上去研究,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定的。

  ◇康启越安慰地伸手拍拍对方手臂。

  尚福全(松了一口气):康书记,那我可真得多谢你了!

  康启越(意味深长):谢什么,跟我还用这么客气?

康启越:哎,怎么,我听说今年五中的升学率不是很好,比去年下降了很多?社会上对此也有一些反响,特别是一些毕业生家长,上上下下提了不少意见呐!

尚福全 这个,也算是一特殊情况吧,您也知道,原来五中那个负责教学工作的副校长,去年叫市二高给调去了,一年多了,这个职位一直空缺,学校里剩下那一正一副两个校长,对抓教学、抓升学这方面不是很在行,学校升学率有所下降也就不足为怪了。

康启越:哦。为什么一直不安排?

尚福全:康书记,您知道,我是副职主持工作,对于动干部这样敏感的事,还不好一接手就搞,怕引起误解。何况,您在时都没动,我刚接手两天就动,怕影响不好。

康启越:你呀,就是胆子小,怕事。职位空缺,动议干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有什么可怕的?越怕越出鬼!组织上既然叫你主持工作,就是想考验你,看你有没有这方面的工作魄力,你要是前怕狼后怕虎,让组织上怎么替你说话?

  尚福全:我……

康启越(用个手势拦住他的话头):本来,我在到县委之前就想把那个缺口给补齐了,后来考虑到应该给你留个空,就没动议,没想到你也没动作。这个位置空缺这么长时间,能不影响工作吗?

尚福全:我们班子几个人也曾经议过两次,因为五中内部没有合适的人选,这件事儿也就撂下了。

  康启越(眼含深义):是这样啊。哎,我听说四平乡中学现任的教研室主任,在抓升学方面很有一套,你们可以派人去考核一下,如果行的话,可以异地提拔嘛。只要他真是个人才,就应该不拘一格使用,不要怕别人说闲话,只要是从工作出发,是为了把工作搞上去,就没什么可怕的,你说是不是?

  ◇尚福全狡黠地瞥康启越一眼。

  2.田诗亭家厨房夜 内 秋

人物:田诗亭

  ◇厨房里灯光昏暗。

  ◇田诗亭坐在椅子上,趴在案板上聚精会神地写着。

  3.康启越家 夜 内 秋

人物:康启越尚福全

  尚福全(很痛快地表态):要是那样当然好,我明天就派人去四平乡考察一下,再召集班子成员开会议一议,争取早点把这个人给调过来。

  康启越(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行与不行,那是你们班子的事儿,我只是给个建议。

  尚福全(连连点头): 那是,那是。

  康启越(看尚福全一眼):这个副校长的职位很重要,一定要认真研究,严格考核,真正提拔个能人上来才对。这直接影响到教育局班子的政绩,懂吗?当然,政绩多了,你的职务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

  尚福全(点头):明白,明白。行,这个事儿我明天就派人安排,我的事也请您多费费心。

  ◇康启越心照不宣地笑笑,算是对他的回答。

  尚福全(欠身): 那,康书记,我就先回去了。

康启越:不再坐坐了?

尚福全:不坐了,您挺忙的,就不打搅了。我刚进门的时候美芳还抱怨呢,说您一天到晚忙得顾不上休息,家里也指望不上,我这还来搅扰。

  ◇尚福全起身前,将一只鼓鼓的信封摆到康启越面前的茶几上。

  尚福全(低声):当大伯的一点心意,给藐藐的。

  ◇康启越(板起面孔,伸手去抓那只信封):这怎么行?

  尚福全(快速按住信封):康书记,一定收下,否则就是瞧不起我!

  ◇尚福全嘴到手也到,跟康启越抢夺起那个信封,夺不过,便抵挡着那只手不让向自己衣兜里塞。

  ◇康启越(将手上的信封不停在向尚福全的衣兜里塞着):不行,这可不行,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这不行!

  ◇尚福全快速挡开塞过来的信封,一闪身冲出屋去。

  4.田诗亭家厨房夜 内 秋

人物:田诗亭

  ◇厨房里灯光昏暗。

  ◇门玻璃上漆黑一片。

  ◇田诗亭趴在案板上写材料。

  ◇她不时翻一下面前摆着的参考资料,再低头写着。

  5.康启越家院中夜 内 秋

人物:康启越

  画外音(尚福全声音从远处飘来):康书记,别出来啦,我走远了!

  ◇康启越追出大门外,尚福全已经消失在黑暗中了。康启越站在院门口,手把门框左右环视了一下暗夜,反身回屋去了。

  6.康启越家客厅夜 内 秋

人物:康启越高美芳

  ◇康启越从外面走进来。

  高美芳(从里屋迎出来):怎么,人走了?

◇康启越未答腔,将手里那只鼓鼓的大信封给她看。

  ◇高美芳(伸手抓过大信封,从里面抽出厚厚一捆钱):这么多钱?是那个老尚拿来的?这得是他几年的工资呀?

  康启越(拿过钱来淡淡地): 再多钱也不可能是从他个人腰包里掏出来的!这钱不能要,明天退回去。

高美芳:退回去?你傻呀?你退回去,老尚怎么想?

康启越:怎么想?

高美芳:他会认为你跟他不铁,会跟你离心离德。

康启越(思索):有道理,明天交财会吧。

高美芳不满地看他一眼,转身走进卧室里去。

康启越(拿着信封跟进去):什么意思?

  7.康启越家卧室夜 内 秋

人物:康启越高美芳

高美芳上床坐下。

康启越跟上去靠在床头上。

高美芳:送上门的钱都不敢要,还当什么县委副书记。

康启越:高美芳,见钱眼开是吧?什么钱你都想要?我堂堂一个县委副书记,岂能要他的钱?我岂能让他把我跟他拴在同一根绳上?短见!糊涂!

高美芳(生气):行行,我短见我糊涂,你高见你精明,行吧?随你怎么处置。

康启越:交公。

高美芳(生气地转身躺下):交公?其他那些收了钱没上交的人,该怎么看你,会怎样议论你,不用我说吧?

康启越(气愤看着她):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必须交公!

  8.厨房里晨内夏

人物:田诗亭

  ◇门玻璃上透进亮光。

  ◇厨房里明亮起来。

  ◇田诗亭写好最后一个字。

  ◇田诗亭放下笔,伸伸懒腰,揉揉眼睛,长出一口气。

  ◇田诗亭将案板上的材料归到一起站起身。

  9.妇联权益部办公室日 内 秋

人物:石部长田诗亭

田诗亭(双手将一叠稿纸递上):石部长,三季度工作总结写好了。

石部长(抬头看看田诗亭):哦,写好了,行,放这吧,我先看看。

田诗亭:好的。

  ◇田诗亭将稿纸放下,回自己桌前坐下。

石部长低头看稿纸,前后翻翻,在后一页上,她拿起笔欲写字,想想又放下笔。

  ◇电话铃声响起。

  田诗亭(伸手拿起话筒):你好,妇联权益部。……哦,好的,你让她进来吧。

石部长(向田诗亭招手):小田,三季度总结写得挺好,我看可以报上去了,你一会儿就送办公室去吧。

田诗亭:好,我就送去。

石部长:刚才谁的电话?

田诗亭:哦,是一个上访妇女,门卫问让不让进来。

石部长:哦,那你就接待一下吧,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田诗亭:好的。

石部长:哎,林婕呢?

田诗亭:林婕打电话来了,请假,说家里有事了,忘记告诉你了。

石部长(不满):这个林婕,总是有事。好吧,你就多劳吧。

田诗亭:行,没问题。

  10.康启越办公室日 内 秋

人物:康启越张庆仁

康启越(坐在座位上,将那只鼓鼓的信封递到张庆仁面前):这两千块钱交公,你让财会开个收据,开好了给我送过来。

  张庆仁(犹豫着不敢接):康书记,这,这……

康启越(不容置疑):接着,别问为什么。

张庆仁(迟疑地接过信封):噢,好吧。

康启越:去办吧。

张庆仁:好。

康启越:哎,等一下。注意保密,不要说出去。告诉会计,不要跟任何人说。

张庆仁:知道了。

张庆仁拿着信封转身向外走去。

康启越如释重负地出口气,低下头看材料。

  11.张庆仁办公室日 内 秋

人物:张庆仁陈会计

  ◇张庆仁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手上的收据。

陈会计:按你要求,写的是康启越本人的名字,你看这么开行不?

张庆仁(点头):嗯,行,就这么开,本来也是他本人交来的。

陈会计:做了这么多年会计,我可是头一次开这样的收据,还真有这样的领导啊,收了钱不留,交公。

张庆仁(指点着收据):开眼界了吧?就真有这样的领导,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陈会计:钱不少啊,两千呐,四五年也挣不来啊,真有人舍得送!

张庆仁:所以,舍得上交才值得敬佩,启越书记,我佩服。

陈会计(赞同地频频点头):我也佩服,真心佩服。

张庆仁(拿着收据站起身向外走):我给启越书记送过去。哎,陈会计,记着啊,保密。

陈会计(点头):好。

  12.妇联权益部办公室日 内 秋

人物:田诗亭上访妇女大块头男人

  ◇田诗亭坐在办公室前,与上访妇女交谈。

  ◇上访妇女抺眼泪。

  ◇门外传来敲门声。

  ◇田诗亭抬头冲门外喊:进来。

  ◇大块头男人推门进屋,左右看看,冲田诗亭直点头。

田诗亭盯了一眼大块头男人,用下巴指一下上访妇女。

田诗亭:你是她丈夫?

