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青春已乘风

第一章 心思最是情难猜 1

第一夜 少年不识愁滋味 6

第二章  爱亦不爱是深爱 9

第二夜 为赋新词强说愁 14

第三章 深爱只道是悲欢 19

第三夜 谁道年少不知愁 23

第四章   一切若只如初见 27

第四夜 无情总笑多情幽 31

第五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36

第五夜  长夜只是无摆渡 41

第六章 原来只道是寻常 46

第六夜  风雨只是任飘摇 51

第七章   白云千载空悠悠 56

                转眼青春已乘风

第一章 心思最是情难猜

苏晓媛拖着行李箱正要赶往火车站,父亲在门外也是一个劲的催。一向提前很早就去车站等车的她这次却如何也提不起离开的念欲。她还要再环视一下自己的小房间,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床底下有个包装精美的小纸盒映入她的视野,她忽然感到心底泛起一股巨浪冲进了眼眶里,眼珠开始努力的转动起来不让泪水流出来。

“晓媛,你快点啊,今天怎么这么慢啊,不怕误了火车啊!”父亲早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在门口催促着。

“来了,老爸。”她一边应着父亲却一边向床边走去,脚步越发的坚定,蹭的地板咯咯的响。拿起床下那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揭起盒盖,却是揭到一半就放下了。本就没抬起多高的盒盖却被她狠狠的摁在了盒子上,快步走到窗边,一把打开窗户,扔了出去。窗外是一条河,她平时从没有乱扔过东西,她想就这一次河神会原谅她的。

她拖着箱子出了门,妈妈已经去上班了,父亲因为要送她的原因请了半天假,她看着鬓角已经有点苍白,头皮从头发中央的地方油亮起来的父亲,本已忍住的眼泪差点又流了出来,不过她还是忍住了。

“爸,我们走吧,都拿好了。”她转身锁上门,拖着行李走向父亲停在门口的车,那是一辆尼桑2000年款的老车了,可父亲着实爱惜它,这都已经开了十多年,车看起来还是和新的一样。

“晓媛,东西都拿齐了吧,没忘什么吧。”父亲一只手接过晓媛手中的行李箱,一手帮她打开了车门,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流畅,就像父亲在厂里的手艺一样。

“嗯,都拿好了,就算忘了什么,老爸也会寄给我的啊。老爸最好了。”她开始调皮的和父亲撒起娇,坐上车看着父亲把箱子放进后备箱里,她忽然发现父亲的背已经没有那么直了。

“你就丢三落四吧你,你这次要是忘了,我才不给你寄呢,看你妈管你不,不管了就让你好好长长教训。”父亲已经放好了行李箱,坐在驾驶座上,插上自己的保险带,嘴里还念叨着可不能让摄像头拍到没系安全带。

晓媛从后面一把抱住父亲,“老爸才不会不管我呢,肯定就寄给我了。”她本想亲父亲一下,可忽然就停下了,想是不太方便吧。

“寄寄寄,哎呀,快放开爸爸,还和个小孩子一样,再不走可真就迟了。”父亲发动起车子,缓缓地向着火车站驶去。

辛可名望着窗外快速流逝的风景,心中如何也平静不下去。他向以往一样坐着前往南京的高铁去接苏晓媛,镇江的普客列车车站整修了两个学期了,到现在也没好。可偏偏从自己家和苏晓媛家里都没有到镇江的高铁,南京也没有,只好坐火车到南京去了。

一个寒假,41天。辛可名已经41天没有见苏晓媛了,可在赶往南京的高铁上,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开学前三天的一个晚上,苏晓媛打电话过来只是哭。他为了陪奶奶和奶奶住在一个屋里,看到苏晓媛的电话一个翻身就去了院子里,只披了一件大衣。二月的宁北,还冷的发青。屋外的砖头仿佛都蒙着一层白色的冰凌,一摸就冷到了心里。辛可名冻得呲牙裂嘴的,接通了电话却听见苏晓媛的哭声一阵一阵的从电话那头传进自己的心里。

“晓媛,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他一声比一声急切,声音大的吓到了自己,回身生怕把奶奶吵醒了,他一边继续急切的发问着,一边向院子角的盥洗室走去,那里隔音效果好,他都忘记了父亲今年刚给里面通了暖气,到里面才觉着这里真暖和啊。

 “亲爱的,你怎么啦啊,快告诉我啊,急死我了。”苏晓媛还是只是一个劲的哭,不说一句话,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他知道晓媛外婆的身体不太好,可是他不敢随便的猜测。

“晓媛,你听我说啊,辛妹妹在这里呢,你别怕啊。不哭了啊,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啊。”

苏晓媛许是听了他的安慰,也许是哭够了,终于停下了哭声。但是没再多说一句话挂断了电话,他正要打过去的时候,手机上来了一条微信,是苏晓媛发来的。

“我爸妈睡着了,不方便说话,打字吧。”

“亲爱的,你到底怎么啦,为什么哭啊,谁又惹你了,还是?”辛可名没有回屋里去,就坐在马桶上,快速的打着字。

“没事,就是忽然心里很难过。”

“到底怎么了,亲爱的,我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是不是想我了啊,哭哭啼啼的,没事啊,过几天就见面了,我提前回去,去南京接你啊,么么哒。”辛可名知道她肯定发生了什么,但没办法确定,心里有几个原因自己盘算着。先安抚好她再慢慢说吧。

“嗯,我就是想你了。小辛妹妹,你说我们以后能不能一直在一起啊?”

