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离家出走的女人

早起,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太阳,折腾完娃的屁屎尿,她开始自己的早餐。

开始她还会嫌弃,前一秒还在纠结娃的粑粑是稀是稠是黄是绿,后一秒就开始吞进食物。排泄物和摄入物在手上前后相继,她有点恶心。现在她已经习惯了,“今天好像娃又绿了”,变喝着每日不变的白粥加花生,变跟他开着玩笑。

“嗯”,他好久都没有睡好,加上每日工作缠身,他很疲惫,连聊天的内容都变的极其简短。

她不再说话,他的头发像被帽子压了几天,要贴上头皮,已经油的像风雨后的麦田,成片躺倒。他白皙的皮肤有些泛青,她读不出他的表情。

有好久她都没有仔细的看过他,每天最长的面对面时间就是一起吃饭,可是眼中都只是即将摄入的食物。

她突然有些迟疑,迟疑于这目前的日子里的人还是那个人吗?

好像她看见了自己和他都在台上表演,场上一片寂静,台下没有人,只是无边的黑暗。

她手上拿着包子,心不在焉,“啊”,她轻声叫了一下,“竟然咬到自己了,我这几天是怎么了,总是心不在焉的”。

“小心一点,你怎么就这么笨呢”,他只有语言里透出关切。

是的,他们在一起也不过大半年而已,又能多么亲近呢,俩月速度恋爱结婚,她甚至都不能断定那是恋爱,只是他一口咬定了他那会在追她。

他其实是不了解她的,他只是履行了一个追求者的义务,而现在他也只是在履行一个丈夫的义务。聊着淡成水的天,吃着一个味的饭。

之前他还是经常跟她聊起肚子里的孩子,现在这个孩子出来了,活生生的在他面前。

他反倒不聊了,不知道是他精力有限,每天应付着工作和下班收拾的家务;还是这个孩子偏离了他的想象。

她试图跟他聊过,他依旧表现出一个合格丈夫该有的关切,只是一切都是淡淡的。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触发了她,她都想起这么久远的事情。前两天那个出门就没有回去过的年轻妈妈的新闻唤醒了她,她一直以来都是要负责任,对他,对这个生命。

她没有一刻想过逃离,想过躲避,她甚至忘记了这一出路。

今天她决定了,她要出门,她要在他出门上班之后就走。她没有盘算过这件事情,只是她看见那条新闻之后的情绪就一直压抑着,她必须出走,而且是静静的。

他吃完早饭,甚至没有忘记给她一个吻,他走了。

她跟着他走到门口,看着他拐到这栋楼的拐角处消失不见。她回到家,看了看婴儿床上的孩子,安静的睡着,竟然还笑出了声。

她本想伸手抚摸一下他的脸颊,可是她怕吵醒他,丢下一个安静的孩子总比丢下一个哭闹的孩子罪过要小吧。

她拿出她昨天晚上趁他睡着翻出的化妆品,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最后涂上口红的那刻,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浅浅的笑了,还是有点一年前的样子的,她心里想。

应该可以重来的。

她换上黑色的连衣裙和绿色的大衣,黑色的短靴,没有围巾,没有短靴,只是拿着手机、他的信用卡的副卡和早上留下的200块买菜的钱,她出门了。

她已经看过机票了,哈尔滨的机票很便宜,她一直想去的那个地方,趁着雪还有消,春天还没有出门,只是她还没有买,她打算飞晚上的航班。

离那并不是很远。

她并没有立刻就走,沿着她和他一直走的街道,她看见了他们之前一直去吃的那家面店,他俩都固执的吃着不加香菜的牛肉面。还有那家粥店,要上一碗分食已经成为周末下午的一个固定仪式。

她再一次陷入回忆之中,她以为这些她都忘记了,她现在面对的都是一日日按下重播键的生活。

街对面新开了一家咖啡店,她想起来她有一年都没有喝过咖啡了。之前他不让她喝,怀孕的时候说对宝宝不好,生完了再喝;哺乳的时候说孩子还在吃奶,断奶了再喝。

今天,她已经出门,她不是一个妻子不是一个母亲,她要给自己买一杯咖啡,然后一口气喝掉。

她甚至都为自己这个小小的决定感到兴奋,有一种颤栗。

她走进去,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工作日的上午,咖啡店没什么人。

“老板大概不是生意人,在这个周边3条街都是烤串煎饼果子麻辣烫黄焖鸡米饭的地方,这个咖啡店有点可笑。”她心里想。

自己还不是有这种可笑的需求,会过来这里喝一杯咖啡。她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感到愧疚,连看服务员,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她真的一口气喝掉了那杯咖啡。

正当她要走出门去的时候,她看见他,无疑是他,身边是一个她不熟悉的人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