  大块头男人(忙点头):是。

  田诗亭(绷起脸严肃):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大块头男人(偷看一眼坐在旁边的上访妇女,点头哈腰地小声):知道,知道,我错了,错了。

田诗亭:知道错在哪了?

大块头男人:不该打人,不该打人,冲动了,冲动了,就打了一下。

  田诗亭(严厉):你还想打几下?你打媳妇,属于家暴行为,严重的可以交公安机关处理,你自己掂量掂量,这事应该怎么解决?是你向媳妇赔礼道歉,还是交

派出所处理?

  大块头男人(抺抺头上的汗珠):赔礼道歉,赔礼道歉,道歉,我道歉。

  田诗亭(转头问那妇女):看来他知道错了,能给他一次机会吗?

  ◇上访妇女低头抺眼泪,不说话。

  田诗亭(转过脸):你准备怎么道歉?

  ◇大块头男人忙不迭地凑到媳妇身边,拉住妇女的手,疼爱地抚摸着。

上访妇女欲抽回手,大块头男人握住不放。

大块头男人:媳妇,都是我错了,就原谅我这次吧。媳妇,我再也不敢了。要不,媳妇,你打我。

  ◇大块头男人拽着媳妇的手猛抡自己的头。

  ◇上访妇女害羞地把头扭到一边。

  ◇田诗亭看看两个人,微笑了一下,转而又严肃起来。

田诗亭:你要写个保证书。

大块头男人:是,我写,我写。

田诗亭(拿出纸和笔):诺,写吧,认真写。

大块头男人(拿起笔):是,认真,认真。

田诗亭(对上访妇女):可以吗?

上访妇女:他必须得做到。

田诗亭:你能做到吗?

大块头男人:一定做到,一定做到,一定做到。

上访妇女:再犯怎么办?

大块头男人:再犯送我去公安局,送公安局。

  13.路边日 外 秋

人物:康雷荔沈新雷

  ◇康雷荔站在路边,向远处眺望着。

  ◇沈新雷远远走来,见康雷荔,便大步跑起来。

  ◇沈新雷跑到近前,面对康雷荔站定,开心地笑着。

  沈新雷(手捂心口故作感动): 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你怎么先到啦?感动。

  ◇康雷荔面无表情,看着他,欲言又止,眼睛转向别处。

  沈新雷(慢慢收回笑容,跟在后面):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康雷荔(缓缓):不知道怎么说。

  沈新雷(眼神狐疑):不知道怎么说?

  康雷荔(表情淡漠):是,不知道。

  沈新雷(面容严肃):直说。

  康雷荔(犹豫片刻):想告诉你,咱俩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沈新雷(吃惊):不要再见面了?为什么?

  康雷荔(态度决绝):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再见面了。

  沈新雷(忍着性子):总该有个理由吧?一句不再见面就完了?

  康雷荔(嗫嚅半天):咱俩又没正式处对象,不见面也是正常的。

  沈新雷(提高声调): 是,你可以这么说。

  康雷荔(淡淡的):只是单独见过几次面而已。

沈新雷:那你还要怎样?

康雷荔:反正那不叫处对象。

沈新雷:怎样才叫处对象?

康雷荔望着远方不语。

  沈新雷(进逼):为什么?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雷荔(抗拒着):不为什么。

  沈新雷(很气愤):不为什么?真的是不为什么吗?别拿我当傻子,我早就听说你家要搬到县城里去了。就为这个对不对?嫌我土气是不是?想要进城当时髦小姐是不是?好,我不耽误你,不见就不见,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沈新雷气愤地一甩手跑走了。

  ◇康雷荔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闪回:

  ◇顾洪春家门前院子里(日

外 夏。人物:康雷荔、田诗亭、顾洪春、顾洪光)

  ◇田诗亭与顾洪春结婚。

  ◇院里摆着七、八桌酒席,人们频频碰杯、笑逐颜开。

  ◇田诗亭跟在顾洪春后面,挨桌敬酒。俩人走到康雷荔桌前。

田诗亭(上前,举杯示意):谢谢啦,谢谢各位来参加我的婚礼!

顾洪春(跟各位碰杯):谢谢,谢谢。

田诗亭(转向新郞,介绍):这是我中学同学,特意从四平乡赶来的。

顾洪春:欢迎,欢迎。

  ◇顾洪光过来上酒,酒瓶不小心碰到康雷荔肩头。

  顾洪光(忙哈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田诗亭:雷荔,这是顾洪光,我小叔子。

  ◇康雷荔(眼睛一亮,忙站起来,伸过手去): 没关系,你好!

  顾洪光(放下酒瓶,忙伸手握住):你好!

画 外 音(男): 洪光,来,给这桌上酒!

顾洪光(匆忙回头应一声): 好,就来!

  顾洪光(放开康雷荔的手,伸手示意酒桌): 抱歉,你吃!吃!

  ◇康雷荔看着顾洪光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

  ◇闪回结束。

  ◇康雷荔从回忆中醒过来,康雷荔信步向前走。

  ◇闪回:

(田诗亭家。 日 内 夏。人物:康雷荔、田诗亭)

  ◇康雷荔、田诗亭对面坐在窗前圆茶几旁。

  康雷荔(故做随意):哎,诗亭,你那小叔子人不错啊,挺实在,你结婚那天他累够呛。

  田诗亭(不经意):可不,那天他确实没少出力。

康雷荔:人长得也帅。哎,他在哪工作?

田诗亭:中学毕业就去当兵了,回来分到电厂了。

  康雷荔(试探):他,应该还没结婚吧?

处对象了吗?

  田诗亭(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 还真有一个,俩人处了有几个月了吧。怎么,问这个?

  康雷荔(失望): 没什么,随便问问。

  田诗亭(醒悟过来,不无遗憾):别说,你俩还真挺般配,可惜……

  康雷荔(忙截住话头):别瞎说。

  田诗亭(真诚地):说真的,你也该考虑了。你看,我都结到你前面了。

  ◇闪回结束。

  ◇康雷荔从回忆中醒来,停下脚步。

特写:康雷荔眼神坚定,望着远方。

  14.空镜日 外 秋

  ◇远景,金秋,小镇旁的烟囱山

  ◇近景,山腰上,梨树挂满果实;

  ◇山腰下,灌木丛里长满各类可食用的鲜蘑。

  15.路边日 外 秋

人物:蒲晓梅梁红

  ◇蒲晓梅和梁红在路边边走边聊。

  蒲晓梅(神秘):你听说没,康老师就要调到县城工作了,县教育局看中他了。

  梁红(惊讶):听谁说的?真的吗?

  蒲晓梅(肯定):那还有假,都来镇高中外调了,很快就能调进去了吧。

  梁红(敬佩):康老师可真有能耐啊!雷老师这下也行了,工作也得调县城了。

蒲晓梅:我就说吧,康雷荔一看就是有福之人,人长得又漂亮,真让人羡慕。

梁红:那还说啥,山沟里飞出金凤凰了, 我可太眼馋了。

蒲晓梅:谁不眼馋,不过,我家可没条件往县城里调。

梁红:不是谁家都有那个能力。

蒲晓梅:康雷荔终于熬出头了,真替她高兴。

梁红:是啊,不过,像咱俩这样的,也只能是干羡慕了。

蒲晓梅(气馁):谁说不是呢。

  16.镇武装部大院墙外 日 外 秋

人物:沈新雷围观群众若干

  ◇一群人围在墙边看布告。

  ◇沈新雷垂头丧气、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

  ◇看到前面的围观人群便凑上前去。

  ◇沈新雷看到贴在墙上的征兵布告,眼睛一亮,表情变得兴奋起来。

  17.镇武装部门口日 外 秋

人物:沈新雷传达室人员

  ◇沈新雷走进院里,来到传达室窗外。

  沈新雷(向里探头):同志,我想当兵,在哪报名?

传达室里的人:哦,想当兵啊,向里走,右转,左手第二个办公室,征兵办。

  沈新雷(边向里走边回头):谢谢。

  18.走廊里日 内 秋

人物:沈新雷

  ◇沈新雷边向里走,边左看右看。

  ◇一个门上贴着征兵办几个字。

  ◇沈新雷走过来看到,站住。

  19.征兵办公室日 内 秋

人物:沈新雷武装部男干事男青年若干

  ◇办公室里摆着几张办公桌,若干男青年围在其中一个桌前。

  ◇桌后的男干事抬起头看着围着的青年人。

田干事:别急,一个一个来。

  ◇沈新雷推门进来,凑上前去,向人群里张望。

  ◇男青年们一个个拿着表离开了,终于轮到沈新雷。

  沈新雷(上前一步):我要报名。

  男干事(递过来一张表):先填表。

  20.学校门口日 外 秋

  人物:康雷荔蒲晓梅小姑娘(10岁)

  ◇康雷荔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放在膝上的一只小巧的柳条筐。

  ◇康雷荔烦燥地站起身来,向远处张望。

闪回:

  沈新雷气愤地一甩手跑走了。沈新雷气愤跑走的身影。(2-12)

闪回结束。

  ◇康雷荔摇摇头。

闪回:

  顾洪光(放开康雷荔的手,伸手示意酒桌): 抱歉,你吃!吃!(2-12)

闪回结束。

  ◇康雷荔遗憾地闭上眼睛。

  ◇康雷荔睁开眼睛,看到蒲晓梅快步跑来。

  ◇康雷荔心急地迎上前去。

  ◇康雷荔亮出腕上的手表,伸到朋友的眼皮底下。

  康雷荔(不满):你怎么才来呀?看看这都几点啦?蘑菇早该让人采没了。不过,你还行,不管怎样还来了,梁红还不如你呢,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影。

  蒲晓梅(擦着额头上汗珠,歉意地):雷荔,对不起,我去不了了,特意跑来告诉你一声。

  康雷荔(深感意外):昨天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怎么又变了呢?

