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不是洪水与猛兽,是温水煮青蛙

「是什么啊」

弗洛伦斯·查德威克在英吉利海峡游了十五个钟头,因为大雾迷茫,使她无法看清眼前的目标,即使距离海岸只有一英里的距离,也让她觉得希望非常渺茫,决定放弃横跨英吉利海峡的壮举,十五个小时的努力也因此功亏一篑。

这叫做迷茫。

他是万千大学生中的一份子,他每天按时去上课,到课上准时掏出手机,手机电量与流量的消耗和老师讲课的精彩程度成反比,快下课时烦恼的问题变成了「中午吃什么」,回到宿舍开始打机淘宝追剧,在晚上入睡前进入贤者模式,想着生活真是太没意思了啊,真是迷茫。

这也叫做迷茫。

他就不一样了,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无所事事的大学生。大一时他进入了学生会,在各种活动中奔波撒汗,大二当上了部长,又在干事面前叱咤风云,大三当上了主席,在新生面前出尽风头。在毕业时投出写满荣誉和职位的简历,却收不到心仪公司的Offer。看到同宿舍整天无所事事的舍友毕业后继承家业买上了法拉利,他却仍然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

这还叫做迷茫。

「为什么啊」

之所以迷茫之风在大学里会爆炸性地扩散,与应试教育的特性离不开干系。

在上大学之前,每一个人都不需要设定自己的目标,所有人的目标都是好好学习,考出尽可能高的分数。

我们按部就班地上课,刷题,每一个人都像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产品,被要求做着一模一样的事情。

进入大学后,我们手上可支配的空闲时间突然变多了,在这些时间里,除了抱着课本学习之外,人们有太多的事情可以选择去做——投身学生组织、谈一场恋爱、开始经商做一些小生意、忙于交际应酬,或是打机。

流水线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五花八门的生活方式使人们感到眼花缭乱,人们的目标感开始慢慢变得模糊。

另一方面,当一个人想得太多而做得太少或者不够多的时候,自然感觉迷茫。这种迷茫来自于「所拥有的才华配不上自己的梦想,所拥有的能力配不上自己的野心,也辜负了所有的苦难」所带来的落差感。

迷茫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与我们的生活形影不离。尤其在大学里,迷茫几乎完全弥漫在空气中,被每一个路过的人多多少少地吸入身体里。

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谁都不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道貌岸然地谴责迷失方向的青年。


「怎么办啊」

迷茫并不可怕,能意识到自己的迷茫证明我们仍有思考惶恐的能力,这意味着心中的热血还没有冰凉,没有垂垂老矣,没有心之将死,还希望能找到一个为之奋斗的目标,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让自己变得更好,即使可能暂时还不行。

可怕的是在茫茫大雾中选择逃避与放弃的人,深陷泥潭而不自知,用迷茫做借口来掩饰自己的软弱与懒惰。不止是大学生,许多朝九晚五上班的人,拿着稳定的工资每天日复一日与同事喝茶聊天,自己除了阅历之外没有得到提升的地方,收入不过是因为工龄的增加而增加。

「只有让你找到生命价值的,才能被称为工作,其余的,我都称之为谋生。」

《香蕉哲学》里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当感到迷茫时,我们应该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喜欢的是什么,然后为之去提升自己。

从商使你快乐,那就学着去做生意;设计是你的梦想,就多做几幅CAD;想以笔为生,就使劲去写;就算只想舒舒服服地嫁入豪门,那也要从现在起去提升自己,豪门不会要只会逛淘宝的废物。

否则,我们只能像被温水煮熟的青蛙一般慢慢死去,在被选择中谋生,在柴米油盐中度过余生。

我也是个活得不怎么样的人,并不想也没有什么资格充当人生导师的身份去熬鸡汤。

我是个路痴,经常会迷失方向,无论是去吃饭的路上还是人生的道路上。

我希望我的手上一直能有一份地图,和一颗「十年饮冰,难凉热血」的心,也希望你能有。


你觉得孤独就对了,那是让你认识自己的机会;

你觉得不被理解就对了,那是让你认清朋友的机会;

你觉得黑暗就对了,那是让你发现光芒的机会;

你觉得无助就对了,那样你才能知道谁是你的贵人;

你觉得迷茫就对了,谁的青春不迷茫。

——《谁的青春不迷茫》

熬鸡汤的事情就交给刘同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