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里的平庸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如果所有往事都化为红尘一笑,只留下初见时的倾情、惊艳,忘却也许有过的背叛、伤怀、无奈和悲痛,这是何等美妙的人生境界。

然而我们就是普通人,甘愿也觉得应当去选择普通的人生。这样的人生是怎样的呢?该恋爱的时候恋爱,算不上轰轰烈烈,却也郎情妾意你侬我侬,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就结婚吧。

但是婚姻前后,很多东西就开始不由自己了。我们总希望生活得更好或者至少不要委屈孩子,然后选择了一条需要贡献双方无限时间和精力的道路。到头来,婚姻生活确实不如婚前的逍遥自在,甚至连一日三餐在一起都变成奢望。

在我们心里知道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左右生活的河流。它总是不悲不喜地向前涌去,要想不被它吞噬,只有拼命往前游,或者死死抓住那根可以救命的稻草。

在这个过程中,原本的体面难以去保全,我们彼此暴露着自己的脆弱和不砍,渐渐地,这种状态成了常态,不想再去掩饰甚至修饰,疲惫地展现着婚姻中不敢停步却苍白无力的一面。

隔着面纱的少女是美丽的,戴着遮阳帽,在非机动车道上,载着小孩,紧张来回张望的那个女人呢?她内心充满着对孩子的担忧,却更着急上课铃声和门禁卡的指纹。女人在雨后的马路上转弯,湿滑的路面和沉重的车身让她颓然倒地,五岁左右的孩子被压在身下,惊慌地盯着来帮忙的路人。女人拉起孩子,顾不上扶起车子,赶紧从头到脚摸了孩子一遍,好在只是手掌受了伤,破了一块皮。孩子没哭,只是让妈妈给自己一张纸巾,女人还没回过神来,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纸。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车子被扶起来推到路边,女人的计划打破了,只能折返回家。路上,她开始想请假的措辞,而并不是怎么去处理孩子的伤口。

男人背着公文包在路上走着,转过这个街角就可以转乘公交车了,一通电话告诉自己,五岁的孩子从摩托车上摔下来,手掌破皮在流血,再坐八个站就到公司了,现在是早高峰,回家的话至少需要半个小时,处理好孩子的事情回到公司估计得扣200元,这么算来确实不值得耽搁时间,于是只是安慰了女人,便继续乘车往上班的地方去了。

婚姻里,哪还有因为一场小病就鞍前马后的那个人啊,更不要说因为自己做了个小作品能得到对方的赞赏,一切都变成了寻常。仿佛曾经值得骄傲的,别对方捧在手心的,在时光荏苒中都成了陈年往事。而你觉得新鲜的,自豪的,不说就变成永恒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