蒲晓梅:我婆婆和小姑子来了,人家大老远的来我家,我也不好把她们扔下不管,中午还得给做饭,我家的那位也不让我去,现在,他们都在家里等我呢。我不能去了,对不起了啊。要不,干脆你俩也别去了,过几天再一起去怎么样?

  康雷荔(无奈):哦,那没办法了,好吧,你走吧,别让你婆婆等着急了,等梁红来了我告诉她一声。

蒲晓梅 那,我先走啦?

康雷荔:走吧。

  ◇俩人正要分手,远处一个小姑娘边跑边扬手大叫:康姐!杨姐!

  ◇小姑娘跑到近前,站住。

小姑娘擦了下脸上的汗,急急地说:康姐,杨姐,我姐去不了了,她让我来告诉你俩一声,说别等她了。

康雷荔:你姐怎么啦?

小姑娘:我姐的婆婆派我姐的小叔子来把她们一家三口都接去了,说是今天全家人要聚餐。

  ◇小姑娘一口气把话说完,小脸憋得通红。

蒲晓梅(如释重负):得,正好,谁也别去了,你也回家吧。

  21.路边小河旁日 外 秋

人物:康雷荔

  ◇潺潺流淌的小河水,一望无际的金黄稻田。

  ◇康雷荔无精打采,手里拎着只柳条筐,怏怏走在小河旁。

  ◇康雷荔顺手揪下路边一支昂首怒放的黄色小野花拿在手上玩着。

  ◇康雷荔漫不经心地向前走着。

特写:康雷荔手中的小黄花已蔫了。

  22.医院体检室日 内 秋

人物:沈新雷科室女医生

  ◇沈新雷拿着体检表,从这个科室出来,又进另一个科室。

  ◇医生认真地在体检表上写着正常两字。

  ◇沈新雷从女医生手中接过体检表,看着上面“ 正常”两字,如释重负。

  23.县委大院门口日 外 秋

人物:田诗亭沈新雷传达室老王

  ◇县委大院全景。三层办公楼。

  ◇沈新雷从远处走来,走到县委大院门口未停,向里走。

  传达室老王(从窗口探出头来): 嗨,嗨,嗨,你找谁?

  沈新雷(停下脚步): 找妇联的田诗亭,她是权益部的。

  老王(严肃转为热情): 哦,小田啊,她们经常出去走访,我先打个电话,看她在不。

沈新雷:好,谢谢。

  ◇老王缩回头,拿起电话。

老王(少时,探出头来):在了,说马上出来。

  沈新雷(感激地点点头):麻烦了,谢谢。

  ◇田诗亭从办公楼里走出来,远远看见沈新雷笑了。

  ◇田诗亭快跑几步,来到沈新雷面前。

沈新雷笑了。

  田诗亭(热情地伸出手):老同学,你怎么来啦?才到吗?

  沈新雷(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来体检,顺便看看你。

  田诗亭(关切):来体检?怎么啦,身体不舒服?

沈新雷:不是,我报名参军了,镇武装部统一组织的,来县医院体检。

  田诗亭(略显吃惊):你要当兵?为什么?

  沈新雷(欲言又止,想了想):不为什么,就是想去煅炼煅炼。

田诗亭笑了:哦,也好,部队确实煅炼人,从部队回来的人,不说个个棒,也差不多。

沈新雷笑了:倒没想那么多。我今年刚好二十三周岁,再不报名,明年就不让报了,就超龄了。

  ◇田诗亭看看手表,拽着沈新雷的衣袖欲向外走。

沈新雷:干嘛?

田诗亭:快中午了,走,老同学,我请你吃饭。

  沈新雷(挣脱开):不行,来看看你,说几句话就走,中午镇武装部统一安排午饭。

  田诗亭(怀疑的目光盯了半晌):真的?别骗我啊。

沈新雷:怎么会骗你呢?一起来的,不好单独行动。

田诗亭:那好吧,走,去我办公室坐坐。

  沈新雷(爽快):不了,你办公室有别人,说话不方便,就在门外说吧。

田诗亭(释然,向门外走):好吧。到了部队给我写信吧,还真想知道部队是怎么回事。

沈新雷(跟上):这没问题,到了就给你写。

田诗亭与沈新雷站在大门外热烈交谈。

  24.康文家院外路上日 外 秋

人物:康雷荔

  ◇康雷荔拎着一只柳条筐,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在门口路上徘徊,表情落寞。

  ◇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加快脚步急不可待地向家门口奔去。

康雷荔嗵地声推开院门,冲进院去。

  25.康文家院外路上日 外 秋

人物:康雷荔

康雷荔冲进院来,把手上的筐一扔。

  康雷荔(冲着窗口大喊):妈,爸,你们工作调动的事办得怎样了?我五爷爷那边还没有信来吗?

  26.康文家日 内 秋

人物:康雷荔雷素玢

  ◇雷素玢坐在桌前给学生们批作业,听到喊声抬起头,冲窗外的女儿瞪眼睛。

  ◇康雷荔几步迈进屋里。

  雷素玢(冲口而出,厉声训斥): 康雷荔,你那个急脾气坏毛病,就算是改不掉了是吧?说你一百遍都不长记性!

  康雷荔(知道错了,低下头,小声):人家不是心里着急吗?谁让你们这么长时间连那点事都办不好?

  雷素玢(忍住气):你就耐心等着呗,早晚能办进去不就得了吗,你着急我就不着急?急有什么用,不是得等你五爷爷慢慢给办吗?

康雷荔:我爸倒是赶紧去催一催呀,就这么在家里干等着?

雷素玢:你爸已经快把你五爷爷家的门槛给踩平了,还能怎么催?等着吧。

康雷荔(把房门使劲一摔,进另一屋去):就这么不紧不慢地等吧。哼!

  ◇雷素玢看着女儿气哼哼的背影,本想再说两句,想想又忍了回去。

  ◇雷素玢用手捂着心口窝,无可奈何地嘘口气。

  27.沈新雷家门口日 外 秋

人物:沈新雷路松林镇武装部长等一行五人

  ◇沈新雷家门口,屋门大开。

  武装部部长(恭敬地抬手示意): 路连长,这就是沈新雷的家。

  ◇路松林点点头,上下左右仔细打量眼前的房子。

  路松林(转头对武装部长): 进去吧。

  ◇武装部长引领大家鱼贯进入屋内。

  28.沈新雷家日 内 秋

人物:路松林沈新雷沈父沈母武装部长等人

  ◇沈父、沈母、沈新雷三人已在屋内等候,见进来一群军人,立刻站起身。

  武装部长(向沈家人介绍): 这是部队来接兵的路连长。

  路连长 (亲切地将手伸向沈父沈母):大叔好,大婶好。

  沈父 (握住路连长的手):连长好,连长好。

  ◇沈母紧握着路连长的手不放,恭敬地请路连长坐。

  ◇沈新雷搬过一把椅子,请路连长坐下。

  武装部长(招呼同来的军人):首长,请坐,请坐,都请坐。

  ◇大家纷纷落座。

  路松林(向武装部长招手):张部长,你也坐。

沈新雷谦㳟地立在一旁未坐。

  29.烟囱山上林中日 内 秋

人物:康雷荔

  ◇康雷荔一个人手提柳条筐,弯腰在灌木丛中寻找着。

  ◇柳条筐里装有蘑菇和野山果。

  ◇康雷荔偶尔直起腰向小镇方向望望。

  30.沈新雷家门口日 外 秋

人物:路松林沈新雷沈父沈母镇武装部长等人

  ◇路松林等人告辞出屋,在门口站住。

  路松林(握着沈母的手摇着):大婶,孩子

交给部队,你就放心吧。

沈母:放心,放心。

路松林:我也是燕南县人,咱们是同乡,我家就在县城住。

  ◇沈母闻听兴奋地拍着手,看看儿子,又看看丈夫。

沈母:听见了吗,是老乡啊,可太好了,有老乡连长照应,这下更放心了。

  沈父(慢悠悠的):好,好,连长,儿子交给部队,有您照应他,我放心。

  路松林(宽慰):对,大叔,放心吧,把小沈交给部队,一定没错,他会得到很好煅炼的。

  ◇路松林一行人边说边向停在路边的吉普车走去。

  沈父(跟在后面亦步亦趋):放心,放心,怎么会不放心,有路连长您在,绝对放心!孩子有不懂事的地方,您训他,管教他。

  沈母(也紧跟后面喋喋不休):路连长,我可把儿子交给您了,求您多照应着点,该管的就管,您可别客气。

  ◇路松林笑着点头。

一行人走到车前。

  路松林(转过身来对沈父、沈母): 二老再见!二老请回吧,孩子交给我们就放心吧!

  ◇沈新雷一个立正,向路松林一行人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沈新雷:谢谢首长!首长再见!