辛可名看见这条信息心里陡然失落了起来,他知道晓媛为什么哭了。一定是她爸爸又找她谈话了,不知这已经是第几次谈话了,可这次她哭的这么严重,辛可名的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亲爱的,我们当然可以一直在一起啦,我考研成绩出啦,肯定能上研究生的。一毕业就去你们那里的大学当辅导员,我们不是说好的吗?”

“嗯嗯,就是。那小辛妹妹,我们睡吧。么么么!”

“亲爱的,是不是你爸又找你谈话了?”辛可名打上这几个字迟迟不摁下确定键,他怕他挑明说这件事晓媛会受不了,可是这是横在他们关系间最大的问题了,不说肯定是不行的。他不是那种走一步看一步的人,思考再三,他还是摁下了确定键。

过了好一会儿,辛可名眼睛直勾勾盯着的手机才震动了一下,苏晓媛回微信了。

“嗯,我爸找我谈了好几次了,今天又和我说了一天,我晚上想着想着就哭了,怎么也停不下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躲去洗手间给你打电话。我爸说我们离的太远了,就算你以后来我家这里工作,可你父母怎么办,你终究是要回去的。到那时候,我怎么办,我父母怎么办。我一想起父亲的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老辛,你说我爸要是实在不同意,我们怎么办啊。”

这段不长的短信辛可名读了好一会儿,他魔怔怔的回了四个字。

“那就分手。”

发出去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可他没有撤回,他知道她肯定已经看到了。就算没有看到,他也没法撤回了,这个问题其实他想了很多次了,毕业的前几年去她家那里工作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虽说父母说以后他去哪里他们跟到哪里就行了,可父母老了终归要回老家养老的,落叶归根,中国人就是这样离不开自己的故土,哪怕那里贫瘠困苦。他的心中在疯狂的挣扎着,比起春天在宁北刮起的沙尘暴丝毫不逊一分。能怎么办呢?好聚好散呗。

“你怎么又说这样的话啊,不是你说的再也不提分手吗?你现在又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不想来我家这里工作啊,不想你就别来了!”

“是我说的,可原因是我造成的吗?你告诉我我怎么保证以后我父母不想回宁北养老,我能保证的了吗?就算我保证,你信吗?你孝顺我就不孝顺了吗?”辛可名不知为什么忽然心中升起一股火气,感觉要和晓媛大吵一架了。

“不说了,很晚了,到学校再说吧,这些事总要见面谈的。”

“嗯,晚安。”他心中升起的火气被晓媛一段软绵绵的话压了下来,他不知为什么没有像以往一样肉麻的撒骄,发那种只能两个人看的晚安,她也不知为什么没有反应,只回了两个字。

“晚安”

“南京站就要到了,请各位旅客......”

到站了,辛可名极不情愿起身,他看着周围的乘客一个一个从他身边经过,走出来车门,他才起身离开下了车。

车站里刮着很大的风,二月的南京一点不比宁北暖和,反而刺骨的冷风像手术刀一样精准的寻找到外套的弱点,一股脑的全吹进去。乘客都裹紧了外套向出口通道走去,辛可名打了一个冷颤,这鬼天气还不如呆在家里呢,至少还有暖气。

“南京站到了,请各位旅客......”

苏晓媛早已经站在火车的车门门口了,乘务员一来换票她就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看着车快要进站了就早早的拖着自己行李箱来到了车门口,门口站着一个乘务员,是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

火车慢慢的停下了,车门打开了,她使劲的拉着自己的箱子,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弄得“嚏哩哐啷”的直响,乘务员以为她不大的箱子里肯定是塞满了东西,很重。他上去搭了把手,苏晓媛却极不适应的闪开了,乘务员很尴尬,不好意思的站在一旁并不说什么。苏晓媛也没有停留,都忘了说句不好意思,事后想起倒觉得那乘务员很是可爱呢。

她拉着箱子到了出站口,看到辛可名等在那里一直向自己的方向张望,他应该是看到自己了,想自己的方向摆着手臂,一下两下,慢慢的晃着。她驻足了几秒钟,拉着箱子走向可名,可名熟练的接过箱子,卸下她肩膀上的书包,一转身就背在自己肩膀上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他完成这些已经再熟悉不过的动作。

