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沉香 (四)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枕沉香目录


回到客栈,我破天荒地炖了一锅汤给小夜喝,小夜望着那一锅飘着诱人香气的肉汤,喜滋滋地望着我,我唇角一勾,笑意漫上眼睛,摸着他的头:“傻孩子,喝吧,你累了,喝了就别打扰师父睡觉了,师父再不睡觉就会满脸皱纹了。”

小夜正捧着一碗肉汤,汤气氤氲,映得一张俊秀的脸朦胧不清,他认真道“师父,你不会老的,你这么美丽。”

我正喝着水,听着这句话,突然觉得苦涩“真是傻孩子,你觉得师父美是因为你没见过真正美丽的女孩,那样的美,能让佛祖跟前的白莲含羞。”

小夜没有说话,他目前的注意力都放在汤上,我既欣慰又难过,欣慰的是我的厨艺从未退步,难过的是什么呢,我也说不清。

“小夜,吃完顺便把碗给刷了,明日,我们要出发到另一个地方了。”

“是白羽山吗?”小夜优点之一就是不问原因。

“嗯,是啊,这次这个地方你会喜欢的。”那里有你爱的人,你怎会不喜欢。

回到房间,天边已泛起鱼肚白,已有三三两两的农夫下田耕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凡世里也有平凡幸福。

我卸下发髻,一头泼墨青丝垂至地面,铜镜中的自己,依稀还是十七八岁的年华,看来天尊还是对自己挺好的,起码没让自己看起来老得走不动。

能睡的时间不多了,我捉紧时间洗洗睡了……

第二天,我和小夜打着包袱启程白羽山,白羽山距离这里不远,只是要经过一座高山-雾山

传说雾山地处偏僻,终年白雾环绕,寻常人难以攀越,许多人都有去无回,而一旦攀越,便是仙山白羽山。

今日,明日高照,放眼处一片碧色田埂,偶有几朵鹅绒般的白云飘过。小夜显得很兴奋,自从我跟他说了白羽山是一座仙山,对修为大有助长后,他就兴奋得不止把昨晚炖汤的锅锅盆盆洗得锃亮锃亮,还顺带帮老板擦地洗碗洗衣服……

走在路上,我看着自己荷包里的银两发愁,两个人吃吃喝喝就花了一大半,不知道能不能熬到雾山脚下,往日还能在镇上帮人家捉捉鬼拿钱,现在方圆几百里,别说人家,连鬼怪都不多,唉……

经历了几日的节衣缩食,我和小夜终于行至雾山脚下的是野鸡村,野鸡村顾名思义,盛产野鸡……

在村上,我们得知本村最大户人家洛家乐善好施,经常接待过往修道之人,我心中大喜,这么便宜的事情哪里找,倒是小夜忧心忡忡:“世界上哪有那么划算的事情,你看,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拍拍他的肩膀:“少年,你想多了,没准人家是想万一哪天我们真的成仙人了,那他们家就是块福地了。”

小夜点了点头,跟我一起前往洛家。

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家丁,看得出这户人家的家丁颇有涵养,对于我们两个这么年轻的修道之人居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八卦,实属可贵。

洛家的确很大,一座座院子绕得我头晕,家丁小吉介绍,洛家老爷一心向道,奈何年纪委实大了点,身体不太行,早年夫人病逝后,膝下就只剩一儿一女。“喏,前面便是我们的少爷小姐。”

顺着小吉指的方向一望,便看见了一个青衣青年和一个紫衣少女朝自己走过来。青衣青年眉目英俊,身材颀长,手执一把白面青竹扇,正微微笑着,走到我跟前,施了一个礼:“洛家许久未曾有客人了,两位的到来,实在令洛家热闹不少,未知姑娘怎样称呼。”

我眉角一挑,抿嘴一笑,“覃凝。”

少女走到小夜跟前,盯着小夜的沉香镂空囊笑嘻嘻的说:“你的这个锦囊好别致啊。”

小夜红了红脸:“是啊,这个锦囊好看又好用。”这实在是个害羞的孩子,一旦害羞起来就语无伦次了。”

“那你能不能借我一晚了,就一晚嘛,我看着很是别致,我今晚模范这个样式做一个出来,怎样,好嘛好嘛。”

小夜的脸越发红了,但似乎不怎么想递出香囊,少女见他没有回答,疑惑地抬起头来,小夜一惊,我也一惊。

想不到雾山脚底,穷山恶水出美人,弯弯细眉下一双潋滟的眸子笑意盈盈,笔挺的鼻梁,明艳艳的嘴唇,面对这么一个水灵的女孩,真是有点让人不忍拒绝,但是小夜还是不做声,脸上的红晕渐渐蔓延到耳根处。

少女见小夜不太愿意的样子,倒也没有勉强,依旧笑嘻嘻的说:“我叫双灵,我哥哥叫双晖,我们都居住在西苑,你们也累了,我们不妨碍你们休息了。”说完便拉着他哥哥离开了。

我戳了戳小夜,笑吟吟道:“怎么了,见到漂亮姑娘就失神了。”

小夜红着脸说:“哪有,何况她也算不上很美丽。”

那倒也是,你什么美女没见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