  ◇路松林笑了,冲沈新雷微微点头,又向沈父、沈母招招手,转身随武装部长上了停在路边的吉普车。

  ◇路松林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向一家人招手。

  ◇车子一溜烟跑远了。

  ◇一家人站在路边,恋恋不舍地向远去的车子挥手。

  31.镇武装部征兵办日 内 秋

人物:沈新雷武装部干事

  ◇沈新雷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武装部干事递来的入伍通知书。

  ◇沈新雷凝视着上面沈新雷三个字,轻轻舒了口气。

  32.康文家夜 内 秋

人物:雷素玢康文康雷荔康雷薇

  ◇一家人围坐在桌边低头吃饭,谁也不说话,只听见轻微的咀嚼声和筷子相碰的声音。

  ◇雷素玢喝下最后一口粥,抬起头,看看康文。

  雷素玢的(忍不住):康老师,不是来人搞外调了吗?怎么又没动静了?

  康文(皱皱眉):谁知道呢,不过,就凭五叔副书记的身份,雷老师,放心,不会有变化。

  雷素玢(担心):但愿吧,千万可别夜长梦多。

  康雷荔(撇撇嘴,不满):还县委副书记呢,事办得这个费劲,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雷素玢(瞪她一眼):不知道说什么就别说。

  康雷薇(看看雷素玢的脸色小心地):妈,姐说得没错,时间拖得也太长了。

  ◇康文抬头看看康雷薇叹口气。

  ◇康雷荔抬头看看父亲,欲言又止。

  33.镇武装部路边日 外 秋

人物:沈新雷其他新兵若干男女老少若干

  ◇路边一字排着三辆大卡车。

  ◇车箱两旁贴着热烈欢送新兵入伍字样的红色标语。

  ◇路旁站着许多前来送行的男女老少。

  ◇新兵们夹杂在人群中,纷纷跟自己的父母、姐妹、朋友告别。

  ◇沈新雷跟父母一一告别。

沈父:在部队上好好干。

沈母:不用惦记家里。

沈新雷(向父母立正、敬礼):是!

  ◇沈新雷与其他新兵一起,登上大卡车,向送行的人群挥手。

  ◇卡车启动,逐渐远去。

  ◇沈新雷使劲挥着手。

  ◇送行的人们向车子远去的方向挥手。

  沈父(望着渐渐远去的车子):他们,是去部队吗?

  沈母(白他一眼):你可真糊涂,是去县里集合,全县的新兵都要跟路连长走。

  沈父(望着远处):哦。

  34.空镜日 外 冬

  ◇小镇全景。

  ◇刚刚下过一场大雪,洁白的雪花把小镇装点得一片银白。

  ◇房顶上,田野里,山坡间,枝头上,都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

  ◇树梢上挂着白白的树挂。

  35.康文家日 内 冬

人物: 康雷荔

  ◇康雷荔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用手指有一搭无一搭地在玻璃窗上乱画着。

  ◇窗子上漂亮霜花已经开始融化,手指头划一下就是一道水痕。

  ◇ 院里传来开门声音。

  ◇康雷荔影影绰绰地从玻璃窗上看见走进院里一个人来,便把眼睛贴在玻璃上,顺着已融化的水痕向外张望。

  ◇水痕中人物虚化:

  ◇康雷薇快步走进院子,几步就到了房门口。

  ◇康雷薇使劲跺着鞋上的雪。

  ◇康雷薇急切地开门进屋。

  36.康文家日 内 冬

人物: 康雷荔康雷薇

  ◇兴奋地冲进屋来。

  康雷荔(回身):雷薇,你怎么回来了?起大早走的吗?什么事这么着急?

  康雷薇(兴奋):姐,爸工作调动的事办妥了,调到县五中了,任副校长!妈的工作也办妥了,调到县西关小学当老师。是五爷爷昨天告诉我的。他还叫我回来告诉一声,说爸和妈的调令过几天就到了,他让爸下个星期就去县五中报到。

  康雷荔(惊喜地一高蹦起来): 真的吗?哎呀,可太好了,我还以为这事办不成了呢。

  ◇康雷荔一把拉住妹妹的手,在地上连着转了几个圈。

  康雷薇(手捂着额头,晕乎乎):姐,等爸和妈下班回来再告诉他们吗?

  康雷荔(抓起围巾急切地往脖子上一绕):现在就去告诉,妈和爸都在班上,你在家等着,我去告诉。

  ◇康雷荔拉开门,急火火地跑出屋去。

  ◇康雷薇向窗外望去。

  ◇水痕中人物虚化:

  ◇康雷荔匆忙跑走的身影。

◇康雷薇咧嘴笑了。

  37.马路上日 外 冬

人物:康雷荔

  ◇康雷荔高兴地在马路上小跑。

  ◇行人诧异的目光。

  38.镇中学教研室日 内 冬

人物:康雷荔康文

  ◇康文在办公桌前看资料。

  ◇康雷荔撞开门冲进来。

  ◇康文抬起头,皱眉。

康雷荔(不管不顾大叫): 爸,你和妈工作调动的事办妥了。你调到县五中了,副校长!我妈调到县西关小学当老师了。雷薇说是五爷爷昨天告诉她的。

  ◇康雷荔喊完,不等答话,转身跑了出去。

  ◇康文眉头立刻舒展开来,开心地咧嘴笑了。

  39.马路上日 外 冬

人物:康雷荔

  ◇康雷荔高兴的脸。

  ◇康雷荔在马路上飞奔。

  ◇路上行人奇怪地看着她。

  40.三年一班教室门口日 内 冬

人物:康雷荔雷素玢小学生们

  ◇康雷荔敲敲门。

  康雷荔(压低嗓音):妈,妈,出来,出来。

  ◇雷素玢推开门,探出头来。

  雷素玢(走出教室):什么事?上课呢!

  ◇康雷荔一把将母亲拉出教室,没说话先搂住脖子又蹦又跳。

  雷素玢(挣脱开):怎么啦?什么事?

  康雷荔(笑靥如花):妈,好事,好事,你和爸的工作办妥了!雷薇回来说的。五爷爷叫告诉你和爸。

  ◇雷素玢听了,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她反手搂过女儿,转了两个圈才放开,兴奋的样子就跟个孩子。

  ◇学生们挤在门口,从半开的门缝里好奇地向母女俩张望。

雷素玢转回身,表情故作严肃,想批评几句,绷不住,笑了。

  ◇学生们吐吐舌头,把头缩了回去。

  ◇雷素玢回转身来笑逐颜开。

  41.康文家日 内 冬

人物:康雷荔康雷薇

  康雷荔(兴奋劲还没过):雷薇,五爷爷说没说咱俩工作的事?

康雷薇:五爷爷说了,户口办到城里以后,咱俩就是待业青年了,工作的事好办,混在待业青年里一起安排就是了。

  康雷荔(揑揑自己的脸,笑逐颜开):不是作梦吧?太好了,太开心了!

康雷薇:可不,听五爷爷说时,我高兴得差点昏过去。

  康雷荔(冲妹妹作个鬼脸):你对象高兴不?

  康雷薇(得意地晃晃脑袋):那还用说吗,高兴得把我拎了好几个圈呢。

  康雷荔(用手在脸上刮一下):羞死了!

  康雷薇(撒娇地捶了姐姐一下):本来嘛!

  康雷荔(长出一口气,由衷地):啊!咱们终于变成城里人了,再也不用在这个小山沟里受罪了。

  康雷薇(瞟了姐姐一眼):郑锦军他妈说,她单位同事有个老儿子,今年三十一岁了,还没有对像,别人给介绍过几个,处几天就黄了,她说等咱家搬过去要给你介绍呢。你觉得行不?

康雷荔:你对象他妈开玩笑呢吧?三十一岁?我至于那么惨吗?到时候再说吧,我现在还不想处那么早。

  康雷薇(略略提高了声音):姐,你现在都多大了?再拖下去就要误事了。

  康雷荔(不屑):不用你瞎操心,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办,放心吧,保证不误你的事就是了!

康雷薇:哼,不跟你说了。

  42.空镜夜 外 冬

太阳渐渐沉入群山后面。

月亮慢慢升上天空。

月光姣洁,繁星点点。

  43.康文家夜 内 冬

人物:康文雷素玢康雷荔康雷薇

  ◇一家人围着桌子坐着,高兴地吃着饭。

  ◇雷素玢夹一块肉放到康文碗中。

  雷素玢(笑着恭维):五叔还真办事。

康文:那还用说,都是你瞎担心。

雷素玢:康老师,多吃点,你是咱家的大功臣,这事办得好,给你记一功!

  康文(神情振奋骄傲):肯定记头功。不过,雷老师,你也是有功之人,要不是你最初提议,每天催促,我哪有那个决心去求五叔。

  康雷荔(笑):谢谢爸,谢谢妈,终于盼到好消息了!

第三集

  1.康文家夜 内 冬

人物:康文雷素玢康雷荔康雷薇

  ◇康雷薇(抬头看看每个人的脸,目光定位在康雷荔脸上):姐,这下好了,你可以去县城找对象了。

康雷荔(羞涩):去。

雷素玢(语气不容否定):那还用说,必须在县城里找。

康文:那是,我的女儿,这么漂亮,女婿不优秀都不给他。

  ◇镜头滑过每个人的笑脸。

  ◇吃完饭,雷素玢和两个女儿忙着收拾碗筷。

  ◇雷素玢将空碗摞到一起。

  2.康文家厨房夜 内 冬

人物:康雷荔康雷薇

  ◇康雷荔将碗拿进来,康雷薇将菜碟端进来。

  ◇两人一齐忙着洗碗。

  3.康文家夜 内 冬

人物:康文雷素玢康雷荔康雷薇

雷素玢(命令):康老师现在就开始收拾东西吧。

康文(一个立正):是,雷老师,马上照办。

  ◇康雷荔、康雷薇先后走进屋来捂嘴偷笑。

  ◇康文难为情地坐到椅子上。

雷素玢:雷荔,去你哥家,把这好消息告诉你哥你嫂一声。雷薇,你帮我收拾东西。

  康雷荔(很痛快地答应):好,我现在就去。

  康雷薇(故做不满地调侃):妈,为什么让我干活?偏心。

  雷素玢(摸摸她的脸亲昵地):就偏心你,老姑娘。要搬家了,知道让你收拾什么吗?让你收拾自己的嫁妆,早就给你准备好了,那边柜子里,自己

收拾吧。

  康雷薇(羞涩地笑了,调皮又撒娇):这还差不多。

康文:老程家不知道有多着急呢。

雷素玢:急什么?