“走吧,看什么呢?”辛可名伸出手拉着苏晓媛,“一路上累坏了吧,你想不......”他本想向以前一样递上自己最亲密的问候,可不知怎地忽然说不出口。

“没事,一直都躺着,也不累。走吧。”苏晓媛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可辛可名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他想着,这可能是自己那句话没能说出口的原因吧。

“嗯,走吧,回去的车票我已经买好了,一会你把身份证拿给我啊,我去取。”

“嗯,给你,我下车前就找好放在口袋里了。”苏晓媛从裤兜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可名,她知道只要他在,所有的事情自己都不用操心的。

取票的路上二人默契般的安静,没人再起话头。辛可名取好票后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拿着票,没有再去牵晓媛,她也好像没注意到一样,不向以前那样撒娇的抢过他一只手里的东西然后牵着走。

今天回学校的学生很多,车站的入口很挤,人熙熙攘攘的,辛可名走在苏晓媛的身后,空出一点距离,为她隔开了拥挤的人流,后面的人有些不耐烦的推推搡搡着,他也并不生气,只是看晓媛过了安检了,自己把包都放在检查带上,也过去了。

车站里人很多,座位早已被占光,好在辛可名坐了这么多次火车,对时间班次掌握的很好了。还有十分钟回去的高铁就会检票了,不用等多久。

“晓媛,你过来这里坐会儿吧,车马上就来了。”他看到身旁一个人车来了离开了座位,他赶快坐了下来便招呼她过来坐下。苏晓媛习惯的坐过来,看可名背着她的书包站在旁边。

“把包给我吧,我抱着吧,背上怪累的。”她说着就要去拿可名背的书包。和从前发生过多少次的情况一样,他推脱着挺轻的,不累,没有把书包给她。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他们去检了票,在站台上等高铁。辛可名忽然很想抽支烟,他戒烟很久了,倒也不是为了苏晓媛,大学之前就不抽了。可是最近在宿舍,他总是整宿整宿的抽烟。站台上风很大,可却吹不散他心中的郁团。苏晓媛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这个时候倒是抱着他的胳膊,在她买的衣服上来回的摩挲。

她看着可名全身上下都穿着她买的衣服,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每次回来接她,可名都会想着法子让她看到他就开心,她不知道可名这样做为了什么,因为自己只要看到他就很开心啊,但可名的做法让她很是受用。她忽然忘记了那个盒子,忘记了来学校前的夜晚,忘记了自己在地板上硬生生磨出来的“吱吱”的声音,她只想就这样抱着可名的胳膊,慢慢的来回的摩挲。

坐上高铁后,晓媛许是困了。辛可名看着抱着自己的胳膊眯着的苏晓媛眼里满是心疼,他忽然生出一种感情,一种很豪迈的感情,他想起了梁祝,想起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想起了陈白露,想起了斯佳丽和船长,他想起了很多人。想着想着入了迷,自己竟没发觉眼泪已串成了珠子。

苏晓媛靠在可名的肩膀上,她不知道自己该和他说些什么,干脆就说自己累了。可名还是那个可名,把胳膊靠过来,温柔的调整好角度,宽厚的肩膀让她一直都能在车上靠着。她眯着眼看着可名望着窗外,迷茫的眼神,他可能又在想着怎么写诗吧。她不怎么能理解可名,可总觉得这样很好。她也像可名一样望向窗外,一排排的树快速的被高铁摔在身后,她回头就看见了可名脸上成串的泪珠子。她不知道可名在想什么,可她不想打扰他,也可能是她还没想好自己要说什么吧,伏下脸,又继续假寐了。

高铁就那样开着,镇江和南京离得不远,车又很快,路途像追不上时光的人一样,被车的背影摔在了很远的地方。两侧的树还是静静的立着,守护着这两侧生活的人们,它们不知道这疾驰的高铁对它们意味着什么,车上的人也不在意它们的意味。一路上有些小山,在远处画出一道弯弯曲曲的天际线,很是好看,可惜现在不是朝阳也不是日落,没有那样壮丽的景色来衬托。说了,镇江和南京离得并不远,高铁到站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心思最是情难猜 苏晓媛拖着行李箱正要赶往火车站,父亲在门外也是一个劲的催。一向提前很早就去车站等车的她这次...
    为无为之事阅读 594评论 0 3
  • 通常的每日里,已经习惯了用文字来梳理自己的思绪,总是在无眠或早起时,会将自己的一些偶然之念或不熟虑的东西铺排敷衍起...
    清馨雨荷阅读 51评论 0 8
  • 作者:卓文泽 班级:1402019 学号:14020199036 【嵌牛导读】:日本将发射“引路”2号卫星 【...
    a7043d43744e阅读 78评论 0 0
  • 百花诗 87 牵牛花 萦架绕篱带露开,鸡鸣奋起牛早来。 爱情永固勤为径,坚忍不拔旭日白。
    PikeTalk阅读 175评论 3 1
  • 一、定位 你要做什么样的自明星?你的目标粉丝人群是哪些? 相比于你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来说,粉丝更希望你是什么样的人才...
    夕曳不是西阅读 6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