康文:你说急什么?急着早点让雷薇嫁过去呗。

雷素玢:噢,那倒是。不过,就是再着急也得等雷荔结完婚,才能轮到雷薇。

康文:好像是这么个理。

雷素玢:不是好像,就是。

  4.空镜日 外 冬

  ◇远处群山上覆盖着皑皑白雪。

  5.军营操场上日 外 冬

人物:沈新雷路松林全连新兵战士

  ◇新兵们列队整齐,面容严肃。

  ◇路松林站在队列前,在给新兵训话。

  路松林(神情严肃语调激昂):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正式成为一名军人了。军人不是普通老百姓,军人要有军人的风骨。

  ◇沈新雷站在新兵中间,认真聆听。

  ◇路松林:作为一个新兵,要充分作好吃苦的思想准备,高标准、高质量地完成各项训练任务,要在体能上、思想上,真正完成从一个普通老百姓到一名合格军人的转变!

  ◇大特写:沈新雷敬佩的目光。

  6.山间马路上日 外 春

人物:康文雷素玢康雷宇康雷荔康雷薇

  ◇在崇山峻岭间,一条公路蜿蜒伸向远方,直到消失不见。

  ◇一辆空牛车悠闲地在公路上走着,赶车人怀抱长鞭,昏昏欲睡,时而睁眼看看前方的路,时而拍拍牛屁股。

  ◇一辆装満玉米杆的马车,在驾车人长鞭驱赶下,超过牛车,向前跑去。

  ◇一辆大卡车从远处急驶而来,车上装着箱、柜、包袱、水缸等东西,塞了满满一车箱。

  ◇大卡车不停地鸣响喇叭。

  ◇赶车人睁开眼睛,不满地挥鞭将空牛车赶向路边。

  ◇大卡车很快超过牛车、马车,驶向前方。

  ◇康文和大儿子坐在卡车上面,手紧紧把着柜盖。

  ◇路面不平,卡车不时左右晃动。

  ◇卡车每颠簸一下,车上两人的身子都要随着上下跳动一次。

康文:雷宇,抓紧。

康雷宇(傻笑笑):我没事,爸,你抓紧。

康文:笑什么?

康雷宇:高兴呗。

康文:是高兴,我也高兴。

  7.军营宿舍晨 内 冬

人物:路松林沈新雷众新兵

  ◇沈新雷和其他新兵在练习叠被子。

  ◇特写:被子在一双手的折叠下,很快变成一个个四四方方的豆腐块。

  ◇路松林带一行人进来,用手拍拍豆腐块,上下看看,满意地点点头。

  8.驾驶室里日 外 春

人物:康文、雷素玢、康雷宇康雷荔、康雷薇

  ◇雷素玢坐在副驾驶上。

  ◇康雷荔、康雷薇坐在后排。

  ◇雷素玢担心地从车窗向后望。

  ◇驾驶员目不斜视,专心开车。

  ◇康雷荔向前探探身子,安慰地拍拍母亲的肩。

  ◇雷素玢转过身,母女三人相视笑了。

  9.军营操场上日 外 冬

人物:路松林、沈新雷、众新兵

  ◇新兵们分成不同队列,在班长们带领下分别进行齐步、正步、跑步、单双杠、木马训练。

  ◇路松林和几位排长远远地站着,在看战士们训练。

  ◇沈新雷在做一套漂亮的木马动作用。动作结束,他跳下木马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汗。

  ◇沈新雷又来到单双杠下,翻身上杠,上下翻飞。

  ◇沈新雷跳木马,一跃而过。

  ◇一个班的战士在练枪上肩。

  ◇沈新雷站在中间,很认真地反复重复同一动作,不厌其烦。

  ◇路松林远远看着,满意地笑了。

  10.空镜夜 外 冬

军营上空雪花翻飞。

  ◇黑暗中响起哨声。

  11.军营操场上夜 外 冬

人物:路松林沈新雷领队众新兵

  ◇沈新雷与新兵们全副武装,紧张地冲到操场上,集合站队。

领队:五公里越野,出发。

  ◇队伍跑出军营。

  ◇路松林跑在沈新雷旁边。

  ◇雪花落了战士们一脸一身。

  ◇沈新雷眼睛眉毛上全是雪。

  ◇一只脚踢在沈新雷后脚跟上。

  ◇沈新雷踉跄一下,向前摔去。

  ◇路松林从后面将他一把抓住。

  ◇两人目光对视片刻,来不及说话,匆忙扶正背包和枪,继续向前跑。

  12.新兵宿舍日 内 春

人物:沈新雷路松林班长新兵

  ◇沈新雷躺在床铺上,闭着眼睛,嘴唇干裂。

  ◇一新兵在水盆里投毛巾。

  ◇班长站在床旁,担心地看着沈新雷。

  ◇路松林走进屋,刚好看到这一切。

  班长(迎上前,敬礼,礼毕轻声):连长。

  ◇路松林走到床前,弯腰看着沈新雷。

  路松林(关切):怎么样了?

班长:是重感冒,队医来看过了。

  ◇沈新雷睁开眼睛,刚欠起身,就被按了下去。

  ◇路松林(摸摸沈新雷的额头):还有点烧。吃过药了吗?

  沈新雷(无力):吃过了,已经好多了,不怎么难受了。

  ◇路松林接过新兵手中的湿毛巾,摊开来,放到沈新雷的额头上。

  ◇路松林(转头对班长):告诉炊事班长,给小沈做份病号饭。

班长:是。

  ◇特写:沈新雷感激的表情。

  13.田诗亭家夜 内 春

  人物:田诗亭顾洪春田甜(1岁)

  ◇田甜睡着了。

田诗亭与顾洪春一边一个侧躺在田甜身旁,幸福地看着女儿睡觉。

田诗亭(幸福):我就喜欢看田甜睡觉,表情多天真多单纯多香甜,真是太可爱了。

洪春(嘲笑):睡着了你都能看出天真?可真是太天真了。

田诗亭(不服):我就能看出来。看我女儿睡觉,多可爱。

顾洪春(微笑):那是,我女儿,什么都可爱。

田诗亭(忽然想起):哎,康雷荔给我写信说她们家就要搬到县城来了,她父母工作调到县里学校工作了,康雷荔也要到县里来工作了。

顾洪春:康雷荔?就咱俩结婚时来的你那个同学?

田诗亭(高兴):是啊,这下好了,我在县城里有同学了。

顾洪春(少见多怪):这有什么好的,多个同学就乐成那样?

田诗亭:不是多个同学,而是我在县城里终于有了一个同学,不值得高兴吗?

顾洪春(不以为然地笑一下):未必是好事。

田诗亭(瞪他一眼):懒得与你理论,还是我女儿招人亲。

田诗亭低下头亲女儿小脸蛋一口。

顾洪春:不信拉倒,吃了亏就知道了。

田诗亭:有什么亏可吃的?

顾洪春:哼。

田诗亭不屑地瞥他一眼,低头逗弄孩子,不再理会之。

  14.部队营房日 外 夏

人物:路松林部队官兵若干

  ◇操场上,部队官兵队列整齐,有的战士眼睛湿润。

  ◇路松林站在队伍前面,作退伍告别演讲。

  ◇路松林:尊敬的各位首长,亲爱的战友们:在即将告别难忘的军旅生涯的时刻,在圆满完成保卫国家的神圣职责、即将走向社会履新的时候,回想我们曾经一起摸爬滚打、一起畅谈理想人生、一起为共同目标流血流汗的历程,是保家卫国的坚定信念,是战友的深情厚谊,让我们坚持到今天。此刻,我们即将告别军旗,告别部队,告别军营这片难舍的人生沃土,告别朝夕相处的尊敬的首长和亲爱的战友们,我们不会忘记,是部队给了我们强健体魄和坚强意志,是部队给了我们圆梦的力量和希望,今后,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将一如既往,永葆军人本色,无愧军人称号。路,就在前方,我们会勇往直前,勇敢踏上人生新征程!

  ◇路松林哽咽了。

  ◇战士们有的激动,有的流下眼泪。

  15.柳霜兰家夜 内 夏

人物:顾家树柳霜兰田诗亭顾洪春顾洪光周岁小田甜

  ◇饭桌上摆了五盘菜,有红烧鱼、炒鸡蛋和炒青菜等。

  ◇顾家树安坐桌边等着吃饭。

  ◇柳霜兰坐在桌边,在哄小孙女甜甜玩。

  ◇顾洪春和顾洪光坐在窗前书桌旁,聚精会神地下象棋。

  ◇田诗亭端着一满盘炖鸡走进屋,小心地将盘子放到饭桌上。

  田诗亭(回身对兄弟二人):你俩别下了,吃饭了,今天有炖鸡。

  ◇顾洪春看看棋盘,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棋子。

顾洪春(将棋盘弄乱),不下了,吃饭。

  顾洪光(想阻止已来不及):哎哎,耍赖,你输了。

  顾洪春(不服):谁说的,可不一定。

顾洪春:不服气?吃完饭再下。

顾洪春:下就下,谁怕谁?

  ◇几人围到桌旁,拿起筷子。

  ◇田诗亭给大家盛饭。

  ◇柳霜兰抱着小田甜坐到桌旁。

  ◇小田甜看见桌上有好吃的,瞪圆两只小眼睛,张开一双小手,向菜盘子里抓去,抓住一把就往小嘴里送,弄得手上脸上到处都油乎乎的。

  ◇柳霜兰顺手抓过顾洪光手边的白手绢,给孙女擦手。

  ◇顾洪光看见母亲用自己的手绢给侄女擦手,马上就不高兴地一把抢了回来,一看已经弄脏了,瞪了母亲一眼。

  顾洪光(不满):怎么用我的手绢给她擦手?你看这弄得到处都是油!

  ◇柳霜兰(偷看田诗亭一眼):手绢弄脏了再洗,毛病,一个手绢看这么重!

  顾洪光(不满地顶撞):知道我有这毛病,还非用我的?告诉你啊,以后少动我的东西,尤其少动我的手绢。

  柳霜兰(冲顾洪光使眼色):你都多大个人了?懂不懂事?能不能少说一句?

  顾洪光(只当是没看见):我多老大人怎么啦?我的东西不愿意让别人碰,就这么回事!。

  顾家树(看不下去,厉声):闭嘴吧!还越说越来劲了,一个破手绢有什么了不得的?用用怎么啦?嫌脏扔了它,重新买一个不就完了?

  ◇顾洪光看父亲一眼,张张嘴,欲言又止,低下头匆匆地往嘴里扒了两口饭,起身回自己屋去了。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柳霜兰(急着打破僵局,忙不迭地用筷子点了两下菜盘子):你们吃,别管他。从部队回来就是这个样子,两年多了,老是爱发急,最近这一阵子就更严重了,几句话不来就急了,要不然就把自己关屋里,不叫不出来。一个大小伙子,也不知怎么养成这么个臭习惯,离不开手绢,还谁也不准碰,真是怪了。

  ◇柳霜兰夹一小块鸡肉喂进怀中抱着的小孙女嘴里。

  ◇顾洪春(夹一筷子菜放进嘴里嚼):他那个对像,现在还来吗?

柳霜兰:早就不来了!小光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是看不上那丫头。你爸不同意黄也没好使,到底拉倒了。

顾洪春:处不下去就赶紧黄,再找,人不多得是。

  顾家树(气哼哼):你到是帮他找啊?怎么不帮他找一个回来?就能说大话。

  柳霜兰(无奈地对儿子儿媳):你爸说得对,是得赶紧再给他张罗一个了,都二十七了,不小了,该结婚了。

顾家树:才叫句人话,得赶紧给张罗个对像,让他结婚出去,过他自己的小日子去,省得我和你妈成天看他脸色。

田诗亭(笑了):妈,爸,你俩别着急,我有一个同学,今年二十五岁,她家刚从四平镇搬来才几个月,前两天我看见她了,还没对像呢。明天我就去找她,看能不能介绍给小光。

  16.路松林部队宿舍夜 内 夏

人物:路松林沈新雷

  ◇沈新雷(站在门口,立正,敬礼,冲门里喊):报告。

  ◇路松林(迎到门口,亲切地):来来,小沈,快进屋,来,坐。

  ◇沈新雷笑着坐下。

  ◇路松林(关切地握住沈新雷的手):怎么样,小沈,下部队后吃得还习惯吗?训练跟得上吗?三营那边有老乡吗?想不想家啊?

沈新雷(很老实的样子):吃得还习惯,训练也跟得上,老乡也有几个,就是有点想家。

路松林(微笑着安慰):还就是想家的问题不好解决,没办法,坚持住,习惯就好了。

沈新雷:是。我能坚持住。

  ◇路松林轻轻拍拍沈新雷的肩头。

  ◇沈新雷(疑惑):路连长,找我来,有事?

路松林:你还不知道吧,部队决定我转业了。今天在全连官兵面前已经作过告别演讲了。

沈新雷(吃惊):路连长,你要转业?那再想见面就不容易啦?真舍不得你走啊。

路松林:是啊,明天就走。找你来,就是想跟你告个别,再见面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沈新雷(注视着路松林的脸,眼睛湿润):真舍不得你走。

路松林:是啊,我也不想走,没办法,这是部队的决定,必须服从。

沈新雷(忍不住掉泪):连长。

路松林(哽咽):多年的军旅生涯,习惯了部队上的一切,战士、集合、操练、跑步、越野训练、高声训话,大锅饭、大锅菜,一旦要离开,再硬的汉子,心里也有千万个舍不得。何况,我还没那么硬。官兵情、战友情、老乡情,一切的一切,都要在今夜戛然而止,成为过往,我是真舍不得。

沈新雷:路连长,我舍不得你走。

  ◇路松林眼泪流了下来。

  ◇沈新雷已经哭得稀里哗啦。

  17.柳霜兰家夜 内 夏

人物:顾家树柳霜兰田诗亭顾洪春顾洪光小田甜

  柳霜兰(急切):那姑娘在哪上班?人长得好看吗?小光就想找一个漂亮点的,別人给介绍多少个了,其它条件都挺满意的,就是这长相,一见面就说不行。

田诗亭:漂亮。她在四平镇上算是头等美女,刚分配到县医院当护士,洪光肯定能看中,就是不知道我这个同学能不能看中洪光。

  顾家树(赶紧插话):那,她都二十五岁了,怎么还没对像啊?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田诗亭(耐心):不是。对她我最了解了。我这个同学不甘心在镇上找,一直在等。再说,这些年她待业在家,也不太好找,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那种吧。前几天我见到她了,刚上班不长时间。

  柳霜兰(有点不放心):那,她家条件怎么样?

田诗亭:不错啊,比咱家强,她父母都是当老师的,她爸在县五中当副校长,她妈在西关小学当老师。她家总共有兄妹三个,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妹妹。

柳霜兰:他们都干什么?我是说她的哥哥和妹妹。

田诗亭:她哥结婚了,目前还在四平镇,她妹妹跟她一样刚分配工作,不过,听说人家可是早就有对像了。

柳霜兰:哦。条件还真不错,那你就上上心,快点给问问,能行的话,就让她跟小光早点见见面。

顾家树:那就赶紧问问吧。

  田诗亭(痛快):行,明天我就抽空去县医院,找她问问,看行不,要是行的话,就回来告诉你们一声。

  顾家树、柳霜兰(满怀期待):好。好。

  18.部队营房夜 内 夏

人物:路松林沈新雷

  ◇路松林、沈新雷站起身。

  ◇路松林握住沈新雷的手。

  路松林(期待):希望咱们的官兵情、战友情、老乡情,不要断,继续保持下去,我虽然不在部队,离你远了,但希望我们的友情不能远,还要越来越近。

  沈新雷(中肯):路连长,你放心,我会永远记住咱们的战友情谊,不管今后走到哪里,都会牢记心中。

  路松林(泪湿眼帘):经常写信。

  沈新雷(哽咽):是。经常写信。

路松林:回去吧,晚了要熄灯了。

  ◇俩人注视对方片刻,情不自禁,紧紧拥抱在一起。

  19. 部队营房夜 外 夏

人物:路松林

  ◇沈新雷独自走在营房路上,越走越远。

  20.部队营房夜 内 夏

人物:沈新雷

  ◇路松林手扶门框,眼里含泪,依依不舍地望着路松林远去的背影。

  21.税务股办公室日 内 夏

人物:顾洪春老股长老景女同事小牟

  ◇老股长把笔放到桌上,环视一下在座的三个人。

  ◇三个人都在低头写东西。

  老股长:大家先把手里的活放一放,开个小会。最近,有人提出要求,想调整工作分工。我想就分工问题,再跟各位明确一下。这个季度,税收任务完成不错,局长在全局中层干部会上,也提出了表扬,咱们大家再努把力,争取高质量完成下季度税收任务。这季度税收,小顾负责那块完成的最好,小牟负责那块差点……

  小牟(不满地打断老股长):顾洪春负责那块,都是个体工商户,当然好收了,不像我,跟集贸市场小商贩打交道,又累又难干。

  顾洪春(看着老股长):要不,我跟小牟调换一下?

老股长:不行,你那块不能动。老景,这样,你是税收老人儿,情况熟悉,负责哪块都能得心应手,你跟小牟调换一下吧。

老景虽不满意却无法反驳。

老股长:就这样吧,小牟,你跟老景调换一下。

  小牟(暗暗得意):好。

老股长:小顾,个体工商那块还归你负责。

  ◇顾洪春:好。

  ◇老景表情很难看。

老股长:就这么定了,要都没有意见的话,就开到这,散会。

  22.燕南县公安局日 外 夏

人物:路松林李肖莉庄岩

  ◇燕南县公安局大院。

  ◇路松林走近大院。

  ◇路松林久久凝望大院门口的牌子

  ◇木牌特写:燕南县公安局。

  ◇李宵莉与庄岩走出大门。

路松林(迎上前):二位,请问,局长室在几楼?

李宵莉(打量着):找局长什么事?

路松林:噢,找局长报到。

庄岩:你,新来的?

路松林:是,我从部长转业,分到公安局了,让我今天来报到。

李宵莉(问庄岩):报到应该去警务保障室吧?

庄岩:对啊,去警务保障室报到。

路松林:打电话勾通过了,说是让我先去局长室。

庄岩:噢,局长室在三楼。

李肖莉:对,在三楼,不过,你还是先去警务保障室报个到,再让他们送你去局长室。

路松林:好,谢谢二位了。你俩是公安局的?认识一下吧,我叫路松林。

  ◇路松林热情地向二人伸出手去。

庄岩(握手):我叫庄岩,刑侦大队的。

李肖莉(握手):我叫李肖莉,也是刑侦大队的。

路松林:太好了,以后就是同事了。

庄岩:是啊,都在一个楼里,会经常见面的。

李肖莉:你快上去吧,不是约好的吗?

庄岩:对,快上去吧,回头见。

路松林:好,回头见。

  ◇路松林向二人挥挥手,向院内走去。

庄岩(笑):公安队伍又壮大了。

李肖莉(欣赏地看着路松林的背影):新鲜血液来了。虽然年龄大了点,看着倒很干练。

庄岩:嗯,能分配到公安局来的,一定差不了。

  23.燕南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日 内 夏

人物:路松林何局长警务保障室刘主任

  ◇何局长伏案看文件。

  ◇外面响起敲门声。

何局长(抬头):进来。

  ◇门被推开,刘主任和路松林站在门口。

刘主任伸手示意:请进。

  ◇两人走到何局长桌前。

  路松林(立正敬礼):军转干部路松林前来报到。

何局长(热情地站起身,握住路松林的手):早听说分配给我们一位转业连长,欢迎,欢迎。

  何局长(转身对刘主任):给路连长倒茶。

  何局长(客气地将路松林让到沙发前):请坐。

  路松林(坐下):不客气。

何局长:先坐坐,喝杯茶,一会儿让刘主任送你去政工室报到,正缺人呢,你来了就太好了。

  路松林(站起身):是。

何局长:坐。不急。

  24.南江水库电场办公室日 内 夏

人物:沈新雷厂办钱主任

  ◇办公室门框上挂着木牌:保卫科科长室

  ◇顾洪光站在卷柜前,在里面找东西。

  ◇办公室门被推开,厂办钱主任探进头来。

钱主任:顾科长,你们保卫科的工作总结和工作计划怎么还没报来?厂办汇总要用,明天下班前必须报来啊。

  顾洪光(转过身):抱歉,钱主任,刚接手这项工作,情况不是很熟,再宽限一天,后天报,行不?

  钱主任(走进门里):最多再给你半天时间,后天中午下班前必须报来,不能再晚了。

顾洪光:刚接手,有点摸不着头绪,我尽量。

钱主任:顾科长,别谦虚了,谁不知道你能力强,咱厂像你这么年青的科长有几个?

  顾洪光(摸摸头,拱手):过奖,过奖。

  25.走廊日内夏

人物:路松林刘主任

  ◇刘主任与路松林顺走廊走来。

刘主任:政工室就在前面。

路松林:噢。好。

  24.政工室门口日 内 夏

人物:路松林刘主任

  ◇刘主任与路松林来到政工室门口。

刘主任(伸手敲敲门):这就是。

  ◇路松林期待地笑了。

刘主任(推开门):请进。

  ◇刘主任与路松林走进门去。

  27.政工室日 内 夏

人物:路松林袁主任杨帆刘主任

袁主任、杨帆站起身欢迎二人。

刘主任: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军转干部路松林。

袁主任(伸手):你好,欢迎。

刘主任:这位是政工室袁主任。

路松林(与之握手):你好,袁主任。

刘主任:这位是杨帆。

路松林(与之握手):你好。

杨帆:你好,欢迎。

刘主任:你们聊吧,我还有事,告辞了。

袁主任:再来啊,不送。

  ◇刘主任笑着摆摆手,走出办公室。

袁主任:老路,非常欢迎你来政工室。听刘主任说你到政工室,我特别高兴,正缺人呢。

路松林:很高兴能跟两位一起共事。

杨帆(拉过一把椅子):请坐。

路松林:谢谢。

  ◇三人坐下。

袁主任:政工室还有个小胡,女同志,不过,你最近是见不到,休产假呢。

路松林:我刚来,情况不熟悉,还请两位多指教。

袁主任:上手就熟了,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和杨帆。听说,你在部队是连长。

路松林:不值得一提。

袁主任:回到地方,就

要从零做起啦。

路松林:是,从头学起。

杨帆(拿过一杯水递到路松林面前):喝水。

路松林(接过):谢谢。

  28.路边日 外 夏

人物:田诗亭

  ◇马路上人来车往。

  ◇田诗亭急匆匆走在人行道上。

  29.燕南县人民医院日 外 夏

人物:田诗亭

  ◇燕南县人民医院门前。

  ◇田诗亭从远处走来。

  ◇田诗亭进入楼里。

  30.医院走廊日 内 夏

人物:田诗亭康雷荔女护士

  ◇走廊上看病的人来来往往。

  ◇田诗亭站在门侧。

  ◇过来一个女护士,田诗亭拦住她。.

田诗亭:麻烦,帮我叫一下这个科的护士康雷荔好吗?就说姓田的找她。

  女护士(看田诗亭一眼):新来的护士小康?好,等着。

  ◇田诗亭东张张西望望,略显心急。

康雷荔(半晌跑来,向田诗亭招手):诗亭。

  田诗亭(赶紧迎上前):雷荔。

  康雷荔(高兴):大白天的,你怎么有时间来,单位不忙?

  田诗亭(高兴):也忙,不过,请了假,一会回去再干。这么长时间才出来,挺忙吧?

康雷荔:还好,处理点小事。急着来找我,什么事?

田诗亭:来,这边说。

  ◇田诗亭将康雷荔带到走廊一角。

康雷荔:什么事?这么神秘。

  田诗亭(开门见山):你不是还没对象吗,我那个小叔子,顾洪光,你见过的,我想介绍你俩见个面,看能不能处一处。

  康雷荔(有点意外):他不是有对象了吗?你说过的。

田诗亭:那个对象,黄了,洪光不干了,说是又看不上了,坚持要拉倒,我公公婆婆不同意也没行,到底黄了。

  康雷荔(若有所思):哦。

  田诗亭(笑了):我想把你介绍给他,你见不?这不正是你期望的?

  ◇康雷荔掩饰住兴奋,打了田诗亭一下。

田诗亭:行不?见不见?

  康雷荔(爽快):行啊,见就见。

  31.部队营房日 外 夏

人物:沈新雷战士甲战士乙战士丙其他战士若干

  ◇战士们围在战士甲身旁,看他分信件、邮包。

大家乱纷纷问:有我的吗?有没有我的?我的,有吗?

  ◇战士甲用手分开低头弯腰的战士们。

战士甲:别急,一个一个来。

  ◇沈新雷挤在人堆里,企盼地伸长脖子。

  ◇战士甲手持一个信封,环顾一下围在身边的战士们,递到战士乙面前。

战士甲:喏,你的。

  ◇战士乙兴奋地接过来,看一眼信封,分开众人,跑一边看信去了。

  ◇众战士收回羡慕的眼神,继续围上前去。

  ◇战士甲(举着一封信喊):沈新雷,你的。

  ◇沈新雷在众战士羡慕眼神中挤出人群,走到一边。

  ◇沈新雷先看看信封上的地址。

  ◇特写:信封地址处写着燕南县公安局几个字。

  ◇沈新雷(性急地撕开信封,抽出信纸展开来,念):万分想念的亲爱的战友新雷你好!久未谋面,甚是想念。最近好吗?训练累吗?学习紧吗?伙食还可口吧?跟战友们相处得还融洽吧?我被分配到县公安局政工室了,已去报到过了,一切都好。……

  ◇沈新雷聚精会神看信。

  ◇沈新雷感动的神态。

  ◇战士丙(南方口音):沈新雷,谁来的信啊?

  ◇沈新雷(扬起手中的信纸炫耀):是路连长。

  32.江边公园日 外 夏

人物:田诗亭康雷荔顾洪光

  ◇田诗亭、康雷荔、顾洪光三人坐在江边石头上,谁也不说话。

  ◇田诗亭看看俩人,有点着急。

  ◇田诗亭把目光停在顾洪光脸上。

田诗亭:洪光,听说你在部队那会儿,经常受到嘉奖呢,是吧?部队的生活是不是特别有意思?

  ◇顾洪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康雷荔身上。

  顾洪光(心不在焉):啊,啊。

  田诗亭(目光又转向康雷荔):雷荔,在医院工作真是不错啊,谁有了病都离不开医院。医生们是不是特交人啊?

  康雷荔(略微抬抬头):还行吧。

田诗亭:你看我这个单位,要权没权,要物没物,一天到晚就陷在妇女上访、家庭争吵这些琐事里,调解,调解,再调解,哎呀,我觉得都要快要累死了。

  ◇两人各想各的心事,谁也没接话。

  ◇田诗亭无计可施了。她看看顾洪光,再看看康雷荔。

  ◇顾洪光一直用熠熠发光的眼神盯着康雷荔看。

  ◇康雷荔的脸上是一副不卑不亢,不置可否的神情。

  ◇田诗亭(明白了,站起身,试探地):我单位还有事,你俩再谈谈,我先走了。

顾洪光:行,行。

  ◇康雷荔(立刻机警地站起身来,拎起手提包):我也有点事,咱俩一起走吧。

  ◇田诗亭(偷偷对顾洪光做个手势):哎,你俩再谈一谈,再互相了解了解。

康雷荔(偷瞟顾洪光一眼):不了,还是咱俩一起走吧。

  ◇田诗亭(无奈地看顾洪光一眼):那,也好,等以后找个机会再聊。

  ◇顾洪光想挽留又不知如何挽留。

田诗亭:洪光,你先回去吧,我跟雷荔说几句话。

顾洪光(犹豫片刻,大方地伸出手):认识你非常高兴,希望以后能经常见面!再见。

康雷荔(握一下便赶紧放开):再见。

  ◇两个好朋友并排站在江边,目送顾洪光的背影远去,半天才回过味来。

  ◇田诗亭(使劲推了康雷荔一下):我今天怎么有点不认识你了?那么能拿架

子?平时的爽快劲都跑哪去了?你到底是什么态度啊,不卑不亢的,说说,让我听听。

  ◇康雷荔皱了皱眉头,瞅着好朋友的眼睛直愣神,半天没能回答上来。

田诗亭:怎么,你觉得我这个小叔子长得不行?你没看上?说话呀!这么帅的小伙子会配不上你?真是,想什么呢。

  康雷荔(沉吟半晌):也不是,正相反,他倒是我看过的人中最好的一个。

田诗亭:那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康雷荔:我就是心里有点不托底。

田诗亭:有什么不托底的?跟我说说。不过我可跟你说啊,我这个小叔子人品可是没得说,这一点我敢给你打包票,你要是对他的长相、个头、工作没挑的,对我婆婆家的条件也认可的话,那你就考虑考虑吧,嗯?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啦啊!要不,你回家跟雷老师康老师商量商量,过几天再给我回话?

康雷荔:我父母也主要是听我的。哎呀,不知怎么回事,我这心里总感觉在发漂,奇怪了。好吧,我再考虑一下,过几天给你回话。

田诗亭:也行,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慎重点好。你好好考虑考虑,过几天我再找你。

康雷荔:嗯,那走吧。

田诗亭:好吧,走吧。

  33.田诗亭家厨房夜 内 夏

人物:田诗亭

  ◇田诗亭在厨房里收拾碗筷。

  34.田诗亭家卧室夜 内 夏

人物:顾洪春田诗亭顾洪光田甜

  ◇屋里顾洪春在逗小田甜玩。

  ◇顾洪光敲门进来了,手里拎一串香焦。

  ◇顾洪春(对小田甜):看看,是谁来了?是叔叔,叫叔叔。

  ◇顾洪光放下香蕉,剥个香蕉递到田甜小手上。

  ◇小田甜上去就照顾洪光脸上来了一个口水吻。

  ◇顾洪光坐下,一手擦着脸上的口水印,一手在小侄女粉嘟嘟的小脸蛋上轻轻一拂。

顾洪光(心不在焉地逗她):等二叔娶回了二婶,给你生个小弟弟,你要不要?说,要不要?嗯?!

  ◇小田甜(搂住叔叔的脖子,稚嫩童音):要要,要要,要要。

  ◇顾洪光(顺手抱过小侄女,逗弄着):是吗?要啊?那好,那你就替二叔问问妈妈,康姨同不同意跟二叔结婚啊?问问,快问问,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

  顾洪春(笑了,扯开嗓子冲厨房喊):哎,你听见没,小光问你呐,康雷荔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跟他处啊?……嗨,问你呐!耳朵聋啦?

  田诗亭(边忙活着边喊):我这两天没看见康雷荔,她不上白班,上夜班。

顾洪春:哦。

  ◇顾洪光继续逗弄小田甜。

顾洪春:小光,着急了是吧?实在着急,你自己去问不是更好?。

  顾洪光(撇撇嘴做个鬼脸):我自己能问还说什么。

田诗亭(擦着手从厨房走进屋):别着急,再耐心等两天,婚姻大事不是儿戏,多给女方点时间考虑考虑。

  ◇顾洪光(将田甜交到田诗亭手上):走了。

田诗亭:不呆会了?

顾洪光(头也不回走出去):不了,走了。

  ◇顾洪春(埋怨):你怎么弄个半拉子事撂在那就不管啦?这事到底行还是不行,倒是让你那个好同学给个痛快话呀?怎么,你这媒婆当了半截就撂挑子啦?

  田诗亭(有点不耐烦):哎呀,你着的哪门急?又不是给你找对像。行与不行,不都得让人家仔细想想再说吗?得给人家考虑的时间!

  顾洪春(不以为然):有什么可考虑的?都考虑一个星期了,再不回话,那洪光非急出个好歹来不可。

  田诗亭(认真):还有什么可的考虑的?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你以为人人都像我啊,一骗就上道。

顾洪春:什么话!谁骗你啦?还是你自己愿意,我怎么没骗别人?

  田诗亭(不耐烦):行,你没骗。别说了!明天我就去找康雷荔,一定让她给个准话,行了吧?哼!瞅你急得,就像是给你介绍对像似的,德行!

顾洪春:屁话!

  35.燕南县人民医院日 内 夏

人物:田诗亭康雷荔患者若干

  ◇外科门诊排号处。等待看病的患者很多。

  ◇康雷荔在为患者排号。

  ◇田诗亭站在康雷荔旁边很久。

  ◇康雷荔未查觉,专心在看手中的挂号本。

  ◇田诗亭伸手在康雷荔的肩上拍了一下。

  ◇康雷荔被吓一跳,抬头一看是田诗亭,笑了。

康雷荔:是你啊,吓我一跳。

  田诗亭(向旁边呶呶嘴小声):一会过来一下。

  ◇田诗亭走到没人处站定,等。

  ◇康雷荔好一会才匆忙走来。

康雷荔:诗亭,患者太多,有话快说。

  田诗亭(故作不满):你装糊涂呐?还不是你跟我小叔子的事,想得怎么样了?

  康雷荔(犹豫):我怎么总觉得心里没底呢?

  田诗亭(赶紧劝):怎么会心里没底呢?你信不着我还是怎么着?咱俩是好朋友,又是同学,我还能坑你不成?我跟你说啊,我那个小叔子,真是很不错的一个人,仁义,我觉着比他哥哥强多了,处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

康雷荔:那就处处看吧。你婆家条件还行,我父母也还满意。

田诗亭:什么叫处处看吧?还没处呢就想着要黄啊?那怎么行,得往好了处,最后得要能结婚才行。哎,我说,你可别耍人家啊,让我回家没法交待!

  康雷荔:你想哪去了!我不是看那天……他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吗?

田诗亭:哎呀,原来是为了这个啊,瞅瞅你把我急得。那还不是因为他太看好你的原故吗

?那天,他一眼就把你相中啦,心里别提有多愿意了,就表现在脸上了呗!一个星期了,他天天晚上往我家跑,就是为了听回话,你可倒好,人不来,话也没有,连他哥都着急了,催我快问问你呢!

  康雷荔(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噢。

田诗亭:哎,跟我说说,你对顾洪光这个人怎么看?

康雷荔:从表面上看,顾洪光这个人还真不错,长相、个头、工作都没挑的。我就是有点担心,怕他太优秀了,将来会对我不好,要是将来对我不好,还不如我一辈子不找对像不结婚呢。

田诗亭:怎么会呢?我倒觉得顾洪光将来结了婚,一定是个模范丈夫,会心疼人。他哥可赶不上他,一点也不知道心痛人。我这个班一天到晚没时没刻的,接待那些上访的妇女,听她们哭述,替她们解答,帮她们调解,一天下来,累得浑身发软,走路的劲儿都没了,他一点都不知道心疼我。

康雷荔:没想到,你工作那么辛苦。

田诗亭:是啊。下了班还得去接孩子,接完孩子回到家还得赶紧做饭,你想想我得有多累?想让他帮着干点活吧,就别想看好脸色,更别想舒心了。唉,要是好换,我还真想换一换呢,就换个像顾洪光那样儿的!

康雷荔:那我就听你的,跟他处?

田诗亭:处吧,真是挺好的一个人。

  36.柳霜兰家夜 内 夏

人物:顾家树柳霜兰田诗亭顾洪光

  田诗亭(进门就炫耀):那事成啦!

顾家树、柳霜兰、顾洪光期待的目光齐聚到她身上。

顾家树:什么事成啦?

  柳霜兰(高兴):你个老头子,反应这么迟钝!诗亭,那事真的成啦?

  田诗亭(笑):是啊,康雷荔答应了。

柳霜兰(两手一拍):太好了,我说什么来着,诗亭就是会办事,一办准成。

  顾家树(点头):你说得没错,诗亭办事就是让人放心,这事办得好,好。

  ◇顾洪光有些激动,面红耳赤,兴奋得只顾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直白地说:我妈真不是个贤妻良母。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从小到大,几乎很难在家里看到她。 早上起床:她没在家。早饭也没...
    风靡一时阅读 232评论 1 0
  • 一、活动流程及感受 作为一个参加过揩油活动的小粉丝,感觉这次的钻石行动又升级啦,简洁而又有力量,先来回顾下活动流程...
    一团江湖阅读 61评论 0 1
  • 12.25维超感悟 我自我感觉我是一个很宽容的人,不会因为别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而轻易归罪他,也不会因为别人对我...
    袁维超阅读 67评论 0 0
  • http://mp.weixin.qq.com/s/_WlajXKje1ABG5Q9_McvJQ
    周宗芝阅读 116评论 0 0
  • 最近感觉记忆力下降,领导说的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再问我的时候就忘记了。 虽然事情比较多,忙的时候突然想事情,是容易...
    蓝眼睛的小蜜蜂阅读 1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